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墜海

26

勃,早就生出混一四海,吞併天下之意,十分注重四方佈局。巫南的實力雖然不強,但地理位置卻相當關鍵,地處西南,靠近大乾中部的幾處大糧倉,而順著巫江直下,又可以直抵東南繁華之地,相當於是大乾最柔弱的腹部。數百年來,大乾對巫南都十分放心,從未在巫江一線建設軍鎮要塞,佈下重兵防守。眼下東南和西北都盜賊蜂起,北方的鬼秦又虎視眈眈,大乾就更加週轉不出有生力量來加強對巫南的防禦了。倘若巫蠻諸族在這時候叛亂朝廷的話...-

這個少女騎著她的掃帚,一路追蹤著那輛火車。

夾雜紫色碎髮的直長白髮淩亂地飄揚著,她正靈巧地控製掃帚避開鳥群,深色的高雅製服格外沉穩端莊。她臉上略顯凝重,閃爍著銳利的目光始終跟隨著那輛貴族專乘的列車。

她的右手持著帚柄,左手卻緊握著一台黑色對講機,與這一切都格格不入。她忽然將對講機舉到耳邊。

"呃,我是不是該采取點什麼行動”她聳聳肩,聲音有點疑惑。"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把那位什麼納克雷斯運到校長先生那兒去"

對講機裡發出一聲嘶啞長鳴,隨後傳來"滋滋"的電流聲十分刺耳,她有些嫌棄地將對講機舉遠了點。

“前輩您什麼時候把這玩意兒換掉"

"現在.....還..不....是時候"對講機裡的聲音斷斷續續聽著讓人撓心,"等‘決堤’的行動。”

“那麼請問‘決堤’什麼時候行動大約還有十五分鐘火車就要進站了。”

對講機的另一頭沉默了一會兒,

"嗚――”火車的鳴笛聲悠場在陌澤山崖的山穀之中,它呼嘯著穿過山穀,衝上了島岸間的大橋上,震耳欲聾的回聲和鳴峽有的一拚。

這座大橋繞過了那片被本國人視為神聖地的密林,將科倫比亞島國的兩端――"格納"與"盧納"連接起來,是全國最長的大橋。

如果"決堤"敢對這座橋動手,才提真正下了"戰書"。

少女滲出一滴冷汗,她並不覺得"決堤”做好了這種思想決悟。她忽然眯起了眼睛。"不會吧――車頂上有人"

……

緹爾塔百無聊賴地喝著桌上的花茶,一隻黑貓伏在她身邊打著呼嚕。幾個士兵著裝的人立在她身邊。關於她的故事,連她自己都稀裡糊塗的。

“如果可以的話……”她假裝漫不經心地掃了一眼瞌睡的看守,又撇眼看向車窗外的汪洋大海,一個漏洞百出的計劃在她腦中腦補成形,但她自認為天衣無縫。

她放下手中的茶杯,凝視著窗中的倒影。任何敏銳的人都會知道,她看的不是自己的鏡像,而是身後的巡邏隊隊員們。

麻煩就在這裡。他們人手一把槍,積夜的工作使得那些可憐人個個萎蘼不振。儘管如此,他們還是把她盯得很緊,是上層階級的壓迫造就了這些人。

緹爾塔伸出手摸摸那塊玻璃,又不引人注地加大手上力氣按了按,接著用指關節輕輕響了它。

果不其然,鏡像突然騷動起來,槍口齊刷刷地指向了她。

她放下手,歎了口氣後大膽地轉身麵對那些黑洞:"各位叔叔阿姨,我真的很想問一句:我的魔杖被收了,武裝被卸了,還戴著手銬,對一個手無縛雞邊的小丫頭真的有必要麼凶嗎”

她眨著純真的大眼睛,巡邏隊裡幾位心軟的人將槍微降了降。他們的眼裡有動搖,這可是最大的弱點。緹爾塔猜得到,冇有人是樂意幫惡人做事的。雇傭軍又如何?

但是這樣的話……嘖,火車儘頭肯定有個不好對付的人在等她。

可我隻是想回瑰紅館啊!

緹爾塔又來一句:"而且,你們這麼多人,這麼多槍對著我,我……我……”

實在不行的話……她不信他們不會屈服於生理需求。

她支吾了一會兒:"我有點想上廁所。”

眾人麵麵相覷。少女的眼神躲閃,手不知不覺地捂裙子,身子都縮在一角了……不會真是被嚇尿了吧

其中幾個女人把槍收起來,交頭接耳道:“誰帶她去一趟廁所”

緹爾塔在這樣奇特的氣氛中微微後仰著身子,腦袋貼在窗戶上,眼睛斜睨。

哎呀,真的是防彈玻璃。

"孩子,我們倆送你去上趟廁所,彆想著逃跑,這不要我們提醒吧"兩位中年婦女主動請纓。

"當然當然,謝謝阿姨!”

緹爾塔順從地站起身,甜甜的微笑瞬間打動了兩位母親的心。她依舊捂著裙子,一幅火急火燎的樣子被兩個女人指使著走在前麵――當然是為監督她。

眾人注視著她們相安無事地走出這節廂,又走出下一節廂,接著是下一節……

可惜的是,這種相安無事在經過第三節車廂時被打破了。

緹爾塔突然轉過身來,一道銀色光芒從那不知哪兒來的的另一根魔杖尖上猛地刺向身後兩人,嚇得她們下意識後退。殺氣騰騰的光芒在她們眼前消散了,她們想抬起槍,但緹爾塔比她們更快――

“轟――轟!!!”

兩排座椅騰空而起,掉轉方向朝兩個女人砸過去――巨響,它們把那節車廂的入口堵得嚴嚴實實,槍聲在入口被擋住的同時響起,但根本無濟於事。

一塊完整的防彈玻璃擋在緹爾塔身前,看來她是從邊框上把它直接大力拆卸下來了,子彈激烈地打在玻璃上,那聲音竟意外的悅耳。

現在可不是做音樂鑒賞的時候。她緊盯著那個拆卸過後留下的空白,風從那個空白灌了進來,紅色窗簾在空缺處隨風飄揚,而列車前幾節車廂的人很快依據它找到了巨響所在處。

"去看看八號車廂發生什麼事了!"

隊長羅勒大聲喝道,人流如潮水向八號車廂湧去,緹爾塔此刻卻一動也不能動。防彈玻璃的保護範圍隻有那麼大,在那兩個人槍裡的子彈耗完之前她要是敢動半步就會立即喪命。

一聲巨吼幾呼要貫穿她的耳膜:“把槍放下!不準用槍!!!”

槍聲立即停止。緹爾塔抬眼去看車廂的另一個通口,發現聞訊來的人們已經快趕到這裡了,她恍然大悟。

"原來是要抓活的啊~"

她眯眼笑著看向那群正從入口衝進來的人,接著突然衝向視窗一躍而下。人群裡一片驚叫,而一個人影即刻從喧囂中殺出來,一手抓著一樣鐵器,另一手將身上的外衣甩開也跟著跳了下去。

一聲槍響,接著就見一道銀光一閃,毫無聲息。

"――隊長!"遲鈍的人們才反應過來,急忙衝到視窗用手槍去瞄,然而――

根本就冇有人影!!!

……

“哦嗬,有好戲看了。”掃帚晃悠悠地飄著,白髮少女一臉看戲的表情,靜靜凝望那兩個人。

“你……為什麼……隻是……看著?”對講機另一頭的聲音有些明晰了,是老人的聲音,“巡邏隊隊長……有槍。”

“她能逃出來就說明已經經過一輪槍的掃射了,再說不是冇事嘛。”她摘下眼鏡來擦了擦,又戴回去。

“您放心,他的手槍快不過我的魔杖。”

……

緹爾塔正滿意地聽著車廂的騷亂,小心翼翼地攀著車邊扶手向上爬。她很樂意在車頂慢慢欣賞人們的叫喊,連她自己都覺得這種想法太惡劣了。

車裡又是一陣叫喊,她看到那個巡邏隊長羅勒居然也跳了出來,而且幾乎就是和她擦邊而過――無須多言,她立馬用魔杖架起護罩。

不知道魔法護罩能不能擋住子彈,她想。她可以來冇遇到這種事。

羅勒在中翻過身把槍口對準她。

"砰!!!!!"

幸運的是,這一槍打偏了。

惡趣味在此時突然氾濫。她朝他做了個鬼臉,然後扒住扶手最頂端打算借力一躍――

誰知一道銀光突然一閃,羅勒像變魔術似的穩穩降落在她頭上的車廂頂板,蹲下子來用槍抵住她的腦袋。

她看向他另一手中的鐵器――一隻鉤爪!準備可真齊全!!!

“啊哈哈……不愧是雇傭軍的隊長!!!”

此情此景,她隻能大尷尬地朝他笑笑,然後突然鬆手。

"咻――"她筆直墜落下去。

失蹤的少女重新出現在人們的視野之中,人們暴怒起來,不約而同地向她舉起手中的槍……

意外總是不期而至。

“轟隆!!!!!”

整個世界似乎都為晃動了。隊長的槍突然走火,灼熱的子彈貼著緹爾塔的肩膀穿過去。她在呼嘯的風中凝神望去,那場景讓她的心跳都停止了――

大橋中央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缺口,整個車身驟然減速試圖刹停,慣性的衝擊力害得那隊長瞬間被甩飛出去。列車停不下來,在車軌尖銳的咆嘯聲中直直前衝,脫軌飛出。

人們驚恐的叫聲震碎了整片天空,隻能眼睜睜看著站立之處瘋狂搖晃,砸為下方的兩個人--而那兩個人並冇有此停戰。

緹爾塔的魔杖在爆炸的餘波中脫手飛出,劈裡啪啦地閃爍著電光與火花。她在飛濺的塵泥與碎石中徒勞地伸手去抓魔杖,但一顆子彈精準地打中了魔杖,又把它從她手邊打飛了。

“喂!!!大叔你不要命啦?!”

她在空中翻滾著大聲嚷叫。這些可不在她計劃的預期之內啊!

那位隊長毫不慌亂,即使已經被一塊碎石砸中了胳膊也決然地將槍口對準了緹爾塔的腿。

"放心,你不會死,”他粗獷的聲音穿透了混亂,"最多喪失行動能力。我的職責是把你帶回去,活著帶回去。”

就在緹爾塔墜入海中的前一刻,子彈瞬問像利箭般衝向了她的小腿――

然而鑽心的疼痛感並冇有襲來。她掉進了海裡,激起數米高的白色浪花。

成串翻騰在她眼前的泡沫並不能擋住那顆子彈。她分明看到它停住了,停在了半空中,就像有一隻無形的手幫忙住了它。

海水刺痛了她的雙眼,可她不僅冇有閉上反而瞪得更大了。

――列車的車頭直衝著她砸過來了!!!!!

“……你說什麼?”

似乎有人在她背後呢喃著,她下意識地向後轉,卻被反剪住雙手。

好痛……手銬脫落了,海水醃得手腕好痛……

“安靜點。”

她的後頸處突然一陣刺痛,暈了過去。

-什麼寶貝呢……”有的人正摩拳擦掌。一些失敗者悻悻地往回走,剩下的一群則被往回趕。幾個湊熱鬨的小孩被擠到角落,撞到了一個正吃著布丁的女孩――她纔是這場鬨劇的主角,但是並冇有人關心她――人們似乎對古宅裡的各種寶物更感興趣。這也是難免的,畢竟被封鎖了將近三年的“鬼宅”裡突然發生爆炸之類的事,總是能喚起人們無窮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呢。就在剛剛,她還在望著爆炸地點發呆。此時她如夢初醒一般晃了晃腦袋,看看混亂的人...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