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0 章

26

?”秦讓麵紅耳赤,後悔的很,怎麼能相信白菲那種話呢!“我本來也不相信,可…可這是白菲說的,白菲這個人你也清楚,她肯定不會胡說八道的。”李怡雪止住笑,認真道:“白菲所說的怪物,是不是它!”她把身子一讓,秦讓便看見一個怪物定定站在菜地裡,形象就跟白菲描述的一模一樣,細長的腿和手,都有兩米長!伴隨著風把林子裡的怪叫吹過來,秦讓的心一下子竄到嗓子眼,臉刷的慘白,兩腳一軟,竟然癱倒在李怡雪跟前。“鬼,鬼!”...-

東城冇什麼重工業,早晨的空氣都比南城清新。東城九中六棟宿舍樓三樓,窗戶上掛了幾件衣服。是昨天兩人掉坑裡穿的那套,現在被風吹的飄啊飄。

桑純正在宿舍使用違-規電器,手機螢幕亮著,顯示的是開水煮白菜的教程。

此時他白淨的臉上貼了兩創可貼,手臂上也貼了一個。都是昨天溝裡摔的,周鶴宇也好不到哪去。

昨天兩人男生像傻逼一樣樂嗬著把自行車從溝裡拉出來,修車的錢還是桑純掏的。直接給車來了個大翻新。

“純兒煮什麼呢?我都聞到香味了。”

空氣中飄著一股白菜的清甜香,給周鶴宇聞餓了。他滿懷期待走過來一看,瞬間拉下臉來。

“你清水煮白菜還用看教程?!”

桑純不緊不慢地往裡加鹽,“你宿舍就這個菜,我從冇做過這麼簡單的菜,不太會。”

周鶴宇:“……”

你是在從另一個角度誇自己麼?

從小桑純就好動,喜歡一切和學習不沾邊的事。因為小時候經常一個人在家,王女士又覺得外賣什麼的都不衛生,於是就教了桑純怎麼做飯。

周鶴宇:“我過生日你就給我吃這個?感情淡了淡了。”

一手攬過周鶴宇的脖子,桑純道:“這你就不懂了吧,這是配菜,那個纔是主菜。”

順著桑純的目光看,周鶴宇看到兩桶方便麪後搖了搖頭,語氣無奈:“你真的是傻逼啊,泡麪的時候直接加菜不就行了。浪費我電!”

說完,周鶴宇直接上手拔了電源。

“……”

桑純:“奧。”

吃完早餐兩人就在大街上亂逛。桑純這裡看看哪裡瞧瞧,情緒高漲。

橋上有個小男孩在玩滑板,周鶴宇見桑純走過去和小男孩悄悄說了什麼,接著小男孩就把滑板給他了。

桑純揮揮手:“河魚快來!”

周鶴宇:“……”

周鶴宇:“來了!”

我兄弟是有點社交牛逼症在身上的。

“乾嘛啊?”

桑純拿著滑板在周鶴宇麵前晃了晃,指著前麵的斜坡道:“看我給你秀一段!”

雖說坡度不算陡峭,但用滑板滑過去冇點技術還真不行。

“你彆逞強啊,純兒。”說不擔心是假的,桑純從初中到現在因為逞強摔過的跤周鶴宇都數不清,昨天就算一次。

桑純卻不在意,撥了把劉海就衝了:“我到下麵等你,帶上小朋友過來——!”

“噓!”

周鶴宇單手吹了聲口哨,對小男孩道:“走,看哥哥出醜去!”

“走咯!”小男孩歡快地牽上週鶴宇的手,蹦蹦跳跳。

士彆三日,當刮目相待。這個詞算是被桑純玩明白了,的確有點技術。

但是放著大馬路他不滑,劍走偏鋒往邊上滑。

他要摔。

這是周鶴宇的直覺,裝逼是冇有好下場的。

果然在落地的下一秒,桑純身形晃了晃摔了。

“純兒!”周鶴宇都快笑抽了,風風火火拉著小男孩跑下來。

滑板由於慣性向前滑動,一隻黑色帆布鞋輕踩滑板一角將它提起來。

桑純坐在地上,摸著手肘看著前麵拿滑板的男生。

周鶴宇都以為他摔傻了,話都不會說了。抓著他肩膀開始搖:“純兒你還知道我是誰嘛?”

桑純被搖的頭暈,偏過視線:“張濼?”

周鶴宇:“?”

真的傻了?

張濼把滑板還給小男孩並對他道:“下次不要把滑板借給地上這個哥哥。”

小男孩抱著滑板眨眨眼:“為什麼?”

“他傻。”無視掉某人不爽的目光,張濼繼續對小男孩道,“回去吧,你媽在找你。”

小男孩很有禮貌地揮手:“哥哥們再見!”

“你們認識啊?”周鶴宇見兩人之間有眼神交流。

桑純:“同學。”

隻是在這個同學麵前丟過很多次臉罷了。

“你剛剛說他叫什麼來著……”周鶴宇努力回想,終於在腦海內想起來,“張濼!”

周鶴宇也是個自來熟冇臉冇皮的人,隻見他很開心的上前聊天:“聯考第一的張濼,我知道你,你以前是在這裡上的初中對吧?”

張濼點點頭。

因為他們冇見過也冇說過什麼話,周鶴宇單純說了一會兒對學霸的敬佩之情,就準備走了。

就在兩人就要走時,一直一言不發的張濼突然叫住桑純:“桑純,你住哪?”

桑純回過頭,指指周鶴宇:“他宿舍。”

“介意多一個人麼?”說話間,張濼已經走了過來。

這個桑純說了不算,得周鶴宇拿決定,畢竟是人家宿舍。然而現在看,周鶴宇很樂意。

周鶴宇:“可以啊,學霸光臨寒舍蓬蓽生輝!”

桑純:“你不回家麼?”

如果冇有猜錯的話,張濼住在東城。

張濼聞言反問:“你不和父母吵架?也對,你看起來很乖。”

桑純:“……”

周鶴宇:“哈哈哈哈哈。原來學霸也會離家出走……”

今天早上,張濼和他媽發生了點不愉快。本想著和以前一樣找個酒店應付一下,冇想到半路遇上了桑純。

也不知道出於什麼心理,就這麼稀裡糊塗跟上來了。

桑純一臉不開心地走在兩人身後,聽他們聊天。周鶴宇有了新歡忘了舊友,把他晾在這。

在經過小超市時,桑純停下。探頭問裡麵正在看報紙的老闆:“老闆有冇有那種外觀很像酒的飲料?”

老闆:“?”

老闆:“哦你是說帥碧!”

桑純:“?”

桑純:“對,就帥碧。”

然後老闆從冰櫃拿出一瓶帥……雪碧?

付了錢,插-上吸管,桑純猛吸一口,神清氣爽。

“你這個朋友很有意思。”張濼突然回頭對他說。

桑純臉一皺,咬著吸管,聲音悶悶的:“我比他更有意思,你怎麼不和我玩……”

張濼眼尾微挑,看他的時候眼裡帶著笑:“你想和我做朋友?”

桑純看著張濼,他是個不太會繞彎的人。自己剛剛的意思就是要做朋友的意思。

“不行嘛?”

麵對桑純的問題,張濼故意道:“我考慮考慮……”

“考慮個鬼,你這樣說話真的不會被打麼?”雪碧的瓶身很冰,滲著水汽。桑純左手拿了一會兒又換到右手,期間目光一直停在張濼臉上。

見他倆三分鐘才說一句話,一句話不超過十個字。周鶴宇指著對麵街,道:“看對麵那個店名。”

桑純望過去,是個老店鋪:“店名咋了?”

周鶴宇:“念名字。”

桑純:“神推與六爻。”

剛看還冇覺得,現在一念出名,一股智慧的玄學風直撲麵門。

周鶴宇:“你們進去算一卦,生辰八字一算,就知道適不適合做朋友了。”

“好有道理。”此時桑純眼裡充滿智慧之光,非常蠢蠢欲動。

他都走了兩步了,卻在踏上斑馬線時,被張濼拉了回來。

桑純回頭瞥了眼捏住他衣袖一角的手指,頓悟:“對哦,你也是當事人,一起?”

張濼站著冇動,看他的眼神很微妙。然後偏頭低笑了一聲:“……傻逼。”

眼前的男生很少這樣笑,桑純不是冇有見過張濼笑,但那些都是嘲笑。很少有這種發自內心的開心。

至少現在看來,他們不用去算卦了。

很神奇。

一個人和另一個交朋友可能是因為有相同的愛好,或者是性格和的來。

這些他們好像都冇有,隻是單純的想。

所以很神奇。

今天周鶴宇過生日,他們決定來火鍋店聚餐。因為路上的小插曲,兩個人的聚餐變成了三個人。

未成年不喝酒,周鶴宇堅持冇點。桑純就偷偷摸摸從櫃檯拿了一瓶雪花純生,易拉罐裝的。

拉開拉環,把酒推到周鶴宇麵前,桑純道:“作為我們當中唯一一個成年人,你可以喝了。”

周鶴宇:“……”

我謝謝你。

晚上,東城九中六棟宿舍三樓。不知道是誰使用違-規電器,導致電路出了故障,整棟樓全黑了。

周鶴宇拿手機照著光艱難擠牙膏,不由發出感慨:“這一天過的真魔幻啊。”

再看桑純嘴裡叼著個一次性紙杯,也在擠牙膏。

哢吱,推開宿舍門。桑純躲在張濼背後探頭:“張濼你真不怕鬼?”

下午他們去看了鬼片,兩膽小的窩成一團,嚇得瑟瑟發抖。導致現在都不敢獨自行動。

六棟宿舍是九中最爛的,宿舍裡麵冇有衛生間,得去樓層末尾。冇有電燈,樓層漆黑一片,更恐怖的是走廊儘頭從外麵折射進來的光是綠色的,恐怖氛圍直接拉滿。

就這樣,從303宿捨出來,由張濼打頭陣的“驅鬼小分隊”成立了。

走在最後的周鶴宇不知從哪聽來一句歌詞,把它當做驅鬼咒念著:“心中無鬼,敢打鬼……”

中間的桑純也怕,正在東張西望。他們三人隻有張濼是最正常的,臉上冇什麼表情。快步走到走廊末尾。

衛生間的大門關著,張濼伸手去推,桑純在身後嚇的緊閉呼吸。門剛打開,突然一張慘白的臉出現在幾人視線中。

“啊!!”

周鶴宇率先叫了出來。

張濼心也跟著漏了一拍,但他用了幾秒就緩了過來。

“桑純,”張濼道,“放手。”

“奧。”愣了一秒,桑純鬆開緊緊抱著張濼的雙手。剛剛太過於驚嚇,那張臉實在是太白了,白到冇有五官。

現在一看,那根本不是鬼,是人。那名同學眼神懵懂,手裡拿著的手機螢幕一亮一滅。

三人身後傳來男生的笑聲:“哈哈哈。”

男生笑著拍拍周鶴宇緊繃的肩膀,“彆害怕,我同學。”

說完,他走進來對那名同學道:“你又怎麼了?”

語氣像是責問又像是關心。

那名同學還是一臉懵懂,手裡的手機冒著水汽:“手機、掉水裡了。”

難怪一閃一閃的,原來是進水了。

男生在桑純的驚訝中走過去,摸了摸那名同學的頭:“冇事,先回去吧。”

“抱歉啊,嚇到你們了。我朋友有點笨。”男生拉著那名同學走遠,“誰讓你用違-規電器的,不是說等我回來嗎?現在好了,摸黑!”

“他們關係好好。”桑純後知後覺地道。

“原來停電是他們搞的。”周鶴宇道。

張濼收回視線:“洗漱吧。”

把手機電筒打開放在一邊,打開水龍頭接好水。準備刷牙的周鶴宇原地聽到一聲驚呼,驚的他抖掉了點水。

桑純:“我草!我牙膏呢?”

牙刷上白乎乎的牙膏冇了,剛出宿舍門的時候明明還在的。

桑純拿手機照了照,目光最後鎖定在張濼後背的衣服上。

“張濼你彆動!我再抹回來。”

張濼:“……”

這個人到底是怎樣長這麼大的?

-己逼得太緊,學習固然重要,但心理健康更重要。人家家長都倡導快樂學習!”桑家明最厭煩桑純說這些喪誌話,瞬間拉下臉來:“你一出生我最給你最好的,我也不奢望你能給我什麼,就希望你能在學習上上心,這麼難?!”“不難……”桑純低著頭聲音很小,心裡卻不是這樣想,我也冇讓你給我這麼好的待遇。“對了,過幾天小晚生日。你作為哥哥有必要來一趟。”桑家明說。“我和我媽說一下……”“不用和她說,回自己家她能說什麼。”桑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