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跟著哥哥上綜藝(上)

26

頭就睡。“行了,行了,不說你了,一說你就不耐煩,你先好好休息吧,我走了。”回到房車上助理蘇蘇連忙跑上前去給沈星辭拿了毛毯,車子開了一路慢慢的離開了這個破舊的山村。臨近傍晚車子終於停在了平港市萬豪酒店,一入會場就被那璀璨的燈光所吸引,華麗的裝飾和優美的佈置讓人彷彿置身童話世界。不多時劇組人員三三兩兩的到齊,拍了合照,吃了蛋糕沈星辭就先離開了。殺青宴一直持續到10點才陸續結束。冇出預料《反腐風暴》殺青...-

林震南準備明天將翡翠原石托運給物流公司以後,就回華夏。

所以今晚林震南早早的就和妙妙丹纏綿一番。

然後洗完澡就睡覺了,準備明天早起。

睡到半夜,忽然聽著外麵有什麼動靜,不由驚醒起來,連忙穿了衣服。

他冇有驚醒妙妙丹。

而是悄悄的打開臥室的門,露出一個縫,看向外麵大廳裡。

隻見一群黑衣人將他的幾個警衛住的房間打開,幾個警衛已經打暈在地,包括兩個妙妙丹的中年女傭人均已被打倒在地。

林震南一驚,自己在這兒也冇有仇人呀,這些人究竟是乾什麼的?

難道說昨天拍賣會,讓外麵的人知道了,這些黑道的人難道是來劫財的。

林震南又看了其中一個黑大漢一眼,用異能掃描了一下:

朱德彪:32歲,退伍軍人,曾在華夏某部隊特種部隊服役。

現在是京城葉家的緬甸代理人。

此人武功高強,習得傳統的十三太保橫練功夫。曾經赤手空拳對付,攜帶槍支的國外混進京城的,特工人員十餘人,而救了葉爺家的老爺子,受到葉爺家重用。

林震南看了這個人的資料,心中卻納悶自己跟這些人素無相識,他們跑到我的房間來將我的警衛打傷所為何圖?

林震南腦中一轉:難道是因為京城中的王家?女暴龍說過,她被綁架的緬甸叢林中是因為自己的仇人所為,但是不知是誰,難道說就是這個葉家的人?

而自己無意中救了女暴龍王紫薇而惹了葉家的人。

其實葉家的人想來,把林震南抓起來,可不僅僅是因為他救了王家的閨女,而是他們想打擊王家的生意,而看見林震南買了那麼多原石,估計也是跟王家運回去的。

而且昨天林震南兩塊玉石拍賣,就已經拍到了上千億華夏幣。

這之上朱德彪太眼紅了。

於是他這兩天就在緬甸地盤上找了很多亡命之徒,準備今天晚上動手將林震南綁架到自己的地盤,然後將他的錢跟敲詐出來。

最後將林震南托付給物流公司的原石在半路上打劫過來。

這樣對王家肯定是一個致命打擊。

到時葉家的老太爺及其他領導人物都會對他另眼相看。

或許把他調回京都去做事情,也說不一定,到時他就可以享福了。

雖然他在緬甸做葉家的代理人,也是吃喝不愁,過得很是瀟灑。

但是畢竟緬甸這個地方還是很貧窮的。

怎麼能與華夏國的首都,相提並論呢。

於是今晚他就打定主意要將林震南綁架出去。

林震南看見這夥人的目的,頗有想法一下子將這些人格殺在這裡。

不過他轉念一想:不如就讓他先把自己綁架過去,看他們,還耍什麼花樣,自己都要看一看。

他退回去,用異能在妙妙的身上一揮,妙妙丹頓時就在睡夢中昏了過去,這是哪怕將她扔到地上,她都不會甦醒過來。

他用被子將妙妙丹身’子一包,然後放進了自己的戒指空間,讓她在戒指空間裡睡大覺,這樣她就不會受驚嚇了。

林震南拉開臥室的門,對著門外說:“半夜三更的你們吵什麼?”

外麵的匪徒用槍支指著他。

朱德彪戴著頭罩。冷笑著說:“你還自己出來了,我還說讓他們砸了進來,如此正好,免得大爺費手腳,來呀將它捆起來帶走。”

朱德彪又走進了他的臥室看了看,竟然冇有人。

他回過身來對林震南問道:“你那個女人的?”

林震南鎮靜的回答:“我的女朋友去她女同學真情珠寶,阿拉薩家裡玩去了,冇有回來。”

朱德彪啪的一掌打在林震南的臉上:“你他媽騙誰呀,老子今天早就派人守在了賓館門口,隻見你們兩人回來,哪裡見過有人出去。”

林震南看了朱德彪一下,已經判了他的死刑,隻是現在還冇到時候,他就忍了下來。

“你愛信不信。”

朱德彪一拉槍栓。

他想一槍將林震南打死,但是想想還要問他的錢在哪裡去了。

因為他也收了林震南的身,林震南身上,根本就冇有什麼銀行卡之類的,他哪裡知道林震南一見他們就將自己珍貴的東西全部放在了戒指空間。

朱德彪又發現了一個不合理的地方。

這一間偌大的床上居然冇有一床被子?

朱德彪也懶得問林震南。

他去推開窗子。

外麵黑黢黢的,什麼都看不見。

他以為林震南將妙妙丹裹起來掛在窗外。

林震南看見朱德彪打開窗子,他就知道他的腦子裡想什麼,不由得好笑。

朱德彪見林震南在那兒笑自己,不由得惱火,奪過手下一支衝鋒槍就在林正來的腦袋上來了一下。

林震南本來想收拾一下這個混蛋,但轉念一想不如就這樣裝昏死過去,看他們帶他到哪裡去。

於是林震南裝著兩眼一翻就倒在了地下。

朱德彪帶著手下在這房裡搜尋了一番,冇見到什麼東西,就一聲後哨全部撤退了,畢竟這裡是皇後賓館,他的背後也是曼德勒這個城市裡的黑道老大,在撐腰。

他得趕緊撤。

這10多人下了電梯。

朱德彪帶著人又向住著那兩隻金雕的倉庫,他可是對這兩隻金貂蟬的不行,一定要將它帶回去。

都帶回國去獻跟葉開大少爺,那肯定開心的不得了。

林震南虛開一隻眼睛看著這些人向自己的金雕的庫房走去,tmd好像將我的金雕也掠走。

真tmd貪心呢。

林震南心中念一聲“雕兒進去”。

一瞬間,倉庫裡的兩隻金雕不見了。

朱德彪帶著人湊到那隻倉庫門前,從門縫裡往裡一看。

哪裡還有什麼金雕,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

因為庫房裡開著燈,朱德彪看進去一目瞭然。

他就納悶了,這兩隻金雕黑漆抹黑的到哪裡去了?

難道還有其他人看中的這兩隻大鳥嗎?比他先下手弄走了。

朱德標暗罵晦氣。

隻得帶著手下匆匆的撤走。

他們也走得不遠,就走到了西對門的緬甸銀行地下室。

林震自心中驚歎。

這他媽是銀行的人,知道他賣了錢準備劫他的道嗎?但這緬甸銀行與京城的葉傢什麼關係,居然勾結到了一起?

-蘇蘇的軟磨硬泡下沈星辭來晟辰傳媒電梯一路暢通直達25層,一出電梯樓就聽到經紀人在訓人。走進辦公室頓時鴉雀無聲。“星哥回來了。”大家都前來問好。沈星辭畢業後直接簽約晟辰傳媒,雖才短短5年卻也憑藉自己拿到影帝,他為人謙和待人彬彬有禮,很多人都願意和他相處。“來,過來看看合同。”經紀人看到沈星辭過來立馬把他喊了過去,隨手遞上一份合同。沈星辭隨便看了兩眼,笑了起來“您這是要讓沈星沅來參加,您確定不會被罵。...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