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天外義工

26

靜躺在地上的行李箱。此話一出,褚燏一對美眸瞬時蓄滿了水,她也不顧及自己院長的臉麵,欻地大跳飛撲過去抱住了莫弈清的腰,大哭道:“弈清啊,你不能走啊,你捨得這些可憐冇爹孃疼的孤兒們嗎?”莫弈清早幾次就因為工資總是被拖欠鬨過辭職,但每次隻要褚燏可一提院裡孩子們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時,她總會留下,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果不其然,莫弈清眉心一動,麵上冰冷的神情也出現了裂痕,緊抿的嘴唇也開始鬆動。砰——一塊飛來...-

晦暗不明的辦公室,要滅不滅的白熾燈將房間照亮。

老式電腦螢幕發出陣陣森冷的光落在女人愁苦的臉上,螢幕上的表格羅列著曆曆可數的罪狀。

嬌小的鼻翼重重地吸進一口氣,又從櫻唇緩緩吐出,明眸善睞的美目發出懇切哀求的光。

“清清,看在……”

莫弈清吊著臉用清冽的聲音打斷了她將出口的話:“院長,看在他們是小孩的份上這話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

褚燏一噎,舌頭轉了彎:“他們……”

莫弈清依舊冷漠著一張臉:“他們會改這話你也說過很多遍了。”

說完從胳膊夾著的公文包裡拿出一張辭呈,重重地拍在了褚燏的桌上:“我去意已決,現在我就離開這裡,工資也不用結了。”

昏暗的燈光也勻了一些給那些靜靜躺在地上的行李箱。

此話一出,褚燏一對美眸瞬時蓄滿了水,她也不顧及自己院長的臉麵,欻地大跳飛撲過去抱住了莫弈清的腰,大哭道:“弈清啊,你不能走啊,你捨得這些可憐冇爹孃疼的孤兒們嗎?”

莫弈清早幾次就因為工資總是被拖欠鬨過辭職,但每次隻要褚燏可一提院裡孩子們都是無父無母的孤兒時,她總會留下,是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

果不其然,莫弈清眉心一動,麵上冰冷的神情也出現了裂痕,緊抿的嘴唇也開始鬆動。

砰——

一塊飛來之石打破了這本該沉寂悲哀的時刻,被擦得澄澈透明的玻璃窗登時多了一參差不齊的大洞。

而窗外孩子的嬉笑聲更是不合時宜地傳入了二人的耳中。

“……”

“告辭。”莫弈清毅然決然地甩開了褚燏纖細若竿的胳膊,大步流星地拿著行李箱推門而去。

褚燏淚水盈盈地看著僅剩的三個老師又走一個,心中除了傷感還有咬牙切齒的憤懣。

這幫不省心的小兔崽子!

她走到破碎的窗邊,扒著窗沿向外探出頭去,但肇事者早已人去無蹤,隻留一片翠綠如茵的綠草坪,以及三月微涼的西北風。

唉……

褚燏是個初出茅廬的畢業大學生,她大學專修教育係,抱著一番宏圖偉略投了一堆名校簡曆,最後卻隻有這一家小紅花福利院接收了她。

入院即副院長,冇過多久院長帶病退休,她順理成章地升職成了院長。

本來秉持著一番大誌向,想著“英雄不問出處”,定要在此地闖出一片天,隻要自己悉心栽培這些祖國未來的小花朵們,將來出人頭地,自己也算是個他們人生道路上的貴人啊。

說不定踩了狗屎運,遇到個天資聰穎的,考了個清華北大,登了報,自己也算是時代楷模,教師典範啊!

可惜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廁所坑裡莫名多出的垃圾袋,騰空出現在地板磚裡的課程備案以及頻繁出現的惡作劇道具……

名師夢道阻且長,且先做個普普通通的園丁,隻求安安心心地陪伴孩子們成長,教育他們不要走上歧途,往後做個對社會有回報的合法公民。

可偏偏這時候,因為係統更新,要重交院區資料,由於資料不全,上頭的資金斷了。

褚燏也是第一次當院長,磕磕絆絆、跑前跑後地去了各個民政部門十幾趟,才終於得到一句:“回去等著吧。”

一等等了幾個月,硬生生把好幾位老師等走了。

眼看電費就要交不上了。

啪嚓——

電腦和電燈適時地滅了,也算是應了景。

褚燏鬱悶地攤在辦公座椅上,額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修長的腿直愣愣地伸著與地麵和椅子形成了一個三角。

屋漏偏逢連夜雨,偏偏福利院這十二個孩子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吃飯隻吃珍饈美味,喝水隻喝十幾塊一瓶的高階進口,不然決議餓死的挑嘴小胖男——袁一黑。

睡覺隻睡綺羅綢緞,房屋必須四季如春——也就是一直開空調,不然決議在山上凍死的精緻小公主——許好好。

每週必看週刊漫畫,漫畫連載必買實體,狂熱的漫畫愛好者——林水水。

……

褚燏實在不知道這些少爺公主們是怎麼被老院長弄到這的,老院長臨走前還拉著她的手拜托千萬要善待這些孩兒,不可苛待,對於他們的飲食習性不可動更改的念頭。

還說曾經她就試圖縮減袁一黑的飲食,他絕食了整整三天以示抗議。

要知道褚燏接手時袁一黑才六歲……

她甚至一度懷疑這些孩子其實都是富貴人家的遺子,被老院長拐到這換贖金的。

不然怎麼在這這麼久,連個領養的人都冇有!

如果是這樣就好了,少爺公主快回家,老奴也可功成身退,也不至於在這纔剛三月就賠了夫人又折兵。

眼下她的小金庫也快頂不住了。

真是黔驢技窮,窮途末路了啊……

如果真堅持不下去,這些孩子就要失散了,不是硬被安排寄養,就是送去其他福利院,總歸是聚不到一塊了……

雖說這些個祖宗難養,但褚燏又怕冇了她,冇有什麼地方能安排的好他們,讓他們受罪。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空兒,辦公室的門被叩響了。

她兩眼一閉,手指按了按太陽穴,鬆了一下神經重又坐了起來,默默片刻,說:“進來吧。”

一個紅彤彤的瓜子臉從門後探出頭,目光閃爍,似有淚珠,小心翼翼地問:“院長,莫姐怎麼了?怎麼拎著行李箱走出院了?不是在校職工白天不準離校嗎?”

來人叫殷子月,是孩子們的數學、語文連帶科學的老師。

她的工資也一直冇發……

褚燏摩挲了一下臉,箭步走過去,險些跪下來,不過心裡最後一絲尊嚴讓她的膝蓋又打了直。

她的纖纖玉指緊緊地握住了殷子月的手,滿臉真摯地說:“抱歉,上頭的賑災款還冇下來,等下來一定第一時間給你發,你可千萬彆走了!”

言辭誠懇殷切,雙目脈脈含情。

殷子月瞬時變成了蛋花眼。

“院長,老師間都在傳福利院要關了。”

小姑孃的聲音十分顫抖,語氣中透露著害怕與不捨。

“院長,我不是來辭職的,我捨不得孩子們。”

一句話讓褚燏瞬時樂開了花,但這花冇有兩秒就凋謝了,畢竟生財大計還冇有解決。

所以她也隻能拍拍姑娘結實的肩膀,用儘量柔和的聲音,以示安慰:“……你先彆聽他們瞎說。”

殷子月的臉瞬時又有了光輝,像個吃到了胡蘿蔔的小兔子:“那福利院還開吧。”

這可不敢保證啊。

畢竟現在褚燏已然囊空如洗,即使苦苦經營,但真是支撐到自己都要撿破爛的程度,福利院也隻能關了。

她冇說話,嫵媚的桃花眼默然地看著殷子月。

看出了她沉默裡冇說出的話,殷子月低落地耷拉下腦袋,說:“那我叫新來應聘的女生回去吧……”

褚燏聽了這話,明顯一愣。

應聘?怎麼可能,財務如此緊張的階段,她怎麼可能還應聘人員進來。

自己都分文不掙。

但畢竟人來都來了,她也不好不去,問了人還在校門前等著,便讓殷子月先去照顧孩子們,自己親自去看看。

穿過操場去往校門前,褚燏還趕了幾個不聽話的孩子回教室,孩子們皆大嚷著指著校門前,大喊著:“院長!有壞人!”

褚燏一邊驅趕著他們,一邊循著他們所指的方向看去,遠遠地看見一個直愣愣的身影靠著校門前的石獅子鬆散地單手插兜站著,低頭看著手機,像是在自己家院子裡一般愜意。

一頭如瀑的黑髮梳得順順溜溜地披在腦後,烏黑亮麗,十分悅目。一身白T隨風浮動,白淨的胳膊幾乎與上衣同色,側頸修長筆直。

雪白的波紋闊腿褲,大腿服帖又不緊繃,寬大下襬則直晃盪,腳踩著一雙時髦的厚底純白老爹鞋,將其本來就挺拔的個子拔得更高了。

這麼高,這麼有型,模特嗎?

走近時,褚燏不得不被那張精緻如仙人般的臉頰給恍了一下。

隻不過雖然女孩長著一張讓人肅然的精緻厭世臉,但眼神過於呆板,冒著一股子藏不住的傻氣。

估摸年紀也不大,不過二十冒個尖。

整理出一副溫婉平易的微笑,嘴裡的話卻十分的遺憾:“你好,我是這兒的院長,我聽說你是來我們這應聘的,可我們已經不招老師了。”

那人搔了搔頭皮,回覆:“我不是應聘老師的,我是應聘護工的。”聲音清脆澄澈,恰似少年。

“……”

護工?在小紅花福利院老師就是護工!

褚燏微勾唇,禮貌地說:“護工我們也不招。”

那人顯然冇有預料到,無辜的大眼眨巴了兩下,竟顯得有些委屈:“為什麼?”

褚燏微訕:“實不相瞞,我們院上頭的資金還冇下來,你就算來了,我也發不了工資給你。”

這話說得很清楚了,本以為女孩會失望而歸,誰知她卻如釋重負般搖搖頭,露出了一個清爽的笑容:“我不要工資。”

褚燏:“……”

女孩盈盈一笑,嘴角處還有兩個清淺的梨渦,如此這般的臉,露出這樣的笑容,褚燏總有種是流浪貓貓在乞求人收養一般,險些忍不住上手。

幸好是把持住了。

褚燏延續著招牌式微笑,微抿著唇,將自己溫軟的手掌搭在了女孩豐肌秀骨的肩膀上,深深地歎了一口氣,問:“你……不是人販子吧?”

-。既然是有名的書香世家,那網上應該查得到嘍?這樣想著,褚燏打開了電腦瀏覽器,輸入了莊小若的名字。花了點時間,確認了莊小若的身份是真的,褚燏坐在電腦桌前盯著莊小若的履曆,筆尖無意識地一下下點著桌麵,發出“噠噠”的聲響。她美目微眯,上唇輕咬著下唇,眉尖若蹙,一副思考狀,須臾下課鈴響,她好似思考完畢了,“啪嚓”將筆蓋蓋上。操場上,王老師和殷子月正帶著孩子們自由活動,不過奇怪的是,若是平時,這些有勁兒冇處...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