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一篇五百字的小作文,從封麵到書皮到紙製到內容。我的文章受到了許多人的歡迎,底下還有人評論:看了你的評論,我忽然很好奇屎一樣的紙質到底是什麼樣的,下單了。同下單 1。同下單,我好奇的是這封麵能鎮邪嗎?瞧瞧,人類啊,總是讓人琢磨不透。我的差評反而讓符篆旗艦店更火爆了,店家直接退還給我買書的錢,並跪求我不要刪掉差評。嗬,愚蠢的人類,我偏不。我致力於刪差評的時候,特殊情況出現了,一直胖嘟嘟的黑乎乎的毛頭從...-

王十一的小破車,是一年前花不到一萬塊錢在二手車市場掏的。表麵看著冇啥問題,但是裡麵啥啥都是毛病,一言不合就罷工。

偏偏王十一五行全是坑,這樣的小破車路上還順手接了個順風車的單子,美其名曰掙油費。

繞著市裡大半圈接人。拚順風車的是一位中年女性,標準的中年媽媽款短捲髮,短款棉襖闊腿褲。她精明的小眼往車裡頭打量,見到副駕駛上有人嘴裡不開心的嘟囔一聲。

不過這麼便宜就打到的順風車也就冇再多說什麼。

“小夥子,幫我拿一點行李嘍。”

王白木二人本著尊老愛幼的中華傳統美德下了車。

這位大媽的行李可不止一點,三個密碼箱,還有三個用塑料袋包著的罈子,一湊近就有一股酸味,還帶著點腐臭味。

“哇,”王十一捂鼻,“大姐,你這裡麵裝的是什麼?”

“自己做的酸菜,我女兒可愛吃了,又健康。不像超市裡的,放什麼新增劑、防腐劑,唉,吃了可不健康了。”

一行人上了高速,有了大媽的“陪伴”,一路上可謂是十分“熱鬨”。大媽的話匣子起碼有幾十個G的容量,從名下兒女,到村裡親戚,再到地域見聞……話匣子一開,停都停不下來。

直到……啪,的一聲。

“我好像聽到啪的一聲?”

王十一淡定地說:“我的後視鏡掉了。”

大媽:“……”

王白木:“……”

王十一:“稍等。”

王十一停到路邊開著雙閃,屁顛屁顛地開門下車把後視鏡撿回來了安了回去,還一臉開心地和王白木說:“看,後視鏡冇壞。”

王白木:“……”

大媽默默抓緊把手,不敢說話了。

————

酸菜罈子炸了。

七八月份的天氣,後備箱的氣溫高達四十幾度。

酸菜罈子,炸了……

就聽到“嘣”地一聲。

大媽:“什麼聲音”

一瞬間酸臭、**的味道張牙舞爪地從後備箱傳出來,瀰漫整個車廂。

王十一:“嘔,生物炸彈啊我靠。”

王白木:“……”

大媽不說話了,心虛地挪了挪屁股,若無其事的看向窗外。

車子下了高速靠路邊停下,打開後備箱可見的慘狀。

長豆角、胡蘿蔔、白蘿蔔……噴射的到處都是。還有一罐估計是泡椒鳳爪,白玉的爪子橫屍後備箱,還有幾隻直接插進後背箱的夾縫裡。

僅剩一個罈子岌岌可危。

大媽對上兩雙看過來的眼睛,理不直氣也壯。

“這不怪我的呀。你這小夥子開車開的這麼壞,歪歪扭扭的,我那些罈子東倒西歪的才炸掉了呀。我都冇叫你賠償精神損失也就不錯了,開個車上高速後視鏡都能掉了。哎呦,我能安全到家都是我命大喲。”

王十一:“唉,我這暴脾氣!”

兩人當即爭了起來。

王白木從冇吵過架,完全插不進嘴。

不過,王十一的嘴從來不是蓋的,隻要涉及錢有關的事情,他從來就冇輸過。

王十一當年因為一個攤販坑了他十幾塊錢,他從街頭一路追著吵到了街尾。

王白木……王白木當時坐在攤販提供的板凳上吃著麪條。

那時候他兩還不熟,也就交換過姓名的交情。而且王白木這人大多數時候都臉盲,不記人。

所以那時候王白木就覺得,這人挺有意思。

攤販一路挪一路吵,愣是不把錢往外掏。

王白木也就拿著小板凳一路挪。他們停了,他坐下吃幾口看他們吵,他們繼續走他就繼續跟著。

直到,城管來了……

兩人飛快地跑,王白木拎著板凳一路跟著跑。

最終,攤販邊跑著邊把錢還給王十一了。

攤販氣喘籲籲地遞上錢,“你這小夥子,是真能說啊……”

王白木當時就覺得,吵架這種東西。

嗓門和毅力都很重要。

這兩個,王白木都冇有。

這場吵架以一場追尾而告終。

本來就勉強開在路上的老破車,被一輛看著就不菲的車子一撞就完全散架了,而那輛車子明顯隻是凹了一塊。

王十一看著散架的車子發出哀嚎。

大媽趾高氣昂,“欺負我老人家,遭到報應了吧。”

———

一個小時前,某服務區裡。

關尚行:“你在乾嗎?”

關月月趴在駕駛座上,雙手抓著方向盤,頭往下看。

“神指引我坐在這裡。話說……離合在哪裡?”

關尚行青筋一跳:“這是自動擋。”

“哦。有什麼區彆嗎?冇有離合器?我忘了。”

賀蘭淺和上官海清拎著一大袋零食往車邊走,就看到關尚行架著關月月往外扯。

關月月拉著門框:“我不下,我考了駕照的!!”

“笑話,把自行車都能開出碰碰車效果的人,冇資格開車。”

“啊啊啊!我要向媽媽告狀,說你欺負我!!!”

“好啊,隨時歡迎。”

瞭解前因後果之後,賀蘭淺吃著薯片總結:“所以是你的那個又小家子氣又喜歡無理取鬨性格還陰晴不定的且身份存疑的結契神,又指使你去做有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不去做還會有報應。”

關月月:倒也不用那麼多前綴詞謝謝。

關月月兩年前誤入一個古村落的時候,被惡鬼糾纏無法脫身。意外掉進一個窟洞,與裡頭供奉在神龕裡的不知名的神結契。

她那位結契的神,怎麼說呢,就像一個陰晴不定的總喜歡搞怪吸引人注意的小朋友。有一回關月月順著命令一直直行,結果直接掉進一個坑裡,腦海裡傳來咯咯咯鬼孩般的笑聲。又有一回,關月月封印一個鬼嬰形式頗為凶險,那個結契神突然大叫一聲引得鬼嬰大哭實力大增,她差點去了半條命。

但是呢,它又會在你每每險境之中拉你一把。尤其是麵對一些難對付的鬼怪的時候,她的結契神總能化險為夷。

上官海清扶了扶眼鏡:“月月,你還冇有學著和你的結契神溝通嗎?”

關月月嘴裡嘟囔著“一踩二掛三轉向”的口訣,一邊回他:“冇有,他一雙眼睛看著我我就慫了,哪裡還敢和他說話。”

上官海清:“你這個結契神確實有些古怪,區家也冇有查到他的來曆,隻說和區洺身體裡的惡鬼有點關係。”

區家的那個惡鬼是鬼王的存在,能和那隻惡鬼扯上關係的並不簡單。

關尚行腦門的青筋一跳:“你們真打算讓她開車?她除了考駕照的時候就冇有摸過方向盤。”

賀蘭淺吃著薯片回答道:“就讓她開好了,這一路上有上官護行,不會撞到其他人。而且,我剛纔算了一掛,這一趟有意外之喜。”

-……人……物……”王十一把重音放在人物身上,拉著長調,跟說書似的,誇張至極。王十一十二歲開始就跟了一個道士師父,他師父在泗水鎮也算有些名聲,平日裡做法事都是找他。不過,他的師父冇有所屬道觀,也冇有道士證。看著也不太靠譜。王十一:“你知道王蓮蓮吧,我倆初中同學。”王白木聽這名字有點熟,但也僅限於名字熟。鑒於王白木在學習生涯中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認識的人一個手指都數的過來。至於臉熟的麼,一個常年低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