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chapter 02

26

:靠,這世界真的顛了。不,也有可能是她顛了。醒了醒神,伸手從枕邊撈過手機,早上八點。她泄氣般關掉鬧鐘,將手機扔遠。已經很久冇有夢見過季庚禮了。久到有時候她自己都忘記,他們曾短暫的相識過一場。手機又嗡嗡嗡響起來,有電話進來。池晚黎盯著號碼看了半晌,直到鈴聲停止,手機黑屏,她也冇有接這個電話。她乾脆起身,拿起手機去了衛生間。一抔冷水上臉,池晚黎的意識終於全部回籠,關掉水龍頭,嘩啦嘩啦的流水聲停住,她看...-

向園的夢想很快成了真。

“馬上就要見到季庚禮了,我怎麼還有點兒不真實啊黎姐。”

“你說他的顏值和能力會成正比嗎?”

向園坐在副駕,扭過身子跟後座的池晚黎說話,顯得有些雀躍。

她是個妥妥的顏值主義者,幼兒園時見長得好看的小男孩都會上去給一顆糖。

這些天她一直跟著池晚黎做案頭工作,

但她接觸到的隻有文字材料,還冇有見過季庚禮長什麼樣。

——他從未公開接受過采訪,也冇有照片流出。

但現下的時風就是如此,總是先敬羅衫後敬人,因為他的能力上冇有什麼負麵可做大家茶前飯後的談資,是故他的外貌,便同樣被人所津津樂道。

池晚黎正低頭推演自己的提綱,聞言頭也未抬,“你見了就知道。”她自己是見過季庚禮的,並冇有像向園一樣好奇。

又漫不經心玩笑道:“以後他也是你在商圈的人脈了。”

但揶揄並不影響向園的樂觀,“如果能擁有一個微信,這也不是不可能。”

但現實是,她們到此刻為止,都冇有和季庚禮因為專訪的事情而直接接觸過,因為他實在太忙。

她們一直對接的人,是季庚禮的助理,名叫周程。聽聞她們要到了,禮貌下樓去迎接。

周程之前定提綱的時候與她們兩位都見過麵,一進大廳就看到了,“池主編,向小姐,這裡。”

周程長得高大帥氣,說話間常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向園一見他,瞬間矜持擺手:“周助理。”

周程微笑迴應,帶著她們乘坐專電梯上樓。“季董已經在等著了。”

采訪的地點就在季庚禮的辦公室,被采訪者的辦公環境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展現出他的工作態度,更甚者使人能從此窺見他人性上的一角。

當然,也與季庚禮的行程有關,他實在太忙,再去外麵的采訪室太過耽誤他的時間。

能在他的辦公室進行采訪,也算是這位久不在外露麵的人,對北城方麵所展現的誠意吧。

到達門口,周程擺手示意稍等片刻,三聲敲門響過後,內裡傳來一聲請進。

“季董,專訪的記者朋友到了。”

男人坐在辦公椅上,神色認真的處理著手頭的檔案,眉頭正輕皺著,聽見周程的介紹他展眉抬起頭來。

目光直直落在池晚黎的臉上但神色平淡,不過片刻,扣上手中的鋼筆筆帽,信然站起身走過來。

他今天穿一套深色正裝,版型挺拓更襯得他身姿清俊,內裡馬甲鈕釦是綠鬆石點金,低調沉穩中又點綴的恰到好處,不會給人沉悶的感覺,有種靜水深流的奢華感。

腹間懷錶鏈垂直懸掛,自然垂下時,有自由又風雅的弧度。

池晚黎瞭解,據說這是最最英國紳士範兒的佩戴懷錶的方式。

他走過來的一瞬,池晚黎鼻腔裡湧入一絲淺淡氣味,調子偏冷,像雪後清晨吹過的山風,裹挾著山中草木的味道

池晚黎不動聲色放慢了呼吸,麵上帶笑,“季董您好,我是池晚黎,北城報社的財經記者。”

他略微頷首,疏離又不失禮的淺淡笑意透過金絲框眼鏡傳達出來,微微前傾伸出右手,開口時有種風雪皆歸於寂靜的冷感,“幸會,季庚禮。”

池晚黎不卑不亢的伸出手,手腕上的串珠隨著動作下滑,不同材質的珠子碰撞出輕微的聲響。

兩隻手微微交握。

池晚黎纖細的手被他寬大的手掌輕輕握住,時間不過呼吸之間,但觸感在這一小會時間裡卻出乎意料的清晰。

她略有分神,他的手很溫暖。

——並不似他給人的冷。

但他不記得她。

得出這個結論是因為,季庚禮看她的眼神和看向園的眼神彆無二致,禮貌且疏離。

但其實,季庚禮是有些吃驚在的,無他,她實在太年輕了。他忽然想起前些日子周程第一次跟他提起專訪時,有一片刻的欲言又止。

此刻他倒是後知後覺,周程為何如此。

但是他的教養和閱曆,使他從未有看人先看外貌,進而揣測其能力的習慣。

“陳年教授和曾部長來的時候對我提了要求,您的首訪,務必要完成的漂亮。”

她一番話說的妥帖,既顯示出上麵領導對這次專訪的重視,同時也在不著痕跡打消人的疑慮:

專業上大可以對她放心。

前些日子他剛與北城方麵的人見過麵,其中就有這兩位在財經界舉足輕重的人物,對方也提到了她。

他頓時對她高看一眼,與聰明人說話總是鬆快些的。

他很少讓人處於難堪的情景,尤其是女士,他頷首,

“仰仗池小姐。”

向圓在一旁暗自咂舌,忽略這位季董一開始淩冽的氣場,此刻給人的感覺倒真像是一位紳士。

出於禮貌的寒暄總是經不起仔細推敲,於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進入主題。對於什麼能說什麼不能,雙方早在采訪前就已經達成一致。

時間總是過的很快,當牆上的掛鐘指針走向四點一刻,池晚黎微笑提問:

“季董年輕有為,在行業內締造了很多商業上的傳奇,人生中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會對您經營企業產生啟發嗎?”

按照提綱,這是最後一個問題,無傷大雅亦不過分的探究**,這中間有足夠大的空間供采訪者發揮,或是分享具體的事情,又或者上升到人生,都有可落的點。

但這個問題,季庚禮思考的時間比前邊任何一個問題都久。

兩人的呼吸都幾近可聞,攝像器械運行的點點聲響攪動著思緒。

池晚黎大腦在飛速的運轉,是時間再長幾秒,她該遞一些什麼樣的話語來進行引導,不著痕跡又巧妙。

但也許是池晚黎前邊徐徐漸進但又抽絲剝繭的提問太有誘導性,又或者麵前常居於高台上的人,捨得屈尊降貴給這些凡人看一看他的七情六慾,他緩緩勾起唇角,看著池晚黎的眼神莫名多了些真實的感覺在。

他說,自然是有的,珍惜當下,擁抱每一個不期然的變化。

他的人生在外人眼裡是花團錦簇,家世樣貌智商能力樣樣都是頂尖,普通人做夢都不一定能有這樣的生活。

就跟網絡上的段子所說的一樣,少爺這輩子所吃的苦,應該都是來自於冰美式吧?

這樣的人生,不全是坦途嗎?也會有遺憾嗎

但他說不是。

要珍惜當下。

要擁抱變化。

每一個字經由此刻的他說出來,彷彿都有千鈞重的力道,但落在池晚黎耳朵裡,倒是輕飄飄的。不知怎麼的,此刻池晚黎就是本能的覺得,他在剛剛說話的那一瞬間,很傷感。

她微笑點頭,

“我也看到啊,J.H一直以來也是堅持走長期主義......但其實每個變化中都有可能存在新的機遇。”

“是的,堅持長期與注重現在並不矛盾。”

兩個小時的時間一晃而過,這場專訪到此落下帷幕。

季庚禮起身,抻一抻因坐著有了些許褶皺的衣袖,平和開口:“辛苦池小姐。”

此時他已然有些慶幸,開始前並未對眼前這位女士做出任何不知實際的猜想和定義,她的能力,足已讓任何輕視她的人刮目相看,而她的美貌極有可能是她最不起眼的特點。

有教養的人總是不吝對他人的肯定,“池小姐很專業,合作愉快。”

曾經的天邊月,如今就在眼前對她不吝誇獎,她假裝鎮定:

“能得季董誇獎,我的榮幸。”

季庚禮看著她冷靜的眉眼,有一瞬間恍神,似曾相識但又搜尋不出有關的記憶。

周程適時送進來兩杯茶水,提醒道:“季董,海外同事已經都準備好,就等您上線了。”

季庚禮抬腕看一眼手錶,時間快到,他點頭表示知道,“關於專訪的任何事情,池小姐跟周程以及公關部溝通即可,我先失陪。”

又偏頭囑咐周程,“替我送送池小姐。”

禮貌又周到。

一邊向圓已經開始叫著司機師傅,在拆錄像收音等設備器材,池晚黎也不方便乾站著,趕緊道:“好的季董,您忙。”

返程路上,向園依舊精力充沛,講完自己如何被季庚禮的顏值和談吐所驚豔,最後想起來一件巧合的事情:

“黎姐!你猜我發現了什麼”

連著兩小時高密度的輸入輸出,池晚黎有些乏累,她在後麵閉目養神,午後暖暖的陽光透過玻璃打在她的臉上,能清晰地看見疲憊感。

她的回答很輕:”什麼”

“季董和你的眼鏡好像同一個牌子哎第一次在現實中發現有人和你一樣呢。”很平常的語氣,和之前向園每次跟她分享趣事的時候彆無二致。

“恩是嗎”

她睜眼看一眼向園,後者正在看手機,她方纔閉上眼睛,語氣不變地反問。

隻是心臟陡然發緊,好像有人無意見窺探到了她的秘密,有種本已經沉靜多年以為早已塵埃落定,卻不經意再被人翻起來放到陽光下曝曬的無措感。

她自然也看見了,他金框眼鏡腿旁邊依然有個小小的楓葉標誌。

那是她追逐了很久,在有經濟能力以後,第一次擁有的,和他同樣品牌的物品。當時為了找這個品牌的眼鏡,費了多少心思她自己都快忘卻,隻記得好友當時無可奈何的評價:

“你真是魔怔了。”

她想真的是魔怔了。

不僅在夢裡那樣褻瀆他,甚至在今天見到他之後,她心裡竟然冒出了一種隱秘的興奮感。

——那是她通常想要得到某種東西時,強烈的驅動力。

-前定提綱的時候與她們兩位都見過麵,一進大廳就看到了,“池主編,向小姐,這裡。”周程長得高大帥氣,說話間常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向園一見他,瞬間矜持擺手:“周助理。”周程微笑迴應,帶著她們乘坐專電梯上樓。“季董已經在等著了。”采訪的地點就在季庚禮的辦公室,被采訪者的辦公環境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展現出他的工作態度,更甚者使人能從此窺見他人性上的一角。當然,也與季庚禮的行程有關,他實在太忙,再去外麵的采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