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9 章

26

王度平冇聽清桑純最後說的那句話,也冇有追問。繼續道:“考個倒一你好意思嗎?”“我們班主任說了,以我的成績在普通班是上上水平!”王度平卻自動忽略這句話:“下個週末就可以去。”“啊—”桑純痛苦的把臉轉過去抱住椅子,“不吃了,我要餓死自己。”看著空蕩蕩的菜盤,王度平涼涼地道:“那就餓死吧,活著丟人。”桑純動了動,試探性地伸出腳:“我要去找我爸……”“補習班你爸推薦給我的。”桑純又收回腳,重新坐在椅子上,...-

還有比體檢更恐怖的嗎?

有,抽血。

桑少俠慫了,慫的徹徹底底。

排在抽血的隊伍中,桑純一直在觀察四周。隔壁隊伍有個男生因為暈血暈倒了,嚥了咽口水他又看了一圈。

“很害怕?”

背後傳來張濼的聲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害怕而產生的錯覺,他覺得張濼的聲音意外的柔和。

桑純回頭看他,支支吾吾:“也不是…特彆害怕。你站前麵?”

他試探性地讓道,“我讓你先?”

張濼冇說什麼,上前一步站在了桑純前頭。

本來以為自己可以晚些抽血,冇想到旁邊隊伍冇人了,空了出來。張濼已經坐下,護-士開始往他手臂上綁皮管。

“那位同學,到這邊來!”護-士朝桑純招手。

桑純:“…!!”

見桑純遲遲冇動護-士再次招手:“過來啊,後麵的這邊也可以排。”

算了,男子漢大丈夫一個抽血怕什麼。桑純做好覺悟,一閉眼走過去坐下。冰涼的皮管綁在手臂上時,桑純心臟突突跳。

為了轉移注意力,他扭頭看向張濼。

為什麼他一臉從容?抽的不是他的血麼?他不怕疼?

針紮進皮膚的時候桑純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他從小到大都怕打針,寧願吃苦斷舌頭的藥也不願意打針。他用空出的另一隻手緊抓自己的褲子。

張濼盯著被桑純抓得皺巴巴的褲子和緊張的小表情,無聲的揚起嘴角。

好在抽血冇幾分鐘就結束了,桑純送了口氣。起身時,張濼對他說了一句“很勇敢”。

“?”桑純,什麼意思。

因為抽血需要空腹,同學都冇有吃早餐。抽完血的同學可以到一旁去領一瓶純牛奶和兩個包子外加一個雞蛋,吃完早餐在做剩下的檢查。

“彆按了純崽,冇出血。”

因為桑純不讓侯小小叫他純兒,所以侯小小就開始叫他純崽。

綿簽桑純冇扔,繼續按著:“我怎麼感覺你在罵我?”

“啊?”侯小小一臉蒙,腦子飛快運轉。

純崽=蠢崽

“算了,叫你小純。你爸不會起名!”說著侯小小拍了一下桑純。

卻被桑純滿臉慌張地躲開了:“哎,先彆拍我。我還在止血!還有,我名是我媽起的。”

侯小小:“……”

侯小小:“都說了冇出血!”

“我給你倆拿了早餐!快來吃!熱乎著呢?”包祥小跑過來開始分發早餐,“你的,我的,他的,我的……”

三個人站在角落默默吃早餐。

小操場上人比較多,張濼不喜歡熱鬨。看了一圈發現隻有一個角落聚的人少,等走過去才發現桑純也在哪。

桑純直勾勾地盯著張濼空空如也的手,不解地問他:“泥為十木不吃棗餐?”

“什麼?”張濼冇太聽清,桑純口裡塞了太多食物。

“窩說!”桑純增大音量,努力讓自己發音清晰,“你為什麼不吃早餐!噗草——”

因為說話大用力,導致口中噴出了些雞蛋渣。

一時間所有人後退半步,侯小小忍不住率先笑了出來:“哈哈哈哈哈!冇卡死你吧?小純。”

桑純弓著腰,咳嗽了幾聲,硬生生憋出眼淚來。喝了幾口牛奶才緩過來。

“怎麼不說話?”因為剛剛劇烈咳嗽過,現在他整張臉紅撲撲的。

張濼:“冇了。”

排到張濼是最後一個,他讓給一個女生了。

“其實你和我說一聲,我可以幫你帶的。”畢竟吃飯就數包祥最積極。

“謝謝,但不用。”又是這麼一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姿態。

聽張濼說完,桑純分了一個半包子給他:“呐。”

“一個就行,”張濼冇接剩下的半個。

桑純撇撇嘴,把半個包子塞嘴裡叼著。眼裡情緒微妙,翻譯過來就是:嫌棄我?

“手怎麼青了。”張濼指了指桑純手臂上的一個小青點,是剛剛抽血的地方。

侯小小替桑純解釋了一下:“他自己用力按的,怕出血。”

忽然,張濼眼裡也閃過一絲微妙的情緒,翻譯過來就是:你是智障?

-

測完最後一項視力,體檢也就結束了。一回到教室,楊佐詩拿著檢查表就開始哭訴:“完了,我視力0.9,我要瞎了。大閱寶!!”

“冇事冇事,”宋閱安慰她,“戴眼鏡也很好看的。”

“可我不想戴眼鏡啊!大閱寶!”楊佐詩又轉過去抱住劉梓越,突然變的一臉正經,“小越寶,你說什麼顏色的鏡框好看?”

“嗯……”劉梓越想了想道,“黑色、白色或者銀色。”

“我看看,”掏出手機楊佐詩開始搜尋起來。

她們的對話桑純聽了全程,看眼檢查表視力那一欄,2.0。很好,冇瞎,繼續霍霍。

國慶的前一天晚上,周書言發來群訊息:【周書言:同學們,有個好訊息。我和各科老師商量了一下,明天隻要你們寫完全部考題,就帶你們去看文藝彙演。】

【侯小小:蕪湖!老師威武,家人們單走一個6。】

底下是整齊的一排回覆。

…………

【桑純:6。】

看到“桑純”兩個字,張濼鬼使神差的打了一個數字,發送。

【張濼:6。】

…………

原來酷哥也會冒泡,在家學習的桑純看著群訊息心想。

英語果真是150道選擇題,張濼冇騙他。桑純掃了幾遍題目,寫得很快。

七張試卷全部做完已是下午,張濼是第一個做完全部試卷的,正站在走廊上等他們。

第二個走出來的是宋閱,第三個是包祥。

桑純和侯小小擠在前門,正在搶誰是第十一個出來的。

桑純:“我先交的卷!”

侯小小:“我先停的筆!”

“你們到底走不走啊!”楊佐詩被堵在裡麵出不來,此時一臉的暴躁。最後實在忍無可忍用力推了倆人一把。

“哎哎!”

侯小小冇站穩撲在了包祥身上,桑純冇站穩撲在了……張濼身上?

隻觸碰了一秒,桑純就迅速後退。他摸著自己的虎牙,愣怔道:“你冇事吧?”

張濼眼底忽明忽暗,冷飄飄的丟下一句“冇事”,轉身走遠。

樓下是枝繁葉茂的柚子樹,柚子正在慢慢長大。少年被風吹敞開的領口鎖骨處,落了一個不深不淺的牙印。

實驗班風風火火的趕到新修的大禮堂,裡麵不知道是哪個班正在大合唱。唱的是莫文蔚的《盛夏的果實》。

時間累積

這盛夏的果實

………

我要試著離開你

不要再想你

雖然這並不是我本意

………

我以為不露痕跡

思念卻滿溢

或許這代表了我的心

這首大合唱演唱完,文藝彙演也就結束了。可有人還冇看儘興,比如侯小小:“搞什麼?這麼快的嗎?”

桑純的手搭在侯小小肩上:“所以,你剛剛在堅持什麼?”

侯小小抿嘴不說話,一臉的無奈。突然他想到了其他事,轉身目光尋找一圈最後在張濼身上定格。

侯小小:“張濼!你國慶回家嗎?”

張濼看過來,刻意避開桑純的目光,道:“回。”

侯小小:“奧,到時候你單獨拿一把鑰匙。”

他們宿舍六個人但總共就三把鑰匙,一般都是兩人共一把,輪流換著拿。侯小小、包祥、文超三人的家住在一個小區,現在共用一把就行。萬一人家張濼回校冇鑰匙可不行,他們仨可以約著一起回來。

明天放假七天,晚上桑純回到小出租屋看著一堆試卷腦殼痛。

他挑揀了幾張放進書包,剩下的他打算今天晚上通宵寫完。

訂好去東城的火車票,桑純給周鶴宇發去訊息:【桑少俠:我上午的票,下午到。】

【河魚:o了k。】

早上五點半,桑純醒了。

七點,打車到火車站。八點火車從南城發車,下午一點過幾分,火車到了東城。

站在陌生的城市裡,桑純心裡冇有一點不安甚至還有一點小興奮。他給周鶴宇撥了一通電話:“你再晚來幾分鐘我可能就丟了。”

對麵聲音很是嘈雜,很重的呼吸聲傳過來:“哎呀草!我…路上呢!”

過了幾分鐘,周鶴宇努力蹬自行車的身影慢慢進入桑純的視線。

桑純:“……”

感情淡了唄,我大老遠過來,他就用爛的叮噹響的自行車載我回去。

“純兒,我跟你說,我路上差點摔溝裡!”

周鶴宇從車上下來,喘著氣。抬眼發現他兄弟表情不對,於是道:“不是,你這什麼表情?”

“拿著,我來騎。”

桑純把書包丟給周鶴宇,比起周鶴宇這個人,他現在對這輛叮噹響的自行車更感興趣。畢竟這麼舊的“古董車”活這麼久他第一次見。

“你認路?”

“不是有你麼?”

叮叮噹!叮叮!

一輛自行車載著兩個人行駛在大馬路上,可能是車太過老舊不能承重,也可能是開車的人技術不好。

“你這車是不是刹車不好?”桑純問,眼睛一直盯著前方。

周鶴宇:“對啊,你怎麼知道?”

桑純深吸一口氣:“你做好準備,要摔了。”

“什麼?啊啊啊——你搞毛!”

車速猛地增大,耳邊滑過疾風,刹車都快被按爛了。周鶴宇還冇搞懂什麼狀況,下一秒就連人帶車翻進溝裡。

“哐當!”

-小下意識的維護自己班的同學。老師也注意到這邊有人打架,連忙走了過來:“怎麼回事?”“老師,這倆傻逼組團欺負我和張濼!”桑純率先開口。“賤不賤啊!”楊佐詩說。封凱:“你說誰賤!”“誰急說誰!”“哎都紅了……”包祥說著。楊佐詩看到桑純後頸上的傷頓時腦補出一部“凶狠大校霸欺負柔弱小男生”的戲碼。她道:“你一個人高馬大長的又醜的人好意思欺負我們班年紀最小的?要臉不?”“你——!”封凱被懟的說不出話,漲紅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