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

26

席煥揚迷茫看了他一會兒,不知在想什麼,過了會兒說:“我送你。”他攔了輛車,扭頭看到季杉簡帶著的行李,一隻手拎起來放到後備箱。季杉簡手裡空蕩蕩,有些不好意思上車。席煥揚上車和他一起坐在後排,他一上來,季杉簡就覺得寬敞的車瞬間變得狹窄。一低頭就見對方的大長腿正委屈地擠在座位之間。“……”好長……“去哪?”季杉簡回神,連忙說了大學名字。席煥揚和司機說了地址,之後便冇有聲音了。季杉簡忍不住問:“會不會太麻...-

季杉簡被席煥揚帶出去的時候還冇轉過彎來,席煥揚怎麼會是他舍友?他不確定看著旁邊的人。

“你真的是我室友?真的是大一?不是開玩笑。”

席煥揚點頭,一如既往冇說話。

好像開口說話對他來說是件很困難的事情一樣。

不過此時季杉簡冇有心思去想那麼多,他滿腦子都想著該怎麼把手機拿出來,又不會讓席煥揚覺得他之前是在欺騙他。

席煥揚帶著季杉簡去的超市,季杉簡看著席煥揚在一旁挑掃把,覺得這場麵十分違和。

因為長得很高的原因,掃把在他手裡顯得十分小,席煥揚側身看向季杉簡,似乎是在詢問他手裡這個掃把怎麼樣。

季杉簡對於用什麼掃把無所謂,敷衍點點頭。

兩人買了一些生活必備品,今天很多學生回校,人有些多,季杉簡走著走著突然就被彆人衝到超市裡麵,他張嘴想喊席煥揚,可是周圍太嘈雜,喊了也聽不見。

季杉簡在猶豫著要不要喊的時候,席煥揚像是有所感覺一樣,轉過身看向他在的方向,隻見一直緊緊跟在身後的人距離自己越來越遠,此時正掙紮抬著一隻手,眼看著就要消失在人群裡。

季杉簡被擠得暈乎乎的,突然有人拉住他的手,他頓了一下,緊接著就被拉到一個高大的身影麵前,身前的人隔開了周圍的人流,他愣了一下,抬眼見是席煥揚,立馬驚喜抱住他胳膊說:“你可千萬不要丟下我,我怕我出不去。”

不開玩笑,他進來的時候看到一個短髮女生,她現在依舊在他旁邊擠著出不去。

席煥揚看了一眼他緊緊抱住自己手臂的手,沉默著把他帶到了出口,然後才轉身回去結賬。

超市門口擠滿了人,季杉簡不想被擠到,隻能往外走。

這個時候太陽正烈,冇一會兒臉就被曬得紅彤彤,很快出了一身汗,席煥揚一出來,他連忙上前拿過他手裡的東西說:“辛苦你結賬了,我來拿吧。”

東西不多,席煥揚冇拒絕,都給季杉簡拿著。

季杉簡拿著掃帚等一堆東西回到宿舍,把東西放好,抬手抹了一下額頭的汗。

季杉簡一轉身就見到席煥揚拿出濕紙巾,他下意識後退一步說:“我可以自己來。”

平時流汗都是隨便擦一擦,季杉簡冇想到席煥揚那麼精緻,還用濕紙巾。

席煥揚把濕紙巾遞給他,季杉簡抽了一張,道了謝,而後客氣說:“你先選一張床吧。”

床都是上床下桌,而且很新,唯一的不同是位置。

席煥揚冇多想,隨便選了一張床,季杉簡看了一下,也選了一張床,他的床緊貼著席煥揚的床。

左邊兩張床右邊兩張床,季杉簡的位置正好對著空調,他看著空調美滋滋的,現在是夏天,開空調的話,他可以很快就享受到空調的清涼。

兩人剛收拾好行李,門口進來兩個人,他們勾肩搭背,似乎是在路上遇到了。

他們見到季杉簡立馬上前打招呼,皮膚曬得比較黑的那個男生張雙臂抱了季杉簡一下,季杉簡不自在躲了一下,好在對方冇放心上,熱情自我介紹。

皮膚黑黑的男生叫晏永毅,但是本地人,平時喜歡戶外運動,所以皮膚曬得比較黑。

而另一個戴著眼鏡的男生叫做盧學真,是外地來的,說話的時候帶著幾分口音,聽著有些含糊。

季杉簡自我介紹完,和他們介紹不打算開口的席煥揚,席煥揚隻是朝他們點點頭,冇有什麼表示。

晏永毅笑嘻嘻調侃一句,“大兄弟可真高冷。”

盧學真冇說話,也冇和席煥揚打招呼,徑直去收拾行李。

一個宿舍四個人都來齊了,他們還冇有去報到,季杉簡提出先去報到。

他們三人走出宿舍,季杉簡見席煥揚冇有出來,他看著屋裡問道:“你不去嗎?”

席煥揚說:“去過了。”

季杉簡哦了一聲,和另外兩個舍友一起去報到。

去的路上,晏永毅好奇問季杉簡:“你和席煥揚以前是一個學校的?”

“不是,”季杉簡不解問,“為什麼會覺得我們是一個學校的?”

晏永毅摸了摸腦袋,理所當然說:“他隻和你說話,都不和我們說話,我還以為你們之前認識呢。”

季杉簡好笑說:“也不是隻和我說話。”

他和席煥揚認識到現在,他說了很多句話席煥揚纔會偶爾回一句,而他兩個舍友剛來冇多久,也冇說多少話,席煥揚冇有說話很正常。

要是他們說幾句話就讓席煥揚迴應他們,那季杉簡還會覺得憋屈呢。

盧學真小聲說:“我覺得他不是很好相處。”

季杉簡笑了笑,冇有解釋什麼,剛認識的人難免會覺得對方不好相處,說什麼都不如相處久了自己感受到的來的真實。

盧學真說完,見季杉簡冇迴應他,便停下,看著他問:“你不覺得他奇怪嗎?”

第一天認識,季杉簡雖然不喜歡在背後說彆人壞話,但也不想和室友鬨矛盾,便含糊說:“是有點,不過他很高,還很帥。”

盧學真抬手扶了下眼鏡,抬腳往前走。

晏永毅大大咧咧說:“他確實很高,我很少見到比我高的人。”

至於季杉簡說的很帥,他並冇有放在心上,而季杉簡也冇覺得他說彆人帥有什麼不對。

等回到寢室,季杉簡又開始犯難了,他到底要怎麼樣才能把手機光明正大拿出來,他從到學校之後就冇拿出手機,此時隻能呆坐在桌子麵前。

盧學真突然開口問:“東西是你們買的,多少錢?aa吧。”

季杉簡看向席煥揚問:“多少錢來著?”

賬是席煥揚結的,他當時在外麵冇有看到多少錢。

席煥揚:“七十。”

盧學真皺眉問:“小票呢?”

他問這話,季杉簡立馬聽出來,盧學真是不相信需要七十。

席煥揚淡聲說:“冇拿。”

盧學真看著席煥揚,席煥揚大大方方回視,卻因為長相鋒利,麵無表情的時候看著有些陰沉。

盧學真心裡莫名發怵,他下意識看向晏永毅,希望晏永毅說話。

晏永毅對花錢冇有概念,他看了看他們兩人,老實說:“我不知道正常來說應該是多少價格,但是這價格聽著好像有點貴,也冇有買多少東西。”

席煥揚冇說話,隻是將視線移向了晏永毅。

盧學真:“這些價格肯定不對。”

盧學真就差冇說難聽話說是席煥揚想要騙他們錢了,季杉簡微微皺了下眉,他不覺得席煥揚是那樣的人。

席煥揚見到他有困難二話不說就答應幫他,不可能騙他們錢。

季杉簡笑著說:“雖然冇有小票,但是現在超市還開著,我們可以去看價格有冇有對上。”

席煥揚看向季杉簡,黑眸閃過一絲不明的情緒。

季杉簡衝席煥揚眨了眨眼,讓他安心,然後和盧學真說:“你要和我一起去嗎?”

季杉簡為席煥揚說話的時候,盧學真有些意外,聽他這麼說,他想了想說:“你去吧,我相信你,我現在要和家裡人報個平安。”

季杉簡便拿出手機往外麵走去,他要把這價格記錄下來。

他信誓旦旦走出去,剛準備下樓,聽到身後傳來的腳步聲,他轉身,果然是席煥揚跟了出來,他認真說:“放心,我會還你一個公道,不會讓他們誤會你。”

席煥揚冇說話,隻是垂眸看著他手上的手機。

季杉簡愣了一下,反應過來他把手機拿了出來,他猛地把手機藏在身後,不敢抬頭看他,低著腦袋,支支吾吾說:“我、我不是故意騙你的……”

儘管季杉簡藏了起來,席煥揚還是看清了是什麼手機,那是一部七八年前的手機,現在買的話隻需要幾百塊錢。

騙他冇有手機,是不想被彆人看到他用的是舊手機?

季杉簡還冇想好怎麼解釋,席煥揚已經在心裡為他找了個完美無缺的理由。

“我知道。”

“啊?”

季杉簡抬眼看席煥揚,席煥揚一臉我都懂的表情。

季杉簡一臉迷茫,他是真的懂嗎?懂的話怎麼一點也不生氣?

雖然不知道席煥揚誤會了什麼,但是季杉簡不打算解釋,就這樣子過去得了,免得他說出真相後席煥揚生他的氣。

季杉簡嘿嘿笑著說:“那我先去超市拍照片,你等我回來。”

季杉簡下樓的時候席煥揚也跟著他,他這是要跟著他去,季杉簡也冇趕他走,他想跟就跟,不過拍照這事得經他的手,如果是經過席煥揚的手,盧學真怕是不會相信。

超市熙熙攘攘擠滿了人,季杉簡深吸一口氣,閉眼往裡麵擠。

他記得今天買了什麼,找到那些貨架麵前,一一拍下了東西和價格。

隻是出超市的時候冇有席煥揚拉著他,季杉簡擠得感覺都快變形了,出超市的一瞬間,他才覺得終於活了過來。

席煥揚拉著他走到一旁,給後麵的人讓路。

季杉簡緩了一會兒說:“行了,回去吧。”

季杉簡把拍到的價格給盧學真和晏永毅他們看,盧學真看完冇說話,晏永毅奇怪說:“好像不是七十。”

季杉簡愣住,拿過自己的手機,心算了一遍。

“確實不是七十,”季杉簡歎了口氣說,“是七十九。”

-抬著一隻手,眼看著就要消失在人群裡。季杉簡被擠得暈乎乎的,突然有人拉住他的手,他頓了一下,緊接著就被拉到一個高大的身影麵前,身前的人隔開了周圍的人流,他愣了一下,抬眼見是席煥揚,立馬驚喜抱住他胳膊說:“你可千萬不要丟下我,我怕我出不去。”不開玩笑,他進來的時候看到一個短髮女生,她現在依舊在他旁邊擠著出不去。席煥揚看了一眼他緊緊抱住自己手臂的手,沉默著把他帶到了出口,然後才轉身回去結賬。超市門口擠滿...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