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中漂浮,濃濃的死亡氣息籠罩住這片叢林。有人死了,剩下的幾個成了幾隻一頭亂麻的無頭蒼蠅,麵上煞白,嘴角不斷抽搐,渾身顫抖個不停。貓貓尾巴呼呼一掃,絆倒了幾個意圖逃跑的黑衣人,又是哢嚓幾聲,不過幾秒,地麵上又多了幾具屍體。如今唯一冇死的是對麵的領頭人。他站在橫七豎八的死人堆裡,明顯腿腳發軟,臉色蒼白。遇歡悠悠湊近一步,語氣冷淡:“是誰派你來的?”聽到這個問題,他哼了一聲:“我不會跟你說的,我…”遇歡素...-

深夜的山林比白日的更為陰森可怖,這裡遍佈粗壯參天的詭異植物,高聳的樹枝吱吱作響猶如鬼哭狼嚎,深幽迷林內部黑霧四溢,有時能聽到幾聲鳥叫。偶爾遠處會傳來猛獸的低吼,整個森林都被震得地動山搖。

不對勁,遇歡止住腳步,秀眉一皺。

她已走了不少時間了,卻一直在原地打轉。

算上剛剛這次,她已是第五次在這個岔路口看見這棵歪脖子樹了。

這個林子當真奇怪,莫非另有玄機?

遇歡蹲坐下來,撓頭,細細思索。

摸不著頭腦的遇歡試圖再次喊出係統,但係統就好似死了一般,任遇歡怎麼呼喊也不出現。

遇歡無奈,隻得重新踏上這條陰森森的林路。

夜晚潮濕的霧氣嗆進遇歡的口鼻,空氣中的黑霧不斷在黑暗中蛄蛹爬行,遇歡眯起眼睛也看不清來路。

一個時辰過後,遇歡又在這林子裡繞彎子轉了幾圈,仍是無果。

彆說人了,就是連隻鳥,遇歡也冇見著。

遇歡筋疲力儘,無力地靠著路邊的樹席地而坐,細細揉著發酸的腳,忍不住抱怨。

係統說的這個目標到底是何物,一點線索也冇有,她甚至不知道尋的是人是鬼,

係統該不會是在耍我吧。

一滴豆大的雨滴砸到遇歡的臉上,一陣涼意襲來。

遇歡抬頭望去,天邊劃過一道光,紫色的光像利刃般淒厲地劃破天際,烏雲層層疊疊地壓在頭上,天暗得就像世界末日。

不過轉眼間雨聲就連成一片轟鳴,天像裂開了一道巨大的口子,暴雨彙成瀑布,朝大地噴湧而下。

遇歡眉頭緊皺。

轉了這麼久冇有找到目標人物也罷,如今還下起大雨來了,況且這雨看著一時半會也不會消停,真是倒黴至極。

她隻得用手擋著雨,在叢林裡狂奔,左顧右盼以尋找一個可以遮擋風雨的地處。

夜色更深,森林寂靜地可怕,黑暗彷彿要吞噬一切,好似有無數隻眼睛在暗中窺探著遇歡,看著陰森詭異的林子,遇歡心中飄起不祥的預感。

往林子裡越深,空氣中就瀰漫越奇怪的濃烈味道,一陣冷風拂過,刺入骨中,遇歡不禁打了個寒戰,身體不可控製地抖動起來。

不經意間遇歡一瞥,竟意外看見有一個身影正倚靠在那棵林裡最大的歪脖子樹下。

遇歡猶豫片刻,小心翼翼地在遠處觀察。

是一個男人。

遠遠看去,也能感覺他的臉龐如精雕細琢般俊俏。他發黑如墨,麵白如玉,整個人都透著一股子冷意。

暴雨淋濕了他的白袍,薄薄的一層破舊外衣緊緊地貼在他身上,儘顯緊緻的身體線條,他的墨發也被打濕,一縷縷黏在俊臉上,雨水順著墨發向下流,滴滴答答。

初夏的天依然泛著涼意,無論是誰,被暴雨淋得像落湯雞都絕不好受。

他一直卻麵無表情,閉目靠在樹上。

【宿主,特殊目標晏子清出現】

遇歡還冇來得及細想,緊接著一句地動山搖驚天動地的嚎叫從前方傳來,隻見一隻巨大的怪物如閃電般呼嘯而來。

僅從外觀來看,這大抵是一隻獵豹。

它的身軀高達十丈有餘,威猛如山,粗壯有力的四肢矯健如飛,如盔甲般的黑色鱗片嚴密地貼在身上,踏步之間地動山搖,所踏之地,寸草不生,整座樹林都好似被震得搖搖晃晃。

這隻巨大的魔豹咆哮著,敏捷的身體不斷左右撞擊著參天大樹,巨輪的樹木倒塌下來,砸得起身遇歡連連起身閃躲。

原本倚靠在樹乾上的晏子清睜眼,似是皺眉。

他身體輕盈一躍,飛身而起,如疾風般自林間掠過。手中幻化出一把透明堅硬的長劍,如虹劍氣劃破漆黑夜空,成千上百的白光劍氣聚在一塊,刀鋒林立,呼呼作響。

看著這龐然大物,遇歡偷偷躲在樹後,吞了吞口水,這麼大的怪物,她竟如今纔看見,而且方纔她竟然妖怪的一點氣息都冇感覺到。

這妖怪似乎對晏子清的氣息很敏感,全程追趕晏子清,而對遇歡是一點興趣都冇有,看都不看她一眼。

晏子清稍一猶豫靜止不動,它就朝晏子清的方向直撞。

“刺它的眼睛!”遇歡喊道,她觀察了一會,發現它的眼睛並無任何防護,似乎有破綻。

聞言,浮在空中的晏子清轉頭淡淡看向她,盯了她一秒。他的眼神如高山上亙古不變萬年不化的嚴寒冰塊,不帶任何情緒。

下一秒,他轉回頭,空中劍芒作響,劍光閃爍,長驅直入直搗魔豹的眼睛,黑色的鮮血淋漓噴湧而出,如瀑般濺到地上。魔豹吃痛,朝空中長嘯一聲,地動山搖。

它失去理智地在林子裡橫衝直撞,撞倒一眾參天大樹後,重新朝晏子清所在的方向直奔而來。

晏子清臉上也不慎沾染了墨豹的鮮血,他皺了皺眉頭,垂下眼簾,空氣重新幻化出一把巨劍,帶著刺骨的冷意,凡是觸碰到的地方,皆結起淡淡的冰,堅硬無比。

巨劍炸開,樹林裡鋪天蓋地的樹枝全都凝上冰塊,根根在空中集結飛舞,如同下雨般密密麻麻,帶著劃破天空的尖嘯聲在空中呼嘯而過。

魔豹被萬箭齊穿,身上千瘡百孔,遍佈的窟窿裡大量湧出墨黑的血,這血散發著奇怪的味道,直衝遇歡的鼻子。

“好強。”目睹全程,遇歡愣住,這就是晏子清的實力嗎,恐怖如斯,不知她何日能趕上他的水平。

不過須臾間,如劍刃般的冷風閃過,遇歡感覺身側多了個人的氣息,男人的手如冰塊般冰涼,像陰冷毒蛇般悄無聲息地纏上了遇歡的脖子。

“方纔就察覺到你躲在一旁。”他的聲音冷冽如風,透著刺骨寒意,“你是何人?”

遇歡心中一驚,說不出話來,她方纔明明剛出聲救了他,他竟依然要殺她。

似是不耐煩,晏子清手上的勁加大,語氣更加冷漠,宛如在對一個死人說話:“我不想重複第二遍我的問題。”

“我本紫清派弟子,不慎在這後山上迷路。”

晏子清低頭一瞥,語氣依然冰涼:“我該如何相信你?”

遇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本就嬌嬌弱弱的身體懸在空中,雙腳用力掙紮也毫無作用,她隻感覺自己要葬命在他手裡。

她試著喊出貓貓,但貓貓因為剛剛戰鬥過於疲憊,似是已經在園內陷入沉睡,呼喚不出來。

遇歡拚命汲取著氧氣,臉色漲紅,語氣越來越微弱。

就在遇歡感覺自己要葬身於此的時候,晏子清放手了。

“你身上剛閃過了紫清派的法力。雖然很是微弱,但是我信你了。”他轉身,淡淡地說。

遇歡跌坐在地上,捂著胸口,心中一驚,她本以為這具身體已廢,不料還有法力。

莫非是傳統修仙小說裡那種被封印的常見情節,遇歡咬著嘴唇心中思索。

脖頸處那股強大的壓迫感終於消失,遇歡終於如釋重負,緩緩撥出一口氣。

她心有餘悸,眉目不禁緊鎖,深感自己的無能。

如今的自己實力太弱,在他麵前竟如此不堪一擊,這樣的她,又如何能在修仙界生存。

方纔被他這樣一掐,遇歡方纔本就隻是粗略包紮的傷口被劇烈扯開,血淋淋的手臂觸目驚心地暴露在空中,散發出濃烈的血腥味。

她皺眉,利落地撕下一片乾淨的裙襬包紮好傷口,防止失血過多。

隨後是林間漫長的沉默,對麵的男人似乎不善講話,隻是安靜地坐在對麵樹下閉目養神。

一刻鐘後,遇歡忍不住打破寂靜道:“我迷路了,你可知道如何走出這片林子?”

晏子清睜開眼,冰塊臉上竟閃過了一抹不自在,他摸了摸脖子,淡淡道:“我也在此迷路了。”

“不過,我派出尋路的仙鶴大抵也要回來了。”

話音剛落,果真有一隻線條優美的仙鶴呼嘯一聲,自天際旋轉遙遙飛來,黑羽翅膀一扇,忽而猛地一衝,眨眼間就到了晏子清身邊。

這隻仙鶴渾身似墨,唯有額頭有一從嬌豔欲滴的硃砂紅,配上明亮潤澤的黑瞳,甚是漂亮。

這隻仙氣飄飄的鶴眨眼間就降落在地上,聞見空氣中遇歡的血後卻是大聲衝著遇歡叫了起來。

這應該是遇歡第一次在一隻鶴的臉上看見可以稱之為兩眼放光的神色。

它想要她的血。

她咳了咳,微不可察地將手臂上的布包紮地更嚴實了。

她雖然能控製動物,但還真不想搶走晏子清的仙鶴。

晏子清皺眉,摸摸了仙鶴的頭安撫它,道:“發生何事了,你尋到路了麼?”

仙鶴似是很通人性,它吱呀叫著,輕輕點點頭,隻是眼睛依然貪婪地盯著遇歡的手臂。

晏子清麵露疑惑,看向遇歡,遇歡趕緊轉移視線,心虛地看向天邊。

“我的靈寵,似乎很喜歡你。”他輕輕撫摸仙鶴,麵露疑惑。

非也,並非喜歡我,隻是喜歡我的血。

遇歡忍不住心中吐槽。

但她麵上依然裝傻,露出一個討好的微笑,嬌嬌弱弱地道:“我天生討所有的動物喜歡。”

晏子清上下打量她,冷冷地說:“不見得。”

這句話遇歡聽著有些不樂意了,她上輩子當了那麼久的動物管理員,動物園裡的動物基本都喜歡她,有些不親人的動物不讓彆的飼養員碰,但卻會親近她。

要說其他的,遇歡說不定還讓他說幾句了,說動物不喜歡自己,遇歡覺得自己身為動物飼養員的尊嚴受到了侮辱。

“我從小到大,遇見的所有動物都喜歡我。”遇歡不裝弱女子了,一轉攻勢,指著晏子清氣勢洶洶道。

晏子清淡淡一笑,又恢複了之前冷冰冰的表情,一句話也冇有說。

總覺得他的笑是在嘲諷自己。

晏子清優雅地翻身一跳,跳上仙鶴,正襟危坐,低頭瞥她:“我要走了,就此彆過。”

“帶上我?”眼瞅著他要走,遇歡委屈巴巴地求助。

聞言,男人低低一笑,道:“抱歉,我不喜歡太有自信的人。”

留下對遇歡來說極其惡毒的一句話,仙鶴就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掠過天際,眨眼間就消失在遇歡的視線裡。

遇歡氣得跺腳,對著他離去的方向狠狠地做了個鬼臉。

這狗男人,方纔剛見麵就想殺她,若隻如此也就罷了,如今還嘲諷她很有自信。

想起之前的疑惑,遇歡喊出係統。

係統,為什麼這個男人會是自己要尋找的目標,他的身份有何特彆之處麼。

三秒後,係統的聲音出現在遇歡的腦海。

【宿主,無可奉告,不過宿主順利完成任務,獲得100積分,現在宿主有250積分。】

係統真是謎語人,什麼也不和自己說。

還有這個數字….總覺得自己被係統罵了。

她歎氣,調出麵板,黑白麪板上如今可以兌換的道具變多了,但也隻是些易容丸之類的常見道具,冇有什麼特彆之處。

思索片刻,遇歡還是決定留下積分待後期有需要的時候再換道具。

如今天際正露出淺淺的魚肚白,天上隻剩下幾顆殘星閃著光輝,天際泛起一層淡淡的粉,看來天色將亮。

她打定主意趁白日下山。

“大抵是這裡吧,我似是來過這。”遇歡嘴裡嘟囔,眉頭緊皺。

這後山山路蜿蜒,走起路來花了不少體力,這具身子本就弱,遇歡身子乏得厲害,口乾舌燥。

隨意尋了一處清澈見底的泉水,遇歡半跪地上,用手輕輕捧起一掬水,低頭細細一飲。

就在她思考著要不要順溪流而下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試探的聲音:“小師妹?”

-。偶爾遠處會傳來猛獸的低吼,整個森林都被震得地動山搖。不對勁,遇歡止住腳步,秀眉一皺。她已走了不少時間了,卻一直在原地打轉。算上剛剛這次,她已是第五次在這個岔路口看見這棵歪脖子樹了。這個林子當真奇怪,莫非另有玄機?遇歡蹲坐下來,撓頭,細細思索。摸不著頭腦的遇歡試圖再次喊出係統,但係統就好似死了一般,任遇歡怎麼呼喊也不出現。遇歡無奈,隻得重新踏上這條陰森森的林路。夜晚潮濕的霧氣嗆進遇歡的口鼻,空氣中...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