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誰?

26

,現下有些餓的慌,你也是來尋吃食的?晚膳的時候好像是冇瞧見你”“有要事,耽擱了,你找到吃食了嗎?”“倒是有些果子,你想吃些什麼”“冇找著的話便罷了,我先回屋去了”霏逐願已無心聽他說話“慢著”許是有些著急,這聲慢著像是找人鬥毆去的,霏逐願聞言一愣,道“怎...怎麼了”全野放緩了些語氣“你想吃些什麼,我想著法子給你弄些?”“不用了,舟車勞頓,你也早些歇息吧”說完便扭頭就走,直到回到臥房內纔敢歎出口氣待...-

“公子呀,你這是在乾什麼,快起來”

望婆一路小跑著把小公子扶起,一臉擔憂拍著他身上的灰塵

“望婆,我也不是小孩子了”少年用無奈的聲音安慰著

“你才幾歲大”說完就拉著自家小公子的手往回走

“阿蕪,老爺夫人今日該到了,你該是有半年多不曾見到過了吧?”又自顧自的回答“是了,趕緊帶著去收拾收拾,老爺夫人定想你想的緊”說著又使喚著旁邊的婢女

霏逐願的父母均為商人,時長見不著麵,不過慣會寵著他,從未逼迫過他

“怎麼樣了,有訊息了嗎?這可如何是好啊”

“好端端的,怎的突然這樣了呢”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老爺夫人吉人自有天象,定會冇事的!”

“何事如此慌張”霏逐願從屋內出來便看見府內婢女管家亂成一窩,當即問道

“少爺有所不知,剛剛探子來急信,說是老爺夫人路上讓人給截了,就冇後話了”管事的滿臉擔憂

給人截了?霏家不算名門望族,但好歹是圓清商賈世家,就連坐在龍椅上那位都要給幾分薄麵,如今誰這麼冇眼力勁兒

“如此慌張成何體統,爹孃在外行走多年,自有法子”雖說自已心裡也不安但得穩住府內人心

“是”下人們異口同聲,紛紛散開

見眾人安定下來,他喚來管事的細聽詳情

“那位傳信的小廝呢?”聽完詳情,霏逐願問道

“小少爺”小廝就站在大院內側

“爹讓你傳信回來,可有過多囑咐”

“老爺隻說了事態緊急,叫我快馬加鞭的送回來...並未過多囑咐”那小廝似是有些緊張,兩手簒的緊緊的

霏逐願抬頭偏向大門,微微點頭“你先下去歇息吧”

不料這時,門外看守的小廝急忙跑來“小少爺,小少爺,老爺夫人回來了,隻是”霏逐願見他吞吞吐吐急忙道“隻是什麼”

“隻是回來的可不止老爺夫人呐,還有...還有那土匪”

此時霏父正與“土匪”相談甚歡

“此後便彆這般粗辱,叫人誤會了多不好”

“叔父說的自然是,現下不是冇有法子”

站著霏府前的小廝早已瞧見老爺的身影,又瞧見站在自家老爺身旁的“土匪”連忙轉身要去稟告

剛踏至門後想要關門卻被身前那突如其來的手掌摁回

“砰”

這“土匪”直接連帶著小廝將門推開

那門撞著牆上發出驚天巨響

豈有此理!

可當霏逐願瞧見爹孃完好無損的站在那,心裡又暗暗鬆了口氣

“阿蕪,讓你擔心了吧”霏母滿臉憂慮,直到見著霏逐願,緊皺的眉梢才稍舒展些

“爹孃,你們無事便是最好”說著又移開目光看向站在霏父身旁之人“這是怎麼回事”

“無事,無事,都是自已人,誤會一場”

霏雄說著拍了拍為首的高壯男子“來!阿蕪,給你介紹一下,全子,我和他老子當年可是走南闖北的兄弟,說聲患難之交也不為過”

他看著先前被他操心得好一陣的父親此時臉都快笑爛了

“初次見麵”

“說起來,全子還算是你兄長,比你大上個幾歲,你兩好生處著”霏雄意味深長看著全野“打今日起,我會代替令尊照顧你,也願你彆嫌棄”

“全子,還未用飯吧?乾脆就在這兒住上幾日,如你不嫌棄,我待你當是親兒子,往後也自是一家人了”

霏逐願還未緩過勁來便多了個表兄,但聽方纔老爺子那番話恐怕是要變為親兄弟

“來來來,備宴備宴,今日就好生招待你一番”霏雄指揮著小廝們

霏逐願望著那所謂的兄長漏出絲差異,並非彆的,隻是那堂兄,生得實在是有些招搖,眼尾上挑,束起髮梢乾練至極

即便是路上都要忍不住看上一眼,但應當是無人敢看,好看是一回事,但板著神情有些過於嚴肅

全野似乎注意到了一般,朝霏逐願看過來皺起眉頭露出一副似是疑惑的模樣

雖說也是儘顯凶樣,但就是這一偏,霏逐願好似被定住了一般,半天喘不過氣來,心頭也是砰砰直跳

奇怪,這是怎的了

霏逐願有些詫異,轉會目光同他們一齊朝裡屋走去,過了些許才稍有平複

“雖說截了叔父的嬌子,但此乃無奈之舉,我和兄弟們來尋了幾番叔父,都不曾瞧見,這纔出此下策,驚著了叔父”

“無事,全子快些坐下,待用完膳後在商議也不遲”

霏雄移開了目光,看向全野一旁的小廝“快些把全子的酒給滿上”

“那便多謝叔父的招待”說著便豪邁的把酒飲儘

用完晚膳後,按照慣例霏逐願應去拜訪才歸家的父母,但走到門外是卻不想隱約聽見那全子和父親談話,他當即收回正要敲門的手

“叔父,今日突襲造訪,是聽聞叔父叔母四處行商,在這圓清走南闖北,可有聽聞過一物”

“何物?”

“此物家父在世時便尋著,但如今也未尋著,名為‘白鬍子’,不知叔父可有耳聞”

“‘白鬍子’?,行商路上倒是略有聽聞,隻是這東西可是有關那人,你要找此物是為何?”

全野歎了口氣“既然有求於叔父,我也不在隱瞞,我乃現圓清摸金校尉”他拿起摸金符“說是聲差事也不為過,父親先前也在找的這‘白鬍子’與一重大王陵相關,這纔打聽到了叔父這”

這‘白鬍子’不就是伉永先王陪葬墓中的貴物嗎?隻是多少年了,誰都不知這位伉永先王的陵墓究竟葬在哪,他找這東西作甚

“不瞞你說,全子,有關這‘白鬍子’的訊息,我所知曉的也甚至甚少,隻知傳聞中這東西是那伉永先帝的鎮墓之寶,如諾不急,我前去給你打聽打聽便是”

“隻是子承父業雖說也是美事一樁,但你也要多加小心,你們這行做久了可不好”

“叔父不必太過操心,我幫天子尋此物何不算是也了了父親的心願”全野看向房門處“我自會思量清楚”

“也是,又不是小娃娃了,要有難處就與同我講,雖說幫不了好些,但下去時對你爹也有個交代”

接下的話霏逐願並未繼續聽,他思索著往回走

雖說對於摸金校尉不甚熟悉,但還是略有耳聞,這份差使專程找世家大墓或先王王陵,在從中盜出金銀財寶,用作擴充軍餉

心中正想著,身後有人叫住了他“阿蕪?”

這般快就聊完了?他還未來得及躲呢,隻得硬著頭皮轉過身

他指了指自已“你為何喚我乳名”

“我怎知曉你叫何名,方纔站在門外的人便是你?”

既被髮現就不是小事了,得快些離開

“父親有半年未歸家,如今歸來,我去拜訪一下,不為過吧”霏逐願想要堵住他的口誰料那人根本不當回事

“那你為何不進屋,而是在門外站著?”

“隻是方纔...萃子同我說娘在喚我,想了一想,該先去娘那

見他並未過多詢問方纔的事,他鬆了口氣編了個極為容易被戳穿的的謊言

“好吧,那你快些去,也同叔母打個招呼”

“那是自然,堂兄也早些回屋休息”

“你......”全野有些猶豫,這麼問是不是不太好,但他還是開口“你就什麼?”

霏逐願有些意外

“霏逐願”他回答道

全野聞言,稍稍點頭後,便轉身離去

為何會心跳如此快,霏逐願想,這約莫不是,得病了?改日可得尋個大夫來好好瞧瞧,今日這都兩回了

他轉身朝屋走去,隻是步伐相較先前變得匆忙起來

果然還是壞了規矩,全野諾有所思看著霏逐願離去的身影

他耳朵的氣紅了...

翌日清晨,

霏逐願一出臥房便瞧見全野同與他隨行的二位同行背上行囊準備出府,霏逐願急忙抓住一旁的小廝“他們這是要走?不是說住上幾日?”

那小廝回道“那幾位大人說是皇命難違,要務在身,過幾日定還是會回來的”

霏逐願聞言,心裡頓時生出些難過,可那頭送彆的霏雄眼尖,見著他,趕緊揮揮手示意他過去“阿蕪,來與你兄長道個彆”

元野偏頭看過去,剛巧與霏逐願目光對上,對麵那人好似很害怕自已,忙移開了視線,他隻好轉回頭去,對霏雄道“叔父真是好福氣,這位...堂兄也是生的一副好模樣,將來定能挑起大梁”說完還笑了笑

霏逐願聽著這句,頗為不好意思,可他那父親卻不以為然“那是,阿蕪大小便聰明,隻要瞧上一眼便知......”

他走上前去,堵回了父親接下來誇大其詞的話,道

“行了父親,哪有你這般的,堂兄,此次前去,路上小心”

“對了全子,此行也要小心啊”霏雄又轉過身對一旁一齊準備出發的小兄弟道“你們也小心,都小心些,安全最重要”

“多謝!”

全野一行走遠後霏逐願纔回神,越想越不對

“你怎的臉這般紅,莫不是著涼了”霏雄上手摸著霏逐願額頭“還有些燙,來人”

霏雄拉著霏逐願走回府內

“快看看,有些發熱了”

“無事”

“怎的無事,你臉紅成這般,萬一落下個病根可叫我與你娘如何是好”

霏雄說得有些激動

“快給他瞧瞧”

-平常人能受得了的差使”“你就在安心這鎮上到處走走轉轉,好生研究一番你們那家族企業”他甚至還拿出手比劃了一圈。“明白了,你如此也萬事小心”霏逐願一揮手,表明瞭送客的意思。隨即而來便是全野意味不明的眼神,但最後他未解釋。待萃子歸來,霏逐願寫罷了家書“那日在驛站,究竟發生了何事?”他看像萃子“少爺,你可算是問了”萃子放低聲音“那日,你讓我盯著那幾人,結果人半夜一人揹著一包袱往外頭走了,具體走著哪兒去了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