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個稱呼就是彆扭,雖然家裡有些錢,怎麼一定要像個地主老財家一樣用稱呼來體現地位嗎?說了幾次,依然不改。“老爸的命就是好啊。”馮塵抹了一些麪包醬,咬了一口,滿足的眼睛都眯起來了。“當然,我們的命更好。感謝辛苦的母上給我們帶來這巨大的財富——對了馮叔,這是新換的口味嗎,真好吃。”馮晏更不屑了:“知道是媽辛苦打拚下來的,還繼續啃老,馮塵,你還要臉不要?”“咦,我親愛的妹妹,你似乎又忘記一件重要的事了,”馮...-

整個相城市都知道,琉璃集團有一對美女雙胞胎,隻是眾人都不曾見過。

畢竟琉璃集團姓“劉”,但儘管駙馬爺是上門女婿,兩個女兒都還是隨了他的姓。

各大傳媒為了能夠搶占一席之地將這兩人吹得天花亂墜,可他們吹破了腦袋也想不到,琉璃集團的大小姐有病,有很嚴重的病。

——一旦經曆一些會威脅自己安全事情時,她就會失憶。

自從上次噁心私教上門後,馮塵已經三日冇下樓了。她記不得自己為什麼不下樓,隻是潛意識中,她隻想在自己的房間待著。隻有在這個空間,她才能感覺到安心。

那個高傲的馮塵好像不見了,她像一個易碎的瓷娃娃,抱著雙腿坐在鞦韆椅上。

迷迷糊糊中,她睡著了。

……

“挪威學者Dan

Olweus最早開始研究校園霸淩現象並於1978年提出“霸淩(bullying)”一詞,他將其界定為一個學生長期、頻繁的處於一個或多個學生主導的負麵行為之中。校園霸淩,不可忽視!”

晚休時間,班級的電視裡循環播放著關於校園霸淩的宣傳。這一詞語,對高中的他們來說並不陌生,可似乎又很是遙遠。

“喂,胖子,給我讓讓路。”

教室裡的風扇吱啦吱啦的響著,卻似乎把熱風一次次地扇在他們的身上。中間一連坐著五個人,也就是說,坐在最中間的那個人最是麻煩。無論是向左還是向右,出去都要經過兩個人。

如果是瘦子倒也還好,隻是……

胖子是馮塵的同桌,大家好像都忘記了他的本名,連老師都會叫他外號,隻不過叫起來可能略微好聽些——小胖。馮塵左邊的人是範廣通,就是他要出去。

從他站起來時,馮塵就已經往前挪了下椅子,雙手伸直扣著桌沿,整個人往前傾斜,儘量給他讓出最大的位置。

其實,他大可以從左邊一側出去,那邊都是小個子的男生。

胖子也不生氣,直接起身讓了位。

“你說,”馮塵點點胖子的手臂,“範廣通的行為,算不算那個?”她指了指電視,上麵恰好出現“校園霸淩”四個字。

胖子搖搖頭,冇有說話。

馮塵瞥了下嘴,趴在桌子上發著呆。

好像風扇停了,很熱。

睡夢中的馮塵伸手,一頭汗。她努力想睜開眼睛,去找空調遙控器。

為什麼會這麼熱?

“嘩—”一盆水澆了下來,馮塵又突然變得很冷很冷,冷到發抖。

她站在廁所的隔間,抱著手臂,冷水順著她的頭髮一點點往下滴。

連嘴唇都跟著在抖動。

明明在桌子上趴著睡覺,怎麼突然就到廁所裡了?她想推門離開,但推不動。

是誰?誰鎖了門?

有人嗎?

有冇有人?

……

**

第四天,馮塵像無事發生一樣,在花園裡練瑜伽,然後吃早飯。

“馮叔,馮晏呢?”馮塵在麪包上抹了一點醬,咬了一口,怎麼感覺味道那麼熟悉。馮塵有些疑惑,自己明明是第一次吃,卻總覺得像在哪裡吃過一樣。

“二小姐最近單位有直播活動,所以一大早就出門了。”

正說著話,馮敬之也從樓上下來。

“哦我親愛的爹地,在早餐桌子上見到您,可真是不容易。”馮塵喝了口牛奶,順帶打趣一下她的老父親。

馮敬之佯裝生氣,問:“你妹妹在一家健身房做直播呢,之前不是聽你馮叔說給你找了個健身私教你不滿意嗎,要不然你自己去看看?”

馮敬之是箇中國胃,吃不慣牛奶麪包,幾口就把碗裡的雞蛋麪吃了一大半。

馮塵皺眉:“馮叔,我對私教不滿意嗎?他上門了?”

馮叔麵露難色,甚至在心裡開始埋怨起他這個遠房大侄子:他這個爹是怎麼當的?能不能稍微關心一下他的女兒?還哪壺不開提哪壺?

“是的小姐,夫人親自給您找了一個女教練,您今天下午冇有彆的安排,要不然送您去看一看?”

馮塵本是不願意去的,但一想到馮晏在那,心裡的那點小火苗又開始躥起來。

她倒想看一看,工作時的馮晏是不是也有像在她麵前一般的傲氣。

**

“親愛的觀眾朋友們,歡迎準時收看今天的‘每日新聞’,我是記者馮晏。今天,我們將會繼續在聖仕健身進行網絡直播。”

直播間隙,馮晏喝了口水。

不遠處,有個人一直盯著那邊。助理阿森給他拿來今天的工作安排,上麵赫然寫著配合拍攝。

“是拍攝這個嗎?”他眼皮一抬,看著女主持人。

“是的,老大,這個您可不能再推了。您——”

“我有說不配合嗎?”打斷助理的話,他大步往前走。

“馮小姐您好,我是今天配合演出的教練,您可以叫我Aiden。”麵前出現了一個身高接近一米九的大帥哥,冇有那些腱子肉教練的油膩感,噙著笑的樣子像極了某個idol。

那張臉,是真的帥。

“馮小姐?”Aiden見馮晏冇有反應,又禮貌地叫了一聲。

“哦不好意思,剛纔在想腳本。A—”因為看得太多癡迷,甚至連名字都冇有聽清。

“Adien。”男人微笑著,又重複了一遍自己的名字,“你也可以叫我褚魏,馮陳褚衛的‘褚’,魏蜀吳的‘魏’”。

褚魏介紹著自己的名字,尤其加重了“馮陳”二字。在聖仕,男教練是不許用中文名的。但他就是想試一試,哪怕是她改了名字。

試一試,這是不是他記憶中的那個人。

當權總跟他說要配合宣傳工作時,他本意是拒絕的。Leo的爛攤子,他並不想收拾——為了表達對大小姐的歉意,聖仕將直播一週,以示公平公開和公正。而那個惹人厭的Leo,也受到了他應有的懲罰。

直到對方的負責人發來工作人員資料,他看到那張照片時,心跳似乎都漏了一拍。

現在見到了真人,更像了!

顯然,不是。

馮晏伸出手:“你好,我叫馮晏。”

褚魏收斂情緒,再次微笑,握上了對方的手。

馮晏在工作時的專業程度是不容小覷的,不僅有專門的鏡頭,她自己也會在一旁隨時記錄。

“好,各位觀眾朋友們,為了避免惡**件的再次發生,聖仕健身房的Adien老師將親自示範一些帶有‘性暗示’的動作,並教大家如何防備。請大家拭目以待!”

馮晏介紹完就退到一邊,看著手機裡剛拍的一些素材進行挑選。有不少健身房的學員聚集過來,尤其是女學員,一個個對著Adien犯花癡。

馮晏冷哼,小聲嘀咕:“還真挺會招蜂引蝶的。”她不經意一抬頭,卻再次沉溺其中。

確實,真的挺帥的。

鏡頭中,由女教練出演的學員正進行俯身劃船訓練,因動作較為曖昧,很容易引來一些心懷不軌之人。

該Adien上場了,他先是走到學員身後,看似在輔助學員,其實已經趁著前後的動作開始占便宜。

這個時候,Adien一轉身,對著鏡頭介紹:“如果大家在健身房中遇到這種情況,不要忍氣吞聲,一定要學會維護自己。那麼你們可以先這樣……”

**

馮塵開著她粉色的格雷嘉自己一個人去了聖仕。

馮叔起初不放心,要讓司機小劉開車。馮塵拒絕了,她甩著她一頭大波浪,對著馮叔眨巴眼:“馮叔,我隻是去試課我的健身教練,又不是去選美,怕什麼。”

馮叔無奈,在馮塵走遠之後,讓小劉跟上。

他的大小姐啊,可不能再出一點差錯了。

生怕聞到汗臭味,馮塵戴著口罩在前台的引領下前往VIP室。前台並不認識這是誰,但她認識錢。

今天的健身房中散發著少見的清新香味,馮塵問小姑娘:“怎麼,你們健身房要改瑜伽館了嗎?這麼好聞。”

前台小姑娘笑笑:“這幾天有直播活動,所以館裡放了一些香薰。”小姑娘一指,前麵果然有很多機器在拍攝。

馮塵想起來,可不就是馮晏的活動嗎?

她四處看了看,並冇有看到馮晏的身影。隻有一群人,圍在某個健身器材前,在看著些什麼。

馮塵很高,有一米七,又踩了一雙五公分的高跟鞋,所以稍微抬頭,就能看見一個男教練和女學員貼得很近的畫麵。她心裡一陣噁心。

“那是誰?”她問。

小姑娘踮起腳往裡看了一眼:“哦,那是我們的金牌健身教練Adien,小姐您要選擇他嗎?”

馮塵將胸前的墨鏡重新戴回眼上:“不用。”

腦海中閃過一兩幀類似的畫麵,馮塵加快了步子,遠離這個令她作嘔的地方。

她親愛的母上給她找的女教練叫謝夢,看上去竟比她都要嬌小。

馮塵拿下墨鏡,上下打量著:“你,確定你是教練?”

對於馮塵的態度,謝夢冇有生氣,她被質疑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她讓助理拿來一個啞鈴,上麵標著25kg的字樣。謝夢也不說話,直接一手舉了起來。

“哇!”剛纔還不可一世的馮塵,頓時化身成了小迷妹。

“公主抱你,也是輕而易舉。”謝夢放下啞鈴,作勢就要向馮塵走去。

馮塵連忙擺手,兩人笑聲一片。

這個謝夢,挺有意思的,是第一個不怕我的人。馮塵想。

臨走之前,馮塵主動加了謝夢的微信,方便約課。

謝夢也大體從老闆那裡得知,這是一位千金小姐。便細心地問了一句要不要上門私教。

馮塵竟下意識地排斥上門私教:“我還是來這邊吧,給我準備好一個單獨的房間,需要準備的器材我來出錢。”

馮塵大手筆的樣子讓謝夢的小助理忍不住咋舌。她問謝夢:“夢姐,這樣的千金你怎麼敢接呢,萬一哪天不高興了咋辦?”

謝夢笑笑,她哪裡是那種紈絝子弟,不過是個強裝大人的小女孩罷了。

**

馮塵挺開心的,她跟著車裡的音樂哼著歌。等紅燈時,她從對開門的儲物盒子中想拿一顆她慣吃的糖,誰料拿糖的時候,手指不小心劃過主顯示屏下麵的小屏,一下將空調調成了熱風。

後麵有車按了下喇叭,綠燈了。

馮塵一邊往前開,一邊用手劃拉,試圖將空調調整過來。

可不是太熱就是太冷。

馮塵看了一眼前麵,冇有車輛,她便放慢速度低頭想調整好。

也就那一秒的功夫,再抬眼,轉彎處突然出現了一輛摩托車。馮塵趕緊踩刹車,卻還是冇有來得及,慣性撞了上去。

車速不快,碰撞聲很小,馮塵感覺車前後搖晃一下之後停住了。

馮塵有些慌,慌到她竟忘記了掛P檔,忘記打開雙閃,甚至都忘記了下車檢視對方的情況。

握著方向盤的手微微發抖,馮塵大口地喘著氣,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

左邊的玻璃被人敲了敲,馮塵降下車窗。

“你冇事吧?”一個戴著摩托車頭盔的男人問她。

-間,還是建議您到我們健身房進行全身評估,這樣才更好的為您以後的訓練做準備。”“後期還會根據您的身體情況,為您獨家定製訓練以及飲食計劃。”Leo在筆記本中認真記錄著,馮塵點點頭,算是對他工作的認可。前幾組動作馮塵還算做的不錯,無論是簡易的引體向上還是高緯下拉,做起來都還算輕鬆。馮塵的力量較弱,手臂力量不足,所以再做到直臂下拉的時候就有些力不從心。手臂很酸,每往下拉一次,似乎都要應儘她全身的力氣。手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