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替身後梁許澤

26

房門的薑辰。“一會你把昨日那本書唸完再回去。”薑辰邊夾菜邊說道,“那本實在是寫的太好,不過你讀的也是甚好,有滋有味。”“好的,先生。”許澤立刻應了下來。【飯後】“先生,我大概瀏覽了一下這書的後半本,這書是過於奇特啊。”許澤看著那書裡不該出現的詞語,“我應該說,這本書過於現代?”薑辰先是一驚,然後就欣慰的笑了:“我就說嘛,我早就猜到了你小子並非常人,果不其然。”許澤被他這麼一說反倒愣住了:“先生此話...-

第一章

907年間,唐天佑四年,社會動盪,梁王朱晃受唐哀帝“禪讓”稱帝建後梁,定都開封府。

【讀者見麵會】

許澤,網名原顏,網絡作家,天利小說網站最具人氣的作家之一,今天是他首次讀者見麵會,關於為什麼要舉辦這場見麵會,並非是那麼簡單的,這是一場龍貓換太子的好戲,也就是說,自這場見麵會之後,許澤就再也不是原顏,這個名字將重屬他人。一週前,許澤剛剛收到見麵會的訊息,傳媒公司便派了人來和他商討關於筆名轉讓的事宜。“好好考慮一下吧,這件事對你我來說都是百利無一害的事情,認清現實,夢想和麪包你隻能選擇一個。”說完,幾人便摔門而去,“滾!”許澤盯著關上的大門怒吼,隨後癱在沙發上,但是憤怒歸憤怒,作為一個成年人,現實是他必須要麵對的。手機裡房東的簡訊、冰箱裡所剩無幾的麪包和堆在一邊的方便麪,100w簡直就是天價。“越來越陌生的那個你,fallen

stars

were

all

my

memories,越發模糊的後背—”手機在一旁想起,母上!哎,許澤拿起手機熟練的打開擴音扔到沙發另一邊,“喂,怎麼啦母上?”許澤摸起電視遙控器,“該死,全是會員!”“許澤!你又和紫寧怎麼了,我說你能不能讓我少操點心啊,今天你把她帶回來吃頓飯,我想辦法給你們說和。”“你老可彆了,人家看不上我,我早就說過,你非不聽,總製造什麼所謂的機會。”許澤看著桌上紫金項鍊出了神,那是昨晚紫寧還給他的。歸咎到底,還不是看我冇錢嗎。“你有冇有在聽我說話!許澤!”“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彆說了我吃飯了。”許澤說完就要掛掉電話。“少吃點垃圾食品,冇錢和我要。”“唉,那還真是有事了母上!”未等許澤話音落下,母上那邊就掛掉了電話。“嗬,真就客套一下啊。”許澤站起身來,拿起泡麪放進碗裡,即使袋子裡的碎渣也一股腦倒了進去,嘩,熱水注入,蓋上盤子,“好了,午飯製作完成。”許澤撥弄著電視上的節目,搜尋能看的節目。此時,一檔《後梁》的節目映入眼簾“沉浸式體驗?不錯,就它了。”

【後梁】

“孝為先,敬為次,待親朋,重友善。待賊子,莫輕力。”許澤抬起頭環視周圍的一切,對這一切感到恍惚,這是?學堂!

許澤拍了一下鄰桌的學徒:“敢問兄台,今為何時啊?”“許兄你今日是怎麼了,為何如此奇怪啊。”聽見他說奇怪,眾人都放下了手裡的書籍,停止唸書,紛紛議論起來。“現為梁朝,此為相州,你名許子原顏,大名許澤,我是趙麟,你的同窗學徒。”“謝了,趙兄。”許澤拱手道謝。“倒也無妨,許兄,你昨日剛來,記不清也屬正常,但總覺得你和昨日有些許不同。”身後的學徒發話。“那是自然。”許澤小聲嘀咕一句,“該問兄台尊姓大名?”“在下馬傲,這位是賀黎。”馬傲指向身旁的學徒。

“為何不唸書,而在此喧嘩啊!”一位彬彬有禮的先生從正門走了進來,這位先生可能會顛覆大家對先生的刻板印象,他麵容清秀,透露著溫柔和聰慧的氣息。“許澤,你來。”先生對許澤揮手示意他過去。

“你剛來此處,切記不要同其他學徒們發生衝突,和平至上,你是否明白?”“是,先生”許澤轉念一想,為何這先生感覺和原顏特彆親切呢。“對了,你師孃昨日同你說的千萬不要忘記。”許澤心裡一驚,這他怎會知道,“何事啊先生?”“我就說你會忘記”前一秒還是文質彬彬的相貌,立刻蹲下來和許澤像摯友般交談,“今天可是做了紅燒肉,借你的光,為師可算是能吃頓好的了。”許澤心想“原來這先生和我是真的熟悉啊,但這地址從何而知啊

”許澤心生一計:“先生,不知一會學堂下課您是否直接回家啊?”“那是自然,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師孃的那個脾氣。”先生撇撇嘴,擺弄起手中的戒尺。“那我下學便同您一起回去吧。”許澤提出建議。“那自然是好,但你這個講究的人平日裡不是要換一身衣服再去我家嗎,今天怎麼如此奇怪?”先生打量著許澤,似乎看出了什麼端倪。“非也,我隻是今日想穿這身學服去罷了。”許澤趕集解釋,生怕被這先生拆穿。“那好,你便同我一起回去便是。”先生甩甩衣袖,又恢複到了那文質彬彬的模樣,和剛纔彷彿判若兩人。“薑辰!你在何處?”隻聽遠處傳來一聲怒吼聲,“不在此處教書育人又上哪裡去了?”一個身材消瘦,麵容疲憊的老人家怒氣沖沖走了過來。薑升溫,此處院長,也是這江辰先生的父親,看得出兩人性格迥異,必有很多衝突。“我馬上就回去,莫急。”薑辰有些許的不耐煩看著薑升溫,說罷便拉著許澤走回教室。

“今日便就教你們這些,切記不要忘記作業一事,若是誰忘記了,三板伺候。”薑辰揮著手裡的戒尺,但麵帶微笑,隻能說毫無威懾力。“我同你說,許兄”這時趙麟湊過身來悄悄說道:“這先生總是說狠話,但從未實施過,講實話這學徒們還真冇有怕他的。”“是啊,薑先生性格溫順,自是當然啊。”

【薑府】

“婉兒,看誰來了?”薑辰招呼著房內的薑若婉。“咦,你怎麼又來了,又來蹭飯?”薑若婉從房內走出來,清秀的麵容,舉止間透露著優雅兩字,身著薄紗衣,走動間衣衫隨風飄動,如仙女下凡般讓人移不開眼神。

“呦,我的獨子來了。”一個少年的聲音從房內傳出。

“薑泗,休要無禮!”薑若婉對著房內嗬斥道。

第二章

從房內走出一位翩翩少年,其氣質同剛剛的談吐完全匹配不上,很難讓人相信這兩種特質同屬於一個人,“趕緊打招呼,逆子!”薑辰對著薑泗嗬斥,看樣子這少爺平日裡冇少受這嗬斥,處理起來也是相當自然,滿不在乎。“快進來吧,再不進來我還要捱罵。”薑泗拉著許澤就往屋裡走,許澤剛纔未注意,方纔發現這薑若婉自客套幾句話後一直在盯著這許澤。許澤剛剛坐下,薑若婉便坐在了他的旁邊,趴在他耳邊說道:“你同往常很不一般,甚是奇怪。”聽這話給許澤嚇得身子一顫,像是撒了一個巨大的謊被她拆穿了般,他很震驚,這許澤到底是和這薑若婉有多熟,便能一眼看穿這許澤與往常不同。“怎麼說?”許澤看著薑若婉說道,“你為何突然這麼說。”“彆裝了,你就是昨日生氣了對吧,所以今日才擺出這幅模樣。”薑若婉盯著許澤的臉說道。許澤聽過這話立馬如釋重負,搞了半天是為了昨日的事。“你為何如此驚恐啊?”薑若婉不解地看著許澤臉上留下來的汗,表示奇怪,“怎會如此,為何會出汗,莫非是做了什麼虧心事被我發現了,才嚇得如此。”許澤立馬把頭彆了過去背對著薑若婉坐,“方纔跑的幾步,感到燥熱才留下的汗,不要誤解,昨日發生了什麼我完全不瞭解為何要生氣?”許澤硬氣地回答道。“額,你失憶了?昨日我同李公子同遊,是你怒氣沖沖把我拉回家去,雖說我不知道你為何生氣,但我覺得你昨日的行為過於無理,便決定今日帶你去同李公子道歉。”許澤轉念一想“好嘛這小子是喜歡這薑若婉,但這行為也過於魯莽了,這是生怕把這大家閨秀追到手,這許澤看來真與這薑家關係不淺,好,那就用這機會奪得我的天地。”“你家學堂便是你家的產業?”許澤認真地問道。“你看來是真的傻了,學堂不過是祖父的近期投資,還冇過手多久你忘記了?”薑若婉一臉看傻子的表情,似乎這許澤現在是真的傻了。“那你家是乾什麼的啊?”薑若婉皺了一下眉頭似乎不想回答許澤這些愚蠢的問題,“自然是開書肆的,不然怎會接手他人的學堂呢,接手學堂不過是祖父為給父親找個營生,免得整日和那些狐朋狗友相處,至於你嘛對我父親拜過師,在他教書的學堂學習也是自然。”“若婉,你又在那說為父的壞話,我都說了那些人不是狐朋狗友,那是我追求知識的益友。”此時薑辰從門外走了進來。哎,還真不像一張玩物喪誌的臉,許澤心想道。

“馬上開飯了,去端菜吧。”薑辰指揮道。許澤剛要動身發覺不對,這薑府居然冇有端菜的下人,“你們親自端菜?”“當然。”薑辰篤定地說。“父親說這些小事就要自己乾,不要什麼都麻煩下人,是不是挺奇怪的?”薑若婉悄悄唸叨。“確實是個奇怪的人。”許澤盯著走出房門的薑辰。

“一會你把昨日那本書唸完再回去。”薑辰邊夾菜邊說道,“那本實在是寫的太好,不過你讀的也是甚好,有滋有味。”“好的,先生。”許澤立刻應了下來。

【飯後】

“先生,我大概瀏覽了一下這書的後半本,這書是過於奇特啊。”許澤看著那書裡不該出現的詞語,“我應該說,這本書過於現代?”薑辰先是一驚,然後就欣慰的笑了:“我就說嘛,我早就猜到了你小子並非常人,果不其然。”許澤被他這麼一說反倒愣住了:“先生此話怎講?莫非先生也是現代人?”“那倒不是。”許澤聽後總算是撒了一口氣,薑辰接過書來,“從小我便總覺得有一股莫名其妙的記憶襲擊我的大腦,麵對一些問題我都會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因此大家都覺得我是怪胎,自從遇見你之後我便豁然開朗,天底下真有同我一般奇怪的人,不過你剛纔所說的現代人是何物?”“無妨無妨,你還是少懂為妙,我就先行告辭了。”許澤說著立馬退出房間。

許澤邊走邊思考今日之事“這薑辰到底是何人替身,明明有先於古人的思維但是卻不懂的這現代詞語?怎會如此奇怪,這明顯不符合穿越邏輯啊,莫非他是被人奪了舍?算了算了,管他那麼多,與我無關。”許澤揮揮手,趕走思緒,“還是回家早早睡覺,莫要再想這些了。”

突然走著走著走著停了下來,臉上的笑容也逐漸消失,“等等!我家在哪啊!”

【許家門口】

“我真是搞不懂了,你今日到底是怎麼了,怎麼能把自家家門都忘記?”薑若婉一臉犯愁地領著許澤走到許府。

“去吧,我也就先回去了。”薑若婉轉身就要往回返,被許澤一手攔住,“這麼晚了,反正我也記住路線了,我先送你回去。”

“不用了”薑若婉指向遠處駛來的馬車,“泗兒知道我出門便來接我了。”

“哦,那也行。”許澤晃了一下神,“不對啊,你家有馬車啊,那咱倆為何要走著回來。”

“這是若婉的馬車,你是什麼東西就能坐。”馬車停在兩人麵前,薑泗探頭說道。

“休要聽他胡言,這馬車是我的倒是不錯,但絕對不是不讓你坐,而是泗兒剛纔開出去了。”,薑若婉瞪了一眼薑泗,“我是否說過你不能私自開車出去?如果你還想要你的工錢,就立馬道歉。”

“我知錯了姐姐,你可千萬彆扣我的工錢。”薑泗求饒道。

“原來這小少爺也不過如此嘛,還要靠開車賺零花錢。”許澤和薑若婉相視一笑。

“莫笑,你們不要再笑了。”薑泗怒吼道,想要製止這兩個瘋瘋癲癲的人。

薑泗越是說兩人越是控製不住,整條街都迴盪著兩人止不住的笑聲。

-低價銷售,比如農業類型的書。並且我對讀書消費也有一些建議,既然是讀書消費,有些達官貴人定是不願意和尋常百姓在一起讀書,我們可以開設貴賓讀書間,這樣也可以提高收益,你覺得怎麼樣?”薑若婉根據許澤剛纔說的提出意見。“妙啊,這是我冇想到的,就按你說的來,但是我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怎麼吸引!”許澤對著薑若婉笑道。“你打算用什麼方法?”“先生和學徒。”許澤神神秘秘說道。“快和我細說一下,我太好奇了。”薑若婉...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