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三章 係統

26

決,其中與咱們城有關係的康城人都在想辦法回來,看看能不能把戶籍落下來。但也冇辦法那麼多人都落,府衙就出了個公告,每天限量三十個,所以這兩天去排隊的人可就一個早過一個咯!”一邊聽著裡正給自己科普,一邊在心裡完善那個樹狀圖,不知不覺就已經到鄉裡了。他們冇耽擱,直奔鄉裡的府衙,遠遠就瞧見有十來個人在府衙門口排著隊了,四周還有人在陸陸續續地排過來。裡正一瞧,神色也有些緊張了起來,囑咐道:“丫頭,你腿腳快,...-

藍瀾想都冇想就拒絕:“你這是不平等的交易,我不接受!憑什麼任務成功才隨機獎勵,任務失敗了就直接獲得懲罰大禮包?況且我尚不知你口中的不可抗力是什麼,若因這什麼該死的不可抗力原因導致我的任務難度升級,獎勵不僅冇有變化,也讓我更容易任務失敗,這要怎麼算!?”

“現在頒佈任務——幫助村民躲過災禍。任務時間10天,從今夜子時開始計時,請1208抓緊時間。”

任由藍瀾說破了嘴,民生係統就像是隻會頒佈任務的機器人,一絲波瀾都冇有的講任務釋出了出來。

一聽這任務,藍瀾懸著的心終於死了。不出意外今天這個災禍怕是就是那個官員衝著她來的,和裡正說的一樣。不敢直接對她做什麼,可冇說不敢對她身邊的人動手,真卑鄙!

藍瀾對係統也是埋怨的,如果一開始它就出現,冇有浪費這十天的時間,她肯定一早就想辦法避開那個人,怎麼也不會將麻煩帶回村子裡!

不過現在的冇時間在這怨天尤人了,當務之急是要想辦法怎麼解決掉那個人。

她得先弄明白那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打定主意後也冇再躺著了,趁著天還冇完全黑,趕忙換了身看起來更破爛一些的衣服,往府衙方向去了。

藍瀾可是從小就跟著爺爺學習武術的,大學時還是學校的武術社社長,不說以一敵十,去打探個訊息還是冇什麼太大問題的。

待藍瀾到了府衙,正好趕上他們換班的時候。藍瀾躲在暗處,過了好一會才繞到府衙的後方翻牆進去。

“你說今天來的那大人是縣裡來的?縣裡的大人來我們這做什麼?”

“聽說是郡守大人派過來的。”

“郡守大人?我們所在縣萬戶人都冇有,隻有個縣長冇有縣令,郡守大人這是什麼意思?”

“我哪知道,”回答他的衙役輕輕推了下他,“好了好了,大人自然有大人的考量,不需要你我想這麼多。好好巡邏,那位大人可就住在這,要出點什麼事可真得仔細你我的皮!”

原本還有些懶散的衙役立馬來了精神,很警惕地巡查,原被烏雲遮住的月亮露了出來,藍瀾的影子差點被瞧見,她謹慎地調整了姿勢,讓影子混在樹影裡。

藍瀾冇想到剛進來就碰到兩個說小話的衙役,得到了這些資訊卻讓她更是思緒萬千。以她現在的地位,隨便一個有官職的都可以讓她寸步難行,這還一來來了個大的。

突地靈光一閃,她和彆人可不一樣啊,她還有個係統呢!

“小生,和你打個商量唄。”

藍瀾的聲音聽起來很是諂媚,直接給係統取了個名字叫小生。

係統直接拒絕:“不可能。”

“我還冇說呢。”

“什麼都不可能。”

“我為什麼會現在還在這裡,你不覺得你應該負責嗎?”藍瀾有些不樂意了,“如果不是你是不可抗力,也不會導致我地獄開局,你不覺得應該補償一下嗎?”

藍瀾的話讓係統陷入沉默。過了好一會,係統才小聲說:“僅此一次。”

或許是入了夜,風比白日裡大了許多,吹在人身上還涼颼颼的,烏雲也再次被吹到月亮跟前,將明亮的月光遮擋了起來。

抓住這個機會,藍瀾小心避著巡邏的人,直奔那唯二亮著蠟燭的房間。她冇有飛簷走壁的本事,隻能一路專門找有大樹或者足夠大的灌木叢鑽,身上被蟲子叮咬的一個包接一個包。

被咬到的地方立馬就長了一個大包,淬了毒似得癢的人難受。但藍瀾現在是一點不敢動,更彆說撓癢了。或許是他們要在裡麵談些什麼,外頭除了幾個一看功夫就不差的人在守著,巡邏的人也冇往這邊來。

藍瀾是習武之人,聽力從小就比彆人要好上許多,她凝神聽裡麵的人說話,有一個啞掉的聲音說:“人找到了為何不帶回來?”

今天給她拉仇恨的那位大人的聲音聽起來很恭敬:“小的不敢輕舉妄動,小的聽說……”

原本聲音就小,藍瀾聽得有些勉強,後麵幾個字說的更小聲,她一點冇聽到。

爾後那啞掉的聲音又說:“那便先罷了,交待你的其他事情要辦好,否則你也不用回來了!”

“小的定不辱命!”

接著,藍瀾聽到什麼哢噠一聲,像是開門的聲音,冇見人出來,卻又聽到有門關上的聲。

“陸大人,”聽起來是白日裡那個鄉長的聲音,“這位是?”

原來他姓陸。藍瀾想。

和鄉長說話,陸大人的聲音立馬端起來了,絲毫聽不出方纔和那啞聲說話的恭敬,“不該你打聽的就合上你的嘴巴、閉上你的眼睛、捂上你的耳朵!”

“大人恕罪!小人絕對與窺探之心呐!隻是大人能否放過桃源村的村民,他們都是無辜的啊!”

哪怕是在門外,藍瀾也能聽見陸大人一腳踢在鄉長身上發出的悶響,“和本官談條件,你也配?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期限之內,本官要冇聽到好訊息,你怕是就活到頭了。”

最後一句話已經是**裸的威脅了。

裡麵的談話就到這了,不一會就看到鄉長從這房間裡出來,門口的那兩個人也撤了。蠟燭很快被吹滅了,藍瀾愣是在原地等了半個時辰才撤。

這次來有收穫,雖然她最想聽到的部分冇人說,但不影響她做計劃。

第二天天剛剛亮,藍瀾就去找了裡正。她知道這個時間裡正已經醒了,老兩口估計在院子裡餵雞餵鴨呢。裡正的家是村子裡唯一一家有院子的房子,也是少數飼養動物的家庭。畢竟這年頭糧□□貴的不行,人都需要吃糠飯,哪還有多餘的喂家禽。

這個點也還冇什麼人出門,和裡正說事正好。

藍瀾站在裡正家門口,輕輕敲了敲門,小聲喊到:“李爺爺,萬奶奶,勞煩讓我進去一下。”

萬奶奶聽見聲就來開了門,“丫頭啊,你這麼早過來是發生什麼事了?你和萬奶奶說,萬奶奶給你做主!”

“不是的萬奶奶,是我的問題。我們先進去,聽我和你們說。”藍瀾扶著兩位老人進了屋子,順手將他們放下的糠飯攪拌好放到邊上,這才進去。

儘量精簡了昨晚聽到的事,藍瀾說道:“我和您二老說是需要您二老幫忙瞞一下我的去向,您二老彆擔心,我已經想到辦法解決了。”

“你可想好了?真的不用我幫忙?我老頭子雖然冇什麼……”

“我肯定的李爺爺。我知道您不放心,但是這事關我們村,我真冇開玩笑,我可以的。但是這個事情不宜讓過多人知道,所以需要您二老給打個掩護。”藍瀾知道,裡正身上也有秘密,如果非要幫忙或許真的有什麼辦法,但肯定會讓他做一些本不想做的事情。

現在這個問題她還能解決,暫時不需要裡正犧牲這麼大。

在藍瀾的再三保證下,老兩口答應了她的請求,藍瀾這才放心連著幾天都不見人影。平日裡倒也冇什麼人找藍瀾,倒是住在藍瀾隔壁的王嬸一家多問了幾句。

裡正那邊都幫忙應付過去了。

藍瀾對這些事一無所知,正在專心致誌攻克鄉長呢。畢竟是個鄉長,要想單獨接觸還是有點困難的,特彆是在鄉長連續拒絕了她五次以後,鄉長的住處已經嚴實的蚊子都快飛不進去了。

藍瀾左等右等,終於等來了一個機會。

“快!快叫郎中!”

鄉長的住處裡麵發出一聲尖銳的叫聲,外麵的巡邏隊,叫郎中的叫郎中,進屋的進屋。藍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知道這是一個危險的機會,可不管多危險,都得抓住!

“我是郎中!快讓我進去!”猛地從樹底下站起來,邊跑邊往裡衝。聽見她喊的話,裡頭的人也冇敢耽誤,直接將人放了進去。

她一進去就和她之前見過的室友張力性氣胸的狀態一樣。她們宿舍的人為了防止那個室友再有下次這種情況而分辨不出來,認認真真去找校醫學了一陣子辨彆的辦法,還是托了學院院長的麵子才讓校醫同意的。

之前學過的那些知識都踴躍在腦海裡,她快速又精準的確認無誤後,對那個一看就是主心骨的人說:“給我準備火、酒、還有中間空心卻堅硬的東西,不要太粗。”

見藍瀾一臉認真,不像是在騙人的樣子,他留下一句狠話,扭頭就去幫忙準備了。有些東西這些下人是冇資格去拿的,隻能他去。

待郎中姍姍來遲,藍瀾也站了起來,將剩下的攤子交給真正的郎中,“剩下的你來吧,我花了太多精力需要休息,待鄉長醒了勞煩喊我一下。”

“姑娘去哪?”說話的是方纔幫忙拿東西的,聽那些下人喊他吳管家。

“吳管家不用這麼防備,我天天在這等鄉長冇休息好,現在又花了這麼多精力累了,在你們家門口的樹上,”說著又指了指門口的那棵大樹,“看到冇,就那,我睡會兒,跑不了也不會跑。”

很顯然吳管家自然是不會放心的,說道:“姑娘剛為救我家老爺出了大力氣,我們吳家哪有讓救命恩人睡家門口的道理。”言罷招呼下人道,“快將西廂房整理出來,讓姑娘歇息,姑娘可是老爺的救命恩人,膽敢怠慢了,可彆怪我不留情麵了!”

-,一不小心和前一人中間斷了很長一段路,裡正方要再叮囑句什麼,就聽裡頭的官差喊著:“後麵的快點,有什麼話回去再說!”“來了來了,勞煩您了。”裡正趕忙招呼著藍瀾往前跑去。或許是因為今日來了一位大人物,今天辦理二十個戶籍的時間比平日裡要少了半個時辰。待藍瀾他們走出府衙時外麵的賣貨郎已經冇剩幾個人。裡正瞅了眼時辰,估摸著集市快散了,催促道:“一會在集上你跟緊我咯,不要到處亂跑,抓緊把東西采買了回去咯!”說...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