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前塵

26

如此美好有趣。爺爺奶奶把心全撲在了梨雲身上,又慢慢治好了她的病。梨雲從小便是個懂事的孩子,學習也努力,幾乎不用爺爺奶奶操心。陳奶奶是個熱情開朗的人,廚藝高,手又巧。奶奶愛花愛草,把家裡打扮得像個花園,更把梨雲打扮得漂漂亮亮像個小公主。本來爺爺奶奶還擔心,梨雲以前的經曆會影響到她,看著一天天梨雲長大,雖然性子還是有些冷,但是善良自信,兩位老人終於放下心來。梨雲幸福而快樂地長大,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爺爺奶...-

獨自走在街上,身邊車水馬龍,人群熙攘,可在這紅塵喧囂中,梨雲卻感覺透徹心扉的悲涼。世上最疼愛自己的人竟然都去了,心裡這樣想著,淚卻早已忍不住流下。

回到家裡,看著家裡的熟悉的角角落落,小小院子裡盛開的花花草草,梨雲又淚落不已。

他們,竟然都不在了。

梨雲不由悲從心來,忍不住哭出聲來。爺爺奶奶,好想你們呀,你們去了哪裡?

說起來梨雲也是個苦命的孩子,剛出生便被親生父母遺棄,雖然也有人家收養她,隻是他們在知道這個小女孩竟然身體有病後,便會不要她。輾轉反側從這一家到另一家,梨雲也記不清自己究竟有過多少個“爸爸、媽媽”。

直到那一年,她遇到了爺爺和奶奶。

那一年梨雲已經六歲,她冇有名字,隻是人們嘴裡的丫頭,一個冇人要的丫頭。她被拋棄在街頭,好心的路人正要送她去福利院。

梨雲永遠記得那一天,奶奶懷抱的溫暖。

“我的孩子。”陳奶奶一見到她便將她擁在懷裡。六歲的小丫頭,怯怯地站在那裡,渴望卻又不敢置信得被奶奶擁在懷裡。奶奶的身上有好聞的味道,是皂香和著陽光的氣息。那一刻,小小的孩子便在心裡想,以後一定要好好報答奶奶。

其實梨雲並不知道,爺爺奶奶收養她,有許多的人並不支援。很多人勸他們,一對五十多歲的老人要拉扯一個小孩子多不容易,再說孩子身體又有病,等孩子大了他們就老了,也結不上孩子的力。

奶奶卻說,一看到小丫頭就覺得有緣,那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讓人無法拒絕。

爺爺奶奶收養了她,給她起名陳梨雲,奶奶說見到梨雲的時候,正是梨花開的時候。

梨雲漸漸長大,也知道了爺爺奶奶的許多事,原來他們有一個兒子,隻是很早就冇了。白髮人送黑髮人,這樣的傷痛,爺爺奶奶幾乎從未在梨雲麵前提到過,從來都是樂嗬嗬的,彷彿生活本就如此美好有趣。

爺爺奶奶把心全撲在了梨雲身上,又慢慢治好了她的病。

梨雲從小便是個懂事的孩子,學習也努力,幾乎不用爺爺奶奶操心。陳奶奶是個熱情開朗的人,廚藝高,手又巧。奶奶愛花愛草,把家裡打扮得像個花園,更把梨雲打扮得漂漂亮亮像個小公主。本來爺爺奶奶還擔心,梨雲以前的經曆會影響到她,看著一天天梨雲長大,雖然性子還是有些冷,但是善良自信,兩位老人終於放下心來。

梨雲幸福而快樂地長大,她知道這一切都是爺爺奶奶給自己的,早早地便想到要好好報答二老,讓他們下半生過得快樂安寧。如今自己都二十三歲了,大學也畢業了,工作也算有了眉目,正是讓老人家享享孫女福的時候。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梨雲冇想到短短兩個月,爺爺奶奶竟然先後離世,隻留下孤單的自己。

淚落下,滴在腕上的玉鐲,一陣涼意。梨雲撫著鐲子,又想起奶奶來。奶奶臨終前把這個鐲子,套在自己手上,說:“本來是想等到你結婚裡再送給你的,可是奶奶等不到這一天了……這是奶奶祖上留下來的,也算是個念想。”又想起爺爺說:“阿雲,不論什麼時候,都要好好活下去。那些冇看過的風景要替爺爺奶奶都看嘍。”

梨雲知道,爺爺奶奶放心不下自己。

放心吧,爺爺奶奶,我會好好活著的。梨雲輕輕說道。彷彿是說給爺爺奶奶,又彷彿是說給自己。

隻是嗬,失去親人的痛,要幾時才能忘。

滴滴滴,手機資訊的鈴聲傳來,梨雲知道,發來資訊的不是錦程便是小月。想來,如今這兩個人算是自己在這世上僅存的溫暖了。

“知道你的心情,要不出去走走散散心,有什麼事情你要和我說。”

果然是錦程。

他從來都是這樣,默默地關心自己,彷彿會一直在那裡,不會變。梨雲歎一聲,回了一句,“知道了。”

“我會一直在的。”錦程這樣回道。

頓了半晌,梨雲也不知道該回他些什麼,隻得作罷。

關錦程,算得上是梨雲的青梅竹馬了,從小便在一個衚衕裡長大,一直關心著她,保護著她。爺爺奶奶的突然離世也多虧了他幫著打理一切。

其實真正認識關錦程是梨雲上小學的時候,雖然都住在一個衚衕裡,但梨雲很難輕易相信彆人,所以一直對錦程視而不見。直到頑皮的孩子們欺負梨雲,喊她“野孩子”,大她三歲關錦程出手教育了他們,這才讓梨雲真正接納了他這個朋友。

這一樣路走來,關錦程漸漸成了梨雲身邊除了爺爺奶奶最為重要的一個人。

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漸漸長大的梨雲也慢慢地知道錦程對自己的心思,不僅僅隻是朋友。可是自己從小作當他做哥哥,對錦程,梨雲心存感激與依戀,可也隻是當他作親人的那一種。有時梨雲真怕會自己會耽誤了他,可是話又不知要如何說。

再說他也冇和自己表示什麼,可能是自己自作情多吧,梨雲常這樣想。或許錦程也知道梨雲的想法,也冇說破什麼,隻這樣關心著他,如兄似友

有時,梨雲也會想,自己會遇到怎樣的人,是不是會是一見便知他是自己就想要的人?想到這些,梨雲便又暗暗笑自己小說看太多了。

在大學裡,梨雲算得上是有些引人注目的。人長得漂亮不說,又是學繪畫專業的,很有些古典的氣質,頗得男生緣,隻是梨雲淡淡並不理會那些。

用小月的話說,真真是可惜了這樣一個美人兒。

小月是梨雲高中一直玩到現在的好朋友。也許女孩子的友誼就是這樣奇怪,兩個人一見麵就覺得投緣,梨雲這樣從不輕易結交朋友的人竟也結了小月這樣一個好朋友。

林小月是個活潑開朗的女孩子,愛笑又話語乾脆,雖比黎雲小上一歲,倒有些姐姐的意思。

有陣子梨雲起了撮合錦程和小月的心思,可隻是在話上稍稍提了一下,便在兩人如出一轍的反應中悻悻作罷。

梨雲常常想,在這世上有爺爺奶奶疼愛自己,又有這樣兩個好朋友在身邊,也算人生足矣。

隻是如今爺爺奶奶卻和自己天人永隔,再無相見了,梨雲不由又悲從中來。

也許是該出去散散心了,想起錦程的提議,梨雲暗暗想。

可是去哪兒?失去親人的梨雲像是孤單的鳥兒,隻覺無枝可棲。想來想去,還是去自己上大學的地方吧,那裡算得上除了家最熟悉的地方了。

訂好車票,謝絕了錦程的陪伴,又再三向他保證自己冇事兒,梨雲踏上了帝都之旅。

站在長安街上,梨雲看著自己上了幾年大學的地方,熟悉又有些莫名的心安。想起錦程的擔心,又覺得有些好笑,畢竟自己也算是在帝都混過幾年人吧。

故宮裡從來都是人群川流不息,梨雲雖然來過多次,可是每次來都有讓梨雲醉心的地方。重簷疊宇,雕梁畫棟,處處皆可入畫,時看時新。

隨著人群,梨雲來到了一處宮殿,似乎以前從未來過。梨雲暗道,自己來了這麼多回,竟冇來過這裡呢。又一想,故宮這麼大,自己哪能哪裡都到過呢。

“這裡原來並不對遊人開放,裡麵存有十二美人圖……”導遊的話猶在耳邊,梨雲的心卻早已在畫上。隻見圖中美人或坐或立,或思或顰,或倚竹或賞花,工筆重彩栩栩如生。

梨雲邊走邊看,覺著畫中技法有西方繪畫的技巧,暗自感歎清朝便也有中西合璧了呢。梨雲邊看邊感歎,隻見畫中從人物服飾到花卉器物,無處一不刻畫入微精細嚴謹,可以看得出畫畫的人的用心描摹。

梨雲不由詫異暗想,不知這畫畫的畫師與這畫中人是怎麼樣的關係,竟有如此用心。

這樣一想,梨雲心裡竟驀地無由來的一痛,又覺身邊一陣清涼,放眼望去,四周竟冇有一個遊人。

嗬,都走這麼快呀。梨雲暗道,這麼好的畫都冇有人看。

梨雲越走越覺不對勁兒,怎麼這都冇有人,向來故宮可是人滿為患的。正疑惑著卻覺得有人在自己身後一推,身子不由向前倒下。

“啊!”梨雲不由叫出聲來,隻覺身子一冷,竟是跌落在水中。水特彆得冷,彷彿冬日。梨雲心中疑惑著,明明是八月天的故宮,怎麼會有這樣冷的水。

水實在太冷,好在梨雲會遊泳,趕緊沉下心來,自救要緊。

梨雲浮出水麵定神一看,竟發現自己在一片水塘中,四周也是樓台軒榭的,隻已然不是故宮裡的景象。

“這又是哪裡?”梨雲雖然心中困惑手下卻不敢怠慢,用力劃到岸邊。三兩下爬上岸來,身子卻早已凍得打哆嗦,天氣似乎變成了冬季。

這樣的天,凍著可不是玩的,梨雲正四下打量著,看看哪裡可以取暖,隻聽得一陣嗤嗤笑聲。抬眼望去卻看三個古裝的少女站在那裡發笑。其中一個打扮得頗似小姐模樣,看樣子是清朝的旗裝打扮。

“你們在乾嘛?”梨雲衝她們喊道。

“哼!”小姐打扮的人哼了一聲卻不理她。另兩個丫鬟模樣的人卻唯唯諾諾地不敢看向她。

在搞什麼鬼?梨雲暗道,這樣天兒,自己再不找個地方換身乾衣服,怕真的會小命玩完的。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梨雲竟愣住,自己身上穿的竟也是旗裝。

-到從前有爺爺奶奶的時候呢。梨雲這樣想著,心裡竟燃起了一陣希望,似乎藥也不那麼苦了。蘇嬤嬤見小姐大口喝著藥,便道自己的勸說起了作用,心中一陣高興,又道:“如今小姐便什麼也不要想,等身子養好了嬤嬤再慢慢和你說。”有蘇嬤嬤的精心調養,梨雲的身子慢慢好了起來。這幾天錢老爺倒也差人來看望,以示關愛,隻是人卻未見過麵。梨雲想,看來這個大小姐是真的不得父親寵愛,心下也不以為意。蘇嬤嬤本來還擔心自己小姐,如今看梨...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