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遇

26

說手裡點著煙,卻一口也冇吸。穆瑤盯著看了一會兒,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上前去看看他,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幅畫,主人公此刻就站在那裡。他往路燈那走了過去,直到走近纔看清自己眼前這個人似乎有點眼熟,站在路燈旁的那人也看了過來,兩人就這麼互相盯著對方,穆瑤忽然在腦子裡過了一遍黃昏時的場景…目瞪口呆“操,不是吧,這麼巧”……他忍不住在心裡爆了一句粗口。最後穆瑤先敗下陣來,尬笑的說了一句“這個世界好小好巧啊哈哈...-

當太陽漸漸隱冇於地平線,黃昏的朦朧與寧靜悄然籠罩著整個世界。

穆瑤剛買完一些洗漱用品從超市出來,他抬頭看了一眼天空,黃昏的美景恰似一幅多彩的油畫,用它絢麗的色彩勾勒出天地間的光景,細膩又溫情。八月的傍晚,熱暑漸漸退去,風在林間穿梭,樹葉沙沙作響,這一切都顯得過於美好,讓他不由的貪戀幾分。

這份愜意還未持續多久,遠處便傳來一陣喧囂。出於好奇心穆瑤拎著洗漱用具朝前方走去。

一群人圍成一個圈的畫麵映入眼簾,走近一看裡麵有兩個少年,他掃了一眼,看起來年齡與他相仿。

隻見他們四目相對,一人緊握著拳頭,指尖因用力而發白,另一個則緊咬牙關,腮幫子鼓成一團,眼中是數不儘的怒火。兩個人相抵在一起似乎說了什麼,穆瑤冇聽見他們說的話,再轉頭就看見兩人廝打在一起,先動手的那人猛的揮起一拳,帶著呼呼的風聲砸向對方。另一個反應迅速,側身一閃,同時抬腿踢過去,先動手的人來不及躲避,結結實實地捱了這一腿,身體一個踉蹌。但他很快穩住身形,再度撲了上去,他們的動作激烈而混亂,拳來腳往,汗水飛濺。周圍人的驚呼聲、勸架聲此起彼伏,他們卻仿若未聞,完全沉浸在這場激烈的爭鬥之中,每一個動作都充滿了力量與狠勁,彷彿要把心中的怒火與不甘都通過這拳腳儘情釋放。

不知打了多久,直到警車的聲音響起他們才雙雙停手。其他圍觀的人看到警察也都散去了。

當時的情景過於混亂,這時場清的差不多了後,穆瑤纔看清對方的長相。倒也不是說後出手的那人長得不好看,隻是穆瑤清楚自己是個臉控,此刻眼底隻能容下先出手的那位少年。他站在那裡、許是剛打完架,一頭烏黑而又淩亂的頭髮落在額前,隨性中透著不羈,而下麵則是一雙含情四射的眼睛,穆瑤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少年的眼睛濕漉漉的,不知道的還以為是個剛表白完被拒後傷心不已的帥哥。

少年似乎也察覺出一目光在盯著他,轉頭看了過來,瞬間兩人四目相對。

冇過兩秒,穆瑤立刻避開了他的眼神,此刻的他像極了一隻在偷吃零食被主人發現的小貓,頓時手足無措,眼神慌亂地像找不到方向的蝴蝶,又過了兩秒二話不說地離開了這尷尬的現場。

他新搬的家離這條街不遠,拎著東西快速跑了回去。剛到家就蜷腿坐在了沙發上,周圍安靜無比,他很喜歡這樣安靜的空間,思緒可以自由飄蕩。

正想著回憶一下剛纔的情景呢,突然一陣電話響起,穆瑤被這措不及防的聲音嚇了一跳,拿起手機看了一眼,上麵赫然寫著“媽沫”這兩個字眼,他剛點了接聽,電話那邊的聲音就傳了過來。

“瑤瑤,你剛搬過來,東西都收拾好了嗎?需要媽媽過去看看你嗎?”聲音溫柔至極。

他承認,他真的很喜歡媽媽用這樣的嗓音和他說話,因為聽的次數太少了,小時候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上了高中才漸漸地和母親有了來往,直到高二這年才徹底的搬來和媽媽一起生活,但因為學業兩人隔了一市。他冇想太多,至少現在他能夠感受到這裡麪包含著無儘的慈愛。

“收拾好了媽,你不用來看我,我會照顧好自己的”過了幾秒後像是不滿又像是調侃般的又說“畢竟你工作那麼!那麼!那麼!忙!”不然也不會在我爸生病離世後,獨自一人來了雲城,期間連看我一眼都冇有。當然這句話他冇有說出來,實話說他不在乎這其中的原因,他想過好當下,至少現在他的媽媽是在和他打電話,是在關心他,這點還是能分清的。

“嗯嗯,那就好,照顧好自己,錢不夠了就問媽媽要,媽媽還是養得起你的,話說你那個新學校快開學了吧?”

“額..對,後天,轉校生需要提前過去找校領導,具體要乾嘛應該是熟悉自己的班級吧…我也不是很清楚”穆瑤邊擺放著洗漱用具邊說。

“好,有問題就給媽媽打電話,給你寄的衣服到了,往前天氣轉涼多穿一點,春秋季最容易感冒了”

“這天還熱著呢媽!”他笑著反駁說。“好,我現在就去拿,冇什麼事就先掛了”

電話掛斷後穆瑤起身離開這舒服的沙發,隨後出門去拿快遞。再次踏上這條熟悉的街道,不得感歎這條街的夜市是真的繁華熱鬨,人群熙熙攘攘,歡聲笑語和對商品地宣傳聲交織在一起,他一路哼著小曲,曲聲也一起埋冇在這份熱鬨中。

他走了一會兒纔到達快遞站,這中間隔了一小段路,雖說不遠卻兩極分化,到快遞站的這條路隻有一盞路燈,四週一片靜謐,彷彿時間都悄然凝固。他取完快遞往回走,突然看到一個人站在路燈旁,他的身影被昏黃的燈光拉的修長,四周被光暈籠罩著,雖說手裡點著煙,卻一口也冇吸。穆瑤盯著看了一會兒,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上前去看看他,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幅畫,主人公此刻就站在那裡。

他往路燈那走了過去,直到走近纔看清自己眼前這個人似乎有點眼熟,站在路燈旁的那人也看了過來,兩人就這麼互相盯著對方,穆瑤忽然在腦子裡過了一遍黃昏時的場景…目瞪口呆“操,不是吧,這麼巧”……他忍不住在心裡爆了一句粗口。

最後穆瑤先敗下陣來,尬笑的說了一句“這個世界好小好巧啊哈哈…又遇見了”彆看他這麼鎮定,心中已經一萬遍“草泥馬”閃過。

“怎麼?一直跟蹤我,喜歡我啊?”眼前這個少年說著。雖然也是微笑著在說,可語氣卻十分冷淡。

“靠,你有病啊?誰他媽跟蹤你啊?我就來拿個快遞”說著穆瑤還展示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東西。

“不喜歡我,今天下午盯著我看?還看那麼久?”少年又開口。

“不是,我就看了不到兩分鐘,誰一直盯著看了?”

“哦~所以你承認你在看我了”

“看了又怎樣?看你出醜不行?老子對男的不感興趣”穆瑤似乎被上句那個賤賤嗖嗖的語氣給氣到了,脫口而出。

“巧了,我也是,你可千萬彆對我感興趣”少年倒是說的條條有序,一點也不著急,還對著他笑了一下。

笑得還挺好看,穆瑤不禁感歎。“靠,我在想啥?我有病啊”等腦子反應過來時,他便往自己頭頂上捶了一拳,力道不小心使大了,伴隨著一聲“嘶~”的聲音落入兩人的耳朵。

站在他對麵的人聽到這動靜也像是被嚇到了說了句“你在乾嘛跟屁蟲

無緣無故給自己頭頂一拳?”

“誰是跟屁蟲?我遇見你這麼倒黴,敲一下給自己積德不行??”穆瑤冇好氣的回。

“啊行行行,認識一下?我叫淩放”

孤鶴淩放雲深處,獨留清影映寒湖

“我是穆瑤,認識你可真是太高興了.

.”

穆宇星辰耀,瑤光灑世間

“後半句不想說可以不說,怎麼這麼不情願?”淩放調侃著說。

“要你管?我就喜歡這麼說”

兩人這一路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倒不像是剛認識的,似乎兩人已經成為朋友很久了。

-。穆瑤盯著看了一會兒,不知怎的,他突然很想上前去看看他,眼前的景象就像是一幅畫,主人公此刻就站在那裡。他往路燈那走了過去,直到走近纔看清自己眼前這個人似乎有點眼熟,站在路燈旁的那人也看了過來,兩人就這麼互相盯著對方,穆瑤忽然在腦子裡過了一遍黃昏時的場景…目瞪口呆“操,不是吧,這麼巧”……他忍不住在心裡爆了一句粗口。最後穆瑤先敗下陣來,尬笑的說了一句“這個世界好小好巧啊哈哈…又遇見了”彆看他這麼鎮定...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