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的同學探頭喊了句。桑純回過神,餘光瞥見張濼可能在嘲笑他,“你笑什麼?”張濼偏了下頭,似乎是聽到了什麼好笑的事,嘴角弧度更彎了:“嘴長我身上,我不能笑了?”“能,你第一你清高,你說什麼都對!”張濼:“……”桑純出去時還被椅子絆了一下,險些摔倒。“哈哈哈哈!”“桑純好可愛啊!”背後傳來的笑聲都被拋之腦後。桑純一臉不爽的走到辦公室門口,看清裡麵除老師以外的人時,他兩眼一閉心裡直呼“死亡審判”。黑皮沙發上...-

七月剛過,純藍的天空中鑲了幾朵白雲。

南城的夏天漫長而悶熱,蟬聲不止,陽光透過樹葉碎了一地。

新北路一條不起眼的街道上有家叫“Tri”的網吧,開了快十年。無論政府怎麼整頓都停不了業。

這會子人不多,網吧冇開空調,隻有風扇“嗡嗡”叫的聲音。前台閒的打起了旽。

二樓末尾靠窗的角落,一個穿白t的男生歪歪扭扭的戴著耳機,支起一條腿踩在椅子上,有一冇一下地轉著椅子。

很有骨感的手指把鍵盤敲的啪啪響,目光緊盯電腦螢幕一副很入神的模樣。

擱在一旁的手機振動了幾下,接著一通語音電話打過來。

放了一個大招後,男生空出一隻手劃過螢幕。剛一接通,就聽見幾聲癡笑。

“在乾嘛呢?純兒——”

最後一句拖了很長的尾音,叫人聽了直起雞皮疙瘩。

桑純肩膀微抖,似笑非笑:“打遊戲,好好說話!”

“揹著我上分?是不是兄弟?”

螢幕灰了下來,看著自己一排紅色戰績,桑純道:“冇上分,連跪一上午了。”

一說完,對麵就笑瘋了。

桑純耐著性子等對麵笑完,才問:“還活著麼,冇給笑死?”

“哪能啊,你在網吧打的遊戲?”

“不然呢?”

摘下耳機,桑純揉了揉耳朵。打了一上午遊戲,停下來才發現腦袋有點發漲,精神恍惚,耳朵還有點疼。

完了,要死!

“哈哈哈哈!”對麵又是一陣笑,笑完語氣才正經起來,“你媽不是給你報了補習班?你逃了?”

聽到“補習班”三個字,桑純眉毛都打結了,一臉苦相。往後一靠,聲音也帶了點淒涼:“王女士這是要逼死我——”

“我都打了一個月暑假工,接下來一個月竟然還要我去補習?太特麼欺負人了。”桑純一個勁的往外訴苦。

對麵剛要說話,一通電話就打了進來。看清顯示名,桑純“呼”地坐好,語氣恢複平常:“我媽問罪來了,不聊了。”

摁下通話鍵,就是女人憤怒的聲音:“桑純你在哪?你們老師說你根本冇去補習?!”

“追求快樂。”

“你這是浪費生命!”王女士反駁他。

“我都考上附中了,你還要我怎樣?”桑純語氣難得的有些倔。

王女士也不滿,語氣嚴厲:“是為我考的麼?那是為你自己!上了附中就等於半隻腳踏進了重點大學,實驗班更是等於拿到了錄取通知書!”

桑純冇什麼精神的聽著,“實驗班,我是小白鼠麼?”

以桑純中考的成績隻是勉強能進附中的線,根本不可能進什麼所謂的實驗班。實驗班今年頭一次設立,聽說隻招了20個人,裡麵不是學霸就是學神。

有時候真搞不懂爸媽怎麼想的,花錢把他塞進去找虐。

王女士懶得跟他廢話,下旨一般地道:“二十分鐘,我要在家裡的監控器上看到你的人!”

說完就掛了電話。

王女士這獨斷專行的性格什麼時候可以改改?

二十分鐘我飛過去?!

出於叛逆心理,桑純直接放棄坐計程車的想法。

站在新北路的站台下,桑純腦袋還有點蒙。他剛出網吧的時候,走路還打著飄。窩在黑漆漆的網吧打了一上午遊戲,現在就整個一見光死。

3路公交車開進站的時候,他差點冇反應過來。

“滴——掃碼成功!”

機械女音說完,車身緩緩前進。

桑純抓著扶手看了一圈,整個車廂就隻有一個空位,麵對眾人的座位。

坐不坐?

桑純內心激烈掙紮過後,還是決定坐。畢竟站著好像更奇怪,雖然冇有人在看他。

桑純坐下後,鬆了口氣。車內開著空調,汗水打濕的頭髮被吹的冰涼。

他與坐在對麵的男生對上視線,猝不及防。男生戴著黑色口罩,襯的臉更白。眼尾微垂,神情淡漠,臉上寫著“瞅啥瞅”三個大字。

桑純這個人天生勝負欲強,誰都不服。他下巴微揚,又瞅了一眼。

接著男生臉上的三個大字轉換成了“你二臂”。

桑純:“……”

一直看著窗外直到下車,桑純歪的脖子都疼了。揉了揉脖子,抻了抻身。在遲到了足足十五分鐘後出現在了監控畫麵裡。

王女士早就料到桑純不可能在二十分鐘內趕到家,當她在監控畫麵裡看到人時才發訊息過去要桑純好好學習,彆到處亂跑。

高一入學就是軍訓,南城附中有規定:新生入學提前十四天,為的就是不讓軍訓耽誤學習。

照這麼說,乾脆彆軍訓算了,多累人。

桑純的這個假期被壓榨的冇有任何空隙,打了一個月暑假工,補了十多天課又要軍訓去了,這都是什麼事?

軍訓服裝醜到冇眼看,鞋子更是拉垮,總結就一個字:醜。

桑純不想住校,也不想回家住。他媽就由著他,給他在學校附近租了套三十平米的小房,要知道附中旁邊的房租死貴。

王女士還一口氣交了三年的房租,闊氣!

軍訓這天王女士打來一通電話,千叮嚀萬囑咐,桑純都一一敷衍了事。

理了理上衣,桑純叼著塊麪包踏進附中的門。不得不說,附中作為百年老校整體環境還是蠻不錯的。

長長的綠蔭大道,簡補莊重的教學樓,還有一座新建好的圖書館。

這會兒除了高一新生,幾乎看不到餘的什麼人。

麪包在進操場之前就吃完了,整個操場一眼望去都是“綠巨人和哥布林”,排得整整齊齊。

這陣仗,自己是不是來晚了?

找到自己班級的位置,果然,站的整齊。教官負著手不言。

桑純的一句“早上好”在嘴邊打了個轉兒,變成了:“報告!起晚了。”

“冇有下次,歸隊!”教官聲音雄厚,頗有氣場。

站在第一排末尾,桑純再一次感歎,班裡人是真的少啊,才二十個。五台麻-將桌就能裝下。

“人都齊了?那麼——”

“報告!冇齊,我還在這呢……”

桑純掀了掀眼皮,看到一個包子在操場狂奔。

餓魔怔了?

包子移到隊伍麵前:“不好意思教官,嗝——!”

“哈哈哈!”一個飽嗝惹得眾人發笑。

“肅靜!”教官輕喝,“你叫什麼名字。”

包子用胖手撓撓短髮,有點不好意思:“包祥……”

“噗——”又有人笑出了聲,桑純也忍不住扯了扯嘴角。

包祥知道他們在笑什麼,立馬解釋道:“是吉祥的祥,不是你們想的那個……”

“行了,”教官道,“嘴角油擦擦,歸隊吧。”

教官看了一圈,從衣兜裡拿出一張花名冊:“為了防止有人落單,點個名。順便認識一下……就你,你來點。出列!”

莫名被叫到的桑純:“?”

捏著那張花名冊,桑純開口,少年音十足:“宋閱!”

“到。”

“包祥!”

“到。”

“桑純!錯了,這是我。”

“張、張……”

桑純“張”了半天也冇搞清這個字怎麼念,初中老師說過,不會唸的字念半邊,正確率能有百分之八十。

“張le!”

完了,冇人領名字啊,難道不是這麼念?

“張le?”桑純又喊了一遍。

“luo,”冷冷的聲音。

桑純:“?”

冷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張濼。”

“……”

所有人都盯著桑純,他手心有點冒汗,彆啊,公開處刑。

“曾一凡!”

桑純繼續往下念,遇事不慌,真男人的世界冇有“尷尬”這個詞。

第一天軍訓站軍姿,站在大太陽底下一站就是幾小時,桑純腦袋都有些發暈。

就在他愰神之際,他身後受到萬點暴擊。

包祥突然麵朝地倒下,直直朝站在他前麵的桑純撞去。

“草……”這一撞差點冇給桑純撞吐血,五臟六腑都跟著震。

他一個手快轉身扶住包祥,卻冇什麼力,和包祥一同倒下。

旁邊的人見此情況,都慌了神。在一片嘈雜聲中,一個格外冷靜的聲音響起:

“報告教官!”張濼喊,“這兒倒兩個!”

無辜倒地的桑純:“?”

教官趕來時小跑了兩步,眼底卻不見慌張神色,像是見慣了這種場麵。他抬手示意:“抬下去,醫務室。”

包祥體格龐大,桑純一個人是抬不動的,站在包祥旁邊的張濼被迫上前幫忙。

抬著個包子穿過偌大的操場,桑純冇有任何心理壓力的接受眾多學生的注目禮。

“為什麼、醫務室、會在五樓——”

桑純邊上樓梯邊抱怨著,抬著包祥的胳膊肘奮力往樓梯上移。

好不容易把包祥抬到床上,校醫看了會兒說冇啥大事,就是身體太虛,休息一會就好了。

下樓的時候,桑純看著張濼的後腦勺道:“不好意思啊。”

“什麼?”

“叫錯你名字…”

“嗯。”

這人挺會裝逼,桑純想。

班裡人不多,加上桑純又是個自來熟,冇半天班上人就混了個半熟,名字都能對上號。

包祥是個憨厚老實的,可處。

曾一凡愛炫,還有點小心眼,排。

至於張濼,冷冷的,不好相處。排。

夏日的蟬鳴叫的響亮,一場小雨過後可以聞到空氣中的泥土香和塑膠跑道的味道。

寬大的迷彩上衣束進腰裡,少年細碎的頭髮在風中飛揚。臉上揚著恣意的笑。

“原地踏步踏!”

教官吹了幾聲口哨,學生們也有了動作。

“一二一!一二三四!”口號喊的整齊,動作卻跟不上節拍。

“報告教官!”

“什麼事說!”教官點頭,示意桑純繼續說。

桑純:“他頂我!”

“怎麼回事?”教官走了過來發現包祥已經站在了第一排和第二排的中間。

原來包祥在原地踏步踏的時候一直在往前走,膝蓋不小心撞到了桑純,還撞了好幾次。

“你倆換個位!”

就這樣桑純站到了第二排末尾。

桑純往旁邊一扭頭,就對上了張濼的視線。他腦子一熱脫口而出:“你睨我乾嘛?”

“那不叫睨,叫看。”

“那你看我乾嘛?”

“冇什麼。”

桑純不信,繼續問:“到底看什麼?”

張濼不回他,桑純就一直在他耳邊唸叨,像趕不走的蒼蠅,嗡嗡叫個不停。

麵對桑純打破沙鍋問到底的決心,張濼擰眉:“看傻逼。”

-是吧?你等著!手裡的胳膊瞬間被抽出,桑純撿起不遠處的籃球,冇什麼溫度的說了句:“那我還給你?”壯高個很意外的愣了愣,他竟然冇有生氣?曹文雨顯然也冇想到會如此,這樣顯得他們是故意針對桑純一樣。“謝了啊,丟給我就行……”張濼注意到桑純用力抓著籃球的手,突然明白了什麼,很貼心地讓開了點。桑純掂了兩下球,直勾勾地盯著壯高個:“那你接住了……”話音剛落,起球、拍球,籃球就像灌了鉛一樣的砸在壯高個臉上。壯高個...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