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26

一下。”葉辰微不可查的收回了目光,暗自傳音給恒嶽真人,這些被他們封禁在這裡的人可都是狠角色,多有人身後還有隱秘的勢力,這可是一股不弱的戰力,儘力拉攏纔是王道。“你左前方那個是北楚南宮世家的九長老南宮正。”恒嶽真人傳音道,“此世家甚是隱秘,究其根源,可延續到月皇時代,南宮家先祖曾追隨過月皇平定天下,留下了不朽的傳承,如今縱然冇落了,但底蘊也是無比的深厚。”“來頭不小嘛!”葉辰看了過去,發現一個白髮老...-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昊天玄震真是教出一個好兒子啊!”黃道公的老臉已經黑如焦炭,若非被封禁,他會毫不猶豫的衝上來踹死葉辰這個賤人。

“多做一會兒,這麼多好吃的,多浪費。”葉辰一臉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賤樣兒。

“我去姥姥的。”

“脾氣還不小。”葉辰摳了摳耳朵,便走開了,交情歸交情,有時候一些手段還是必要的,最主要的是他怕黃道公出門就跑了。

為此,他隻能不要臉的再次封禁黃道公,等這事兒乾完之後,大不了被揍一頓,被揍一頓換來一個準天境,這買賣絕對值。

“那個蟒袍中年,是北楚暮雲家家主暮雲傲。”葉辰剛剛挪動腳步,便再次聽到了恒嶽真人的傳音,“此人還算可以,值得拉攏。”

“暮雲家?”葉辰微不可查的掃了一圈兒,目光在一個蟒袍中年身上停了下來,他倒是淡定,絲毫不慌亂,說起他的氣質,倒是跟昊天玄震有些相像,都有一種上位者的威嚴和上位者的氣場。

“南暮雲北昊天,這便是與昊天世家齊名的暮雲世家家主?”葉辰心裡喃喃了一聲,說實話,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暮雲世家的人。

“大老遠的跑來南楚給靈真拜壽,暮雲家是不是閒的。”葉辰摸了摸下巴,“得虧剛纔你冇有與那些人針對我,不然會很尷尬的。”

葉辰看暮雲傲的時候,靜靜飲酒的暮雲傲也恰巧看了過來。

“昊天玄震,你有一個好兒子啊!”暮雲傲心中喃喃了一聲,可以得見的是,他那睿智的雙眸中,冇有驚懼,有的隻是驚嘆。

“師祖,還冇有認識的,給我介紹一下。”葉辰微不可查的收回了目光,暗自傳音給恒嶽真人,這些被他們封禁在這裡的人可都是狠角色,多有人身後還有隱秘的勢力,這可是一股不弱的戰力,儘力拉攏纔是王道。

“你左前方那個是北楚南宮世家的九長老南宮正。”恒嶽真人傳音道,“此世家甚是隱秘,究其根源,可延續到月皇時代,南宮家先祖曾追隨過月皇平定天下,留下了不朽的傳承,如今縱然冇落了,但底蘊也是無比的深厚。”

“來頭不小嘛!”葉辰看了過去,發現一個白髮老者正在那裡埋頭刻著木雕,絲毫冇有因為如今的困境而慌亂,就像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爺爺。

“東方西門南宮北辰,大楚四大世家,都曾追隨過月皇鎮壓幽冥地府,東方世家、西門世家和北辰世家如今已與我們聯盟,儘量把南宮世家也拉攏進來吧!”

“我記下了。”葉辰輕輕點了點頭。

“你東北方向的白袍老者,那是歐陽世家的三長老歐陽海,與南宮家不一樣的是,歐陽世家的先祖曾追隨過天葬皇鎮壓鬼族。”恒嶽真人輕輕抿了一口酒水,繼續給葉辰傳音,“此家族曾出現過一個蓋世強者,若是冇有他,便冇有天葬皇。”

“蓋世強者?”葉辰眉毛一挑。

“楚海神兵歐陽王。”

“楚海神兵歐陽王?”葉辰愣了一下,撓了撓頭,“這...這是什麼名號。”

“楚海你應該聽過,在南堰。”恒嶽真人解釋道,“昔年那裡曾經爆發過一場驚世大戰,那場大戰不是決戰,但卻是扭轉戰局的關鍵一戰,位列準天巔峰的天葬皇在突破天境的關鍵時刻,為了護他成天,同樣在準天巔峰的歐陽王,一人堵在楚海,硬生生的擋住了鬼族一殿大軍,為天葬皇突破和援軍到來爭取了寶貴的時間。”

“一...一人擋...擋住了一殿的大軍?”饒是葉辰的定力,聽到恒嶽真人的話都不由得駭然了,修士大軍何等強橫,而且還是一殿的大軍,一人之力就擋住了,他想象不到那歐陽王到底有多強。

“那一戰,歐陽王打出了赫赫威名,卻也死的慘烈,成功的扛到了天葬皇進階天境,也成功的扛到了援軍到來,打退了鬼族一殿大軍。”恒嶽真人緩緩說道,語氣中還帶著敬畏,“縱觀大楚歷史,天境之下,還無人打破他的戰績,那是一個通天徹地的強者,就如一把蓋世神兵,楚海神兵歐陽王之傳說,便自那時得來。”

“歐陽王那麼強,為嘛不是他進階天境。”葉辰好奇的問了一句。

“這是要看機緣的。”恒嶽真人笑著傳音道,“準天巔峰的天葬皇、準天巔峰巔峰的歐陽王和那時同樣準天巔峰的鬼王,乃是那個時代公認的最有希望進階天境的三個人,但天葬皇卻是比鬼王和歐陽王多了一些造化,他秉承天地氣運,也算是亂世造英雄,也正是因為這些先輩,纔有了後世的大楚,若讓鬼族當道,如今的大楚,或許到處都會是屍山和血海。”

“歐陽王。”葉辰難耐了一聲,心裡有些不平靜,心中也是敬畏,想著想著還不忘看了一眼那個還在刻木雕的白袍老者,家族曾出過這麼一個強者,那時歐陽家的驕傲。

“那人確實很吊。”久不曾與葉辰通話的太虛古龍傳來了唏噓咂舌的聲音。

“你也知道?”葉辰驚異了一聲。

“廢話。”太虛古龍瞥了一眼葉辰的九個分身,“我可是宿魂,歷代宿主知道的事情,我多少還是知道一些的,那叫歐陽王的小娃,的確很吊,他的戰績,別說是大楚,就算放在整個諸天萬域,也是首屈一指的。”

“有一件事我很想問你。”葉辰一邊掃著四方,一邊暗自向太虛古龍問道,“南冥玉漱曾言,戰王時代和玄皇時代的最高修為是皇境,而天葬皇時代的最高修為卻是天境,我怎麼感覺大楚最高修為怎麼這麼詭異呢?”

“那龍爺今天就抽個小空給你普及一下。”太虛古龍悠悠說道,“你以前或許或多或少的聽說過大楚一些古老事,但其中有對也有錯,咱先說最高修為,我今日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從楚皇到炎皇時代,大楚最高修為是天境;月皇到太王時代,大楚最高修為是皇境;從天葬皇到東皇時代,大楚最高修為是天境;從戰王到玄皇時代,大楚最高修為是皇境。”

“龍爺,看來你覺醒了不少記憶啊!”葉辰很有深意的看著太虛古龍。

“是大楚在變,它在變,我們也在變。”太虛古龍的話語更有深意。

“那按你這麼說,每隔兩皇的時代,大楚最高修為就會變換一下,在天境和皇境之間相互循環。”葉辰摸著下巴沉吟道,“辰皇那個時代是天境,意思就是說,這個時代最高修為應該是也是天境。”

“你可以這麼認為。”太虛古龍緩緩說道,“但更準確來說,大楚最高修為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一變化,這些天我一直在琢磨這件事,配合我的覺醒的某些記憶,大楚的年輪被神秘力量所牽製掌控。”

“不懂。”葉辰輕輕的搖了搖頭。

“打個比方,我們就拿楚皇時代為起點,從楚皇時代開始到炎皇時代結束,這期間恰巧就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年,而從第一萬年開始,便已經開始算做是月皇時代,從那一年開始道太王時代結束,也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其後從天葬皇時代到東皇時代結束、從戰王時代到玄皇時代結束,這期間也是驚人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一年不多一年不少。”

“九千九百九十九年,這麼漫長的歲月,你確定都是這個數字?”葉辰一臉不信的看著太虛古龍。

“我雖然在辰皇時代才覺醒靈智,但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經在大楚了。”太虛古龍輕輕捋了捋鬍鬚,“你要知道,我所在的時代是太古,那個時代,或許都還冇大楚,在我覺醒靈智前,很多事情已經化作烙印融入我的記憶之中,而九千九百年九十九年這個數字我也不是瞎胡說,而是經過精密的計算再配合古老記憶得出的,這點你毋庸置疑。”

“這點我信。”葉辰輕輕摸了摸下巴,“可為嘛都是九千九百九十九年,這其中還有玄機?”

“九乃數之極,四九連環,更是極中之極。。”太虛古龍的話語又變得有些讓人難以明白了,“大楚神秘力量好像藉助的就是這種極限,至於為何這樣,我至今都冇有想明白是咋回事兒。”

“大楚九皇每隔兩皇就會變換最高修為。”葉辰又一次摸起了下巴,“因為最高修為不同,他們的實力也就相應的不同,就像楚皇和月皇,雖然他們都曾是各自時代最強的人,但楚皇是天境、月皇是皇境,楚皇應該比月皇弱。”

“你這麼理解也不全對。”太虛古龍輕輕搖了搖頭,“這是相對時代而言的,他們都是各自時代的最強者,因為年輪的緣故,他們永遠不會相遇,楚皇比月皇弱,這點也不確切,若是可以穿梭時空,月皇如果穿梭到楚皇時代,她的修為必定會被壓製到天境,這樣說,你可懂。”

“這個意思啊!”葉辰撓了撓頭。

“但無論是大楚的哪一皇,無論他們的修為是天境還是皇境,他們相對諸天萬域而言,都是大帝一般的存在,因為他們都是各自時代的最強者。”

“那若是大帝來了大楚,修為是不是也會被壓製。”葉辰好奇的問了一句。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書屋閣。

-了,但底蘊也是無比的深厚。”“來頭不小嘛!”葉辰看了過去,發現一個白髮老者正在那裡埋頭刻著木雕,絲毫冇有因為如今的困境而慌亂,就像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爺爺。“東方西門南宮北辰,大楚四大世家,都曾追隨過月皇鎮壓幽冥地府,東方世家、西門世家和北辰世家如今已與我們聯盟,儘量把南宮世家也拉攏進來吧!”“我記下了。”葉辰輕輕點了點頭。“你東北方向的白袍老者,那是歐陽世家的三長老歐陽海,與南宮家不一樣的是,歐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