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序·瑰紅的魔女

26

的老族長,是鐵桿的大乾忠臣。不過他的繼承者可就不一定了。老族長在年富力強之時暴斃而亡,並未留下隻言片語來指定繼承人。眾多子嗣中,老大火無忌和老二火無咎都兵強馬壯,各自掌控著火魯部落的幾座大寨,手下精兵良將和奇能異士眾多。老族長死後,老大火無忌率先捧出鬼知道哪兒來的遺書,宣佈自己是父親欽點的新一任火魯族長,並且向大乾神都送出飛天信使,要求得到大乾的正式任命和冊封。這就是繼續效忠大乾,承認大乾統治的意...-

這兩名巫蠻修士自以為將音波收束成線,說得機密,絕不會被前麵車帳中的金丹女劍修“淩蘭因”聽到。

卻不防他們左近,還蹲著李耀這樣一個元嬰期的大高手,被他聽得一清二楚。

李耀倒冇有半點要揭穿他們的意思。

因為幾乎所有巫蠻修士,都是抱定和他們一樣的主意,搖旗呐喊可以,但真的豁出性命去拚鬥嘛,那就要看王師的長劍和鬼秦的戰刀,哪一個更鋒利了。

通過這些人鬼鬼祟祟的交流,李耀倒是稍稍厘清了巫南一地,一團亂麻的局勢。

大乾王朝定鼎古聖界千年,富饒繁華的中原和西南叢林地區之間,被一條浩浩蕩蕩的“巫江”所分隔,因此在劃分天下州郡時,便將巫江以南的西南叢林,統稱為“巫南”。

巫南一地,山石險峻,天氣懊熱,瘴氣叢生,一眼望去儘是莽莽蒼蒼的原始森林,即便是山脈之間難得的盆地和平原,亦被崇山峻嶺阻隔,極難和外界溝通。

此地極不適合人類生存繁衍,光是傳播各種疾病的蛇蟲鼠蟻,就足以撲滅文明的火花,因此在大乾諸多州郡當中,巫南是人口最少,實力最羸弱的一個。

大乾拓殖千年,強迫無數中原流民搬遷到此地,亦不過是讓流民和此地生番混雜,亦教化出了一批知道中原禮法的“熟苗”。

而大片叢林深處,依舊是茹毛飲血、食人生番的天下,更有各種詭譎叵測、怪力亂神的巫蠱妖法橫行,被中原百姓視為凶域絕境。

好在,巫南一地的諸多苗蠻部落,知道自己勢單力孤,數百年來一直老老實實,從未生出反叛之心。

舞蛇弄鬼的巫蠻修士,往往都龜縮在巫南一地,極少在中原修真界走動,乾那為非作歹的勾當。

這是因為,巫蠻修士和巫蠻士兵一樣,都十分依仗熱帶山林中的瘴氣、毒霧、蛇蟲鼠蟻等等地利之便。

他們是天生的叢林獵手,即便北地豪強率領百萬大軍散入叢林,他們隻要往林子更深處一鑽,就誰都奈何不了他們。

反過來說,倘若巫蠻修士離開叢林,前往一片坦途的中原,那些瘴氣毒霧、蛇蟲鼠蟻、陰煞小鬼之類的威力,就要大打折扣了。

既然巫南群雄冇辦法和天下英豪爭鋒,而大乾王朝又拿出大量法寶和功法來籠絡,那麼歸順大乾,讓大乾的招討製置使在此地開牙建府,做名義上的統治,再將一乾峒主、族長,都冊封成千戶,將軍和土司,似乎也冇什麼不好。

依靠這種策略,近千年來,巫南和中原便保持著表麵上的風平浪靜,和除了朝貢稱臣之外,幾乎井水不犯河水的關係。

不過,最近幾十年來,眼看大乾震動,王氣漸衰,巫南一地有些雄心壯誌的豪強,都有些蠢蠢欲動起來。

特彆是鬼秦人崛起之後,其攝政王韓拔陵野心勃勃,早就生出混一四海,吞併天下之意,十分注重四方佈局。

巫南的實力雖然不強,但地理位置卻相當關鍵,地處西南,靠近大乾中部的幾處大糧倉,而順著巫江直下,又可以直抵東南繁華之地,相當於是大乾最柔弱的腹部。

數百年來,大乾對巫南都十分放心,從未在巫江一線建設軍鎮要塞,佈下重兵防守。

眼下東南和西北都盜賊蜂起,北方的鬼秦又虎視眈眈,大乾就更加週轉不出有生力量來加強對巫南的防禦了。

倘若巫蠻諸族在這時候叛亂朝廷的話,就相當於在大乾最虛弱的腰眼上狠狠捅了一刀,大乾難免陷入顧此失彼,手足無措的境地。

韓拔陵暗中調遣鬼秦修士滲透巫南,投入大量資源,不惜血本地籠絡巫南的峒主和土司。

他的策反工作,做得十分細緻,至少李耀眼前這兩位煉氣期的老兄,就都接待過來自鬼秦的使者,得到過韓拔陵的饋贈。

連區區兩名煉氣期的巫蠻修士,都照顧得如此周到,可見被大乾稱為“狼主”的韓拔陵,心思有多麼縝密,手段有多麼圓滑了!

目下大乾餘威尚在,真龍王氣凝而不散,誰都不知道後事究竟會如何分解,這些老奸巨猾的巫蠻修士,當然不會傻到去當出頭鳥。

鬼秦人饋贈的禮物統統笑納,金銀財寶和功法典籍也都來者不拒,但是要他們正式舉起叛旗,和大乾徹底決裂,那也是要再觀察觀察,斟酌斟酌,從長計議了。

或許,巫南百族的所有峒主、族長和修真者,都在等一個信號的出現。

現在,信號來了。

六個月前,火魯部族的老族長神秘暴斃。

火魯部族是巫南五路地盤最大,實力最雄厚的一個蠻族部落,亦是和大乾走得最近,文明教化程度最深的一個。

火魯部族的族長,被神都天子親封為“巫南土司”,是名義上總攝巫南百族的首領。

所謂“招討製置使”,很多時候並非一個常設官職,倘若連續百年風平浪靜,那就冇有設立招討司的必要,當地的政務和朝貢體係的運轉,全都由“巫南土司”一手掌控,正所謂“巫人治巫”嘛!

言而喻,火魯部族的老族長,是鐵桿的大乾忠臣。

不過他的繼承者可就不一定了。

老族長在年富力強之時暴斃而亡,並未留下隻言片語來指定繼承人。

眾多子嗣中,老大火無忌和老二火無咎都兵強馬壯,各自掌控著火魯部落的幾座大寨,手下精兵良將和奇能異士眾多。

老族長死後,老大火無忌率先捧出鬼知道哪兒來的遺書,宣佈自己是父親欽點的新一任火魯族長,並且向大乾神都送出飛天信使,要求得到大乾的正式任命和冊封。

這就是繼續效忠大乾,承認大乾統治的意思。

老二火無咎亦不甘示弱,也捧出一卷皺巴巴的遺書,宣佈自己纔是正牌的火魯族長。

這還不算,他還爆出了一個驚天動地的訊息。

據說老族長在世時,就感到天數有變,神器更易,大乾衰落,雲秦興起的道理,有心不再向大乾納貢稱臣,轉投雲秦陣營。

此事被暗藏在火魯部落中的大乾刺客得知,因此才用卑鄙無恥的手段,刺殺了老族長。

而他火無咎,為了巫南百族的未來考慮,卻是不惜此身,非要和大乾周旋到底不可!

此言一出,巫南五路都大為震動。

並非是因為“大乾刺客刺殺了巫南土司”這種荒謬絕倫的笑話而驚訝。

而是為鬼秦終於找到一隻分量如此之重的“出頭鳥”而震驚。

為了爭奪火魯族長之位,火無忌和火無咎這兩兄弟已經火併了整整半年,拚出了屍山血海,卻是誰都奈何不了對方。

眼下,雙方在巫蠻百族中頗有威望的長老和修士斡旋之下,終於答應坐下來談判,用更加爽快的方式決定火魯族長之位,究竟花落誰家。

不過,明眼人都看出來,這是台前傀儡的戲碼唱完,該正主兒登場了。

火無忌的求封文書早就送到神都,火魯部落是巫蠻百族的關鍵,一向對朝廷恭敬效順,此事非同小可,朝廷自然要為他撐腰。

所以,纔有“巫南五路招討製置使”淩守敬,率領精銳玄虎衛前來增援這一幕。

鬼秦一邊,自然也出動了大批精銳來興風作浪,還有不少在“出頭鳥”帶領下,終於忍不住跳出來的部族,也一一登上舞台。

淩守敬大軍剛剛進入叢林時遭遇的野人突襲,就是幾支投靠了鬼秦的巫蠻部族所為。

豈料他們還冇來得及在新主子麵前邀功請賞,首領黑阿鼻就被剁成肉醬。

眼下,火魯部族的兩位自封族長火無忌和火無咎,一邊在招兵買馬,籠絡窮山惡水之間的巫蠻修士,最後擴充一下勢力;另一邊就是等待各自援軍的到來。

等大乾王師和鬼秦高手都粉墨登場,最後這場“談判”就將在火魯城寨開始。

傻子都知道,這場“談判”絕不會用口舌來進行。

而談判結果將決定的,也不僅僅是一個火魯族長的寶座那麼簡單。

倘若老大火無忌獲勝,那就證明大乾王朝的餘威尚在,真龍逆鱗,絕不是小小一個巫南可以觸碰的。

巫南百族,少說也能再保持十幾二十年的忠誠,甚至心甘情願出兵出糧出高手,去幫大乾討伐不臣。

倘若老二火無咎獲勝,那就不用說了,非但火魯部族會徹底倒向鬼秦一邊,極有可能還會引起連鎖反應,整個巫南五路都狼煙四起,叛旗招展,局麵徹底糜爛到不可收拾。

正因為這場“談判”如此重要,所以淩守敬大軍一進入巫南,就擺出“求賢若渴”的姿態,一路上招募了無數蠻兵蠻將和巫蠻修士,甚至連李耀這樣毫無根腳,不知底細的散修,都被他恭恭敬敬地邀請到帳下。

淩守敬自然也知道,絕大部分巫蠻修士都不會為了大乾王朝以命相搏。

但關鍵時刻,多一個人搖旗呐喊,多增添幾分威勢也是好的。

-那道咒語和我們猜測的一定是一樣的……有人在暗中控製。”他歎了口氣。就這些年暗中調查的結果看來,瑰紅館從來不是什麼無辜的受害者。而裡麵住著的人,也一定不是清白之流。對麵沉默了一下,掛斷了電話,隨即又撥通了另一個號碼,“二組嗎?再調點人過來。”月光隱匿了,雲層逐漸變厚。快下雨了。巨大的宅邸前,是來來往往,神色匆匆的救援人員和格納地區的人民。大部分救援人員還在反覆檢查宅內有冇有傷員,人們則對著它議論個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