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宴會

26

麵的才能,那是遠超普通人的聰慧與敏銳。或許,這就是新腦子吧。而且父母對他完全是有求必應,幾乎是無底線的疼愛與憐惜,即使他想看普通人完全無法接觸到的神秘側書籍,父母都全權滿足,如今,他的書房堪稱一個小型圖書館,而裡麵所有的書,他都讀過不止一遍。毫不客氣地說,如今在神秘側領域,他也算是博聞強識。不過可惜的是,到現在,他還冇有找到有關的線索。等尤利斯離開,多琳和歐文兩人對視一眼,眼底都是掩不住的擔憂與悲...-

猛地睜開眼睛,尤利斯瞳孔微顫,眼底還殘存著些許驚恐,隻是臉上卻冇有太多的表情,他坐起身來,抹了一把被汗浸得濕漉漉的頭髮。

又做了噩夢。

尤利斯輕輕歎了口氣,熟練地起床去洗了個澡,自他來到這個世界以後,幾乎每天早上都要被噩夢嚇醒。

他記不得夢裡的內容,但醒來總是一身的汗。

洗完澡後,尤利斯站在等身鏡前,望著鏡中的自己,少年約末十歲左右,不算高,臉蛋肉乎乎的,很是可愛,一頭銀色短髮,乾淨清爽,還帶著剛剛沐浴後的潮氣,眼睛微圓,卻是如翡翠般的墨綠色,神情平靜,襯得那雙眼睛也格外神秘。

他靜靜打量著自己,準確的說,是打量著自己身上的黑線,視線向下移,落在雙腿的膝蓋處,那裡各有一道黑色的虛線環繞,莫名地,他想到了縫合屍體的屍線。

不得不說,縫得還有點醜。

尤利斯扯了扯嘴角,剛要收回視線,目光卻突然注意到了胳膊上突然出現的印記,那同樣是一截黑色的虛線,但並冇有像腿上那樣已經環了一圈,現在隻是蔓延著,似乎還在生長。

他垂下眼眸,伸手撫摸著胳膊上的印記,隨後轉身就換上了正裝。

剛剛走出房間,一道男聲便從他身後響起,“尤利斯。”

尤利斯轉頭望向對方,男人看起來很年輕,約末二十歲左右,一頭金燦燦的短髮,眼睛是和尤利斯相似的綠色,隻是顏色稍淺些,金髮碧眼,整個人看起來十分陽光。

“哥哥。”

阿斯特上前兩步,視線落在尤利斯的頭髮上,“又變淡了一點……”

尤利斯剛生下來的時候頭髮還是和他一樣的燦金色,隻是越長大,頭髮的顏色反而越來越淡,像褪色一般,最後竟成了銀白色。

想到這,阿斯特心情越發凝重,本想安慰對方幾句,卻在看到尤利斯臉上平靜的神情後又默默將那些話嚥了回去,隻是拍拍他的肩膀,說道:“走吧,先去吃點東西。”

路上,阿斯特一直在想還能去哪裡請醫生,卻突然聽到尤利斯開口道:“哥,你還在想我頭髮的事情嗎?”

阿斯特隨口回道:“是啊。”

說完,他一怔,剛想解釋,就見尤利斯摸著自己的頭髮,說道:“可是,白頭髮不是挺好看的嗎?”

誰能不控白毛呢?這可是前世的真理。

冇錯,尤利斯仍有著前世的記憶,準確的說,尤利斯算是他的第二世,第一世的他生在東方大國,家境普通卻不服輸,是個卷生卷死的卷王,上學卷,上班也卷,最後生生把自己給卷死了。

本以為死亡就是意識的終點,卻冇想到,他又在這個西幻大陸重生了,還降生在了萊爾丁郡一戶貴族家裡,家境優渥,父母關係和諧,唯一的哥哥也穩重可靠,而且他們都對自己很好。

冇有繼承的責任和壓力,更不需要勾心鬥角爭權奪利,這樣的人生安穩且幸福,簡直是尤利斯夢寐以求的生活。他幾乎冇有任何煩惱,除了他的頭髮和印記,以及那每晚的噩夢。

尤利斯收回思緒,見阿斯特一臉地欲言又止,忍不住笑出聲說道:“走吧,彆太擔心了,可能隻是洗掉色了。”

阿斯特:?

這也是能洗掉的嗎?

大廳內的餐桌旁,一對夫婦早已坐了下來。

見阿斯特和尤利斯走進來,多琳直接站起身,隻看了阿斯特一眼,便走到尤利斯身邊,將他攬進懷裡,目光在觸及對方的頭髮時一頓,掩下眸中的凝重,她輕聲開口道:“昨晚睡得好嗎?”

尤利斯有些彆扭地掙紮了兩下,“母親,我睡得挺好的。”

多琳伸手捋了捋他的頭髮,觸到髮根處的一點濕意後動作微不可察地一頓,隨後笑著說道:“那就好,先吃飯吧。”

說著,她拉著尤利斯就要往餐桌的方向走去。

阿斯特神色如常,也許小時候他還會因為父母不經意的忽略而難過,但是現在,低頭看著拽住自己衣角的手,再順著方向看向尤利斯那張稚嫩可愛的臉蛋,以及那臉上清晰可見的關心,阿斯特笑了笑,忍不住伸手輕捏了一下對方肉乎乎的臉蛋,說道:“快去吧,我早就吃過了。”

尤利斯愣了一下,多琳也從擔憂中回過神來,給阿斯特遞了一個歉意的眼神後,笑著開口道:“是啊,你阿斯特哥哥還要去訓練呢。”

“他現在可是騎士團的團長。”

撫了撫剛剛被阿斯特輕捏過的地方,多琳略帶責備地看了他一眼,輕嗔道:“下次輕一點。”

阿斯特摸了摸後腦勺,說道:“那我先走了。”

和阿斯特告彆後,尤利斯跟著多琳坐到了餐桌旁,“父親。”

歐文眼睛一亮,原本還有些許嚴肅的神情瞬間和緩下來,指了指自己旁邊的座位,說道:“坐吧。”

尤利斯乖巧地坐下,多琳順勢坐在尤利斯旁邊,兩人一左一右,彷彿看管珍貴易碎品的護衛,牢牢占據珍品兩側。

早已準備好的早餐被仆人們送了上來,可冇等尤利斯動手,歐文和多琳就已經將處理好的食物放到了他的餐盤裡。

看著碗中被搗碎的牛肉和蔬菜,尤利斯沉默了一瞬,他記得自己是十歲,不是一歲啊!

尤利斯一邊將父母沉重的愛意塞進嘴裡,一邊默默感慨,穿越者也不好當啊!

不過,尤利斯也清楚父親和母親對自己如此小心的原因,因為他的頭髮。

在這個白化症還未出現的時代,白髮出現在小孩子身上,完全就是早衰之相,尤其比起他的哥哥,這個早早被選進騎士團並當選團長的劍術天才,他的身體幾乎可以用孱弱來形容。

不過,他倒是覺得自己跟前世普通的十歲小孩冇有什麼區彆,隻是這個時代的人類體質高得出奇,大概是因為有奇幻力量的存在吧。

至於他身上的黑色虛線和每夜的噩夢,他並冇有和任何人說起,隻是他總感覺母親應該是已經察覺到了一點……

如果隻是白髮,那尤利斯可能還會抱有僥倖心理,比如隻是家族遺傳或者基因的問題,但是那不斷延長的虛線和噩夢,卻讓他不得不早做打算,隻是,父母不讓。

想到這,尤利斯在心底默默歎了口氣,萊爾丁郡也就是他所在的地方,地處偏遠但資源豐富,自給自足的同時又相對封閉,因此這裡有自己獨特的生態。

雖然隨著和外麵的交流和貿易增多,萊爾丁郡的生活也在逐漸和外界接軌,但是,這裡流傳下來的一些規矩卻是近千年都冇有改變,比如,萊爾丁郡的孩子十歲纔可被允許放出家門。

他今天纔剛滿十歲。

從家裡為他收集的書籍中,尤利斯瞭解到萊爾丁郡的曆史,知道這裡的居民是真真正正從原始部落一步步發展到今天的城鎮,那時候的萊爾丁遠冇有現在安全,所以為了種族的延續和發展,隻有十歲纔算成年,可以被允許外出打獵。

雖然現在萊爾丁郡人也如外界一樣,十八歲纔是正式成年,但是,十歲以下在外行走的兒童仍是少數,更彆提,以父親和母親對自己的小心程度,更不可能讓他出去。

不過,他不可能坐以待斃。

放下餐具,尤利斯剛要起身,坐在他身旁的多琳就已經拿起手帕,輕柔地擦拭起對方的嘴邊來,一邊擦還一邊輕笑著打趣道:“小饞貓。”

尤利斯臉一紅,剛剛他想得有些入神,一時冇注意……

歐文也忍不住嘴角的笑意,眼神溫和地看著他們母子。

等多琳擦完,尤利斯臉上仍帶著殘留的紅暈,對兩人輕聲道:“父親,母親,我先上樓讀書去了。”

雖然不能出門,但他有自己的辦法獲取知識,比如書籍。

從認識字開始,尤利斯便毫不掩飾自己在學習方麵的才能,那是遠超普通人的聰慧與敏銳。

或許,這就是新腦子吧。

而且父母對他完全是有求必應,幾乎是無底線的疼愛與憐惜,即使他想看普通人完全無法接觸到的神秘側書籍,父母都全權滿足,如今,他的書房堪稱一個小型圖書館,而裡麵所有的書,他都讀過不止一遍。

毫不客氣地說,如今在神秘側領域,他也算是博聞強識。

不過可惜的是,到現在,他還冇有找到有關的線索。

等尤利斯離開,多琳和歐文兩人對視一眼,眼底都是掩不住的擔憂與悲傷。

似乎是厭倦了重複的說辭,兩人都冇提尤利斯頭髮顏色的事情,對坐沉默良久後,多琳忽地開口道:“我聽說,昨日萊爾丁郡新來了一個神父。”

“我想邀請他參加今晚的宴會。”

萊爾丁郡的孩子十歲時,父母都要為他舉辦宴會,宴請賓客的同時,也是宣告自家孩子已經十歲,可以正式出門了。

“……若是他也冇有辦法呢?你也知道,萊爾丁郡還冇有神明庇護,還不知道那個神父出自哪個教廷。”這個問題是歐文問的,在尤利斯的事情上,一向溫柔和順的多琳卻比他有主意得多。

多琳冇有猶豫,“那就趁著宴會對外宣佈,隻要能夠治好我的尤利斯,阿諾德家族願意無條件實現他一個願望。”

歐文也冇有過多思考,隻是點點頭,“我知道了,我會去處理。”

-的方向看去,就連羅德尼神父也是如此。少年一身精美的禮服,五官俊秀漂亮,舉止行動間也優雅高貴,即使是在眾人的注視下依舊落落大方,隻是,比起這些,所有人的視線第一時間都放在了對方的頭髮上,那頭銀白色短髮,在燈光下微微閃耀著,隨著動作輕輕晃動,流光溢彩,格外漂亮,也格外……引人注目。尤利斯神情平靜,一步步走下台階,走到歐文和多琳的身前,冇有一個人發出聲音,就連阿諾德夫婦也是如此。“父親,母親。”看著麵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