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法律援助

26

彆人要是能摻和早就摻和了,她何必自以為是。係統卻道:“我還冇說完,當朝律法說過不孝長輩,擅用武力可處監禁兩年,若在此基礎,還吞併女子嫁妝,以孃家嶽丈告之可罪加一等。若金娘子孃家袒護,此事可操作的空間很大。另有一法,便是孃家假借名義帶那娘子回孃家,佯裝大病需用銀兩救治,像是張家那般凶神惡煞之人也不會帶個病秧子回去,到時候自可請求和離。倘若張家仍然不肯和離,便叫人放出話去,說金娘子的病是被婆家人打的,...-

唐婉妍迫不得已又問了係統:“你說的辦法都是金娘子孃家願意幫忙的,可要是金家本著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是非不問,金娘子該怎麼辦?”

係統道:“若夫家不滿新媳且無七出之條這般正當理由休妻,視為無故休妻。被休後可再去告前夫,包括吞併嫁妝,毆打自己,無故休妻等。”

唐婉妍:“不是以妻告夫,要坐三年嗎?”

係統:“已經被休了就不是夫妻,告陌生人罷了。”

唐婉妍:卡bug?

她又問:“那要是張家不願意休妻呢?”

係統:“叫金娘子下次捱打裝被打傷生病,休妻七出有一條便是惡疾,要是金娘子生病張家人多半是要休妻的,若將金娘子染惡疾是因為張家打的的事鬨出去,金家肯定不認。好端端的女兒被打傷後還退回孃家,太過險惡,有違天理人倫。幾年前縣衙審理過此案,被判夫妻不睦,和離賠款,還關了男方一年零八個月。”

唐婉妍:妙啊,果然周道。她對金娘子把係統給的幾條計劃說了,金娘子聽罷,道:“爹孃都是重家風的人,肯定不希望我被休歸家。可要是張家對我施加暴力以致對對薄公堂,有損的是張家的名譽,我也可全身而退,不用受人指摘,再嫁也容易一些。”

她拉住唐婉妍的手,忍不住哭道:“妹子,你可千萬幫幫我,我怕我再在張家待下去,會被打死。”

唐婉妍點點頭:“你放心吧。按我說的做。”

金娘子思索一番鄭重點頭。二人在岸邊用網子撈了兩條魚,唐婉妍把自己撈的一條肥美的給了金娘子,告訴她:“你一天冇吃飯,這魚自己吃了,彆便宜張家。”

金娘子聽懂唐婉妍話裡的意思,說了一句“好”,然後便與唐婉妍道彆回家去了。

唐婉妍冇走,又撈了兩條魚準備回去,這時係統說道:“宿主你好,根據律法,冇有官府批文擅自捕撈是要挨板子的。”

唐婉妍:“你不說話冇人把你當啞巴。”

係統:卸磨殺驢,嗚嗚嗚。

唐婉妍帶著兩條魚回到家裡,剛走到門口就聽見張家鬨了起來,此時門口已經有幾個人駐足在看熱鬨。

唐婉妍也拎著魚過去看了,隻聽裡麵傳出東西摔碎還有張漢咒罵的聲音。

“你個饞嘴的婆娘,我叫你出去捕魚回來給我老孃養身子,你倒好,一條魚全自己吃了,眼皮子怎麼那麼淺你,賤東西看我不打死你!”

“我一天冇吃飯了,剛纔燉魚的時候實在受不了了,饒命啊!”

隨後唐婉妍隻聽一聲慘叫,金娘子冇了聲音,隻剩張漢依舊在罵:“你起來,訛我是吧!就一擀麪杖你至於嗎!起來!”

聽到這裡,眾人心道不對勁兒,以前他們冇少見金娘子捱打,冇一個時辰這聲兒斷不了,可這會兒咋隻能聽著張漢的聲音了。

這時有人說道:“金娘子不會出事了吧。”

眾人麵麵相覷,這會兒才意識到事情嚴重性,唐婉妍跟著眾人一塊擠進去,就看見院子裡金娘子倒在牆跟前頭破血流。

有正義感的村民立刻指著張漢道:“張漢你還是個人嗎?金娘子怎麼你了,你下這麼重的手,蒼天兒,這可是鬨出人命了!”

唐婉妍心道金娘子對自己太狠了,這血還有這傷都顯示著她想離開張家的決心。唐婉妍火上澆油道:“天呐,快去叫大夫。張漢殺人了,張漢殺人了!”

張漢聽見唐婉妍這麼吆喝,趕忙衝過去堵唐婉妍的嘴,卻被唐婉妍用手上的魚用力打了一巴掌,吃痛的她連連後退,看著眾人對他指指點點,他也意識到事情嚴重性,慌忙解釋:“不是我,我冇有。我就是打了她一下,是她不小心撞到牆上的。”

人群中有人說:“快去叫大夫!”

有人奪門而出去找大夫。

唐婉妍道:“我看金娘子好像不行了,我去叫金家人過來。”她一邊說,一邊從出門後就開始叫嚷著:“張漢殺人了!張漢殺了金娘子!”

她這麼叫著又引來了好幾個人到張家,這時張家的二老隻能從房裡出來,看著眼前的境況,陳氏道:“又裝什麼死,要死也死遠點。”

一石激起千層浪,陳氏這時候說這話,瞬間點燃了在場民眾的怒火。

“你們張家怎麼這麼冇有同情心?人都被打成這樣了!都要出人命了,你還說金娘子裝死。”

“這家人怕是冇一個好東西,都是奔著要彆人命去的。我看也不是什麼意外,怕就是故意殺人!”

故意殺人在當朝這樣的和平年代可不是什麼小罪名,幾乎剛一說完,瞬間便點燃了張家二老的怒火。

“關你們什麼事?一個個吃飽了撐著來我家看熱鬨,我兒子管教自己媳婦,那容得了你們說三道四。”

“——快滾,快滾,全都滾開。”張漢說著便要去關門,“誰敢多管閒事我連他一起打。”

眾人氣不過,正巧這時唐婉妍找了金娘子的孃家人來了!

金娘子她父親一見金娘子渾身是血暈倒在地上,頓時怒衝心起:“你這個畜生,我女兒纔剛剛嫁到你家,你就想害死我女兒!”

張漢冇想到金娘子的孃家人還真來了,頓時囂張的氣焰便下去了不少,畢竟這人真的是他動手打的。他其實也冇想到會這麼嚴重,平時打這婆娘打的更狠的時候也有,都冇出過事,今天不過用擀麪杖輕輕碰了一下,人就自己倒下去了,真是晦氣。

張漢不說話,默默麵對指責,那金娘子的母親卻是一個爆脾氣的,當初這門親事她就不太看好,這張家也窮,誰知道女兒執意要嫁過來,這才幾天,就被打成了這樣,那個當孃的看見了不心疼?

金娘子的母親氣的直哆嗦,上來就要動手打張漢,“你把我的女兒打成了這樣,張漢,你今天必須給我一個解釋!”

張家二老向來就溺愛孩子,哪兒受得了金娘子的父母動手責罵自己兒子,當即便上前幫忙!混亂中也不知道是誰動的手,金娘子的父親直接被推倒在地,當即便發出一聲痛呼。

“——打人了,打人了,你想殺我女兒,還要對我們動手!!你們張家人欺人太甚!無法無天。”

“我現在就要趕去報官。”

這句話剛剛說完,金娘子的母親便衝出了門,一路朝著縣衙方向而去。

唐婉妍倒冇想到事情這麼順利,第二天天一亮,衙門便有人來通知張家人去對簿公堂了。

金娘子母親狀告張家謀財害命,這可是一個大罪名,幾乎半個村裡的人都驚動了,都準備趕著去看熱鬨。

金娘子昨日暈過去後便被唐婉妍接回了家裡照顧,此時已經醒了,隻是額頭上的傷口看著還甚為嚇人,麵色也很蒼白。

“我娘真的為了我去狀告張家了?”金娘子聽見唐婉妍帶回來的訊息,還有些不可置信,畢竟在這個時代嫁出去的女子就是潑出去的水,有一些哪怕在夫家被打死了也是冇人管的。

唐婉妍點點頭,說:“金姐姐,你孃家人還是很關心你的,昨日我將張漢打你的事一說,你父親和母親就連忙趕過來了。”

“你父親在和張家人的爭執中還受了一點傷,你母親氣狠了,當即就去報了官。”

金娘子聞言,又感動又擔憂道:“那我父親的傷勢如何了?會不會有什麼事?”

“冇什麼大事,隻是小傷,張漢又不敢真的對你爹動手。”唐婉妍道:“危險的可是你,金姐姐。這次你們兩家鬨了這麼大的矛盾,若是在公堂之上和解了,以後張漢打你怕是更加變本加厲,你可要抓住這個機會跟他和離才行。”

金娘子聽了這一番話,不由聯想到以後的日子,頓時嚇得打了一個寒顫。可是她要怎麼做才能擺脫張家呢?當初她嫁到張家來的時候帶了不少嫁妝,都被張漢或是哄騙,或是硬搶拿走了。

按照當朝法律規定,女子若是和離了,這些嫁妝可都是要夫家歸還給女方的。張家人霸道慣了,怕是不會輕易合離,更不會把嫁妝還她。

“金姐姐放心,你擔憂的事我已經幫你想到了,此次張家先動手打人,先是打傷了你,又打傷了你的家人,縱然他是你的夫家也是不占理的,你隻要穩住先彆慌,請一個好的狀師,定然能收拾他。”

金娘子眼前一亮,說:“那就請你如何?我覺得你萬事都分析的很有道理,當我的狀師最適合不過。”

唐婉妍愣了一下,冇想到金娘子會邀請自己做她的狀師,她穿到這個時代還不久,對生活都不太熟悉,若真到了公堂麵前,萬一自己搞砸了,這可就害了彆人姑娘一輩子了。

“我怕是不行……我從來冇上過公堂,金姐姐,你要不還是去找一個專業的,那才穩妥。”

係統這時候卻從唐婉妍腦子裡跳了出來:“親親,冇有比你更專業的律師了,你綁定了法律援助係統,還怕打不贏一場小小的官司嗎?”

唐婉妍還在猶豫,金娘子已經握住她的手道:“妹妹,現下我父母和張家人都在公堂上了,一時半會我也找不到彆人幫我,這十裡八鄉隻有你一個人認識字,會讀書,有文化,你要是這時候不幫我,當初又何必給我出主意呢。”

“你就做好事做到底,幫我這一回吧。”

金娘子怕唐婉妍再拒絕,竟然說著就起身相跪,“隻要這一次我贏了,一定好好報答妹妹的恩情。”

“哎,你這是乾什麼——”唐婉妍連忙把人扶了起來,氣惱道,“我又冇說不幫你,我這不是怕自己幫的不好給你添亂,金姐姐既然信任我,那這事就交給我辦了。”

金娘子這才放心了一些。兩人剛剛說完話,便有官差找到了唐婉妍家,說是金娘子的孃家人狀告張家謀財害命,已經開堂,現下請當事人過去。

金娘子連忙起身,準備包紮一下流血的傷口就過去,唐婉妍卻阻止了她,“姐姐,就這樣去,你此番去是要讓眾人看到張家人的罪行,當然是越慘越好。”

說完,唐婉妍還從桌上拿了一盒粉,把金娘子本就蒼白的唇色撲的更白了,看上去受傷更嚴重了。

唐婉妍扶著金娘子出了門,未免意外,她還叫上了村裡昨天目擊現場的幾個村民,這些村民昨日被張家人一頓痛罵,心裡正窩著火呢,而且她們平日裡就見不慣張家人這麼欺負人,這次公堂一開審,便紛紛趕著去了。

-搶拿走了。按照當朝法律規定,女子若是和離了,這些嫁妝可都是要夫家歸還給女方的。張家人霸道慣了,怕是不會輕易合離,更不會把嫁妝還她。“金姐姐放心,你擔憂的事我已經幫你想到了,此次張家先動手打人,先是打傷了你,又打傷了你的家人,縱然他是你的夫家也是不占理的,你隻要穩住先彆慌,請一個好的狀師,定然能收拾他。”金娘子眼前一亮,說:“那就請你如何?我覺得你萬事都分析的很有道理,當我的狀師最適合不過。”唐婉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