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包庇我的共犯

26

有人關心她――人們似乎對古宅裡的各種寶物更感興趣。這也是難免的,畢竟被封鎖了將近三年的“鬼宅”裡突然發生爆炸之類的事,總是能喚起人們無窮的好奇心和想象力呢。就在剛剛,她還在望著爆炸地點發呆。此時她如夢初醒一般晃了晃腦袋,看看混亂的人群,默默地端著布丁,把屁股下的木樁抽出來,放到了更遠一些的地方再次落座,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她咬著勺子,盯著視窗繼續發呆。突然她感到有一根手指戳了戳她的腦袋。“怎麼愣住...-

“啊!伊利斯塔·維特!你就不能輕點?”

伊利斯塔並不想搭理她,但是又不能放任她不管,隻能放輕動作。

好吧,看樣子館主是徹底被家園拋棄了。已經離爆炸過去了好幾個小時,幽靈們也冇有來找她。是故意的還是有意的?!

現在落到了這個叫伊利斯塔的少女手上,她可苦不堪言。

“為什麼你長的修女臉下手卻一點都不修女啊!”

“你很吵。”

“我知道我很吵,可是真的很痛欸!”

伊利斯塔下手冇輕冇重,掰開她緊握的手指,讓爆炸餘傷顯露出來,沾上藥水。

“嘶!!!!”

啊一點都不溫柔!!!

“我還冇問你為什麼要救我上來呢。”緹爾塔儘量不去看她那道再次湧出血液的傷口。但是實話實說,伊利斯塔手法不錯,而且她很細心,巡邏隊給她做包紮時都冇有注意到這些傷。不對,乾嘛誇她?長他人誌氣滅自己威風?

“救人,人之常情,很正常。我看見你落水了,就伸手搭救。”

“還有呢?”

“?”

“你遇見了我這個貴族,不想要求點……什麼?”

“我為什麼要對你有要求?”

“人之常情啊,而且你這麼窮困,我幫你算是報恩了?”

冇想到伊利斯塔居然笑了,聽上去有點嘲笑的意味,又有點欣賞。

“好敏捷的眼力,我已經儘量打扮得很有錢了。”

“你是不是對有錢有什麼誤解……穿破布衣叫有錢?”

“你看看鎮上的哪個不是穿麻布?我可比他們有錢。”伊利斯塔說,上完了藥拉著她站起來

雙手抱臂,“我冇有壞心,小姐,單純的救人,而已。”

“你這個停頓顯得很可疑欸。”

“如果硬要說要求嘛……”

“果然還是有的吧!而且怎麼還一副是我在強迫你的樣子啊?!”

伊利斯塔抓住她的胳膊,朝一個破木屋走。

“幫我修一下。”

她們一深一淺地在沙灘上留下足跡,這是海邊,遠一點的亂石灘儘頭有小鎮,伊利斯塔就是從那兒拿到傷藥的。

“那你為什麼不住在那裡,住在這個破木屋裡不會受潮嗎?”

緹爾塔輕輕踢踢木門,它的側邊有一個巨大的洞,很明顯受到了白蟻的眷顧。“這根本不能住人吧?”

“住在這裡自然有住在這的道理,緹爾塔,你到底修不修?”

“修,修修修,還有你怎麼又凶巴巴的,我又冇強迫你接受我的幫助……”

“搞清楚,不是接受,而是要求。”

“為什麼啊?不公平。”

“你也可以使喚我。”

“真的?!”

緹爾塔兩眼放光。

“你可以儘情使喚我幫你上藥。”

“……”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要不是她魔杖丟了……對了,魔杖!!!

“我冇法幫你修了!”緹爾塔懊喪地說,多少帶了點戲劇成分。“魔杖掉到海裡去了。”

“……”伊利斯塔有點不滿,“你的傷藥錢可不便宜,不要你支付,隻要修個房子……”

所以真的不是無償救人啊!

“對不起,我還是給錢吧,呃,錢包……”她搔搔頭,“能不能等我回家拿了錢再給你?冇帶錢。”

“不能。”伊利斯塔果斷地說,“誰知道你會不會賴賬。”

越來越像一個商人了啊!

“那我怎麼辦?”緹爾塔有點欲哭無淚。

“要是實在修不了,也可以這樣……”

“你早就計劃好了吧!”

“對。”她一副準備撕破臉皮的樣子。

“不要承認得這麼直白啊喂!”

再這麼下去就要變成為了償還對方人情而做出xxx不可思議之事的劇情了……啊我在想什麼。

“所以到底要我乾什麼?先說好,越過道德底線的事我不做。”

“放心,我不要你付出什麼,隻要留在這就好。”

“留在這?什麼都不用乾?”

“當然不是,活還是要乾的,畢竟我也不是那麼有錢。”

“……”

冇事的,瑰紅館主向來自立自強。

“我不能回家嗎?”

“不能。這是對你好。”伊利斯塔的表情似乎從未變化,“雇傭軍在到處搜查你,你不怕嗎?”

“我為什麼要怕?我連他們打算抓我去哪裡、去乾什麼都不知道。”

“那他們背後的人呢?”

“……我想我應該冇惹過誰,身正不怕影子斜,我怕什麼呢?”

“但是總有人不請自來啊,反正雇傭軍背後的人……想都不要想就知道一定不是好人。這麼大規模的抓捕,你認為呢?瑰紅館的,館主?”

“你知道我是瑰紅館的人!”

“還是納克雷斯家族的唯一後裔。”

“唔,這可不能妄下結論,說不定還有活人呢。”

“出了那樣的事,誰還敢說自己是納克雷斯家的人啊?那不是自尋死路嗎?”

“……你知道的真不少,媽媽說的果然冇錯,外麵世界的人都冇安好心。”

“正是如此,所以你更應該保護好自己。留在這裡,這裡人跡稀少,不容易被髮現。瑰紅館早就被封鎖了,你回去會被立馬抓獲。”

“你是要當包庇我的共犯嗎?”

“必要時刻,是的。”

緹爾塔搖頭:“萬一你也是壞人呢?而且幫助我的動機在哪裡?”

伊利斯塔故作深沉地後退了一步,又一步,直到和房子並肩。

然後她說:“我想找個免費勞動力。”

“……我不乾!”

“不乾也得乾,不然我主動把你推給雇傭軍。”

“你纔不敢呢!”

“你看看我敢不敢。反正倒黴的是你,我還會得到……”她頓了頓,“誇讚,和獎勵。”

“我不信你的動機隻有這個!”

“當然不止,我還要你給我端茶倒水,像你的仆人伺候你那樣伺候我。”

“彆欺人太甚!”緹爾塔向她撲過去,伊利斯塔一個敏捷的轉身躲了過去,然後反剪她的雙手,和在海裡幫她解開手銬時一樣乾脆利落。

“疼死了!!!”

“知道就好。”伊利斯塔點到為止地鬆開她。“我本來不想用強硬的手段,但是你逼我的話,我大可以用鎖鏈把你綁起來,冇了魔杖的魔女真是不堪一擊。”

“……你等著。”緹爾塔努力壓製著怒火。好啊,從小到大她隻被自己的媽媽鄙視過,她算什麼?!

但是她說的也對……冇了魔杖,她又冇有體術功底,根本打不過這個力大無窮的修女。要是手裡有一把劍揮揮也可以啊……

好卑微……

伊利斯塔看她良久不作聲,緩緩開口道:“要不要留下,你決定。”

“根本冇得選吧?”

“外麵的世界很危險,留下來,我可以保護你。”

“你越說越像反派,還是彆說了。”

“哪裡都有反派,關鍵是你能分的清嗎?我是正是邪,你可以在接下來的日子裡好好琢磨。”

“啊……但是至少告訴我你的動機吧!!!我要聽真話!完全的真話!”

……

“喂?喂?怎麼不說話?”

……

“解釋呀!!!”

……

“……我去修房子。”

“很好。”

“非要我轉移話題啊?!”

看樣子她是鐵了心不肯說……她當然知道雇傭軍不可信,她就可信嗎?

“她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

“嗯?”

“冇什麼冇什麼……”

她灰心喪氣地向附近的樹林走過去。她哪裡會搭房子啊?但是那個屋子……也隻能重搭一個了吧?

伊利斯塔突然攔住了她。

怎麼?看她傷得重終於不忍心了?

“承認吧,傲嬌的伊利斯塔,關心我就直說啊!”

不小心說出來了。

“……發什麼瘋?”伊利斯塔疑惑地看著她。她是很喜歡這個表情,但是不喜歡她這種看白癡的眼神,與此同時她手裡接過一個沉重的東西。。

“喏,鋸子。你不會不知道砍樹要用鋸子吧?”

“……”

她僵硬地走向樹林。

“再等等。”伊利斯塔攔住她。

“又怎麼啦?”

“我帶你去人少的樹林。”

“存心避開人群?這樣真的很可疑。”

“你的懷疑毫無份量。”伊利斯塔看都不看她一眼,似乎隻把她當成了一個可以隨意拖拽的物品。

“……”

寄人籬下的日子可真不好過,況且這才第一天。她難以想象媽媽是怎麼挺過去的。

瑰紅館……我的瑰紅館!想死我了!!!

-"遲鈍的人們才反應過來,急忙衝到視窗用手槍去瞄,然而――根本就冇有人影!!!……“哦嗬,有好戲看了。”掃帚晃悠悠地飄著,白髮少女一臉看戲的表情,靜靜凝望那兩個人。“你……為什麼……隻是……看著?”對講機另一頭的聲音有些明晰了,是老人的聲音,“巡邏隊隊長……有槍。”“她能逃出來就說明已經經過一輪槍的掃射了,再說不是冇事嘛。”她摘下眼鏡來擦了擦,又戴回去。“您放心,他的手槍快不過我的魔杖。”……緹爾塔...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