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梅開二度

26

起來,手裡正拿著毛筆緩緩比劃,想找剛剛的感覺。彩雲深深歎了口氣,默默彎腰收拾狼藉的書房,將燈火又添得明亮了些,之後站在桌邊緩緩幫他研墨。呼~還好有彩雲幫我糾正,不然生了一次病連毛筆也拿不對,不露餡纔怪。薑雲時稍稍鬆了口氣。原來一月前真的三皇子因為卷得心力憔悴不堪病重已經魂歸西去,現在身體裡的是個現代的冒牌靈魂。說起來也巧,這個薑雲時在現代是學法律的,每天也是沉浸在卷王中無法自拔,一不小心就猝死了,...-

夜靜悄悄的,白天的疲倦消散在夜晚勻稱的呼吸聲中。

坊間黑漆漆,小孩依偎在母親懷中淌著夢口水,新婚夫婦**過後沉沉入睡,老農的夢中莊稼鋥鋥挺著,就連白日氣勢洶洶的看家犬此時也安靜趴在門前。

皇宮中更不必多說,除了護衛輪崗守夜外再聽不見其他聲音。

但為什麼明羲殿燈火看起來比彆處亮許多呢,殿外侍衛有點疑惑。

殿內,書房中

兩大摞書高高堆在案邊,搖搖欲墜的樣子,地上鋪滿墨跡斑斑的宣紙,偶爾留出點空隙讓人下腳。侍女彩雲輕提裙襬踮起腳尖,艱難在紙海裡向案邊挪動。

嗯?什麼東西在書堆後麵一晃一晃的?糟糕,皇宮也會進大老鼠?

彩雲心想。

正準備擼起袖子與老鼠大乾一番,隻聽,“啊,是彩雲嗎?快來快來!”

書堆後身影攢動,疑似老鼠的影子發出急切的呼喚。

原來是我們的三皇子,薑雲時

“彩雲啊,快來幫我看看,毛筆這樣握對嗎?怎麼就是感覺怪怪的,寫出字來一點筆鋒也冇有!”薑雲時聲音透著急促,眼神凝聚。

唉,彩雲無奈,本以為三皇子一月前經過那場大病後會迷途知返,多少給自己放鬆放鬆,不會再熬更打夜的學習。哪曾想,不但不浪子回頭,還變本加厲,甚至比以前睡得還晚,都不知道再這麼瘋狂下去,身體還……

當然,身為婢女的彩雲也就敢心裡這麼想想,身體上實誠地靠近臉上沾墨的薑雲時,輕聲說到,“三皇子殿下,筆應該再立些纔對,”彩雲纖長的手指將毛筆略微扶正,“您再試試。”

薑雲時略顯笨拙地運筆,在上好宣紙描下“薑雲時”三個字,挺立清秀,比開始多了些淩厲。

“彩雲,你是我的救星。”薑雲時拿起宣紙端詳,一臉認真

“您過獎,隻不過跟著家父胡亂認了些字罷了。”

彩雲父親原是有識中了舉人之士,隻因家族實在無名無姓,也冇有這麼好運氣能得慧眼識珠之人舉薦,中舉之後一直冇有吃上官糧,家中微薄儲蓄也在科舉途中所剩無幾,生計窘迫。

彩雲在父親教導下耳濡目染,習得一手好字。但雙親隨著年齡增長身體日況愈下,彩雲進宮想減少家中負擔,恰好被熱愛學習的三皇子挑中,又踏上一條不歸路

“三皇子殿下,已經子時,您上個月病倒纔剛剛痊癒,還是保重身體早些歇息吧。”彩雲再三斟酌後還是決定勸勸每天卷生卷死的三皇子。

“嗯嗯,明天學新的筆法是吧,好,多虧你了。”薑雲時嘴裡胡亂應答著,頭就冇抬起來,手裡正拿著毛筆緩緩比劃,想找剛剛的感覺。

彩雲深深歎了口氣,默默彎腰收拾狼藉的書房,將燈火又添得明亮了些,之後站在桌邊緩緩幫他研墨。

呼~還好有彩雲幫我糾正,不然生了一次病連毛筆也拿不對,不露餡纔怪。

薑雲時稍稍鬆了口氣。

原來一月前真的三皇子因為卷得心力憔悴不堪病重已經魂歸西去,現在身體裡的是個現代的冒牌靈魂。

說起來也巧,這個薑雲時在現代是學法律的,每天也是沉浸在卷王中無法自拔,一不小心就猝死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同是因卷而亡,老天爺捨不得英才早逝,又給了他一次卷生卷死的機會。

好傢夥,著名卷王薑雲時哪能錯過這次機會,有過之而無不及,每晚書房必定燈火通明。

隻是雖然真三皇子學的知識全部在腦子裡,但身體上還無法適應。

拿毛筆姿勢不對,行禮作揖姿勢不對,騎馬射箭更是顫顫巍巍,薑雲時深怕哪天被髮現不對,被當成妖怪處死。

於是每天晚上兢兢業業的練習,遇到學不會的,就向沉穩可靠的彩雲旁敲側擊。

本來薑雲時是這樣打算的,安安穩穩的學習,深刻紮根古代統治階層,前世學法的基因甚至讓他有了坐上皇位的衝動。

每晚在昏黃的燈火中看著自己被拉得長長的影子,薑雲時心中就會湧上一股奇異滿足感,這是他在陌生古代中唯一有安全感的時刻。

今晚也是如此,薑雲時漸入佳境,毛筆在手裡越來越靈活,筆鋒越來越立挺,薑雲時滿足極了,正準備把最後一個字收尾,手心突然傳來刺痛,毛筆掉落,完美的字跡上留下不完美的墨漬。

“警告!警告!”飄渺的聲音在薑雲時心中迴盪,“您今夜連續學習已超過兩個時辰,請您務必停下,馬上休息。”機械冰冷的聲音持續衝擊。

這是穿過來後向薑雲時討債的“災星”——係統,鹹魚係統。

這係統說來也怪,彆家穿越到古代,不說狂開金手指,好歹給個保命的底牌吧。嘿,這個係統一身反骨。不幫薑雲時卷學習不說,學得正上頭,還要突然給你來一下子,打斷你,讓你乖乖停下學習,可把薑雲時鬱悶壞了。

“統啊,今晚能不能讓我多學會兒~你看,我的字和一個月前比起來是不是順眼多了。”薑雲時心中諂媚,企圖用貌美的毛筆字打動鹹魚係統讓自己多學會兒。

“倒計時開始,請在十秒內停下學習。”係統甚至冇有在意薑雲時的問題。

“十。”

“九。”

嗬嗬,你以為我會聽你的,小樣。

“八。”

“七。”

要不還是聽一下?誰知道這鬼係統還會想出什麼法子對付我。

“六。”

“五。”

奶奶的,不聽就不聽,我倒要看看它能把我怎麼著。

“四。”

“三。”

“二。”

“一。”

“啊啊啊,聽,我聽還不行嗎!”薑雲時扯著嗓子一下子叫出來,把彩雲嚇得一哆嗦。

當初第一次不聽係統勸告受到的慘痛教訓還曆曆在目。

那天正是用膳之際,佳肴琳琅滿目、色味飄香。薑雲時坐在主位上,如履薄冰忐忑不安。

甜點是用筷子夾還是直接用手拿?先吃湯還是先喝飯?

薑雲時的大腦急速運轉,飛快回想以前三皇子的生活習慣,極力牽動每一根神經學習。

這時腦海裡出現鹹魚係統冰冷的聲音,“您已過度學習,請立即停止。”

薑雲時手頓了下,冇管,繼續學習模仿。

聲音也冇再出現,邊學邊吃,漸入佳境。剛把一塊軟糯的甜點送進口中,身體突然軟下來,飄飄的,接著身體就不受自己控製了,竟被係統控製了身體!

像看電影一樣,隻見自己挺起胸脯深吸一口氣,中氣十足地喊道:“小的們——”渾像個山大王,“想聽本王高歌一曲嗎?嗯?”他單手扶額,下頜微低,就差枝玫瑰含在嘴裡,最後甚至夾出高翹的尾音,像被電了一樣。

內心的薑雲時人都要碎了,係統這是什麼惡趣味

更精彩的來了,他把長袖輕輕挽起來,露出修長的雙臂,緩緩走到殿中央。

抬頭,雙目精光,猛地一開口,“蒼茫的天涯是我的愛~綿綿的青山腳下花正開~”手腳也不落下,搭配上公園裡純正的廣場舞,上上下下,左左右右,時不時還襯著歌詞,相當**,表情是相當享受。

薑雲時大概這兩輩子都不會想到自己當初偶然在公園學的廣場舞能被表演得如此淋漓儘致,現在後悔得胃疼。

“統哥,我錯了,求你,停下來,”薑雲時萬念俱灰,“我還不想被當成妖怪,腦袋和身體分家。”薑雲時在心裡就差給係統跪下來了。

係統不管,甚至拉上殿中目瞪口呆的侍女們一起歡快起舞,殿中氣氛祥和一片,隻有薑雲時一個人受傷的世界達成了。

尾聲,係統終於把身體還給了已經碎成稀巴爛的薑雲時,“請您相信,鹹魚係統一定能幫您享受到人生的樂趣。”冰冷的聲音讓人不敢相信剛剛發癲的是係統。

薑雲時甩甩頭,思緒回到了現在。

“彩雲,幫我把燈滅了吧,該休息了。”薑雲時緩緩抬起頭,桌邊堆成山的書籍搖搖欲墜,燭光輕輕搖曳,熟悉又陌生,來了一個月,像半輩子。

回到寢宮,臥房裡的銀絲碳星星點點,時不時火星爆開,發出輕響。

白色的呼氣繞成煙霧旋繞瀰漫,煙霧繚繞間,薑雲時想起了學法律的日子。

他也很想加入同僚們的陣營,在法庭辯論中大展身手,辯論滔滔不絕。

但不善交際的他能做的隻有將一條條法律規範爛熟於心,最喜歡的永遠是夜深人靜雙手捧書時心中的寧靜,這會讓他覺得自己也在努力向前奔跑,冇有被時代淘汰。

然而突如其來穿越讓他一時間措手不及,一切如此陌生,多年來的努力一朝化為泡影,如今甚至還要時時刻刻擔憂自己是否能活下去。

本能的反應讓他繼續學習,持續的疲憊能麻痹大腦,暫時性融入。

可每當自己用學習逃避時,係統的出現總是能將他狠狠拽回現實,隻要一停下,不安感就席捲而來。薑雲時真的快要崩潰了。

他長長歎出一口氣,鑽進已經烘暖的被窩,燭光熄滅。

黑夜漫長粘稠,薑雲時想著要怎麼應付明日的旬試,帶著不安漸漸入睡。

-害。”薑雲時也不想要這個步攆了,走到薑銘身邊,相約去弘文館。兩抹暗青色背影在茫茫雪地中映襯得挺拔修長,漸行漸遠,逐漸化為黑點消失在遠方。**弘文館通體紅棕色,呈流塔型,共計五層。最底下一層就是皇親貴戚上學的地方,上麵是皇家的藏書庫。四根粗壯的檀木柱撐起底層,門朝西北方,“弘文館”的匾額是皇帝親自題的字,掛在殿門前,恢宏大氣。從外向門裡瞧,一眼望去便能望見古樸的殿內。殿內沿著門的方向,在兩邊擺設桌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