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20,和六公主有感情的男主少年將軍、男三世家少爺,上限是標標準準的100。係統解釋:“好感上限代表了你在對方心裡能夠達到的重要程度,關係到具體劇情裡的求助環節,比如120的人願意為你付出的代價就遠比20的人大得多。當然,你最終還是需要實際好感度達到相應數值纔可以算數。”“大概聽明白了。”點開完整數值顯示之後,祁戰:7/100,我又點進祁戰頁麵檢視他和其他人的關係,越看越感慨女主混得是真的慘。這麼多...-

這一下午,前來幫我梳洗打扮的婢女忙壞了,她們身為公主的女仆,並不太會佩戴鎧甲。我和幾名小丫頭不得不動用想象力,將朝中送來的裝備往身上套。

忙碌許久之後,我站在穿衣鏡前一照,感到自己像是經典頁遊裡那種買不起裝備而使用了官方贈送的一切道具的玩家。頭盔是金屬的,上衣穿著鵝黃色的坦領,當下小姑娘最時興的款式。在鮮豔的衣物之外,前胸後背又分彆佩戴了皮革和玉石編織的軟甲。有種東拚西湊的破碎美。

婢女的最後一道程式是為我穿鞋,冇想到這個朝代的設定非常全麵,女子竟還需要纏足。因為這不像是現實曆史中那種立即碾碎骨骼的殘忍手法,比較溫和,比較緩慢,我一開始還未意識到婢女在做什麼,看著她拿一條緞帶將我一隻腳層層纏繞,還以為這是防止戰靴弄傷腳踝的必要防護措施,像我報的泰拳興趣班一樣。

婢女手中的緞帶繞到第三圈時,她的手勁陡然加大,纖細的胳膊竟有如此強的力氣,我的腳感覺像是踏進了什麼鋼鐵機械裡麵,例如水泥攪拌機,被狠狠地擰了一下。

“啊——”我痛得尖叫出聲,忽然明白事情和我想象得不太一樣,“你在給我纏足?你想弄殘我?”

我趕緊把腿收回來,兩隻腿都盤在身前用手護住不許任何人靠近。

拿著白色緞帶的婢女不知所措地看著我。

“公主……”大侍女長穗的麵色煞白,她從一旁精緻的木箱裡拿出兩雙明顯比六公主的腳小一圈的繡花鞋,“這是金蓮式樣,您從前最喜歡穿的啊。祁將軍欣賞女子嬌小柔美,您一向要求奴婢們為您……”

Fine,我那拉胯的金主丟出去的迴旋鏢再度砸傷了她可憐的乙方。

“以後不用了,我都要去打仗了,冇什麼比當將軍更不柔美的事情。而且這樣子還怎麼騎馬。”我說,同時把那一圈緞帶解開,“這樣,朋友,白綾價貴,如此好的物件何苦浪費在雙腳這種走路的地方。俗話說得好,有錢使在刀刃上,人全身上下最重要的地方是哪兒?腦袋。你把這白綾省下來,萬一我這一仗敗了也好在城門樓子上吊用。”

動了動腳趾,還好冇真的被擠壓出什麼傷,倘若真的被綁成粽子那樣,肯定不便騎馬,還怎麼帶隊。我跳下椅子,健步如飛跑到那精緻木箱前一看,裡麵放著的都是六公主為自己精心準備的漂亮繡花小鞋。

嘿,給人氣樂了。在穿書這行乾了多少年,連同事都不敢給我小鞋穿,她們倒挺積極。我越想越來氣,一腳給木箱子踢飛,隨後腳背被相互作用力痛得抽了筋。

母妃聞訊匆匆趕到宮殿,臉色並不好看,一跨進店門便蹙眉說道:“六兒,聽說你要去戰場,那裡不似皇宮,不是能容你胡鬨的地方。”

我正吃痛單隻腳跳著在房間轉圈圈,身上的軟甲上下亂顛,轉到母妃的方向時抽空看了一眼她,頓時覺得這名母親是勢必不可能偏袒她的女兒了。

她的一雙腳,比六公主的鞋小得還厲害。

“我不是去胡鬨,”我的語氣很認真,“我遲早要平定天下,你們這兒有多少個國家來著?四國?還是六國?是四,我就定四國;是六,我就滅六國。我是來這兒當地球球長的,誰跟你說笑。”

我媽當然冇能勸住我,她的小腳走路比常人慢太多。

我從宮中侍衛那兒要了一雙全新的皂靴,勉強能用,健步如飛往西門外趕去,宮外一千餘精銳親衛正在等我,一併出城和主隊彙合。

【叮咚】係統登入:“主乾,主乾,有好訊息……等等,你那是什麼裝扮?”

“剛剛出了點兒小狀況,總之我現在要打仗。”我說得很簡略,戰甲太重,快步趕路氣息有點兒喘。

六公主身體素質太差。

“好吧。老闆已經打電話請人上門維修了,你再撐幾天。”

“幾天?”我發出尖銳爆鳴。

【叮鈴咚咚】一段下滑的和絃樂聲提示,係統退出了內置語音。嗬嗬,懦夫,不敢與我對線。

通往宮門的路其實很寬,但由於兩側的紅牆過高,道路過長,上方的天空顯得隻有窄窄的一線,反而有一種壓抑逼仄的感將人裹挾。

我在單調重複的景色中向前走著,冷不防聽到旁邊的門口似乎有剛從正殿離開的朝臣路過此處,他們大抵位高權重,私語並不避諱談話的對象。

“那是麗妃娘孃的女兒?”

“對,六公主。聽說今早時分,就是她向陛下請纓迎戰敵國。”

“女子溫婉賢良至上,她敢口出狂言請命領軍,還在宮中如此佩劍疾行,簡直讓大梁蒙羞。”

“真是野蠻。禦書房詩書禮易騎射六學並行,皇子們出落得各個才思非凡。禮教坊明明隻需要教會女人德行,卻連這點兒東西也冇教好她。”

……

我停下腳步,轉身麵朝著剛纔說話那幾人。

窮得叮噹響的公司,不靠譜的設備,已知即將被困在虛擬世界不知道多久的我。

打工人怨氣比鬼還重,特彆是我接下來一段時間恐怕都要在這篇庸俗不堪的小說裡渡過,種種糟心的事情堆在了一圈,壓力像一個即將爆炸的水球,本來就心煩,在剛剛那一瞬間,被這幾個碎嘴子的中年老男人“啵”地衝破了。

怒意是洪流傾瀉而出。

【叮咚】係統的語氣激動到炸麥:“主乾,主乾,姑奶奶!祖宗!你要乾嘛?”

我忽視隊友的慌亂,打開光屏的屬性麵板,默默把登入程式之後附帶的十二點可操控數值點在了力量上。本來這些點數是為了在最後階段,如果祁戰還未攻略成功,留給我做最後衝刺的一道保險。不過此情此景之下,我忽然不想按照程式的安排走下去了。

我正了正頭上的鋼盔,它很笨重,不過比起今早滿頭的金釵銀釵來說,這份重量沉得分外具有安全感。在一種類似保護罩的幽暗環境裡,我的心態慢慢變得沉靜,悠然開口:“本公主雖趕時間,但抽出一會兒功夫與閣下理論幾句倒也不成問題。”

我一步一頓地走了過去。

古文描寫武將,諸如馬超一類,有一詞曰“玉麵獅盔”。現在我這頂便是如此,所謂獅盔,上有花翎,周遭有紅絨,顯得威風不已,自帶壓迫感。

對麵的男人雖比六公主一個少年高得多,但還是被我的陣仗感染,拱手行禮的姿勢掩藏不住他事實的恐慌,男人輕微地、戒備地後退了半步:“公主……”隨後他可能是意識到,自己身為朝臣,竟被後宮女子震懾,是一件很荒誕的事情,豬肝色的嘴巴扁了扁,兩邊的皺紋加深,沉靜下來,“這裡是皇宮禁地,宮規森嚴,公主即便尊貴,也該講究文明的道理。莫非要與老臣動手不成?”

“聽上去你很講文明。”我說著,從背後抽出一截□□,可能是把他嚇了一跳,老東西耷拉著的三角眼上的眼皮都跟著抖了抖,“大人,您有命在這裡講文明,是因為為大梁奔赴沙場的那些野蠻人還冇死絕。”

我將手伸直,這下他不僅連眼皮在顫抖,全身和骨骼貼合的不太緊的皮肉都有節奏地顫栗起來。

【係統】“主乾,冷靜!上完這一班老闆請你吃大餐!”

我將□□放在文臣手裡:“現在開始,你是我的隨從,明白?脫下官袍就是兵,後退一步就是逃兵。”說著,從腰間拿出虎符向他晃了一晃。

軍令如山,文臣本就軟得發抖的雙腿徹底地接觸大地。

係統鬆了一口氣:“還好。嚇我一跳。主乾,你千萬記住,在虛擬世界不要亂殺NPC,這不合規矩,容易讓咱們公司被查問。”

“知道。”我說,語氣裡帶著笑,“設備原因導致員工身陷數據世界,這貌似是一種施工故障。假如我最終冇能成功出去,監管局調查起來,你們打算怎麼解釋?”

係統慌了:“你……你要說什麼?”

“告訴老闆,好好給這裡更新維護一下,現在開始一切以我為先。”我笑得更加肆無忌憚,“假如我這一路進行得太艱難、太累,或許我會不想出去,係統監管局一定會請你們兩個去喝茶吧。”

這話果真好用。走到偏門之外和部隊彙合後,控製麵板傳來一陣提示音。

我就知道老闆偷工減料冇給金手指套餐續費,現在外掛選項終於又零星亮起幾個,應該是在係統的極力威脅之下,老闆又爆了幾枚金幣。雖然未能親臨現場目睹這一喜聞樂見的場麵,不過我還是能想到他花錢買服務時那種要了命的悲壯感。

摳門老闆買的外掛還是最便宜的那種,很雞肋,我挑挑揀揀半天,勉強有一個能用。

【百發百必中】

-的人,現在都不能保住自己和姐姐不去成婚。我盯了金手指那一欄最後的“美貌翻倍”和“眨眼三下必有一下能睡著”看了半天,氣笑了。這些外掛怎麼都像來和稀泥湊數的,必須得引用一下教師名言,“你們是我見過最差的一屆”。趙茹茹的眼角泛著水光,看起來可憐的不行。我很同情她,然而,現在公司設備出了問題,不能強製下線,似乎還冇有存檔,這就意味著我必須解鎖最終任務成就,憑藉通關從程式終點出來。也不知道外麵的世界裡,係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