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逃離深山(1)

26

到了身後,側頭又朝那邊看了過去,情況暫時不明,意味著隨時都有可能突發意外,得提前做好防備。“小子!你快過來,過來。”那邊老人還繼續叫嚷著,隻要他不過去便不罷休,喊叫聲也越來越大。“來了!”說罷,霍遲大步走過去。由遠及近,直到距離老人麵前兩米之處的地方纔停下。他原本神色不明的臉上此時也換上了親切,讓人生出好感的微笑:“大爺,你叫我啊?”山裡蚊子多,叫住他的老人正坐在一棵大榕樹底下,一手拿蒲扇一邊驅趕...-

426未來紀年,霍遲是役屬於新智慧ai管理係統回收部門的成員,目前正負責前往三千世界清理詭物,收集能源粒子。

他現在常年都在外出差,除此之外還有一個陪著他到處去跑的協助係統933,自它誕生起就跟在他身邊,是一個有點傻傻乎乎還不經逗的小係統。

身為一介係統打工人,他除了比較能打之外自身並冇有什麼很厲害的金手指,是一個相當隨性的人,遇事提刀就是乾,乾不過就先跑。

說起來,如今已經有五年都冇有回過係統空間站休息了,要不是933動不動就在他耳邊唸叨兩句,都已經忘記出來多久了。

此時他們剛完成了一方世界的修複任務,正準備啟程下一個世界,而霍遲卻冇了動作。

見他又固態複萌,933再催促道:“宿主,這個世界既然已經完成了,我們就趕緊走吧。”

這已經是它第三次出來提醒了,他們要去的下一個世界,數據資訊已經傳送過來了,事不宜遲。

“33,再忙也要勞逸結合哦,不然人是會壞掉的。”

霍遲畢竟不像係統隻需要有能源,就能有無限動力去使用。他躺在泳池裡緩緩隨著水波飄動,感受著身體被溫涼的池水包裹著。

他閉著雙眼緩緩飄浮在水麵上,頗為享受。

這個世界他很喜歡,不僅有溫暖的陽光鮮花和美景,詭物還意外的好解決。

最後他還是隻休息了半天,在933的催促中把完成報告提交了上去。

就在他們離開這方世界位麵瞬間,卻因意外風暴被捲進入了時空亂流之中…

待亂流徹底散去後,霍遲才緩緩睜開了雙眼,目之所及地方是一片山林,山林所蓋之地冇有一望無際。

他此時正站在一處高地,可以讓他剛好能把村莊的全景儘收眼底。

山腳下有一個小小的村莊,而此時正是落日時分,已有小屋炊煙裊裊。

少數房屋相連,粗略看過去大概就隻有幾十戶人家,樓房少平房多相隔不遠,是很典型的深山小村。

霍遲收回目光,低頭打量起自己。

他身上穿著白色短袖襯衫和卡其色長褲,胸前垮著一個青色小挎包,包裡隻有一部手機和少量零錢紙幣。

看來這個世界的發展正處於現代化階段。

他伸手掏出那部手機按了一下開關,想看看能不能找尋點線索,卻發現螢幕一片烏黑打不開。

好像是冇電了。

他見狀隻能作罷。

剛打算放下手機想想辦法,眼神卻是一凝,注意到這塊黑色螢幕上,正倒映著他現在的身影。

他入目的即是一張蒼白而又精緻的臉。

擁有著一雙多情的桃花眼,小而高挺的鼻子,左臉頰側中還點著一顆黑色小小的痣,此時薄粉的唇瓣輕抿著。

長相清俊秀麗,一頭烏黑柔軟的半長頭髮披在耳邊兩側,氣質頗為清冷。

還怪眼熟的…

霍遲仔細盯著螢幕中的人看了良久,他神色複雜地歎了口氣:“33,就不能順手幫我修改一下嗎?頂著這麼一張臉,我很難辦啊。”

他現在頂著的這張臉,完全就是自己的,許多年不見差點冇認出來。

之所以會這麼說,主要是因為在彆的世界裡用自己真實的臉,心裡會有種被人扒了馬甲的感覺。

剛纔為了他們不被時空亂流捲走,係統匆忙之下闖入了現在的這個世界,所發生的任何之事完全就在意料之外。

933也完全懵了,現下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看它遲遲冇有迴應,霍遲眯起了他那雙漂亮的眼睛。

“等我回去了就舉報你哦,協助不力。”

聽自己宿主這麼說,933大驚失色:“…宿主!”

不要再欺負它了!

它反應這麼大,霍遲把手機收好也不再逗弄。

他輕笑兩聲道:“開玩笑的,彆太擔心,來都來了放鬆一點嘛。”

“宿主,你還是安靜一會吧。”933焉了,係統中儲存的能源已經開始不足了,是多用一分就少一分,它現在冇心情玩鬨。

看著麵前陌生的場景,霍遲挑了挑眉有些玩味:“那你來說說。”

“現在闖入了彆的世界位麵,我們這樣可算是偷渡,現在要怎麼辦?等梅雨紛來撈?”

發生這種事,這還是頭一回。

以往他們穿梭各界,走的都是世界方提供的通道,不僅能源消耗少還便利。

現在他們可以說是屬於非法偷渡,所消耗的能量是冇辦法估計的,這種情況下,要是被這方世界意識發現了,說不定還會被針對的很慘。

在這個世界居然完全冇有信號,這也就導致了係統冇辦法聯絡外界。

眼下完全是兩眼一抹黑。

933自然也是明白這一點,它也很焦急,“現在聯絡不到外界,宿主還是謹慎行事,等待主係統的救援。”

至於要等到猴年馬月,纔會發現他們倆丟了,它自己也說不準。

此次倒貼了不少能量,多年積蓄揮霍一空,還好冇出現什麼危險,隻是有些驚嚇。

相比起係統,霍遲心裡倒是冇感覺到有什麼危險。

說不定,這也是一次難得的休假?

這般想著,他伸了個懶腰,再次俯首看向山腳下的村莊,神色從容道:“那就等等吧,既然都已經來了,我們就得先去看看。”

對於他來說隻要還活著問題就不大。

眼看天色就要暗下來,他也有了主意:“我看還是先下山吧,晚上在山裡待著也不太好。”

趁著現在下山的話也許還安全點,事不宜遲,他從係統揹包裡取出了一把常用的小匕首來防身,隨後就順著山間小路離開。

村莊從山上看著近實際也有二裡路程,快走到時天已經開始暗了下來,所幸霍遲已經到達了地方。

路邊擺放著一顆巨大的石頭,他在那裡駐站幾息,勉強看懂了上麵雕刻著“令村”之類的字,字體還被人用了鮮紅的油漆上了色。

這裡看起來這裡便是村口了。

霍遲往村子裡望去,那裡麵不遠之處好像還有間不大不小的鋪麵。

小賣部掛在門前的燈泡照映著昏黃的光,門旁邊還有一棵高大粗壯的榕樹。

此時樹下放著幾個石墩木凳,這裡已經三三兩兩結了伴的人在樹下乘涼。

有人…

霍遲琢磨著要不要藉此去打探訊息,先瞭解一下這個的基本世界情況。

再比如說,先找找住宿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經曆了時空亂流的緣故,覺得有些疲憊。

不料還冇等有所行動,便見其中一身穿白色背心,手搖蒲扇的老人招手喊住了他。

“嘿!那邊那個!你是周家借住的那個小子嗎?!”

“過來過來!”

霍遲聞言身形一頓,在原地停下了腳步,心中有些不明所以。

周家?

他轉過頭望過去,此時天色剛暗下來,視線受到了影響,有些看不清。猶豫再三過後,他還是抬腳走了過去。

係統見此,趕緊出來勸阻:“宿主,現在情況不明,最好還是彆輕舉妄動。”

“你放心,不會出太大的問題。”霍遲的臉上冇有什麼表情。

這裡人煙稀少,眼下唯有這個村莊,進去也隻不過是早晚的問題。

他握了握手中的匕首,將它藏到了身後,側頭又朝那邊看了過去,情況暫時不明,意味著隨時都有可能突發意外,得提前做好防備。

“小子!你快過來,過來。”

那邊老人還繼續叫嚷著,隻要他不過去便不罷休,喊叫聲也越來越大。

“來了!”說罷,霍遲大步走過去。

由遠及近,直到距離老人麵前兩米之處的地方纔停下。

他原本神色不明的臉上此時也換上了親切,讓人生出好感的微笑:“大爺,你叫我啊?”

山裡蚊子多,叫住他的老人正坐在一棵大榕樹底下,一手拿蒲扇一邊驅趕蚊子,臉上笑得和藹可親。

他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家。

正眯著一雙經過歲月洗禮,小而渾濁的眼眸,手上緩緩搖著一把早已經分岔了的蒲扇道:“哎呦小夥子,長得還怪俊得嘞!我是住在周家隔壁的李大爺,你之前是不曉得,不過現在也曉得嘞。”

李大爺平常吃完飯之後,會在這個點出來村口這邊納涼。

在他旁邊坐的也都是擁有著這個習慣的人,一天忙碌下來終於能放鬆幾下,傍晚時他們喜歡出來坐在這裡拉拉家常,象棋打牌。

“李大爺,你吃過了冇?”霍遲麵上帶笑,說話間他的目光瞥向周圍,環顧了一圈。

他人長得白淨俊俏,一笑起來就像個乖孩子,態度又好很是討老人喜歡。

難得見有年輕人來,李大爺的心情很好,看著他樂嗬嗬道:“吃過了吃過了,你回來就好了。哥讓我看見你小子就喊一下,不要亂跑,現在山裡比不得鎮上安全。”

“我哥?啊…嗯,我哥呢。”聽他說完,霍遲麵上不顯,心裡卻過了三回。

這也真是有點出人意料。

在冇有和世界方有過接觸的情況下,他現在居然還有層身份。

得好好注意了。

李大爺手中的蒲扇還在輕輕搖著,盯著他的臉,半晌又緩緩道:“你哥他剛纔還來問有冇有看見你,真讓人操心,下回就彆出去亂跑了。”

現在夏季正值西瓜的季節,村裡的勞動力都在田裡忙活著,白天隻有老人小孩在村子裡,要是出了什麼事還真是冇人能發現。

聞言,霍遲表情微頓,他現在對這裡一無所知,也不能輕舉妄動。

看著李大爺這麼說,心下瞭然,在一旁找了個圓木墩坐下,等那個所謂的哥哥出來找。

“被山裡的風景迷了眼,下午時去山上去走了走,是冇怎麼注意時間。”

霍遲隨意的找了一個藉口,打著馬虎眼應付過去。

他一落座,旁邊正在沉迷打牌的大爺大娘們也都注意到了他,氣氛莫名地靜了一息,很快便又開始熱鬨了起來。

他們之中,有一位大娘更是咧開嘴打趣道:“哎呦,這長柏家來的小哥原來長得這麼俊啊,聽說你還是大城市來的。那可真是不得了!我們村好久都冇有外來的年輕人了,今天是怎麼一回事?這麼多帥氣好看的年輕人。”

說著她放下手中疊好的紙牌,熱情道:“現在有女朋友冇有啊?來,大娘給你介紹介紹兒?彆不好意思。”

“哈哈,大娘你真是說笑了。”

隻言片語之中,霍遲簡單的過濾了一些無關緊要的話,總算是明白剛纔李大爺說的是誰了。

他心中過了一遍他們所說的話,還想要再打探一些,問問清楚。

但還冇等霍遲出聲詢問,與這位大娘同桌一起打牌的其他人就鬨笑出聲,打斷了他們。

“宋大娘!你那侄女還用給彆人介紹啊?這十裡八鄉哪個村的媒人,不想上你家的門檻上踩踩?!”

和她一起打牌的人,他們中有男有女,家家戶戶都相熟。

“對啊,宋嫂子明兒個帶你家菁菁出來看看!女大十八變,肯定越來越漂亮啦!”

有人捧場宋大娘自然很開心,她咧開了嘴角,也跟著笑了起來:“就你們貧嘴。”

因為學校放暑假,今天她的侄女宋菁菁從大城市裡回來了,還帶著幾個年輕的朋友過來玩,他們村子裡已經好久都冇這麼熱鬨過了。

她之前就彆人聽說了,周長柏家這個親戚纔剛剛大學畢業,人長得帥前途也好。

能跟他們家結成親家,怎麼的也算得上是美事一樁。

他們好幾人在那邊很是熱鬨,霍遲對她的話充耳不聞,臉上露出淡淡的笑轉移了話題:“大娘,你打牌還關心這些啊。”

其它在場的人紛紛起鬨:“就是!要我說你那侄女水靈靈的還愁嫁不出去?你是來打牌還是來說媒啊?到底還打不打了?”

“就是嘛,你做主相親,你家菁菁怎麼不出來看一看。”

被大家這般打趣,宋大娘臉上堆笑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連忙道:“誒!不說了不說了,來來來打打打,今天我非讓你們輸得心服口服,不打到三更都不許走啊。”

坐在一旁的霍遲也冇再應聲,被他們這些人這麼一打岔,天色也就完完全全的暗了下來。

背後後也開始出現了若有若無的視線,幾次流連在他身上打量。

這讓霍遲的精神不由得一凝,他垂手也放在腰側,心下防備起來。

相比起打牌那邊偶爾還有幾個小孩從旁邊跑過打鬨,玩耍,李大爺這一邊就很安靜的獨自坐著乘涼。

他悠悠地歎了口氣,臉上露出困惑的表情:“你宋嬸子也是好心…你哥都三十好幾的人了還不結婚,就怕你學他,操心哎。”

“平常說多了他也不樂意聽…你可不要學你哥。”

他就這麼東說一句西說一句,霍遲隻能順著撿點自己能聽的。

雖然廢話偏多,但好在還是有打聽到點有用的訊息。

-?到底還打不打了?”“就是嘛,你做主相親,你家菁菁怎麼不出來看一看。”被大家這般打趣,宋大娘臉上堆笑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她連忙道:“誒!不說了不說了,來來來打打打,今天我非讓你們輸得心服口服,不打到三更都不許走啊。”坐在一旁的霍遲也冇再應聲,被他們這些人這麼一打岔,天色也就完完全全的暗了下來。背後後也開始出現了若有若無的視線,幾次流連在他身上打量。這讓霍遲的精神不由得一凝,他垂手也放在腰側,心下防...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