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不過我確實很需要你

26

床上,整個人都在顫抖,衣服有多的,倒是可以幫他穿上。但是……喬安又在浴室裡摔了一跤,不知道怎麼樣。他的傷自己看過,但是現在不知道加重冇有,還是要再檢查一下纔好。喬安一上了床手腳雖然不利索,但還是把自己裹起來。“我檢查一下。”程羨之知道現在的情況其實叫醫生來最好,但是……喬安受不了這樣的場景,他也是。喬安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聽話,要是弄傷了會很嚴重。”喬安覺得程羨之出國留學的這幾年,性格好像都變好...-

當喬安已經吃完第3塊蛋糕之後,程羨之製止了他要拿第四塊的手。

“乖,吃太多了不好。”

喬安伸在半空中的手停下了,有些侷促地收了回來,亮晶晶眼睛還是盯著那還有一大塊十分完整的蛋糕。

程羨之明白他的意思。

“不會浪費的,那些都還冇有動過,會讓玉成拿區分了的。

玉成是程羨之的一個助理。

第二天是週末,吃完早飯之後,喬安驚奇地發現被清理乾淨的餐桌上出現了一塊小蛋糕。

程羨之說是留給他的,為早上的事情道歉。

早上的事情……

程羨之又非要檢查他的傷,喬安掙紮之後無果,整個人氣鼓鼓的。

然後他就帶著他出去玩了一整天,程羨之應該提前知道了他的課表,他星期一晚上纔有課,雖然不會為學校的事情擔心,但他還是很侷促,程羨之帶他去那種一看就很貴的餐廳吃飯,很尷尬,要是冇有他自己可能一輩子也不會來這裡吃飯了,所以其實他什麼也不用做,就隻需要吃飯還是拘束,也吃不下什麼東西了。程羨之看出來了,隻是匆匆地吃了幾口就把他帶出來了。

程羨之給他道歉了,喬安搖頭說冇事,他不知道程羨之會不會認為這隻是他的下意識行為,但事實上他確實認為程羨之冇有道歉必要,他冇做錯什麼。

程羨之還想吃什麼,他說隨便都可以,但是這句話說出來,他就更加無措了,要是隨便的話,為什麼在這間餐廳就不可以了,他知道自己又把事情搞砸了。

但是程羨之好像冇有過多地注意這點,隻是告訴他要表達出自己的想法,不需要害怕,喬安點點頭,雖然他覺得自己腦子空空,冇有什麼想法。

程羨之又帶他去吃了燒烤,點了很多蔬菜並不是那麼油膩。

吃完了,程羨之問他吃飽了嗎?喬安有些羞赧地點點頭,他不知道為什麼我會問這個問題。

然後程羨之又問,今天過得開心嗎?他說開心。

星期一的中午,他被送到了學校,在車上看著路邊倒退的風景,喬安在心裡想著除了過去的生日,還有什麼其他的事情也被拋在了身後呢?

……

在那一週之後,喬安身下的疼痛已經徹底恢複了。

程羨之的助理雲玉成來學校招了他,是程羨之讓他來和自己談的。

自從微信解開之後。

程羨之時不時地就會在上麵發資訊,有時候是早晚安,有時候是簡單的問候。

雲玉成來之前他在微信上說過。

一開始助理和他的談話內容十分的平常,淺淡雲玉成,翻來覆去都是在詢問他的情況,學業跟不跟得上,生活上有冇有什麼困難?住宿習不習慣?和同學或者師友之間相處怎麼樣?有冇有矛盾?喬安的回答也十分尋常,反反覆覆地回答都是,可以,冇有,謝謝。

直到最後雲玉成才說出了重點,程羨之想和他同居。

程羨之,並不確定喬安在宿舍裡的生活究竟怎麼樣,調查五湖四海彙聚起來的人會如何處理在寢室裡的人際關係,遠遠比一個行跡詭譎,揹負秘密的難調查得多。

喬安在聽到雲玉成說出這句話是徹底地蒙了,他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辦,結結巴巴什麼都冇說出來。

雲玉成立馬站起身來表示喬安不需要立馬給出回覆,可以好好考慮一下,程總是不會強迫他的。

雲玉成離開了,喬安還在學校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裡坐著,現在的時間裡這店裡麵很冷清,喬安有些慌張地往四處看了看,立即從恍惚中清醒過來,店裡麵就隻剩下他一個人了。

雲玉成已經付了咖啡的錢,他剛起身要離開。手機震了一下,低頭看了看,是程羨之發來的微信。

【很抱歉,隻能讓玉成來告訴你。】

【你不需要強迫你自己。】

【不過我確實很需要你。】

喬安打了語音過去。

————

距離程羨之發的那一條“我確實很需要你”已經三個月了。

他們也同居兩個月。

喬安在考慮的那一個月的時間,一直都在想他和程羨之之間是以什麼關係同居的?

分不清是收養還是包養,讓他總是和自己內心較勁。

雖然從表麵上看非常的冇有意義,他的一生都是依附他人而活下的,他的任務就是在冇事的時候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並且儘可能地表現得乖巧無害。

而和程羨之相處在一起時,他要做的就是討好他,雖然對於他來說很難。

實際上他完全不會,不需要自己的麻木生活,讓他在外人來看一直是一個木訥沉默的人。

自己要賣力討好的人是程羨之。

覺得慶幸又擔心。

程羨之對他來說是不一樣的,從小的時候就是,之後的那些年,那種情感真是愈加愈深。

雖然他們相處在一起,很多事情好像都很糟糕,但是他們在一起了,一直持續到冇有儘頭的時候。

地鐵到他們學校,也就大概20分鐘的路程。

在他主動提出不需要接送,自己坐地鐵去學校,都在想程羨之為什麼要把房子埋在這裡,還會在這套房徹底定居,把他叫做家,雖然答案呼之慾出。

雖然也高檔小區,但是喬安記得在小的時候程羨之就說過了,他不喜歡很多陌生的人住在同一棟樓裡的感覺。

這兩個月間,喬安知道程羨之每晚都會回來,不過時間有早有晚。

喬安上完晚課回去的時候,已經9:40差不多了。

指紋解鎖,客廳亮著燈。

“回來了。”程羨之說。

程羨之其實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他對自己的感情很清楚,但是喬安真正和自己住在一起了,有的時候晚上回來發現他已經睡了,有的時候時間早一點,他還在看電視。

是縮在床上睡覺,還是蜷在沙發上,程羨之都是看著他小小的,喬安個子不矮,但是程羨之總覺得他過度淺薄瘦弱了。

他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太著急讓他到自己的身邊,這樣做剝奪了他交朋友的時間了。

雖然從私心來說,程羨之就是想把他養在自己的身邊,菟絲花也冇有關係,隻是想讓他完完全全地依賴自己,每次看著他孤單瘦弱的背影,他知道不應該這樣的,他不能讓喬安一直被困著。

喬安不應該是這樣的。

——

“嗯。”喬安進門換鞋的時候在想,自己就這樣空著手回來,程羨之會不會覺得供自己讀書冇有意義。

但事實上他的成績很好。

“晚上回來地鐵擠嗎?”程羨之自認為找到了個合適的話題,雖然他早就知道了,他所乘坐的線路各個時間段的人流量。

喬安抬起頭,圓大的眼睛露出些許光亮,他冇想到程羨之會問這個問題。

“不……不擠。”

“好。”程羨之覺得話題斷了。

“N大很出名,我還冇有去過,有時間帶我去逛逛吧。”程羨之又說,他這次並不是為了純粹地找話題,他真的想讓喬安帶著自己去逛逛。

在喬安的世界裡去看看。

“好。”喬安點點頭回答。

在程羨之覺得這個話題又要結束的時候,清潤但是氣息有些不穩的聲音響起,“你……你什麼時候有……有時間?”

程羨之眼底閃過驚喜的神色,立即回答,“都可以。”

喬安猶豫了一下,“那就……就明天吧,明天我……我早上冇課。”

早上學校很清爽,除了上下課的時間,人也冇有那麼多,在校園裡逛會清閒舒適。

“好。”程羨之笑了笑,摸底地伸手掐了掐喬安白嫩的小臉。

喬安本就圓潤的眼睛瞪得更大。

“你……你……你……。”

喬安一緊張或者是激動的時候就特彆的結巴。

還冇等到“你”出個什麼來,程羨之就鬆了手。

喬安張著嘴大口f地呼吸。

驀然一張唇覆了上來。

對方很溫柔,他隻是在一瞬間就入侵了他的唇齒。

喬安覺得自己不會呼吸了。

程羨之的手又撫了上來,然後順著他光滑的臉往下摸,摸到了他柔軟纖細的脖子,手指在他的肩膀慢慢地撫摸,遊走。

喬安一直睜著眼睛。

“眼睛閉上,換氣。”程羨之說。

喬安閉上了眼睛,努力學著換氣。

雖然冇有什麼成果。

程羨之看著他憋紅臉的樣子,舌頭退了出來,讓緊貼的唇瓣移開一點。

喬安覺得自己為了學習一下接吻的時候如何換氣的代價有點大。

程羨之不知道為什麼,一開始你還很溫柔十分耐心地引導著他,後來像是發生了什麼有趣的事情,突然變得興致高昂,然後就翻來覆去地折騰他。

喬安覺得自己的嘴唇已經紅腫到要破皮的程度了。

後來不知道怎麼樣,他們乾脆擁倒在沙發上,喬安掙紮了一下,程羨之停了下來。

“冇……冇洗漱。”

然後程羨之就抱起了他到了浴室。

剩下□□交纏拍打的聲音和急促的喘息。

有一瞬間,喬安覺得自己就這樣在水裡溺死也好,至少現在的感覺是幸福的。

然後就覺得自己徹底濕透了的身體被撈了起來。

“你在乾什麼?”

喬安聽到了程羨之的聲音。

-我的微信拉黑了?”程羨之問,表現了一些湖人的嚴肅。喬安對天發誓,要不是程羨之提出來,他是真的就忘了,他剛纔的時候還想著用微信給他發訊息呢!“我……對……對不起。”喬安低垂的眉眼當真是一副委屈至極的樣子。程羨之瞬間就心軟了,雖然他剛剛的那副樣子也是糊小孩的。“手機給我。”程羨之說。喬安老老實實地把手機遞過去,然後又低下了頭。程羨之接過黑屏的手機,竟然被氣笑了,看了一眼,他耷拉著眉眼的樣子,十分隱晦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