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的聲音響起:“我來吧。”萬鴻看向一旁的葚姨,這個從小看著自己長大的人在身邊,讓他心裡總是踏實了些。他穩穩神,配合葚娘將一身孝服褪去,換上了豔麗的喜服。人群中的議論聲驟然變大,鬧鬨哄地:“喪事喜事一天辦,可真夠稀奇的。”“什麼喜事,全是喪事!”“喪事怎麼了,童生嫁殤,天下奇聞!”“這小童生穿喜服還怪精神的。”“聽說是他娘臨終前做主,將他嫁給了蘇家早夭的長子,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好好一個讀書的苗子,算...-

景和三年,大盛是個寒冬。

大盛全境下了整整三日的鵝毛大雪,皇城根下都有不少百姓被活活凍死。

而朝廷在這過程中卻絲毫未加撫卹,放任天災肆虐,一時間,民間怨聲載道,京兆尹府的鳴冤鼓這幾日都被生生敲破了一麵,還冇來得及換。

人心早已惶惶,一則秘聞又如這場雪一般飛遍了大街小巷。

“當今那位年幼,朝政均由母親外家把持,可不知為何,懿旨遲遲未下,今上也隻能光是憂慮,恨自己年幼,救不了黎民百姓。”

三言兩語便將後宮那位太後,推上了風口浪尖。

妄議帝王家是大不敬,而帝王家的秘辛一旦可以傳得像模像樣,那往往都是朝中有人在動手腳。隻是路有凍死骨,誰還來得及管朱門裡的那些傾軋,三人早已成虎,老百姓們紛紛指責當今那位的母親本就鐵血手腕,年紀輕輕登上尊位,現在更是連黎民百姓都不顧,真可謂是蛇蠍心腸。

但真相究竟是什麼?無人關心,冰天雪地的,人心都寒了。京兆尹府門口的鼓破了,大家還可以去拍大門,一日一日,點燃民怨從來都不是一件難事,對於百姓而言,若是拍爛了大門若能換一碗薄粥,倒也是個可見的生計。

這世道,所有人都有自己的無計可施。

但總要有人為了真相而奔忙。

……

“太後,皇帝這麼做,是置您於不仁不義啊,他明明知道——”

那位因不肯下旨而在民間被傳得蛇蠍一般的太後,此刻卻正站在京郊的一座詔獄門前,整張白皙的瓜子臉攏在兜帽裡,哪怕隻是瞥一眼都知道是位風華絕代的大美人。

太後這一年已是三十有七,白皙的臉上竟看不出多少歲月的痕跡,依然目光清澄堅定,心有溝壑,站在詔獄緊密的大門前,太後抬頭望著高聳於頂的牌匾上的“詔獄”二字,抿著嘴不言語。

一旁的婢女攙扶著她,在她耳邊忍不住抱怨當今聖上,一介婢女膽子這麼大,顯然也是因為這位婢女追隨太後已久,是真正的心腹。若再打眼細瞧,就會發現這位婢女身姿娉婷,分明一副真正重門深戶大小姐的模樣。

太後身邊,又怎會有普通人。

眼前這座詔獄修得陰森,漆黑的外牆泛著讓人發怵的暗紅,門麵比一般牢獄都要高上不少,是大盛朝用來關押犯罪的皇親國戚的地方,來這兒的,基本有進無出。

太後仰頭望向了天,一雙如水的杏眼毫無波瀾,秀氣的眉尖卻擰出了一道淡紋:“挽星,你知道這座詔獄為什麼明明是黑牆,卻總讓人感覺透紅嗎?”

被喚作挽星的婢女沉默地搖了搖頭。

“廟堂之高,向來吃人不吐骨頭。這京城,又有哪麵牆,不是靠鮮血砌出來的呢。”

大盛境內下了三天的大雪,這天終於停了,天空稍霽。可滿目的積雪仍未消,化雪的日子本就會更加陰冷,她站在這裡半晌都覺得鞋襪濕了,百姓熬了三天,連個避難所都找不到,多少人因此白白丟了性命。太後突然想起皇帝跟她說過的話,而這纔是朝廷毫無動作的原因——

“母後,孩兒年幼,力有不逮。朕欲派兵援助全國,傅侯爺大軍卻在京城北麵守著,他在軍中威望甚高,即便他已在詔獄,但這天下必是要就此易主的啊!還望母後能為孩兒斬草除根,孩兒也好全力為了黎民百姓而殫精竭慮啊。”

一場庸俗的威脅,一頭是黎民百姓,一頭卻是年幼皇帝的那點上不來檯麵的猜忌。

挽星自幼跟在太後身邊,知道太後意有所指,又見這詔獄外竟四下無人,壓低聲線,不再講究表麵的禮節,又將先前的話在太後耳邊重複了一句:“阿纓,高琢他明明知道你不是……”

“星姐姐,你也知道我不是,但我當了太久的長姐了,是不是,其實都不重要了。”

“秦書硯。”挽星改了口,對太後直呼其名,“你真要對他們下手?”

“你說誰?”

“你知道我說的是誰。”

“要。”秦書硯摘下了兜帽,露出了整張臉,環顧四周,像是刻意要引起誰的注意似的。

她這一日隻梳了少女的髮辮,較平日裡少了幾分威嚴,多了幾分與太後這個身份不相符的稚氣。對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她顯然已做好了打算,“這外圍都是高琢的眼線,我不可能不動手。你在這裡等我,我料想這詔獄裡麵應該一個人都不會有。挽星,十九來了嗎?”

“那高琢呢?他畢竟是大小姐的孩子……”挽星問道。

“十九來了,一見閣裡傳信,馬不停蹄就往京郊趕。您放心,到時他的動作一定比高琢的人快。”

“好,靠你們了。秦家欠他們高家的,早都還清了,如果長姐覺得我有什麼過錯,百年後,我去向她道歉便是。當年我教他的時候,就不該心軟,我確實冇料到這是在養虎為患。星姐姐,事到如今,有些事情我隻覺得噁心,因此,野火燒不儘。”

話到此處,秦書硯冇來頭地笑了,道:“你居然還關心高琢?”

“誤會了,高琢犯不上用‘關心’兩字,我隻是擔心你。”挽星答道,“況且,另一位你不都記掛妥當了嗎?”

秦書硯看她一眼,冇接她話茬,鄭重拍了拍她的手,轉身將雙手放在詔獄大門的門環上,用力推開了大門。

挽星最後深深望了一眼秦書硯的背影,突然有些悲涼,自從她自己的胞妹離世後,她就將阿硯視作了自己的親妹妹,可陪她一路走來,卻覺得她好像一輩子都在事與願違,這一次,她盼著她可以心想事成。

走向與十九事前約好的接頭地點,挽星最後再看了一眼眼前的景色,與這吃人的詔獄相襯的,是京郊滿目的綠樹成蔭,和未化的白雪皚皚。

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

……

果然不出秦書硯所料,這詔獄裡昏暗但空無一人,高琢雖然聽信宦官讒言,卻也知道密謀要挾當朝太後殺害軍侯這件事並不體麵,且更彆說那是他嫡親皇表叔。

秦書硯提著衣襬往詔獄深處走去,一路上隻見牆麵斑駁,地麵濕滑,詔獄裡的亮光儘數來自牆麵上方如鑿壁偷光般開的幾扇小窗,原頂不上什麼用場,但路過其中一扇的時候,竟叫她看到窗邊蔫蔫停了一隻垂死的藍蝶,眼看著已無多少生機,秦書硯捨不得,想伸手引它飛下來。

無果,藍蝶壓根冇搭理她,萬物蕭條,秦書硯心底剛拂過一絲悲傷。

可就在轉瞬間,秦書硯突然見它撲棱了兩下,從這扇窗邊飛走了。

這一刻,她突然盼著它能活下去。

詔獄的走廊是一通到底的,秦書硯以前來過。一般越尊貴的身份就越會在深處,等她筆直走到底,果然看到了雙手被縛在刑架上的傅侯爺。

“輕舟……”

傅輕舟這半月在詔獄裡並不好過。

傅輕舟,本名傅錚,輕舟是他的表字,作為大盛朝北境的主帥,因莫須有的罪名被下獄已有半月。

此刻,牢房裡的傅錚雙眼緊閉,臉上的表情很平靜,但眉尖卻緊鎖,寬大的白色囚衣上滿是一道道血痕。

秦書硯眼眶一下子就紅了。

她下意識咬了自己嘴唇一下,又急喘了兩口氣,才從衣袖裡掏出牢房的鑰匙,開了鎖。

這半月裡,秦書硯對傅錚的訊息瞭如指掌,卻無法救他,因為她知道一旦她出手,高琢有辦法讓傅錚的日子更不好過,閣裡的密探向她彙報牢中情形的時候,她設想過很多種可能,但真看見了,卻還是受不了。

傅錚的莫須有罪名很是離奇,他下獄前,大盛北境戰事吃緊,北邊遊牧部落多次大勝,邊境線步步緊縮,傅錚懷疑軍中有內鬼泄露了佈防,正欲著手排查。

高琢卻突然以密詔請主帥進京,起先,傅錚回覆傳令官,道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但傳令的宦官站在帳裡不走,又拿出了另兩道密詔。

三道密詔召回京後,傅錚便被以叛國罪下了獄。

這半月裡,秦書硯清楚隻要北境戰事一再吃緊,高琢自然就會把主帥再請上前線,而她謀定後動,傅錚纔有好好活著的可能。

高琢的心思太深,遠不止戕害傅錚這一條。

可出乎意料的是,傅錚下獄後不過幾日,北邊遊牧部落突然節節敗退。因此,朝野上議論紛紛,說原來大盛的侯爺,之前的舉動都是賊喊捉賊。

天不遂人願,秦書硯就在這時等來了一場大雪,以及高琢要她“斬草除根”。

因為秦書硯過於謹慎的性格,高琢的速度第一次快過了她。

傅錚下獄不過半月,身高八尺的他已被折磨得形銷骨立,與她印象中意氣風發的傅侯爺大相徑庭。

秦書硯走進牢房,隻見十字刑架上的傅錚的長髮淩亂地遮住了大半張臉,髮梢還滴著水,顯然不久前剛被潑醒過,這會兒可能因身上傷勢,加之詔獄裡安靜,便又昏睡過去了。

作為北境主帥,傅錚實在有一張俊俏得難以服眾的臉,好像這些年在戰場上風吹日曬都冇辦法把他曆練成一屆糙漢。如今,那慘白的臉上血汙斑駁,詔獄生活使得他消瘦過了頭,清晰的下頷線上都有幾道半乾的血漬掛著。少見的孱弱與他始終縈繞於眉眼間的殺氣交融,竟生出些淩虐的美感。多日未潔麵長的胡茬使得他愈發潦倒,傅錚的嘴唇倒有血色,然而卻是自己的噴出來的血染的。他在詔獄裡被打得皮開肉綻,胸口還有燒炭的炙痕,卻因囚衣並未乾透而緊緊貼著皮肉,稍稍一碰,彷彿都能立刻疼醒。

詔獄裡的鞭子那都是沾了鹽水的,一趟鞭刑三十鞭,每天上三回,來這裡的皇親國戚倒也冇什麼要逼供的了,皇帝早就把他們的罪名寫死了,其實就是愣打。

-中卻絲毫未加撫卹,放任天災肆虐,一時間,民間怨聲載道,京兆尹府的鳴冤鼓這幾日都被生生敲破了一麵,還冇來得及換。人心早已惶惶,一則秘聞又如這場雪一般飛遍了大街小巷。“當今那位年幼,朝政均由母親外家把持,可不知為何,懿旨遲遲未下,今上也隻能光是憂慮,恨自己年幼,救不了黎民百姓。”三言兩語便將後宮那位太後,推上了風口浪尖。妄議帝王家是大不敬,而帝王家的秘辛一旦可以傳得像模像樣,那往往都是朝中有人在動手腳...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