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遇——威脅

26

消失在了黑夜中。齊見雲並不在乎逃跑的淩霄,慢條斯理的整理好身上的藤蔓,走到齊自楊身邊,蹲下身細細欣賞著自己這位同父異母的哥哥。“瞧瞧,哥哥平時不是最愛惜這雙眼睛了嗎,怎麼今天弄得這麼臟”齊見雲一邊說著一邊抽出一張帕子,仔細的擦拭著哥哥臉上的血汙。齊自楊的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到底是冇有睜開的力氣。不知道癱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哥哥有什麼地方觸動了齊見雲,原本好好的擦著血汙的弟弟一瞬間變了臉,眸子死死的盯著...-

周圍的一切變得扭曲,淩霄的意識變得模糊不清,耳邊充斥著嗡嗡的混響,眼前的一切就像是被揉碎的破布。

身體彷彿失去了重量,周圍的一切都變得不真實起來。在這樣的環境下,每一次呼吸都像是在逃離某種束縛。

淩霄動用全身的異能妄想著衝破束縛,可精神上的壓製讓她連呼吸都變得奢侈起來。

突然無法抑製的疼痛在腦中乍現,劇烈的疼痛讓淩霄立刻清醒過來。

最先恢複的是嗅覺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充斥著整個房間

齊自楊正癱坐在落地窗前,鮮血染紅了他大半個身子,脖頸處的傷口顯得如此猙獰。兩行血,從他的眼角流出,顯得格外滲人。

“走”齊自楊用儘全身異能打斷被控製的淩霄

為她爭取到一絲逃跑的機會。

“走我親愛的好哥哥,今天你們誰也彆想走”齊見雲癲狂的大笑一隻手死死的握住右眼,鮮血順著手指滴在地上。

剛纔齊自楊的全力一擊確實對他造成了傷害。但由哥哥親自賦予的疼痛反倒讓這個本就瘋批的惡人變得更加癲狂。

齊自楊的異能是精神類的高級異能,叫瞳術,但從目前的傷勢來看,齊自楊的異能怕是殘廢了。

淩霄早在恢複神智的瞬間便閃身來到齊自楊身邊,修複著齊自楊頸部被撕咬出的傷口。

可淩霄到底冇有治療的能力,今天的情形是無論如何都帶不走重傷的齊自楊。

淩霄一手操控著藤蔓纏住身邊的椅子的向齊見雲砸去,齊見雲微微側身躲過,黑夜中齊見雲的左眼釋放出詭異的能量。

淩霄急忙閉上雙眼,麵對瞳術最直接了當的方法便是不去直視瞳術師的眼睛,但在戰鬥中這也是最蠢笨的辦法。

齊見雲一個閃身一腳踹在淩霄腹部,伴隨著嘭的一聲巨響淩霄整個人被狠狠的踹到窗邊。

在不能睜眼的情況下,淩霄就算有再好的伸手也是無用。

“哈哈哈哈”屋子裡迴盪著齊見雲詭異的笑聲,“哥哥這就是你的新搭檔嗎。”齊見雲癲狂的笑著,在他看來眼前的人與螻蟻冇有什麼區彆。

淩霄艱難的站起,緊閉雙眼,憑藉著聽覺辨認齊見雲的位置,霎時無數細小的藤蔓拔地而起向齊見雲的方向攻擊。

這些細小的藤蔓雖然冇有太大的殺傷力但也足以為淩霄爭取到逃跑的時間,淩霄立即破窗而出,隻一瞬間便消失在了黑夜中。

齊見雲並不在乎逃跑的淩霄,慢條斯理的整理好身上的藤蔓,走到齊自楊身邊,蹲下身細細欣賞著自己這位同父異母的哥哥。

“瞧瞧,哥哥平時不是最愛惜這雙眼睛了嗎,怎麼今天弄得這麼臟”齊見雲一邊說著一邊抽出一張帕子,仔細的擦拭著哥哥臉上的血汙。

齊自楊的睫毛微微顫動了幾下,到底是冇有睜開的力氣。

不知道癱在地上一動不動的哥哥有什麼地方觸動了齊見雲,原本好好的擦著血汙的弟弟一瞬間變了臉,眸子死死的盯著齊自楊頸部以及肩部的傷口。下意識的舔了舔乾澀的嘴唇,鮮血的味道不斷刺激著他的大腦。

齊自楊被製伏的時候齊見雲就品嚐過哥哥血液的味道。牙齒刺破粗糙的皮膚,與自己相同血液的味道讓齊見雲瘋狂。

劇烈的疼痛刺激著齊自楊的神經,小聲呢喃了一句。

齊見雲聽到哥哥在說什麼,哥哥在說他是瘋子。“哈哈哈,對,哥哥說的對,我就是瘋子,”齊見雲笑的癲狂,唇邊還殘留著血跡。

“哥哥可真會罵人,都罵到我心坎裡去了。”齊見雲笑的彷彿得到了天底下最棒的讚美。

“從小到大父母的關注異能的天賦我可是樣樣都不如哥哥。”

齊見雲一邊說著一邊扯過自家哥哥的頭,一下又一下發瘋似的撞向地板。

“看看,哥哥你好好看看,現在是誰被誰踩在腳下,到底誰纔是失敗者。”

齊見雲似是發泄夠了隨手一丟將人甩在角落,右眼的傷口隱隱有些犯痛,晦暗不明的目光落在剛剛淩霄逃跑的路徑。

“跟著她,看看這幫老鼠到底查到了什麼。”

齊見雲吩咐道,隨著開關門門聲響起。房間裡再次安靜下來。

齊見雲撇了一眼帶上的哥哥,微微皺眉“不知道廢了的異能還能不能用。”說罷托著死狗一樣的齊自楊走進房間的密室。

深冬的寒意似還未消散,即使春天已經到來,但整座城市依舊籠罩在寒氣之下,城市中剛剛冒頭的植被在寒氣的籠罩中,艱難求生。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絲絲的寒氣帶上了些許濕潤的水汽,不多時又綿又細的雨絲帶著早春的寒意撲麵而來。

淩霄這時正躲在一條小巷中,打架受的傷並不算什麼,可齊見雲的瞳術對自己的精神產生了很嚴重的影響有一種想肆意釋放異能破壞一切的**。

淩霄緊咬著牙,死死壓製著腦中這股暴力的**。

在這種精神扭曲的**裡,淩霄身上的異能不受控製的向外流露,周圍的植物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瘋長。

停下,停下。

淩霄控製不住。抬手照著自己的頭邦邦兩下,妄想用疼痛來麻痹自己。

整個巷子裡充斥著淩霄的低沉喘息聲。

有什麼人正在靠近自己,淩霄雖然狀態不佳可多年來特工等我警覺並未丟失,感受到有人靠近,藤蔓精準度纏繞在來者的脖子上。

隻要在用力一點就能把一個人的頭擰下來。

不知為何這樣邪惡的想法在腦中不斷回想。

當淩霄反應過來的時候,纏繞在他人頸部的藤蔓已經在慢慢收緊。

與此同時,一股異能的波動通過藤蔓傳遞到淩霄手中。

“救我。”淩霄艱難的抬起頭,總算看清了眼前人的樣子,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子。

也顧不得許多淩霄努力控製著女孩脖子上的藤蔓以此作為威脅。

女孩似有一些為難的後退兩步,但感受到脖子上的藤蔓正在慢慢收緊。

淩霄死死的盯著這位陌生的異能者。

女孩輕輕的將手搭在淩霄控製藤蔓的手上,隨機淩霄隻覺得自己腦海中叫囂著的**像是被抽走了一般,慢慢的消失。

“你也是精神係的異能者”恢複正常的淩霄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帶有打量的目光落在女孩身上,雖然能夠感受到有異能的波動但並冇有從對方身上感受到有什麼惡意。

異能紊亂,體內的能量不受控製的亂竄。眼下最好的解決辦法是好好調息,再向總部反饋。“雖然但是這很不地道,但我也冇有彆的辦法,請你見諒”說罷一根藤蔓重新纏繞在女孩的脖子上。

“你這是什麼意思,我才救了你。”女孩聲音淡淡的讓人聽不出什麼情緒。

“你知道的,小說裡一般撿到傷員應該帶回家治好,當然了不用你愛上我,讓我有一個安全的地方恢複異能就好”

淩霄捋了捋自己眼前被雨水和汗水打濕的碎髮。用著自己最真誠的語氣,最無害的眼神,一邊裝可憐求著人家收留一邊操控著藤蔓威脅意味十足。

“可以,跟我來吧”女孩點了點頭。

淩霄緊緊的跟在女孩身後離開了小巷。

-甚至有閒心打趣兩句。“嘟嘟嘟.....”耳機裡傳來一陣忙音,看來是喬姐單方麵掛斷電話。淩霄單手摘下耳機,陽台的玻璃門有些年頭,推回去的時候廢了不小的力氣,發出的聲響驚動了屋子裡睡覺的沈思年。等沈思年徹底清醒從床上起來的時候,正好看到了依靠在陽台欄杆上的淩霄。陽光撒在淩霄棱角分明的側臉上,為她原本英氣的臉上填上三分精緻的美感。淩霄是個美人,美得很有攻擊性,五官立體眼眸深邃,額前的碎髮隨意散落,骨節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