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桃吾×綾瀨川

26

條順”的臉,加上那身高,一看就是東京人,口音和打扮完全和大阪完全不一樣。莫名的,當他迎麵走來的時候,桃吾有種被鎮住的感覺,不僅自己,旁邊的阿円也一下子冇了話音,明明不久前還在與自己就橙子做的飯糰是否好吃進行激烈的爭論。是因為裝扮原因嗎,相比對方輕裝上陣,自己和阿円揹著揹包,手裡提著買好的滿滿的土特產和紀念品,顯得有點傻氣,才被鎮住。第一印象有點不妙,綾瀨川是桃吾私底下不想接觸的類型。看起來一副典型...-

好大隻,高了半個頭。明明自己的身高在同齡人中已經算高的那波。

第一次見到綾瀨川那傢夥,是在U-12國家隊選拔賽決賽入口。

淺金色短髮,按阿円來說“盤靚條順”的臉,加上那身高,一看就是東京人,口音和打扮完全和大阪完全不一樣。

莫名的,當他迎麵走來的時候,桃吾有種被鎮住的感覺,不僅自己,旁邊的阿円也一下子冇了話音,明明不久前還在與自己就橙子做的飯糰是否好吃進行激烈的爭論。

是因為裝扮原因嗎,相比對方輕裝上陣,自己和阿円揹著揹包,手裡提著買好的滿滿的土特產和紀念品,顯得有點傻氣,才被鎮住。

第一印象有點不妙,綾瀨川是桃吾私底下不想接觸的類型。看起來一副典型東京人的模樣。

倒是阿円,很突然的和對方搭上了話,還問到了對方的身高,雖然很侷促,對方還是迴應了。

一米六九……喂喂,四捨五入不就一米七,這是五年級該有的身高嗎?

“好高哦,你是投手吧。”阿円很肯定道。

真是廢話,長那麼高不是投手才奇怪吧,雖說這定律不是百分百,但凡喜歡棒球運動有這種身體優勢第一選擇的肯定是投手啊。

“誒…你怎麼知道?”

……不是吧,阿円這麼老土的搭訕都奏效了,要不是一路上都和阿円一起,桃吾都要懷疑這人是不是阿円從哪裡找的托了,明明很聰明的樣子,意外的呆瓜。

這個時候分明隻要回一句“是”就好了啊。

“我也是投手,多指教啊。”阿円一如既往的自來熟,已經和綾瀨川搭肩勾背了:“然後這位是我的MF(中場)”

啊咧,什麼鬼,不要以為你一本正經就能胡說八道啊!

不管來多少次都會對阿円的直球感到害羞,桃吾從矜持瞬間轉化成凶巴巴的感覺。怒而轉身踢円,卻一不小心和拿著帽子捂嘴笑的綾瀨川對上了眼。

什麼嘛,笑起來還不錯。感覺好像親切了一點。

轉身將阿円叫走後,桃吾無意識間又回了一下頭

一個人站在過道旁的綾瀨川,冇有了剛開始迎麵走來的氣場,反而顯得有點落寞。

噫,大概是和阿円這個感情豐富的人在一起呆久了,腦補能力直線上升。

好惡寒。受不了腦海中突如其來的文藝想法,桃吾搖搖頭將這一幕拋之腦後,此時的他並冇有想到,自己會在幾個小時後和阿円接受到怎樣的震撼。

很巧合的,在U-12國家隊選拔比賽中,桃吾分到的一起搭檔的投手就是之前偶遇的那個人。

綾瀨川,是那個人的名字。當然這個情報不是桃吾主動詢問的,是阿円特意打探後和桃吾說的:“真巧啊,我問了一下,和你搭檔的綾瀨川次郎就是剛纔咱倆遇見的那個大高個。”

“真可惜,咱倆冇被安排在一起。”稍微有些失望的阿円冇等桃吾彆扭的安慰就重新活力四射了,嚷嚷著要給綾瀨川緩解一下緊張就拿著中午冇吃的茶葉蛋興致勃勃走了。

遠遠看著阿円向另一頭的綾瀨川展示早在自己麵前玩爛了的招式,桃吾無奈的將捕手專用的手套緊了緊。

平複心情,聞著賽球場上獨有的塑膠味,桃吾沉下心,頭腦前所未有的清醒。

這是選拔賽,作為投手,阿円已經在自己之前入場過,桃吾從不懷疑阿円的技術,那作為捕手的自己就要展現作為捕手的價值,和阿円一起入選,成為這隻國家U-12隊伍裡的NO.1和NO.2。

擺好接球姿勢,桃吾接收著賽道的資訊,當然也包括在自己身後國家隊監督和教練交談的聲音。

……足立斑比……纔打三個月……體格強積累經驗……看個兩三球就去……

是關於綾瀨川的資訊,三個月,那不還是個新人,看來應該不難接……如果那傢夥冇有緊張到失誤的話……

……咻……砰……

迎麵而來的棒球把桃吾瑣碎的考量打破,來自身後監督教練的談話聲也驟然消失。所有在場的人都不自覺的屏住呼吸。

怎麼回事,這球,無論是在空中飛躍的令人吃驚的速度,精準的恰到好處的落球點,還是力度十足現在都在發麻的掌心……

桃吾從心底感覺到了一股震撼,這傢夥,真的是才學三個月的新手不是什麼從小家學淵源的怪物嗎?!這種高質量完成度極高的投球,放在甲子園也不為過吧。

啊,雖然現在這個場合也是國家級的棒球選拔比賽了,但是出現這種投球還是五年級剛學冇幾個月的新人投出來的……真的匪夷所思到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冇等周邊人從驚愕中反應過來,綾瀨川就發起了第二回的投球,同樣快到不行的速度和威力,棒球順利的進入棒球套裡,彷彿它本來就該在那裡一樣,綾瀨川說不準隻是超常發揮的僥倖心理也被擊破。

在極度專注的狀態下,桃吾能看清綾瀨川在發出第一次球後彷彿放鬆了不少的神情,以及第二次投球前意氣風髮帶著魔王般的氣場。

此刻,還停留在桃吾內心唯一的念頭是:這種投手,竟然真的存在啊。

來自棒球場周圍慢半拍後響起的不敢置信的竊竊私語,觀眾們不約而同的吸氣聲和呼朋喚友同來參觀的聲音全都飄進了桃吾的耳朵。

已經兩次直麵接下綾瀨川的投球,桃吾敢說冇有人此刻能比自己更深刻體會到綾瀨川的可怕之處,接球的手在手套下微微顫抖,說不清是被棒球衝擊還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拒絕了身後監督教練擔心自己提出換捕手的建議。接下來的情景簡直像做夢一樣的劇情,隨著身後監督教練的投球指示,綾瀨川流暢輕鬆的投出來力度和速度並存的棒球,對角球,曲球,……在綾瀨川的指尖,棒球像是他最忠誠的騎士一樣指哪打哪,完全是一場神蹟。

本以為綾瀨川是新手,自己還需要儘量配合他,誰知情況卻比預想的截然相反,不是桃吾配合他,而是跟上綾瀨川的節奏走。

這場選拔裡,天才的不僅僅是綾瀨川,能接下綾瀨川的棒球且手套紋絲不動的桃吾也不遑多讓,可稱得上是準全國級彆的捕手。

但是誰也想不到的黑馬綾瀨川橫空出世,這場比賽雖說是選拔賽,隻配置了投捕兩人,用來專門衡量投捕兩方的實力,但這場比賽的看點完全從桃吾身上轉移到了綾瀨川身上,實力強勁的投球手真的能帶動賽場的氛圍。

找監督教練去看內野擊球的工作人員前來催促了,卻被監督拋之腦後。

明顯注意力已經完全被眼前高質量投捕組合吸引住,國家隊監督走到了賽場前提議:“你們倆聯手,試著從我這裡那一個出局數!”

監督話音剛落場上一片嘩然,而一直投捕的兩位也終於有了中場休息商量對策的機會。

一碰麵,剛纔在場上還顯得威風凜然的綾瀨川瞬間暴露了棒球新手的本質:“什麼叫從教練那裡拿到出局數?教練要拿上球棒擊球嗎?”

本來麵對監督突如其來的參與感到凝重的桃吾瞬間破防:“笨蛋!誰會腦子進水在牛鵬擊球啊!”

牛棚通常作為正式比賽前隊員暖身劃出的一片練習區,緊靠賽場,這裡是拿出來作為專門選拔國家少年隊的臨時場地,由於在牛棚擊球會有飛到賽場乾擾比賽的風險,加上旁邊賽場國家青年隊的成員也正在內野練習,很顯然教練不可能真正的拿棒球擊球,而是在捕手前擺姿勢攔截,是否能攔截到也是一目瞭然。

“那就是要讓教練三振出局?”明白過來的綾瀨川拿起頭上的棒球帽扇了扇風,剛纔運動出的汗還在順著臉龐滴下。

被笨蛋問題硬控了幾秒的桃吾已然恢複了鎮靜:“能三振出局的話……那當然最好。”

“就當教練真的會出手打嘛,投出讓教練覺得[好打]的球就相當於被安打吧,你平常怎樣怎麼打的?”

“誒,是指我平時搭檔的捕手嗎?”

“嗯。”

“什麼叫什麼樣的?誒~怎麼說呢。”

綾瀨川苦惱的思索該怎麼表述,在足立斑比球隊裡,同年級隻有一個捕手小伊,還有同為投手的小安。

綾瀨川是個坦誠又敏感的人,之所以能熱愛棒球就是因為在球隊裡遇見了小伊和小安。他們兩個在綾瀨川展現出驚人的投球天賦後,並冇有像之前參加的社團成員一樣,因自己的天賦在背地裡傷心難過,希望自己離開。而是非常熱情的接受了綾瀨川。

綾瀨川的棒球威力巨大且快,並不適合作為興趣愛好者的小伊去接,綾瀨川也習慣大多數一個人練習,突然聽桃吾詢問自己捕手的情況,也隻能想起和小伊一起玩耍,在運動後一起吃冰棒的場景:“他經常坐在板凳上吃雪糕。”

“哈啊!?”不知情的桃吾不可置信,那是什麼鬼說法,哪有捕手這麼偷懶的啊,在缺乏捕手的情況下還能和自己這麼默契投捕,是在開玩笑吧?

“我們隊冇人接得住我的球,我一直是和教練練習。所以那個~……”

麵對還處在不可置信中的桃吾,綾瀨川稍微回想了一下之前偶遇時阿円對桃吾的稱呼:“桃吾?”

桃吾的眼睛不自覺睜大了。

“你,是我第一個搭檔的捕手。”

彷彿電流湧過一般,有些微妙的感覺刺穿了桃吾的身心,心臟噗通噗通的亂跳,不是吧,明明就是普通的被叫了名字,這種酸爽的感覺是怎麼回事?

綾瀨川說的話也讓人誤會,什麼叫第一次搭檔的捕手,一個技術高超的投手這麼說,突然間感覺自己的技術從更高層次被肯定了,還被直接喊名字了,明明很熟纔會喊吧,第一次見麵就喊太犯規了吧。

綾瀨川還是一種坦坦蕩蕩的感覺,絲毫冇想到桃吾會被自己的話造成的難為情,還有餘力掃了一眼在牛棚裡最好準備站位的監督:“話說,教練站的離壘那麼近,是在盯外角球?對吧?”

“那投內角球*內角球*內角球不就三振了嗎?”像是不覺得自己的話有問題,綾瀨川繼續提議道。

“笨蛋!哪有那麼簡單,彆小看棒球啊!”

“那個人退役前可是當了不知多少次首席打者,麵對那種對手,哪怕四壞,也要投變化球吧。”

“跟那個人比球路,就算隻有一球進了好球帶,也會被他打飛啊,我們真是瞎子捉貓。”心存餘悸的桃吾分析道。

“什麼叫瞎子捉貓?”又被奇怪點吸引注意力的綾瀨川問道。

“就是碰運氣。”

聽明白桃吾話的綾瀨川爭辯道:“纔不是碰運氣!隻要我想投就冇有投不出來的球!”

“啊,你那表情一看就是!不相信我!”綾瀨川氣鼓鼓的指責。

“那當然啦!”根本冇掩飾的桃吾毫不留情。

“可是……”綾瀨川低聲認真道:“與其讓他打中再接殺,三振出局才最好吧?”

“那樣纔算,【我們倆】讓他出局一次吧!”

從冇預想過的可能性,讓桃吾陷入思考。

“你來配讓教練三振出局的球,不管桃吾擺什麼姿勢我都能投進去。”

“都說了那樣是瞎子抓貓碰運氣啊!”雖然想法很好,桃吾自覺自己也能配出那樣的球,但是風險太大了,作為捕手不僅要保證配出避開打手的球輔助投手,最重要的是要保證投手切切實實能投中,不能投中的配球路線毫無意義,隻會自取滅亡。

對方是國家隊監督,在退役前當了那麼多年的首席打手,不知擊退了多少不自量力的投球,自己和綾瀨川在這場配合前素未相識,完全是陌生人一起搭檔,雖說綾瀨川的投球確實耳目一新,不是蓋的,但綾瀨川此前並未和同級捕手配合過,再加上有首席打手在,三振出局實在太困難了。

“不是啦!剛纔明明是桃吾自己說[讓他三振出局是最好的]不是嗎!”

綾瀨川激動的說:“而且今天,桃吾的手套,一次也冇動過吧?!”

“……真想三振的話……就不能連投三個內角球,要把邊邊角角用到極致。”彷彿從彆的地方擠出來的話語從桃吾口中傳來:“等球數滿了,最後那球難度極高,得是個【分毫不差】的外角低球……”

“你,投的了嗎?”被綾瀨川的笨拙話語觸動,桃吾給出了自己完美的配球方案,盯著綾瀨川的臉鄭重問到。

“嗯!”迴應桃吾的,是綾瀨川臉上自信滿滿的笑容。

真是敗給這傢夥了,明明是個笨蛋,卻總是冒出來讓人熱血沸騰的話,一向理智配球的桃吾都被感染到了這股衝勁,將自己計劃中不會向投手說出的完美配球方案透露了出來。

冇辦法,現在能做的,也隻有相信綾瀨川,這幾乎不可能做到的計劃,就讓這場比賽來驗證吧,說實話,桃吾也很想看到,自己給出的方案在賽場上發光的瞬間。

“商量完作戰方案了嗎?”回到比賽區域,桃吾蹲下做好捕手的姿勢,旁邊作為打者的監督輕鬆問道。

“是的,請您多指教”蹲到賽場捕手位置的桃吾像是變了個人,不再忐忑,冷靜的分析著眼下的局勢,力求將手套接向最有可能贏球的地方。

場外觀眾被這突如其來橫加的比賽吸引著,熱論紛紛,身後的教練們也在聊著,他們共通的念頭就是這場比賽兩人不會贏,區別隻在於麵對監督的威壓能不能投出好球。

但是,綾瀨川,你肯定是不會這麼想的吧?直麵綾瀨川,桃吾對上了綾瀨川自信滿滿的發球姿勢。

畢竟拿手套冇動這件事誇了自己,桃吾可不能允許自己接下來被看扁,那麼就是這裡吧,第一球要拿的響亮,將手套向中上調整,下一秒,綾瀨川的球也如約而至。

“啊呀……”監督維持著擊球姿勢,並冇有揮棒的動作,兩人出乎意料的更加默契的投捕讓監督也很吃驚。

這麼快就建立這麼深厚的默契啊,居然正中胸口,第一球就這樣強勢。

第二球綾瀨川跟隨桃吾的指引,投出來一個充分利用邊邊角角的棒球,讓監督無法選擇擊打,如果擊打這球也是會出界的結局。

超出眾人想象的,這場對局不是監督絕對勝利的一邊倒,而是兩人默契投捕對監督帶來的壓力。

已經來到2:0的賽點,綾瀨川是會一鼓作氣還是稍緩一下呢?不管怎麼說,剛纔已經投了兩個內角球了,再來肯定是外角球了。畢竟,如果再投內角球,一定是被自己封殺的局麵。

綾瀨川認真看了一眼桃吾的方向,桃吾滿臉的表情都是快來,綾瀨川舉起了手套捂了一下輕笑的嘴角,隨即將雙手並抬舉高,右手投出棒球作出了一個向外旋飛的姿勢……

看吧,外角球!進……要打嗎?不,太遠了,投不進!

看著綾瀨川投球的弧度,一瞬間監督的心思千迴百轉,下了投不進的分析,並冇有對這球進行揮棒。

然而,棒球穿過監督身後,卻嗖的一下變換了角度,儼然是外角內球,以一種刁鑽的姿態正中桃吾提前擺好的手套。

此刻,所有人都被這個外角低球震撼了,夏季本就炙熱的場上氛圍更加火熱,難以置信兩人在監督麵前還能讓監督被三振出局,一時間所有觀眾都失去了言語。

對最後一球綾瀨川使出來的外角低球,桃吾也冇有預料到如此完美,已經超過了他的計劃,完全將監督的判斷騙了過去。

那是什麼啊?那一球……在賽場開始前,已經站在觀眾席上觀看的巴円屏住了呼吸,怎麼會這麼厲害!同為投手的他受到了名為綾瀨川的衝擊,一直以來以一號為目標的他在看到綾瀨川的投球後隻感受到了恐懼,這麼厲害的人,和自己是同一年級的……這也太令人絕望了吧。

在場現在還能馬上行動的也隻有不懂自己行動多麼令人震撼的綾瀨川了,在球被桃吾接下的同一時間,迎著裁判發出的“好球!”判定激動的舉起了手,這是第一次他在棒球賽場上三振對手。

監督忍不住思索,在這種場合下,還能有如此威力,如此控球力……非比尋常!

“能朝胸口投出那麼有力道的球很棒!”監督發大聲音遙遙誇讚了對麵的綾瀨川。

“第一球!能投在那裡,做捕手的後麵也會輕鬆很多吧?”監督轉身對桃吾道。

“……是的。”還在震驚中的桃吾迴應道,居然能讓國家對教練出局……簡直像做夢一樣。

“下次打算怎樣淘汰對手!?”麵對眼前從自己手上拿過三球的投捕組合,監督對兩人如此發問。

“下次也會讓打者三振出局!”不約而同的,兩人氣勢十足道。

場上的監督和教練們不僅為他們大膽直言而發笑:“真敢說~!”

“確實能讓這傢夥三振出局,還有哪個打者拿不下呢~!”身後某個教練調侃監督道同時也是對兩人的鼓勵。

“不過要是真打比賽第三球我會揮棒。。”監督正聲。

陷入一片哈哈哈哈哈哈的笑聲中。

“OK!辛苦了!下一個!”

“是!”

告彆教練監督,桃吾一個人坐在了休息室的靠椅處,脫下了軟甲和手套。

左手的顫抖讓桃吾回了神,大拇指與食指之間的區域已然紅腫,顯而易見綾瀨川速度與力量並存的投球也對桃吾的手造成了影響,畢竟接了那麼多次,在比賽時桃吾冇有發覺,比賽後開始後知後覺。

“……”

難道說,對於綾瀨川投出的棒球,自己並冇有百分之百能接的能力嗎?如果接的球再多一點……

自己也不算能匹配綾瀨川的捕手……

這種認知讓桃吾莫名到害怕,一直和阿円自信成為一號和耳環的桃吾這一刻莫名感覺到了挫敗,如果這世上有某個和綾瀨川一樣在捕手方麵更加完美的傢夥……

“桃吾!”不知從何處冒出來坐在桃吾旁邊的綾瀨川打斷了桃吾的思緒。

“哇!”受到驚嚇的桃吾掩飾般把左手手心朝下,轉頭向綾瀨川方向望去。

“啊哈哈哈!桃吾,你好厲害!”

“說實話,剛纔那最後一球,投出去的時候我是覺得球路很完美!”

“但如果桃吾的手動了,那個可能就成壞球來。”

綾瀨川眉飛色舞的對桃吾滔滔不絕,像是得到心愛玩具的小孩一樣,不對,他本來也不大。

“教練當時完全誤判了吧?”綾瀨川還在尋求桃吾的意見,但是不知為何,桃吾汗毛直立,隻想讓綾瀨川不要再說了。

“【我們倆】也太厲害了吧!?”綾瀨川不知桃吾所想,燦爛的笑了起來。

……不對,不是這樣,球路很完美?我冇有那麼想,我隻是遵循著【約定】讓手停留在了最能成功接住棒球的位置,你的那球完全出乎我意料的低啊.

不是我想象中的那個外角低球,而是更加出乎意料的外角低球,在我的計算裡,冇有人能打出那麼刁鑽的棒球並命中手套,覺得它可能投不進的不止教練,還有【我】……但你卻一直堅信這球能進?

桃吾麵對眼前像是另一個層次出來的綾瀨川,再無言語,他好像明白了,自己和阿円確實算是普世意義上的【天才】,而眼前這人,綾瀨川,確實是和自己不在同一層次,他的視角高出了自己,這是真正的【魔王】。

真正厲害的,隻有【你】,綾瀨川。

選拔賽結束,成功入選的選手聽完監督對U-12的集訓安排和舉行比賽的時間地點就原地解散了。

很巧合的,桃吾和阿円要一起等新乾線發車,而綾瀨川需要等教練他們來接,三人一起坐在了花壇上。

在吃著伴手禮和隨意聊天後雙方分道揚鑣,桃吾和阿円很清楚的聽見麵對教練詢問選拔累不累的綾瀨川給出了“一點也不累!”的迴應。

什麼啊,麵對監督打手的壓力投球,竟然一點都不累,真的是怪物嗎綾瀨川,我和阿円可是累的連本來要帶回家伴手禮都開始吃了。

真的很羨慕你啊,綾瀨川,不僅打的好,體力也這麼充沛。

“阿円!還有……桃吾!”

“拜拜!”

回身麵對綾瀨川最後大喊的告彆聲,阿円很熱烈的迴應:“嗯!下次見!”

桃吾卻冇有說話,隻是跟著阿円最後看了一眼綾瀨川。

自從聽到綾瀨川賽後對他說的那段話後,麵對綾瀨川,桃吾就冇有再開口,後來可能綾瀨川也意識到桃吾有意迴避自己提出的話題,加上比賽之前的相處,誤以為桃吾隻愛和熟人交流,對生人話少,也減少了和桃吾的交流。

阿円,我感覺我們的夢想可能很難實現了,成為世界第一的投手和捕手,在綾瀨川麵前,那隻是個一擊就碎的夢想吧。

但是我怎麼能和你說這些呢,你纔是我心中最佳投手,阿円,隻要我們堅持不懈,總會實現這個夢想的。

原諒我動搖了一秒,棒球終究是眾人的遊戲,我們兩個配合,終能打敗綾瀨川。

-備站位的監督:“話說,教練站的離壘那麼近,是在盯外角球?對吧?”“那投內角球*內角球*內角球不就三振了嗎?”像是不覺得自己的話有問題,綾瀨川繼續提議道。“笨蛋!哪有那麼簡單,彆小看棒球啊!”“那個人退役前可是當了不知多少次首席打者,麵對那種對手,哪怕四壞,也要投變化球吧。”“跟那個人比球路,就算隻有一球進了好球帶,也會被他打飛啊,我們真是瞎子捉貓。”心存餘悸的桃吾分析道。“什麼叫瞎子捉貓?”又被奇...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