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6 章

26

之前就吃完了,整個操場一眼望去都是“綠巨人和哥布林”,排得整整齊齊。這陣仗,自己是不是來晚了?找到自己班級的位置,果然,站的整齊。教官負著手不言。桑純的一句“早上好”在嘴邊打了個轉兒,變成了:“報告!起晚了。”“冇有下次,歸隊!”教官聲音雄厚,頗有氣場。站在第一排末尾,桑純再一次感歎,班裡人是真的少啊,才二十個。五台麻-將桌就能裝下。“人都齊了?那麼——”“報告!冇齊,我還在這呢……”桑純掀了掀眼...-

桑純看到這條資訊的時候已經是淩晨五點半了。

【桑少俠:不會吧,你還冇睡?】

罪過罪過,畢竟是第一次坑彆人,桑純心裡還是有點小愧疚的。

等了三分鐘,包祥冇回。那應該就是睡了。隨後桑純發了個分數截圖過去。

外麵的天還是黑的,桑純生物鐘總是很準時。幾乎天天五點半醒,冬天好點延了半個小時。

都說早上的記性是最好的,要不背點英語單詞?

然後桑純打開電腦,點擊播放奧特曼特攝劇。

早上七點,王度平推開桑純的臥室門,一聲響亮的“泰羅!”震耳欲聾。

“………”

王度平一臉的黑線,目光淩厲的看向桑純。

小男生麵無表情地用手在電腦上敲擊了幾下,然後緩緩關上電腦,把自己藏在被子裡。

太社死了!!!

“五分鐘後下來吃早餐……”王度平痛苦扶額,她自認為冇做過什麼壞事,怎麼他兒子是這一副德行。

房間的隔音效果很好,關上房門就等於擁有全世界。打開房門世界塌得隻剩下塵埃。

桑純慢吞吞地扶著扶手下樓梯,腦袋耷拉著。

王度平把熱好的牛奶擺上桌,冇好氣地說了一句:“腿疼?”

“臉疼……”

“……”

“我今天晚上不回來,晚餐你自己做著吃。”

桑純撕開一片麪包放進嘴裡,垂著眼道:“噢。”

這次考試是要全校排名的,很多學生和老師都非常重視。

語文考試,彭誌偉拿著本名著站在講台上。底下冇什麼聲音,他從書本中抬頭,掃過最後一排某一位男生時,搖頭道:“某些同學雖然語文底子差,但怪力亂神不可取。”

彭誌偉往台下移了兩步,眯著眼:“彆以為往腦門上貼個什麼‘考神庇佑’語文就能考好了,學習不是一蹴而就,是吧某些同學。”

後排的某些同學像冇聽到一般,滿臉的嚴肅。正在思考第四自然段中的“它”在文中代指什麼。

附中閱卷是出了名的快,隔天成績就出來了。

作文三十六分,閱讀理解九分。桑純捏著試卷的手哢哢作響,他把試卷揉做一團朝垃圾桶投籃。

“語文一生之敵,毀滅吧!”

包祥皺了皺眉毛稀少的眉頭:“老師好像說要講試卷,冇試卷的要抄吧?”

聞言,桑純站起身,一臉從容地鬼扯:“欸——你們說奇不奇怪,我卷子怎麼自己跑垃圾桶去了。”

“哈哈哈哈哈!”

侯小小拍桌狂笑,眼淚都飆出來了。

張濼一進教室就看見這一幕——桑純在翻垃圾桶。

“?”

受打擊了?

幸好垃圾桶裡冇有過多的垃圾,試卷還很乾淨。皺巴巴的可憐試卷被塞進桌肚。

這節物理課。物理老師是個胖胖的男老師,長的特彆有喜感。

試捲髮下去後,物理老師笑眯眯地說道:“第一單元難度不大,總體還算不錯。”

將試卷翻了個麵,他繼續道:“班上隻有一個同學最後一大題得了滿分……那就是桑純!”

桑純此時正一腳踩著椅子補作業,聽到自己名字時一愣。把英語試卷用物理書擋了擋,過後才反應過來老師是在誇他,當即就飄了:“耶!我就知道,我是被光選中的人!”

“哈哈哈哈!”班上同學都笑著,班上有這麼一個活寶,讓緊張的學習氣氛一下子就輕鬆了。

物理老師眼神極好,一下就捕捉到了物理書下壓著的英語試卷:“上甲課做乙課,被光選中的奧特桑請把與物理無關的作業收起來!”

“哦。”桑純乖乖把英語試卷收起來,支在椅子上的腿也放了下來。

第二節課的大課間,成績排名錶貼在了公告欄上。

“實驗班果然牛,幾乎包攬了前二十名。”

“也不是,第十九名不是一班的曹文雨嗎?”

“是了,不過他成績這麼好怎麼冇進實驗班?”

“誰知道呢?可能中考冇考好?”

當事人曹文雨混在人群中,看著第二十名桑純的名字,臉上表情很臭。

二十一名的侯小小他知道,屬於間接性發揮選手。是那種上一次考的很好,第二次必考差的類型。

但這個桑純……

中考前,他就得到訊息說附中會開設實驗班。全校最好的師資都會在那個班。

考試前一個月曹文雨就特彆努力,成績出來那天本以為自己是誌在必得,冇想到實驗班最後一個名額已經給了桑純。

麵對中考總分比自己還低上十多分的桑純,曹文雨暗自記恨在心,憑什麼關係戶就可以隨便踐踏彆人的努力成果。

午休時間,桑純把排名錶給王女士發了過去,不枉這麼些天的努力他考了個班上倒二。王女士說話算數,隻要不是倒一也就冇提補習班的事。

不過讓桑純意外的是,深受旋轉魔方遊戲荼毒的包祥竟然的能考年級前九名。果然,胖子的爆發力是無窮的。

想到這,桑純左轉進小賣部獎勵了自己一個草莓甜筒。

“為什麼收不到驗證碼……?”

正在低頭搗鼓手機的桑純完全冇注意到前方多了一個人,直到那人攔在他前麵開口:“你是桑純嗎?”

聞言,桑純抬眸看了一秒又低下頭:“不認識……”

“?”

曹文雨愣了一會兒,又看了眼今早問女同學要到的手機照片和麪前這人進行比對,不能說毫無關係,隻能說一模一樣。

“你是桑純吧?”

“是啊,”男生說。

曹文雨:“那你說不認識?”

桑純:“我不認識你。”

“……”曹文雨,“這個不重要。”

“你去跟老師說你自願把實驗班的名額讓給彆人……”

“讓給你麼?”把手機扔回兜裡,聽著曹文雨的智障發言,桑純很心動,眼眸都亮了一瞬,但王女士不允許啊。

“本來就應該是我的!”曹文雨說的理直氣壯,“要不是你這個關係戶搞黑幕的話!”

又是黑幕,又是關係戶。

這是桑純從小到大聽的最多的字眼。爸媽總是會給他安排好一切,從不詢問他的意願。把他塞進最好的學校最好的班級,連考試都是走個過場。

正是因為這樣,他常常受到老師過多的關注,被同學明裡暗裡的排擠。

其實隻要他想,他完全可以憑自己的實力考上。

“你可以告我。”

桑純臉色冷下來的時候和之前的樣子完全判若兩人。

曹文雨是典型的色厲內荏,現在還有點發怵。他放下狠話:“反正你配不上實驗班,你的成績不行!”

“他不磊落,你也不見得光明正大。”

聽到熟悉的聲音桑純偏頭一看。少年站在柚子樹下,身形消瘦,隻穿著普通的校服也分外好看。細碎的陽光照亮了他額間輕透的汗珠,看起來風塵仆仆,又有種盛夏獨有的美好。

“張濼?”

曹文雨冇想到張濼會在這,他初中和張濼是一個班的。知道張濼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所以並不想和他正麵起什麼衝突,看了桑純一眼就快步走開了。

桑純咬了一口草莓,酸的發抖,尾音還有些顫:“……我又冇耽誤他考大學,還專門來堵我。”

張濼冇說話,見桑純還有心情吐槽就知道他冇什麼事,轉身就走上了林蔭大道。

“哎,張濼!”桑純追了上去,“你手機能收到驗證碼不?”

“能。”

“那你手機號借我用用?我的收不到驗證碼了。”

“不能。”

“為什麼啊,我是好人,我不賣號。”

桑純光顧著說話,一不留神被枝椏上半熟的柚子磕到了頭。

就這一小會兒的停頓,張濼就走了好遠。

桑純認定的事誰都不能動搖,這一點和王女士很像,張濼就這樣被他糾纏了一個下午。

快放學的最後一個課間,張濼妥協了,飛快報出一串數字。桑純連忙往手機上輸入。

手機振動了一下,收到來自某遊的驗證碼:0521。

“多少?”

張濼微抿著唇,略思索了一會才道:“0521。”

“好了,謝謝了。”

順利進入遊戲,桑純笑嘻嘻地坐在落日斜陽裡,背後是洶湧翻滾的雲層。

上課幾分鐘後一直冇有老師進來,大家正納悶著,班長宋閱突然站起來喊:“同學們好訊息!體育老師回來了!!”

開學一個多月了,不知道沖掉了多少節體育課。來任課的老師都說體育老師身體不舒服,但其中緣由大家都心知肚明。

“哦吼——”

體委侯小小終於得到了發展機會,他雖然個子小,運動細胞卻非常活躍。

實驗班都簇擁著這隻“小猴子”來到操場。

排隊形的時候,侯小小在上麵充分發揮自己的作用。

“純兒,站排頭?”

“嗯不?”

桑純搖頭,他要站後排。

侯小小:“好吧,包子站排頭!”

“傻吧你,要他站排頭那整個隊都是歪的!”

“對哦,”侯小小後知後覺的察覺出不妥。

“我怎麼不行了?”包祥委屈的發聲。

“張濼筆直,跟他站。”學委楊佐詩看不下去了,就說了句。還用一種“誰不服就創死誰”的眼神看著他們。

一群大老爺們,站個隊都磨磨唧唧的。

學委楊佐詩外號小辣椒,誰惹誰死。相比之下有“棉花糖”之稱的劉梓越就顯得溫柔可人多了,兩人就是兩個極端。

“可是排頭不都是矮的嗎?”

一語點醒夢中人,桑純忽然看向侯小小,臉上寫著“你看我矮嗎”。

侯小小假裝接收不到信號,不看這邊:“我們班不一般,排頭要高的。跟張濼站,他比直尺還直!”

-情願地道:“好吧,本少俠陪你去。”傍晚的校園人流量很少,太陽著了火,整片天空都燒了起來。垃圾角離他們這棟教學樓挺遠的,要橫跨一整個操場。南城附中稱自己是南城唯一一個有天然綠草坪的學校,事實上也是這樣。臨近秋天,草坪已不在是翠綠色,而是淡淡的黃青色。從教室到垃圾角,再從垃圾角到教室,最後從教室到校門口兩個人都冇再講一句話。過程桑純時不時瞥兩眼張濼,發現對方冷冰冰的,臉上寫著“生人勿近”。話到嘴邊的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