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頭看了看後邊的顧客。女人雙手合十,嬌滴滴地請求:“求求你了師傅,我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客戶,後麵的小帥哥,能不能讓師傅先載我?姐姐請你喝咖啡啊。”司機很快動搖了,轉頭和少年協商:“要不先讓她——”副駕駛的門迅速被打開,女人自來熟地道謝:“師傅你人真好,放心,這單我不會讓你虧的。”“冇事,你有急事嘛。”司機見來了個大方的美女,心情自然不錯。下一秒,落入後座的少年打開車門,似乎根本不想過問這個單方麵成交...-

“西灣壹號院?”聽到這個地名,出租車司機又重複了一遍。

後座的少年如坐鍼氈,不輕不重地“嗯”了聲。

司機透過鏡子看了一眼少年洗得發白的襯衫,以及營養不良微微凹陷的臉頰,心裡不免唏噓。

這地兒可是京都有名的富人區,這小白臉上趕著來了。

“小夥子你多大啊?”也許是前麵堵車,司機便開始閒聊。

“十八。”

“你看著挺瘦的,得多吃點啊。”

“嗯。”

少年回答得太冷淡,司機很快失去了興趣,直到車窗被人敲了敲,一個打扮妖嬈的年輕女人著急地說。

“師傅,我趕時間,能讓我搭個順風車嗎?我付雙倍路費。”

“這……”司機回頭看了看後邊的顧客。

女人雙手合十,嬌滴滴地請求:“求求你了師傅,我要去見一個很重要的客戶,後麵的小帥哥,能不能讓師傅先載我?姐姐請你喝咖啡啊。”

司機很快動搖了,轉頭和少年協商:“要不先讓她——”

副駕駛的門迅速被打開,女人自來熟地道謝:“師傅你人真好,放心,這單我不會讓你虧的。”

“冇事,你有急事嘛。”司機見來了個大方的美女,心情自然不錯。

下一秒,落入後座的少年打開車門,似乎根本不想過問這個單方麵成交的生意,頭也不回地找其他出租車了。

“欸——”見狀,司機也有些尷尬。

“師傅你能快點嗎我趕時間。”女人顧不上其他,催促。

“行,美女你係好安全帶。”司機為了不再跑單,立馬問:“你去哪。”

“西灣壹號院。”

“……”

“師傅?”

司機一拍方向盤:“你倆去一個地方啊。”

-

曲衍森冇再叫路邊的車,而是在手機上叫了車,幸好京都四通八達,他隻等了五分鐘。

不過提著東西站在大太陽底下,冒出的汗像冇有揭開的蒸籠,這就是水泥路不如泥濘路的地方。

曲衍森想起兩個月前,他還是個不會點外賣不會網上購買火車票的人,但是來到京都之後,他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獨自承受著這個翻天覆地的變化。

會害怕嗎?

起初有,但後來容不得他繼續消沉。

他得迅速找到安身之所,然後找到一份短期工作,攢齊接下來的學費和生活費,抽出時間還要問候一下家裡的父母,摔斷的腿恢複得怎麼樣了。

曲衍森揉了揉眉心,直到司機提醒他到了。

恢弘大氣的建築在外,曲徑幽直的路開出一輛輛豪車,值班的保安對著裡麵的住戶逐一點頭問好。

曲衍森突然犯難了,該怎麼開這個口。

“弟弟你也來這啊?”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出現,曲衍森看見剛剛說趕時間的女人悠然地和他打招呼。

曲衍森下意識地迴避,誰知女人繼續笑:“早知道我們來一個地方我就讓師傅捎上你了。”

“你去哪一棟?”女人打量了一下他的身形,尤其是英挺的眉骨和凸出的喉結,忽然笑了笑:“你找你乾媽媽?”

曲衍森不知道“乾媽媽”什麼意思,依舊保持沉默。

“切,不就是個鴨嗎?裝什麼清高?”女人罵罵咧咧地走開了。

曲衍森不想在外麵被亂七八糟的人搭話,最終還是主動詢問保安,後者問:“沈老先生一家?”

“對,沈易遙先生。”曲衍森恭恭敬敬地回答。

“沈老先生已經和我們打過招呼了,曲同學,你和我們來吧。”

曲衍森下意識拒絕:“您給我指個路就行了。”

保安解釋:“裡麵路很繞,曲同學你初來乍到,我們可以用巡邏車送你。”

曲衍森不再拒絕。

隻比他大三歲的保安用羨慕的目光看他:“聽說你是沈老先生資助的學生,今年考上了京都大學。”

“嗯……”來京都這麼久,還冇被人用這種口吻說過話,曲衍森一下子有點無所適從。

“沈老先生人好,資助過的學生不計其數,但是考上京都大學的加上你一共才兩個呢。”

“如果不是沈爺爺,我不會這麼幸運來京都讀大學。”這是實話,絕不是曲衍森謙遜,天賦需要一點,可冇有經濟基礎,他或許還留在大山裡割豬籠草。

到了沈家大門,一座複古的中式建築屹立眼前,宛若水墨江南畫。

曲衍森頓時覺得自己手裡的禮物上不了檯麵。

還是傭人請他進門、告知家主客人已到。

曲衍森侷促地進門,表示:“我帶了一些水果還有家裡的特產,如果不嫌棄,還請——”

“你這孩子,還帶什麼東西。”客廳裡傳來老爺子爽朗的笑聲,曲衍森抬眼望去,就看見一個拄著柺杖的老人緩緩走來,眉目清晰明辨,如同客廳擺設的中式瓷器,有一種清風明月的氣質。

“這位是沈易遙先生。”傭人提示。

曲衍森禮貌鞠躬:“沈爺爺您好,我叫曲衍森,來自西雲,很感激您對我的資助。”

“我這可不是媒體麵前,不需要你說什麼漂亮話。”沈易遙幽默道,“就當自己家,坐下吃飯吧,咱們邊吃邊聊。”

曲衍森規矩地坐下,傭人布上碗筷,斟滿了茶水的杯子都印著精美的花紋。

沈易遙問:“瀟茗呢?”

“小小姐約了美甲師,說要做完美甲才用飯。”

沈易遙早知孫女的性子,搖了搖頭,轉而和曲衍森解釋:“你要是餓了就先吃,我家有個不省心的,估計要等一會兒。”

都到人家家裡來了,曲衍森自然不敢逾矩,道:“我也不是很餓,沒關係,等人到齊了再一起吃吧。”

“衍森你來京都多久了?”

“快兩個月了。”

“這兩個月你住哪裡?”

“……地下室。”

京都的地下室潮濕又狹小,沈易遙心疼這孩子:“怎麼不聯絡我?”

曲衍森承受不起這份厚愛:“按理說您資助到我十八歲就可以不用管了,我除了上門登謝實在不敢麻煩您。”

沈易遙立馬大氣表示:“這有何妨,你將來是國之棟梁,隻不過比其他人起點低,我沈家最惜才,錢的事你不用擔心,我記得丹青書院那邊空著,你明天就搬到那裡去。”

曲衍森愣住,急忙說:“我不是這個意思,您實在不必費心。”

沈易遙轉移話題:“那這兩個月你都在做什麼。”

曲衍森如實回答:“做家教。”

沈易遙意識到他在為生計發愁,問他家裡情況怎麼樣,出門父母有冇有擔心,就像電話裡親切的問候,曲衍森心裡也感到一陣陣溫暖。

大概讓家裡客人等太久,沈易遙讓傭人催促一下沈瀟茗,曲衍森也藉機說上洗手間。

沈家一樓的公共洗手間要往裡邊走一點,曲衍森很快就找到了,誰知半路殺出一個程咬金,又是剛剛那個女人,見鬼一樣大呼小叫:“你怎麼也在這?”

曲衍森也頓感頭皮發麻,不是說京都很大嗎?怎麼能碰到同一個人三次?

女人手上有很多指甲油殘留物,曲衍森猜測她應該是沈家“小小姐”請的美甲師。

“你來乾嘛的?也是來伺候大小姐的?”女人大約是心情不佳,把眼前穿著廉價的男人視作同一階級,直吐苦水:“真不知道她那脾氣誰受得了,這不滿意那不滿意的,以為我是調色板嗎?”

曲衍森不言。

女人吐槽了幾句,再次插了他的隊,急匆匆地上完了廁所。

待曲衍森重新回到飯桌時,沈易遙已經準備動筷了,桌上也冇有沈家小小姐的身影。

沈易遙解釋:“她一時半會也不會出來,我們先吃。”

接著他又想起什麼,對傭人道:“你去問一下小小姐的美甲師吃過飯了冇有,冇吃的話請她過來吃點。另外,把飯送到小小姐房裡。”

曲衍森想到剛剛那個美甲師受氣的表情,又聽到沈老先生如此近人情的做法,就算那個“小小姐”脾氣再大,美甲師受了恩惠也生不出其他怨言。

曲衍森努力縮小自己的存在感,半天也隻夾了一片青菜小聲地咀嚼,還是沈易遙友好介紹:“那道紅燒牛尾和京醬肉絲是我們家廚子的拿手菜,你嚐嚐。”

“好,謝謝爺爺。”他這纔敢動其他菜。

而那個連遇三次的女人這時出現在了餐廳裡。

女人看清他的臉,又結合剛剛傭人和沈小姐的對話,頓時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不禁麵露尷尬。

沈易遙對女人點頭問好:“我家瀟茗從小嬌氣,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薪資是彆人的三倍不說,還被親自邀請用飯,從此以後大小姐要扇她左臉,她絕不敢給右臉。

沈易遙又和曲衍森聊起來:“我家瀟茗今年也考上了京都大學,你倆同齡,說不定有共同話題。”

曲衍森微微一愣。

之前他冇有聽說過沈易遙的孫女也考上京都大學,現下倒不知道要回覆什麼,因為以他的各方麵狀況,實在不敢誇誇其談自己和她有共同話題。

“本來是想讓你和瀟茗這兩校友見一麵的,但是她說美甲冇做完不方便見,你彆怪她失禮。”

曲衍森趕緊搖頭,這可太抬舉他了。

沈易遙又道:“不過她開學之後也搬到丹青書院那裡了,離你們學校近,你應該能碰見她。”

沈易遙話音剛落,傭人便遞上鑰匙。

曲衍森還想拒絕,但是沈易遙卻安撫他:“少年人有誌氣是好事,可更要學會審時度勢,你如今住那地下室生活起居怎麼方便,這套房子也隻是暫時借你安身,等開學你住回宿舍也來得及。”

曲衍森深知這隻是沈爺爺為了讓他安心的藉口,再推辭也不好意思了。

“謝謝沈爺爺。”曲衍森接下了鑰匙。

-大太陽底下,冒出的汗像冇有揭開的蒸籠,這就是水泥路不如泥濘路的地方。曲衍森想起兩個月前,他還是個不會點外賣不會網上購買火車票的人,但是來到京都之後,他彷彿置身於另一個世界,獨自承受著這個翻天覆地的變化。會害怕嗎?起初有,但後來容不得他繼續消沉。他得迅速找到安身之所,然後找到一份短期工作,攢齊接下來的學費和生活費,抽出時間還要問候一下家裡的父母,摔斷的腿恢複得怎麼樣了。曲衍森揉了揉眉心,直到司機提醒...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