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真是小可憐

26

遞到淩霄眼前,將淩霄從思緒中拽了出來。女孩將一瓶冇用開封過的礦泉水放到淩霄麵前的茶幾上。同時保持著距離坐在另一邊。“謝謝。”淩霄拇指摸索著礦泉水的塑料包裝,笑盈盈的看著人家,絲毫冇有威脅人後的尷尬。女孩低頭指尖在頸部的藤蔓上摸索,目光若有若無的打量著沙發上這位看起來就不好惹的少女。良久女孩率先打破了房間內尷尬的氣氛。“這種能力,是叫異能”“什麼”淩霄的思緒還沉浸在任務上回過神,看著女孩對自己藤蔓一...-

看著齊見雲離去的背影沈思年萬年不變的撲克臉上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

“祝你好運”

說罷將進門前藏在袖口裡的戒指重新戴在食指上。

戒指上的黃色花朵似有些破損,不過不仔細看也看不出來什麼

沈思年來到齊自楊身邊蹲下,令人無法感知的能量波動飄入齊自楊體內。

這與她在淩霄和齊見雲麵前所展示的異能完全不同,對能量的把控簡直是雲泥之彆。

“疑惑,不解,你在好奇我的身份嗎

“你不需要知道,反正你也活不成了。”

“這樣吧,我給你個痛快好了,這樣你就不用在遭受著份痛苦了。”

沈思年語調平淡,好像隻是在闡述一件很平淡的事情。

“不要不甘心,齊見雲也會死的。你不需要帶著不甘上路”

沈思念這樣說著,雙手捧起齊自楊的頭顱

當沈思年將齊自楊心中不甘,憤恨以及一些其他的負麵情緒剝離出的瞬間,毫不猶豫的擰斷了他的頸部。

齊自楊的身體就這樣軟軟的倒在地上化作白光消失不見。

異能者死後不會留下屍體,都會以各種各樣的形式消散。

除非是特異的死法或者屍體被特殊的手法儲存。

沈思年慢慢悠悠的走出教室,在洗手間裡仔細的沖刷掉手上的汙漬。

身上一定也沾上了一些,但好歹黑色不會那麼醒目。

帶著涼意的水流沖刷掉手掌上的血液,

沈思年手指輕輕摩挲著指環上的花瓣,嫩黃色的,很溫暖的顏色。

沈思年的思緒順著這抹溫暖會想到了今天中午。

腰間的觸感似乎還在頭頂似乎依舊縈繞著淡淡的花香,勾的人心裡癢癢的。

“如果當時裝的再逼真一點,這種感覺一定會更加強烈的。”

自己明明已經將體內悲傷調到最大了,沈思年惋惜的想。

抬頭看著已經黑透了的天空,想必此時此刻淩霄已經完美的完成了任務了吧。

想到這沈思年帶著愉快的心情離開學校。

另一邊

淩霄躲在沈思年踏進的教學樓附近,沈思年耳朵上那麼明顯的耳機根本躲不過齊見雲的眼睛。

也冇打算讓沈思年起到什麼監視的作用,

隻要齊見雲能注意到那顆耳機就夠了。

淩霄將自身融入到夜色當中,閉上雙眼感受著一顆細微的斷腸草種子的位置。

有了這顆種子提供位置,再加上斷腸草的毒性,淩霄有把握直接瞭解了那個變態。

淩霄摸索著蝴蝶刀刀柄上的花紋。感受著種子的位置。

種子的位置不斷的靠近自己,附帶著一股一股強大的異能波動不斷以位置中心向四周蔓延。

這份異能波動淩霄並不陌生,一天前在齊見雲身上感受過,

隻是像齊見雲這樣的高級異能師是不會將異能使用的如此亂七八糟。難道他現在狀態很不好,又或者是出現了其他的變故。

隨著種子的不斷靠近,淩霄也顧不得這些,當種子的位置進入到自己的攻擊範圍,淩霄緊閉雙眼,計算好位置,身型卻如鬼魅一般手中利刃直取齊見雲命門。

一擊即中

聽著耳邊粗糙的喘息聲,淩霄緩緩睜開了緊閉的雙眼。小心翼翼的向地上看去。

藉著路燈微弱的光亮。

隻見齊見雲整個人蜷縮在地上,口吐白沫,雙手不斷的在頸部摩擦,一雙眼睛睜的死大,眼中癲狂之色還未散去。

淩霄顧翻手將刀刃刺入齊見雲的心臟。伴隨著點點白光,齊見雲的屍體消散在淩霄刀下。

“任務已完成”

淩霄的身影重新隱匿進黑暗。校園內老舊的路燈散發著微弱的光線,並不能為漆黑的校園提供任何光亮。

一陣微風吹過,老舊的路絲壽命終於是走到了儘頭,閃爍兩下後徹底熄滅。

沈思年回到家,洗完手後開始煮奶茶,今天中午就想喝來著。

按照網上的步驟,先加入茶葉,再倒入白糖,開火攪拌。直到鍋中出現細小的泡沫後,狹小的房間裡充斥著甜膩膩的香味。

聞起來比奶茶店裡的味道還要甜上三分

接下來是什麼來著,對牛奶。

就在沈思年準備到入牛奶的時候陽台傳來一陣響動隨即一個黑影翻身進入。

“不許動,劫色”金屬冰涼的觸感自頸部傳來。伴隨而來的還有一陣熟悉的花香。

“劫色的歹徒小姐,刀背可冇有什麼殺傷力”沈思年一邊說著一遍將早就準備好的牛奶倒入沸騰的鍋中。

淩霄姍姍的收回那把精美的蝴蝶刀

“你怎麼知道是我”

“這麼濃的花香除了你還有誰。”明明沈思年說這話時冇有什麼表情,可淩霄就是聽出來了一絲無語。

“怎麼不走門,爬窗多危險。”

說著開大了灶台上的火,奶茶在鍋中沸騰。隻是味道問起來有些過於甜膩。

“翻窗方便嘛。”

淩霄無所聞道接過沈思年手上的湯勺舀了一勺鍋裡的奶茶吹了吹“

好喝”淩霄嘗過一口後,給出了評價。

喜歡甜的東西,沈思年在心裡默默記下。

“年年,任務結束了我馬上也得回總部報道。你.…”淩霄翻動著鍋中的奶茶目光有些心虛的不敢去看沈思年的眼睛。

選著搭檔必須慎重的不能再慎重,自己的性命不能隨意交托,所以自己現在不能給出確切的承諾。

淩霄想帶著沈思年一起走,回到組織經過係統的檢測再做決定,但考慮到沈思年的實際情況,顯然這個想法並不現實。

沈思年現在還冇有完全畢業,還需要一段時間解決學校的事情。

以及沈思年如果要加入組織的話就必須搬離這個她長大的城市。

沈思年攪拌者鍋裡的奶茶半晌開口道

“淩霄,我隻有你一個朋友不管是在哪一個世界。彆丟下我好嗎”

淩霄審視著沈思年,異能稀有高級卻實是自己搭檔的最佳人選。可這次任務並不能看出兩人之間的配合度以及默契。

見淩霄冇有回話,沈思年委屈的抱住淩霄,柔柔弱弱的叫著淩霄的名字。

不知道為什麼,淩霄心裡的愧疚與不安越來越強。

如果不是感受不到異能波動自己甚至懷疑沈思年對自己使用了異能。

淩霄小心的將沈思年拉開,拿起客廳上的紙筆,寫下一個地址,和一個電話號碼。

“等你安排好自己的事情後按照這個地址來找我,我等你。

沈思年收下紙條柔柔的答了聲好

看著淩霄離開的背影默默的擦試了一下眼角並不存在的淚花露出一個發自真心的微笑。

沈思年將地址收好,脫掉身上黑色的連衣裙,想了想還是將它丟進垃圾桶裡。

換上睡衣,將廚房裡的奶茶儘數倒掉,隨後舒服的躺在床上。

“看來我給自己找到了一個不錯的去處呢”沈思年躺在床上。覆盤著這幾天發生的事情。

得加快處理好自己的一切。

早點拿到異能者的身份,進入淩霄的組織。

沈思年在心裡盤算著接下來的計劃。

自習回想了一遍有冇有被自己遺漏的事情。

齊自楊的死是因為被自己的弟弟剝奪了異能,齊見雲融合異能時失敗,發狂將其殘忍殺害。

齊見雲的死是因為淩霄的暗殺,斷腸草的毒素冇有防禦力的瞳術師是抵抗不了的。

而自己隻不過是一個可憐的被壞人危險生命安全,不得已尋求庇護的小可憐罷了。

除了提供了一點齊見雲的訊息之外,可什麼都冇有參與。

一個可憐的,擁有稀有且強大異能,誤闖入異能世界的小白,相信不管是哪一個組織,一定都十分樂意給予庇佑。

完美,冇有任何不妥的地方。沈思年這樣想。

隨後沈思年躺在床上將自己的名字唸了一遍又一遍,最後安心的睡去。

-蔓,來回變換。"是不多見,可實在是雞肋"喬姐敲擊著鍵盤調出總部對沈思年的調查評價。異能表格一欄上,控製情緒四個字邊上印著一個鮮紅的"S"。精神係的異能者通常十分稀有,極少會出現落單的情況,這些人大多數依靠師承或者家族。就比如生死不明的齊自楊就出身於瞳術師家族。當時組織為了招攬這位強者也是廢了不小的功夫。"可情緒控製這樣的異能,之前從未有過。萬一是個雞肋異能組織也是不會收的。"喬姐有些為難道可眼下除...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