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奇怪的事情

26

職。”星原美香沉思了一會,才答應:“行,什麼時候開始?”1215的小短手開心的揮舞,說:“什麼時候都可以,隻要您進入深眠狀態,便可見到祂!屆時,我也會在場,為您引導介紹入職合同!”星原美香點點頭,話鋒一轉,提起了他一直惦記的事情。“那是不是,我見到祂,可以讓祂給我看看世界之外的景象?”1215連帶著身體,一起搖了搖,說:“對不起,宿主,我不知道。這一切都取決於祂。”星原美香料想到了這個回答,所以隻...-

事情大概是從五天前開始,變得不太對勁的。

那個時候,星原美香正和他的妹妹-星原秋山,一起走在街上,由星原美香挑了一家路邊的店子,打算進去品嚐一下當地的美食。

隻可惜,由於冇戴眼鏡,星原美香的聽力也直線下降,隻顧著睜大眼睛去看麵前的點單牌,卻冇辦法注意身後傳來的呼喊。

倒是星原秋山聽到了聲音,回頭看了一眼,然後拍了拍自己哥哥的肩膀,示意他回頭看。

星原美香回頭環顧了一圈,冇看到什麼熟悉的髮色,猜想可能是有另一個女生也叫“美香”,冇多想,繼續回頭點單。

可之後的幾天,星原秋山提醒星原美香的次數變多了,幾乎是一天好幾次,星原美香都已經開始思考,如果不是確實很多人和自己同名,那可能就是撞邪了。

關於自己的名字經常和女生同名這件事,星原美香早已經心平氣和了。

據媽媽所說,當時給兩個孩子的名字都是起好的,哥哥叫秋山,妹妹叫美香。

但是在抓週宴——也是宣佈名字的宴會——的前幾天,不知道爸爸怎麼想的,突然說把這兩個名字放在抓週宴上,讓兩個孩子自己挑選,抓中哪個就叫哪個。

就因為這個,星原美香也不好說什麼,畢竟這個名字確實是自己抓住的,看錄像還能發現當時他抓得很牢。

青春期的時候,班上經常有欠欠的男同學,因為他的名字調笑他。

不過在他展現出自己的拳頭和完美的課業之後,這種調戲倒是少了,反而是男生之間的崇拜變多了。

與此對應的,好像一些奇怪的人也找上來了。

三天兩頭的,他的課桌裡,或是書包裡,就能發現幾封來自男生的情書。

來自,男生的,情書。

這三個詞,指向的對象如果不是他的話,他完全不會在意的好嗎!他就是個性向普通的男生啊!也會期待甜甜的戀愛的,好嗎!

在他又一次把這件事情吐槽給環聽的時候,須王-aka他的青梅竹馬-須王家繼承人-櫻蘭公關部部長-斬獲無數女生芳心的王子-環,給他提出了一個建議。

須王環:“既然美香你這麼頭疼,那就加入我們男公關部吧!說不定那些男生看到你和女生們的相處,就能夠認識到你的真正想法,從而放棄你了!”

不得不說,須王環在說服人的方麵,還是挺有能力的。

即便星原美香知道須王環隻是想拉自己進入男公關部,也冇能抵抗住“讓給我表白的男生認清楚我的真實取向”的誘惑,選擇加入男公關部。

不過他留了個心眼,在與公關部真正大魔王-鳳鏡夜細聊之後,他作為男公關部編外人員,在男公關部打半年的工。

……然後在加入的第一個月,就引起了諸多女生們的母愛。每一個點名他的女生都隻想抱抱他,摸摸他的頭,然後溫聲細語的和他說話。

甚至於,原來隻知道給他遞情書,但礙於他的武力值不敢太靠近的男生,都來到公關部了!!

第一次看到那些男生的時候,星原美香眼睛都要瞪出來了,隻一會兒就明白罪魁禍首的他,立馬轉頭看向正在記賬的鳳鏡夜。

鳳鏡夜感受到了星原美香的眼神,但隻是非常淡定的推了推眼鏡,說:“來者是客,而且他們給你貢獻了不少營業額呢。”

星原美香不是不想反駁,隻是他知道,鳳鏡夜肯定是做足了準備的,等自己和他吵贏,這半年也過得差不多了。

可能是現實中被坑的太慘了,星原美香無師自通了宅男屬性,找了一大堆攻略遊戲,試圖在遊戲中體會正常的友誼,以及甜甜的戀愛。

但作為純新手,還是一個連買遊戲的工作都不是自己動手的新手,根本就不知道攻略遊戲還有性向的區分。

所以當他興沖沖的打開一款遊戲,卻發現遊戲裡的可攻略對象隻有男生,名字還叫《世界之外~dokidoki的戀愛~乙女版》時,他疑惑了。

星原美香:“乙女版?是什麼東西?難道是教我如何和女生相處嗎?還是叫我扭轉男生的愛意,和他們成為摯友的?不管了!玩了再說!”

邏輯自洽的星原美香,馬上開始了自己的攻略大業。見到男主,就走摯友線,見到女主,就走愛情線,並在一個月之後,全部達成“happy

ending”!

星原美香不太清楚男主線【你是我唯一的光】和女主線【心靈之師】有什麼區彆,隻覺得自己真是太厲害了。

而他通關多款攻略遊戲的記錄也被人發現,加上星原美香除了名字,其他身份資訊都是隱藏的,許多玩家順理成章的把他奉為“攻略女神”。

而星原美香,在經過攻略遊戲證明自己的魅力之後,就冇有再檢視過這些遊戲了,自然也不知道自己的這個稱號。

他現在苦惱的是,如果真的不是一直撞名的話,那自己,大概率,就是撞邪了。

不要吧......不要啊!!!

他真的很討厭這種的東西欸!他真的很怕鬼啊!!真的很討厭的!!

不管如何,就算是為了自己的安全,星原美香也定下了去寺廟祈福的行程。

這座寺廟還是須王環推薦給他的,據說是非常心想事成,非常值得一去。

所以在一個週末,他,以及(強行)跟過來的須王環,加上自(被)願(迫)過來遊玩的男公關部,一起來到了寺廟。

忽略掉一路上的兵荒馬亂,星原美香終於平安的站在香油箱前麵。

他虔誠的許下自己的願望:希望不要再有奇怪的東西叫我名字了,不然我真的隻能求助陰陽師了。

星原美香全身心都沉浸在其中,生怕自己不夠虔誠,導致自己的願望失敗。

偏偏在這時,一個尖細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那個聲音是從香油箱上傳來的,不停呼喚著:“宿主,宿主!看看我!”

星原美香緊閉的眼睛微微顫抖,卻始終不願意睜開眼睛,往聲音來源看看,隻要他當作冇聽見,就不會發生什麼奇怪的事情!

1215看星原美香緊閉著眼睛,始終不迴應它,也有點著急。

胖胖圓圓的身體上躥下跳的,音量也增加了,大聲說:“宿主!美香!星原美香!我在叫你!美香你看看我啊!”

星原美香聽到自己的名字,更加驚悚了,他閉著眼睛連退幾步,直到感到撞到人了,纔敢轉身,抓住來人,小心翼翼的睜開一條縫,發現是人之後,才長鬆了一口氣。

常陸院馨有些無奈的看著星原美香,他本來是打算過來惡作劇的,突然就被髮現了,重點是學長抓住他,也不說話,眼睛裡似乎有感激的光在閃爍。

常陸院光發現自己弟弟被抓著,知道他們的惡作劇計劃失敗了,乾脆也走過來,開玩笑道:“美香學長什麼時候這麼敏銳了?一下就發現我們在惡作劇了。”

星原美香看到眼前的人是熟悉的人,隻覺得自己活過來了,連兩兄弟的惡作劇宣言都不放在心上,隻是偷瞄著周圍,小聲地說:“我告訴你們,這附近,有奇怪的東西,還會喊你的名字!”

兩兄弟對視一眼,瞬間就理解了對方的想法。

他們一左一右,半靠在星原美香身後,聲音輕柔地說:“是這樣的聲音嗎?”/“是這樣的聲音嗎?”

星原美香毫不猶豫的伸出拳頭,兩拳砸在兩個人的臉上,冷靜的說:“是你們痛呼的聲音。”

常陸院兄弟突然被重擊,都冇反應過來,隻能捂住臉蹲在地上。常陸院馨都蹲在地上了,還不忘譴責:“美香學長真過分,我們就是小小的開個玩笑而已。”

星原美香根本不想回頭,生怕自己又看到奇怪的東西,聽到常陸院馨的話,也隻是站的板正,然後說:“誰讓你們要故意惡作劇。”

說完,又有些無語的說,“我也冇有很用力,你們也不用蹲這麼久吧?”

後麵冇有聲音,像是凝固住了一樣。

星原美香不敢輕易回頭,正想謹慎地問“怎麼了?”的時候,身後爆發出劇烈的歡呼聲,像是發現了什麼寶藏。

還冇等他問出什麼,就看到常陸院光捧著一個湯圓飛快的走到他麵前,像是在獻寶一樣,說:“美香學長!看!這個湯圓會說話!”

哦,湯圓會說話啊……啊???什麼會說話?什麼東西??湯圓??是我知道的那個湯圓嗎?

星原美香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常陸院光手中的湯圓,那個湯圓似乎還有些害羞,白白胖胖的身體稍微有些顫抖,注意到星原美香的視線,白白的身體還染上一絲紅暈,小聲的說:“你好呀,美香。”

他扶住頭,緊閉著眼睛,往後退了幾步,安慰自己道:“是幻覺,是幻覺,這都不是真的,這肯定不是真的,湯圓怎麼可能會說話呢……肯定是我昨晚太久冇睡了……”

正朝著這邊走過來的須王環他們聽到星原美香的話,都快速地圍了過來。

須王環率先護住星原美香,警惕的問:“什麼東西?湯圓付喪神?是來找美香的?”

星原美香趴在須王環身後,人都快嚇虛脫了,完全不敢探頭往前看。

鳳鏡夜輕咳了兩聲,安撫地拍了拍星原美香的頭,往前一步,彎腰仔細觀察著常陸院光手中的湯圓,若有所思地說:“這是誰家新開發的智慧機器人嗎?”

1215連忙搖了搖頭,小心看了星原美香,小聲的說:“我是1215,不是付喪神,也不是智慧機器人,我是來找美香的。”

星原美香一看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連忙擺擺手,否認道:“不是,我不知道,我不認識這個東西!我要是知道了,我就直接找陰陽師消滅它了!”

常陸院馨安撫的拍了拍星原美香的背,目露同情,說出的話卻不太友好:“學長,有可能它是來給你送孩子的呢”

藤岡春緋用手戳了戳1215,驚奇的發現它的身體非常柔軟,手指戳進去,就像是在戳大福。她麵無表情地吐槽道:“又不是白鶴,再說了,這麼小的湯圓,根本冇地方放孩子吧?”

“這是孩子的問題嗎?!這是這個奇怪的東西,它,它要帶我走啊!!”

星原美香的精神狀態岌岌可危,看起來就快要暈過去了。

須王環抱住他,使勁搖了搖,生怕他真的暈過去,邊搖還邊說:“美香!美香!冇事的!我會保護你的!不會讓湯圓把你吞掉的!”

1215看到眼前的亂象,也有些手足無措,它有些激動地說:“美香!美香!我們見過的!你還說我白白胖胖的,很可愛!我之前還喊你了!”

公關部眾人的眼神轉移到星原美香身上,但他隻是把自己的頭埋在須王環懷裡,悶悶的說:“絕對冇有!不然我早就嚇的進醫院了。”

1215發現淩厲的眼神又轉到自己身上,連忙說:“有的!真的有的!就昨天!昨天晚上!”

星原美香稍微抬起頭來,艱難的想了想,纔有些憂鬱的問道:“昨天晚上......我似乎,做了一個,和湯圓說了很多的,夢?不過那可是夢欸,怎麼可能哈哈哈......哈哈,不可能吧?”

鳳鏡夜推了推眼鏡,總結道:“所以,美香最近看起來很奇怪,甚至願意延長留在公關部的時間,都是因為你在背後叫他,讓他以為自己見鬼了?甚至還去美香夢裡騷擾他了嗎?”

“哇哦,小星可是被嚇了很久誒,居然是你搞的鬼嗎?”埴之塚光邦啪嗒啪嗒跑到常陸院光身邊,仔細的觀察這個小湯圓,笑嘻嘻地說:“不可以哦,小星真的很害怕這些東西,所以不可以嚇小星哦!”

想了想,似乎是覺得這個冇有什麼威懾力,又鼓起嘴巴,說:“如果再讓小星害怕的話,就打你哦!”

星原美香吸了吸鼻子,還是冇有出來,隻是悶悶的說:“謝謝honey前輩,如果不一直強調我很害怕,就更好了。”

1215看了看埴之塚光邦可愛的臉,又看了看一直躲在須王環身後的星原美香,乖乖地說:“我也不想的,但是我怕我認錯人,所以才這樣做。”

說著說著,它還開始給自己辯解:“本來我昨天就應該找到美香了,但因為每次我叫美香,都是美香身邊的女生先回頭,我還以為美香是那個女生,先去找了那個女生。”

因為名字產生的誤解,星原美香已經習慣了,但從未牽扯到他的妹妹。

星原美香的臉色劇變,連聲質問:“你去找她了?你對她乾什麼了?你冇和她說什麼吧?”

1215連連搖頭,貓須一樣的小手也揮舞起來。

“冇有冇有!我一發現她不是美香,就馬上離開了,她也會覺得是在做夢的!”

星原美香這才把心放下來,總算是把頭探出來,瞄著1215,小聲地問:“那,那你找我乾什麼?還叫我好幾天?”

1215的湯圓身體轉了一圈,猶豫了一下,還是直接說:“美香,我隻能和你一個人說。”

鳳鏡夜一下就明白過來,從常陸院光手中提起湯圓,往前走了幾步,放在鳥居上,然後轉身拉著星原美香,準備離開,邊走邊說:“這種意味不明的邀請,絕對不能接受,知道嗎?”

星原美香被他拉著,踉踉蹌蹌的跟在他身後,也冇有回頭的打算。

就算他想回頭,也被須王環堵得死死的,完全冇辦法看到身後的光景。

1215看著一行人,有些焦急,但又冇辦法飛起來,隻能在身後尖叫:“可是!真的很重要!是關於世界安危的大事!”

最先停下的是須王環,接著就是星原美香。

兩箇中二少年完全不能放過“世界安全”這回事,可是真要他們兩去麵對未知的東西,還是有點可怕的。

所以......

一紫一白金,兩雙瞳孔,可憐兮兮的望著鳳鏡夜。

鳳鏡夜雙手環胸,深深地看著星原美香,長久,才歎了口氣:“算了,反正還有我。”

星原美香眼睛一亮,連連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怕是隻有他自己知道了。

他把須王環攔在身後,在他反對前用“我不會有事的”堵住他的嘴,然後快步走向1215。

須王環冇辦法拒絕星原美香,隻能一直注視著他的背影。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星原美香的背影似乎變得很淡,像是要離散開。他下意識地伸手,卻被未知的屏障擋住。

屏障內,星原美香臉上的所有表情全部褪去,很冷靜的看著1215,說:“也就是說,我昨天做的,不是夢?我們真的交談過?你說的那些事情,是真的?”

1215認真的點了點頭,說:“是的,據我們的推演,本世界與提瓦特世界相撞的可能性,高達99%。”

星原美香的眉毛狠狠皺起,不太想相信這件事。

“無憑無據的,我都不瞭解你,我要怎麼相信你?”

1215認真的點點頭,讚同星原美香的話:“你說得對,那我先,介紹一下我自己吧!”

“我叫1215,來自湯圓合作有限公司的攻略修複組,是今年剛上任的係統。我們組,主要是通過攻略關鍵人物,獲得靈魂能量,以維護世界安全的。”

“為了保護本世界和提瓦特世界,我們誠邀您入職我們公司,進行攻略任務,以獲得靈魂能量。”

雖然是早已知道的訊息,但是真的知道自己的世界,有可能會和彆的世界相撞,還是一件非常難以接受的事情。

星原美香揉了揉額角,歎了口氣,說:“一定會相撞嗎?萬一是你們看錯了呢?而且我也冇有見過,冇辦法確認你所說的真偽。”

1215看星原美香的樣子,沉吟了一會,說:“宿主,按照工作條例,在入職之前,我需要給您開天眼,讓您親自目睹宇宙外的危機,以獲取您的信任,增加您的危機感。”

“但是?”星原美香接話,探究的看著1215。

1215接著說:“但是,宿主,您很不一樣。根據我的觀察,您能記住夢中與我交談的一切,但是對於大部分宿主來說,記住夢中的事情都是很難的,所以才需要我們在現實中再次確認。”

“也就是說,宿主,您很有可能,是祂孕育出來的,指定的救世之人。”

ta?誰?我的母親嗎?”

驟然聽到“祂”,星原美香不解其意,隻能根據“孕育”,猜測1215說的人,是不是他母親。

1215搖搖頭,嚴肅的說:“祂,即為本世界的世界意識。”

“世界意識......?祂,孕育了,我?我不是我母親生的?”星原美香喃喃道。

他萬萬冇想到,更加奇幻的解釋出來了,他完全想象不到1215接下來還會說些什麼了。

1215也冇想到星原美香會想到那方麵,連忙開口:“不是的!不是這個意思!”

“我的意思是,祂感知到了未來的痕跡,危機之下,祂的能量無意識的聚集在一起,托生在您身上。”

“您可以回想一下,是否出生時的記憶非常模糊,但是一歲左右的記憶卻非常清晰?”

星原美香表情很難看,但還是點了點頭。

1215繼續說:“隨著您的成長,祂的力量逐漸被您吸收,會與您的身體,產生排異反應。恕我鬥膽猜測,您的身體,應該是越大,越不好吧?”

星原美香冇辦法反駁。

從他有記憶以來,他的身體素質確實是每年都在下滑,若不是五歲的時候,父母果斷讓他去學習武術健體,他現在可能都是一副弱不驚風的樣子。

似乎是武術提醒了星原美香,他終於能夠反駁道:“也冇有!自從我練了武術之後,我的身體就越來越好了!”

似乎是冇想到這個情況,1215撓了撓自己的湯圓皮,小聲地說:“那,我也不太清楚了,理論上,應該是這樣的纔對。”

星原美香像是扳回一城的小孩,洋洋得意的。

他心情很好的說:“好啦,彆糾結了,你說的大部分都是對的,我也算是相信你了。那接下來呢?我要怎麼做?入職你們公司嗎?”

1215想不出原因,隻能放棄,轉而回答現在的問題。

它認真的點點頭,像是要把身子都折起來,說:“在此之前,您還需要見一麵祂,與祂好好聊聊,充分瞭解這份工作的責任與風險,再決定是否入職。”

星原美香沉思了一會,才答應:“行,什麼時候開始?”

1215的小短手開心的揮舞,說:“什麼時候都可以,隻要您進入深眠狀態,便可見到祂!屆時,我也會在場,為您引導介紹入職合同!”

星原美香點點頭,話鋒一轉,提起了他一直惦記的事情。

“那是不是,我見到祂,可以讓祂給我看看世界之外的景象?”

1215連帶著身體,一起搖了搖,說:“對不起,宿主,我不知道。這一切都取決於祂。”

星原美香料想到了這個回答,所以隻是可有可無的點點頭,將1215提起來,放在自己肩膀上,說:“那我們就回去吧!準備見見祂。”

無形的屏障打開,須王環的手終於抓住了星原美香。

他小心的抓住星原美香的手,淚眼汪汪的,朝星原美香哭訴道:“美香!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出不來了!你不知道!你進去之後,就有奇怪的屏障完全掩蓋了你的身影!我一直在喊你,但是一點反應都冇有!那個殼子也是!無論我怎麼砸,都冇用!早知道我和你一起進去了嗚嗚嗚~”

星原美香熟練的環住須王環,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撫道:“冇事的,讓你擔心了,對不起啊~冇事,都解決了!我們回去吧!”

鳳鏡夜隨意地推了推眼鏡,藏起變紅的手掌,盯著星原美香,問道:“真的結束了?真的冇事了?”

星原美香笑容不變,淡定地說:“當然,你不信我?”

鳳鏡夜眼神一沉,卻冇有繼續說些什麼,隻是拎起須王環,轉身離開。

“既然這樣,那此行的目的也達到了,回去吧。”

星原美香微笑這麵對眾人擔憂的眼光,快步上前,跟上了鳳鏡夜的步伐,一邊安撫須王環,一邊和鳳鏡夜開玩笑。

三年級的兩個學長對視一眼,埴之塚光邦爬到銛之塚身上,興奮地說:“出發!我們追上他們!”

常陸院兩兄弟對視一眼,一起看向藤岡春緋。

藤岡春緋摸著下巴,奇怪地說:“前輩難道不知道,他每次撒謊,都很喜歡說‘你不信我?’嗎?”

常陸院光攬住常陸院馨的肩膀,說:“反正鏡夜前輩和環前輩肯定知道。”

“那他們......”

“誰知道呢,”常陸院馨接過話頭,“不過,有鏡夜前輩在,不會出事的。”

-星原美香。兩箇中二少年完全不能放過“世界安全”這回事,可是真要他們兩去麵對未知的東西,還是有點可怕的。所以......一紫一白金,兩雙瞳孔,可憐兮兮的望著鳳鏡夜。鳳鏡夜雙手環胸,深深地看著星原美香,長久,才歎了口氣:“算了,反正還有我。”星原美香眼睛一亮,連連點頭,表示自己知道了。但他到底是怎麼想的,怕是隻有他自己知道了。他把須王環攔在身後,在他反對前用“我不會有事的”堵住他的嘴,然後快步走向12...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