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預知夢

26

要算姑孃的事,尋常占卜之法無用,在下需要回家一趟,取點東西。”玉無憑向晚雲灼解釋。晚雲灼爽快答應:“好,我跟你同去。”玉無憑乾笑一聲,慢吞吞地收拾好攤子,把東西裝入乾坤袋中,再磨磨蹭蹭地往家走。晚雲灼緊跟在他身後。路過一處濁氣濃鬱之地時,玉無憑回頭,笑道:“姑娘彆急,再有一盞茶就到了。”他剛說完,突然從乾坤袋中揪出一個長長的“繩子”,朝晚雲灼扔去,然後撒丫子就跑。晚雲灼早有預料,並不擔心玉無憑有能...-

晚雲灼屏住呼吸,凝視墨無疾的一舉一動,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墨無疾向前伸出右腳。

破軍槍在晚雲灼手中微微顫動,蓄勢待發。

墨無疾一腳踹飛仍在喋喋不休的雙頭蛟。

“滾。”

雙頭蛟被踹飛,重重砸到旁邊的樹上,眼冒金星,蛇信亂吐。

黑蛟委屈:“尊上!為何踹我們!”

“你們冇看好那卦師,差點讓他死了,還有臉問?”墨無疾冷聲質問。

雙頭蛟無言以對,委屈地蜷縮在樹上,裝死。

晚雲灼聽完墨無疾的話,微微一頓。

墨無疾的聲音怎麼這般耳熟?

思緒一轉,她突然想起,這聲音竟和她夢中那位玉衍神君十分相似!

但一個是高居雲端的上界神君,一個是幽墟濁氣滋生的下界魔尊,雲泥之彆,不可能有什麼聯絡。

無論如何,她並未從他身上感受到殺意,身體稍稍放鬆下來,額間的雲紋也逐漸消散。

但仍緊握破軍槍,以防不測。

墨無疾根本冇有看向晚雲灼,好似她方纔那濃鬱的殺意根本威脅不到他。

他罵完雙頭蛟,就徑直走向還在乾嘔的玉無憑。

“你這人……”玉無憑冇被鮫人害死,卻快被噁心死了。

他聽見墨無疾的腳步聲,虛弱而生氣地抬起頭。

“……玉衍神君?”

就在玉無憑看清墨無疾麵容的一瞬間,他不由脫口而出。

墨無疾眉尾一挑。

在距離玉無憑還有十步之處,他停了下來,勾了勾手,施了一個清潔術,將玉無憑從頭到尾清潔得乾乾淨淨,方纔繼續往前走。

“給我算卦。”

墨無疾停在玉無憑麵前,表情冷漠,微微垂眸,自上而下睥睨玉無憑。

他手指一動,濁氣在他的指揮下,彙聚成手的樣子,死死掐住玉無憑的脖子。

“咳咳咳……”

玉無憑被勒得喘不過氣來,被迫朝天翻出白眼。

方纔腦海裡“這人是玉衍神君”的想法,轟然倒塌。

玉衍神君溫潤如玉、憐愛世人,怎會這般粗魯暴戾!還對一個手無寸鐵的凡人動手!

相比之下,剛纔對他威逼利誘的晚雲灼,真是溫柔太多了!

“算……我算……”玉無憑在心裡把墨無疾的祖宗十八代罵了個遍,嘴上則識時務者為俊傑地連連求饒。

墨無疾垂下手,鬆開玉無憑。

“等一等。”

一個清脆的女聲響起。

墨無疾的睫毛微不可察地一顫。

晚雲灼瞬移過來,擋在玉無憑麵前,切斷他對濁氣的控製。

墨無疾直視晚雲灼的雙眸,眉眼一沉,聲音冷漠:“何事?”

“在下赤雲軍晚雲灼,今日第一次見魔尊,修為高強,名不虛傳。”晚雲灼彬彬有禮,先打了個招呼。

墨無疾凝視她半晌,冷聲道:“少廢話。”

“我找玉無憑先生,是有急事相求,還望魔尊容他為我先算。”晚雲灼不想跟墨無疾發生衝突,隻想讓玉無憑趕緊算完。

“我也有急事。”墨無疾毫不留情地拒絕。

“但是是我先來的。”晚雲灼情緒穩定,十分耐心。

這時,在一旁裝死的雙頭蛟直起身子,大聲抗議:“尊上!壞女人瞎說!明明是我們先來的!那卦師還收了我們的靈石呢!”

晚雲灼一愣,轉頭去看玉無憑。

玉無憑先是茫然,而後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嗯…那個…我撿到這蛇的時候,它倆的確叼了一袋靈石……”

“尊上你看!他承認了!就是我們先到的!”雙頭蛟迫切地證明自己的清白,生怕又被那暴脾氣主人給踹飛。

晚雲灼提出疑問:“可它倆又不是人,先來排隊,做不得數吧?”

黑蛟大怒:“你纔不是人!”

金蛟好心提醒:“咱們的確不是人。”

黑蛟怒目而視,齜它:“你這個傻子你向著誰說話!”

金蛟抓住重點,不甘示弱:“你纔是傻子!”

墨無疾不耐煩,一道濁氣打過去:“再吵剁了你們!”

雙頭蛟被打成一個死結,纏在樹上,乖巧地將兩個嘴嚴絲合縫地閉上。

晚雲灼見了,嘴角不經意地稍稍一彎。

墨無疾恰好看見,皺眉,語氣不善:“笑什麼?”

晚雲灼清了清嗓子,正色道:“魔尊的寵物甚是可愛。”

墨無疾愣了一下,懷疑自己聽錯了。

可晚雲灼一臉真誠。

不在備戰狀態時,她身上冰雪消融許多,一雙純黑明澈的眼眸宛若初春山溪,看起來人畜無害。

讓人根本想不起來她一杆破軍槍能敵萬人。

墨無疾硬邦邦道:“少套近乎,冇用。”

說完,他麵無表情,轉身就要去抓玉無憑。

然而,他尚未來得及動手,破軍槍突然橫在他麵前,攔住去路。

晚雲灼定定看著他:“既然魔尊不肯給麵子,那隻有動手了。”

聲音依舊平和,但語氣堅定,麵容微冷。

墨無疾冷笑一聲,右手微抬,一團濁氣應召而來:“好,自找死路,本座成全你。”

“殿下……”

就在這劍拔弩張之際,一旁的玉無憑突然十分虛弱地喚了晚雲灼一聲。

晚雲灼正全神貫注地應對墨無疾。

她一槍擋開墨無疾扔來的濁氣,冇理會玉無憑。

“殿下,我算出來了……”玉無憑氣若遊絲。

聞言,晚雲灼分了神:“什麼?”

她下意識看向玉無憑。

玉無憑臉色蒼白,癱坐在地上,四周是散落的白色米粒和零碎墨塊。

他竟然趁著晚雲灼和墨無疾糾纏之際,把卦給算完了。

“殿下,給你。”玉無憑吃力地一抬手,地上的米粒快速彙聚在一起,變成一道白光,朝著晚雲灼飛來,“這是預知夢…”

那白光不由分說地鑽入她的眉心。

而此時,墨無疾又一道濁力打了過來。

晚雲灼分身乏術,無暇琢磨白光的事,回身用破軍槍攔住。

兩人打得難捨難分,不分勝負。

玉無憑原本尚存一半的小院,在強大的濁力和靈力震盪下,徹底坍塌。

鬥了幾個回合,晚雲灼開始感覺吃力。

這太平鎮冇什麼靈氣,基本都是濁氣。

墨無疾能調用濁氣,自然是越打越順手;而她冇有靈氣持續供給,隻會逐漸落於下風。

實在不宜再耗下去。

可那魔尊太強,無法速戰速決。

晚雲灼決定撤退。

她與墨無疾拉開距離,飛身而起,踩著樹枝遁走。

墨無疾緊追不捨。

晚雲灼咬牙,心裡暗罵:這魔頭,不是有急事要找玉無憑麼?現在卻扔下半死不活的玉無憑不管,緊咬著她不放是作甚麼!

逃至一片森林上方,晚雲灼突然頭一暈,身體一頓,差點從半空中跌落下去。

原來是玉無憑強行塞給她的那團白光生效了,開始快速侵占她的意識。

晚雲灼一個頭兩個大。

這玉無憑也是,明明看見她跟墨無疾在打架,非要整這麼一出。

她運轉體內靈力,嘗試了一下,冇能阻止那白光。

這玉無憑,看起來手無縛雞之力,關鍵時刻真能拉人下水。

晚雲灼歎了一口氣,察覺到身後又一道濁力打了過來。

可她已經神識恍惚,眼前的一切變得模糊,身體急速下墜。

在徹底暈過去之前,她感覺原本殺氣騰騰追逐著自己的濁力突然鋪開,將她穩穩包裹住,減緩她下墜的速度。

隱隱約約中,她似乎聽見墨無疾那暴怒的聲音遙遙傳來:“耍什麼花招?”

再之後,晚雲灼徹底失了五感,淹冇於黑暗中。

再次睜開眼時,晚雲灼發現自己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站在她與花辭鏡的大婚現場。

他們遵循鮫人成婚的繁複禮儀,拜兩族君王,敬告上界諸神,宣誓結為夫妻,恩愛兩不疑。

婚後,晚雲灼帶著她的赤雲軍和鮫人一起衝鋒陷陣,與魔族爭奪各地靈脈。

人族的戰鬥力和鮫人的經濟能力互為補充,在與魔族的戰鬥中,終於能做到七勝三敗,略勝一籌。

一切都很美好,冇有什麼不對勁。

晚雲灼默默旁觀,看著白髮藍瞳的溫柔男子,思緒飄散。

她十五歲那年,隨軍出征,與人族大軍走散,孤身一人撞見了一支魔族巡衛隊,與之對戰。

戰至精疲力竭,也未能等到人族前來尋她。

最後,是花辭鏡帶著他的鮫人護衛找到了她。

他拚死護她,於那一戰中,被濁氣入侵,落下終身不治的病根。

隻要被一點點濁氣近身,他就如萬箭穿心、痛苦不已,隻能在最純澈的靈氣環境中靜養。

在這預知夢裡,婚後的花辭鏡,對她百依百順、無微不至,挑不出任何差錯。

同這樣的人結為夫妻,怎麼會是孽緣,又怎麼會導致人族滅族呢?

晚雲灼不解。

預知夢接著往下發展。

一個月後,鮫皇說,鮫人國師算出了大衍穀的具體位置,要求晚雲灼帶兵去大衍穀找金烏子。

金烏子,是一隻神獸,是下界靈氣的源頭。

如果能占有金烏子,便相當於占據了整個下界的靈力。

於是,晚雲灼帶著赤雲軍和鮫人一起出發,前往大衍穀。

路上,他們遭遇魔族軍隊,大戰一場。

最後,晚雲灼重傷墨無疾,人族和鮫人取得勝利,奪得金烏子。

他們凱旋那日,鮫皇設下宴席,請來所有人族皇族,為晚雲灼慶功。

席間,一個鮫人侍女突然舉起長矛,朝著花辭鏡刺下。

花辭鏡當場死亡。

而晚雲灼隨之暴斃。

兩人躺倒在血泊中。

兩株花從兩人肚子中破開,一紅一黑。

它倆迅速交纏在一起,肆意生長、怒放,燦爛到極致後,又快速枯萎。

晚雲灼駭然。

這是鳳凰葵,用於結成鮫人的禁術——生死契!

她和花辭鏡竟然接下生死契,同生共死!

她暴斃後,鮫人開始屠殺在場的所有人族。

而人族毫無防備,連兵器都冇帶,宛如粘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

最終,無人生還。

鮫人要強行收編晚雲灼的赤雲軍,而赤雲軍無人願意苟活,紛紛殉主。

原本尚能三分下界的人族,就此淪為鮫人的奴隸。

就在晚雲灼思索花辭鏡是否知曉整個謀劃時,花辭鏡竟然活過來了!

他逼迫金烏子隻為鮫人提供靈力,帶著鮫人大敗魔族,從而正式成為下界唯一的天下之主。

下界的史書,就這樣開啟新的篇章。

鮫人從此稱霸。

震驚、憤怒、懷疑等複雜情緒交織在一起,湧上晚雲灼的心間,逼出她眉間的赤色雲紋。

原來,她是一枚鮫人稱霸下界的棋子。和花辭鏡的這場大婚,是鮫人陰謀的開始。

他們殺不了強大的她,竟用生死契之禁術奪走她的性命!

預知夢仍在往下延續。

晚雲灼尚未完全消化掉這些事實時,又看見了她永遠都想不到的一幕:

那個被她重傷至修為全失的魔尊,竟然在亂葬崗中扒了七天七夜,一眼認出麵容儘毀的她,將她的屍體撿出來,為她立了墳。

而後,耗儘所有力氣的他吐血而亡,死於她墳旁。

-塊鱗片,朝著玉無憑的脖子割去!鮫人身上的鱗片,堅硬程度堪比尋常刀刃,要割破一個人的喉嚨,是完全冇問題的。晚雲灼心一涼。她再快,也快不過距離玉無憑脖子僅幾寸的鱗片!鱗片順利地刺入玉無憑柔軟的脖子。玉無憑的哀嚎聲直破雲天,震耳欲聾。“痛痛痛!”晚雲灼還冇反應過來,就看見那鮫人身形一滯。緊接著,他陡然炸開,化作一片血霧,四處噴濺,夾雜著骨肉碎塊。血腥無比。逃過一劫的玉無憑被濺了一臉血,聲音嚇得轉了個彎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