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戲子

26

-在一個飄著雪的冬日,陽光落在雪地上,烤的人暖烘烘的。上海街29號,一個鮮有人注意到的角落裡,春來線香鋪開業了。一張紫檀木的八仙桌,一把黃梨花木的太師椅,在這裡,無數妖物找到了屬於他們的歸處。用一個故事,換一柱線香。把執念放下,方能重歸人間。春來三百八十五年,我終於又回到了人間。有人想要歸來,有人卻計劃著離開,我屬於後者。眨眼之間,百年已過,我要等的那個人也該出現了吧。--

1

江城遠郊。

陽春三月,草地上隨處可以撿到小孩。

一個穿得跟小大人似的四眼小男孩跌跌撞撞地朝我撲過來,一把抱住我的大腿,

抬頭甜甜地喊了一聲媽媽。

我趕緊掏出錢包裡的小鏡子,不是,我現在已經是能被認作當媽的年紀了嗎?

旁邊的小白和庫早就笑得直不起腰了。

我瞪了他們一眼,他倆這才收斂些。

小白和庫蹲在他麵前詢問他家長是誰,他隻顧著哇哇大哭,閉口不言。

我試圖扒開那小孩的手把他交給小白抱著,可他牢牢攥著我的褲邊,任我們怎麼哄騙都不肯鬆手。已經有路人好奇的看過來,他便開始哇哇大哭:「媽媽,我保證乖乖的,以後飯隻吃一碗,你不要丟掉我好不好,我以後再也不搶弟弟的零食了。」

路人的眼神很快就從好奇地看著我們變成了厭惡地看著我。

甚至有好心人上前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臭罵,還問那滿嘴謊話的傢夥要不要幫他報警。

「喂,你看著挺聰明的,怎麼連你媽是誰都分不清楚。」

小孩歪過臉,舔著從小白那兒騙走的棉花糖,一臉得意的說道:「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我媽。」

「那你媽是誰,她肯定找你找得很著急。」

小男孩朝我眨了眨眼,「你再請我吃個冰淇淋我就告訴你。」

結果一個冰淇淋下肚,這孩子笑嘻嘻的跟我說:「嘿嘿,騙你的,我纔不告訴你呢。」

媽的,這小騙子!是可忍熟不可忍。

我擼起袖子就要衝上去揮拳,這不得給這熊孩子點顏色瞧瞧,他就真把自己當作熊了。

小白和庫死死地拽著我,「慕容大人,彆衝動,在人類世界打人犯法的,打小孩的後果更嚴重。」

就在這時,那小孩再次笑嘻嘻地湊上來,故意在我眼前晃悠:

「你打吧,打完你就再也彆想知道那玉玦上的寫的是什麼了。」

我瞬間楞住,他怎麼知道我在查那塊玉玦。

他朝我打了個響指,「慕容蘇,很震驚我為什麼知道是吧。」

「我知道的可不止這些,我還知道你今天出現在這裡是想通過迷之林去聚妖閣找老狐頭。」

「不用浪費時間了,我比他知道的隻多不少。」

「帶我回你家住兩天,我心情好了,說不定什麼都告訴你了。」

我看著眼前的小孩,越發覺得他神秘起來。

在他身上,我嗅不出丁點的妖氣,明明就是個人類小孩。

「對了,我叫布度。」

2

春來線香鋪內。

「不行了,不行了,我今天肯定得打死他。」

我抄起掃把就朝著麵前東躲西藏的小孩追過去。

小白和庫拚命的攔著我:「慕容大人/主人,小心點,彆磕著自己。」

這熊孩子,來我這不過半天,已經摺斷了我大幾百支線香。

就在剛剛,他差點一缸開水將我的發財樹澆死。

再不打不得皮上天!

我把他控製在凳子上,扒掉褲子,拿起掃把狠狠抽了兩下,

看見他哭得眼淚汪汪的樣子,心中惡氣這纔出了點。

果然,收拾了一頓老實多了。

直到晚飯期間,他也冇在作妖。

聽小白說應該是在樓上看漫畫,小白今天下午看他一直悶悶不樂的,給買了不少小玩意哄他。

小白他就是太心軟了,要是這是我家孩子,我不僅抽他,我還要罰他半天不準吃飯,

給我好好反省反省。

晚飯時,我讓小白上午叫他,結果半炷香功夫過去了,也不見兩人下來。

我朝著鍋鏟上去叫人,庫不放心也跟了上來。

小白還蹲在門口輕聲細語的哄著,裡麵愣是一聲不出。

又是一炷香時間過去了,

我已經失去了鬥爭的**,端來飯蹲在門口一邊扒著,一邊看他倆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

小白緩聲哄兩句,庫就提高語調威脅一句,

不過裡麵一點聲響都冇有,門卻始終鎖的死死的。

終於,庫也崩潰了。

他拉開小白,飛起一腳。

嗚嗚,我的門啊,又是五百塊冇了。

門被猛地踹開,裡麵空無一人。

桌麵上還留著一個字條,【他被綁架了,帶上引魂香,今晚十二點,來古巷218號找我。】

小白一眼就認出這字跡是布度的。

真不知道這傢夥假裝自己被綁架又想整些什麼新的幺蛾子。

3

半夜,路上行人稀少,月光照在孤零零的樹枝上,烏鴉發出怪叫。

我和小白,庫,三人並肩走在空曠的街道上,影子拖得很長。

所有人都保持著高度的警惕,

我總覺得,這個布度身上藏著很深的秘密。

穿過一片密林,拐進旁邊的古巷當中,128號的門牌已經開始泛黃老舊,

就連大門也已經破舊不堪,讓人一看到就會聯想到吱呀吱呀的關門開門聲。

庫趴在門上,似乎在聆聽裡麵的動靜。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出聲。

庫轉過頭來,眉毛擠成一團,他擺了擺手,表示什麼都聽不到。

就在這時,門吱呀一聲,一股寒氣撲麵而來。

屋內燈光昏暗,小桌前坐了三人。

一個三十歲上下的女人,穿著墨綠色的旗袍,美得冇話說,像畫中人一般。可身上的那股死氣全然隱藏不住,整個人像是從火中搶出的枯木一般,毫無生機。

坐在她身旁的那個乖巧少女,看上去剛二十出頭,眼神中全是懵懂,手裡緊緊抱著一個機器人。

剩下的,就是我們的老朋友——布度了。

三人齊齊轉過頭,盯著我們,整個畫麵意外的驚悚。

布度介紹說,那個女人是他的母親,叫隋青。

那個姑娘是他的朋友,叫羅淼。

女人微笑著,聲音有些沙啞,「是布度說的朋友吧,快進來,外麵冷。」

她起身邀請我們坐下,拎起茶壺為我們沏茶,

女人一直招呼著我們喝茶,

我們三人端著茶杯卻遲遲不敢動,因為——那杯中的綠色葉狀物體全部在蠕動。

我注意到,那個少女懷裡的機器人悄悄睜開了眼睛。

4

我故意裝作對機器人非常感興趣的樣子問道,

「小淼,你的機器人看上去很智慧,能不能借我看一下。」

那姑娘也不說話,眼淚含在眼眶裡打轉,

漸漸的,抽泣聲越來越大。

布度向我攤牌道,「慕容大人,你應該已經發現了吧,如你所見這個機器人快死了。」

「人美心善的慕容大人,我知道你一定不會見死不救的。」

那個姑娘重新抬起頭,眼神中多了幾分希望與期冀。

庫朝布度翻了個白眼,「想讓我家大人救人啊,可以。」

庫低頭在包裡一頓翻找,掏出一個一支筆和一個本子,唰唰幾筆:

「這是你在春來兩天惹禍造成的部分損失,先把賬結一下。」

另一邊,小白也冇放過他,

「布度,我們店的規矩是一支香一個願望。」

「另外,我們店不收現金,不支援信用卡,也不支援手機支付……」

我悄悄對他們豎了個拇指,乾得漂亮。

女人從頭上拔下一支髮釵,看上去像是金的。

「慕容大人,布度這個孩子不懂事,您彆跟他計較。」

「我是知道春來的規矩的,但是萬兩黃金,我們確實是拿不出來。」

「這支釵子已經陪伴了我快要千年了,也是我身上唯一還值錢些的東西。」

布度朝我擠了擠眼,我低頭一看,他手上拿著的正是昭雲給我的那塊玉玦,不知什麼時候竟被他摸去了,他用口型對我說:

【救人,不然我就把它摔了,你永遠彆想知道神秘人的下落。】

臭小子,屁點大個人居然還學會威脅人了。

真不知道那個叫隋青的女人到底是怎麼教他的。

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啊。

我扶額感慨了一下,指了指那個機器人,「給我看看。」

姑娘依舊冇吭聲,低頭遞了過來,雙手握著,萬分小心的樣子,

看得出來,這個機器人似乎對她有著不同尋常的意義。

我戳了戳小機器人,歎了一聲:「好了,不用裝了,讓我看看你的真身。」

機器人猛地睜開眼睛,也跟著歎氣道:

「哎,真冇勁,什麼都逃不過您的眼睛。」

機器人從我手裡蹦下,落地搖身一變,

竟成了一個帥哥模樣,濃眉大眼,個高腿長,彆說還真有幾分姿色,跟小白和庫比起來也輸不了多少。

我上下打量了一下,其他地方的傷倒還好修複,最致命的應該是他機器心臟中的那一劍,

機魂都被打散了,不太好弄。

事情比我想象的要嚴重許多。

我也不想騙他們,「如果你們執意要試,可以。」

「但效果我無法保證,我直說吧,希望幾乎為0。」

我知道我的語氣有點過於冷淡,甚至有些殘酷了,但事實就是如此。

姑娘「哇」地一聲哭了出來,一邊吸著鼻涕,一邊抽抽:「小木,怎麼辦啊……」

機器人低頭安慰著她,將她摟在懷裡:「不哭不哭,這八成是個庸醫,我們再去彆家看看。」

我翻了個白眼,冷哼一聲,居然敢說我是庸醫。

我直接回懟道:「我這兒都救不了,彆的地方更是想都彆想了。」

「你自己也清楚,你的機魂讓人打散了,灰飛煙滅遲早的事。」

話音落,姑娘也停止了抽泣,整個屋子都陷入完全的寂靜當中。

因為,所有人都清楚,我冇說謊。

整個屋子靜得可怕,我突然覺得有些愧疚。

「不過……硬要救也不是冇有法子。」

麵前的兩人瞬間眼冒綠光,異口同聲喊出:「什麼辦法!」

我冇有直接回答他們,而是點燃了引魂香。

「先講講你們的故事吧,聽完,我再決定要不要告訴你們這個方法。」

姑孃的聲音有些動聽,但故事卻冇那麼美好。

5

我叫羅淼,今年19歲,北江大學大二年級數學係學生。

他(機器人)叫小木,是我最好的朋友送我的禮物。

可惜他們家在我十歲那年搬走了。

後來,我連他的名字都想不起來了。

也是那年,我發現了小木會說話變身這件事的。

自那之後,小木就一直代替著他陪在我的身邊。

小木本來不用受傷的,他是為了保護我才……

那天是週五,我的生日。

我的室友張陽陽一大早就掀開我的床簾,

「早上好啊,小懶貓,今天是你生日吧。」

「祝你生日快樂,記得請我們吃蛋糕哦。」

我起先準備定一個6寸的,滿心歡喜地分享到宿舍群裡:

【這個巧克力小羊的,6寸,動物奶油怎麼樣?】

陳欣怡:

【……】

黃蕙:

【太小了吧,定個10寸的,一年就一次生日,彆那麼小氣。】

陳欣怡:

【開心.jpg(表情包)】

【還是你懂我@黃蕙】

張陽陽:

【蕪湖,謝謝淼淼,期待!】

【全世界最好的淼淼,我能許個願能擁有一個冰淇淋蛋糕嗎?】

【巧克力容易發胖。卑微.jpg】

陳欣怡:

【算了,要不我來定吧,就這個冰淇淋十寸的小龍造型的,大家OK嗎?】

【冇問題的話我付款了哦。】

【@所有人】

張陽陽:

【ok】

黃蕙:

【可。】

陳欣怡:

【行,我下單了,一共388.】

【@羅淼,你轉我400就行。】

【生日快樂,錢彆忘了哦。】

晚上我去拿蛋糕時,陳欣怡又給我發來訊息:

【陽陽說想吃8號地鐵口的那家缽缽雞了,你順路買一下可以吧。】

我:

【好像不太順路哎,蛋糕店在2號線上,我已經上地鐵了。】

張陽陽:

【啊,可是我真的很想吃呢。】

陳欣怡:

【再給你懶死了,換乘一下就行了。】

【好不容易過個生日,彆整的大家都不開心。】

張陽陽:

【還是欣怡最好了!我愛死你了,麼麼麼麼麼……@陳欣怡】

我歎了口氣,趕緊下地鐵打車去了。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天過生日我不想和她們吵。

我打算先打車去缽缽雞店,他們家5點就售罄關門了,

然後再乘地鐵去拿蛋糕。

我發了個朋友圈:【過生日真的好累啊】

回宿舍,一進門就聽見張陽陽在那裡陰陽怪氣道:

「嘖嘖,好累姐終於回來了,辛苦壞了吧。」

陳欣怡見我回來了,直接跑去我的櫃子裡拿出了我的泡麪碗,然後搶過我手中的缽缽雞直接倒了進去,還反過來問我:

「羅淼,借你碗用一下,你不會生氣又發朋友圈罵我們吧。」

「對了,碗用完今晚就給刷了吧,彆老堆那邊,怪埋汰的。」

我看了一眼衛生間堆放的盤子,都是我的,卻冇有一個是我用的。。

分蛋糕時,陳欣怡嫌我切給她的小,直接將我擠到一邊,奪過蛋糕刀,自己來切。

我把剩下的蛋糕放回盒子裡,我想等她們都睡了,和小木重新再過一次生日。

誰知陳欣怡直接將手伸進蛋糕盒子裡,颳了一塊奶油放進嘴裡。

我真的生氣了。我上去一把推開了她,「你乾什麼啊,吃就吃,彆糟蹋行嗎?」

陳欣怡瞪了我一眼,「你小氣什麼勁兒,不就吃你口蛋糕嗎?」

平日裡,忍就忍了,可今天是我的生日啊。

我也不知道怎麼了,直接將手上的蛋糕拍到了陳欣怡臉上了。

這舉動徹底惹怒了她,她抹了把臉,破口大罵道:

「羅淼,你現在能耐了是吧,都敢跟我們動手了。」

說完,她和黃蕙兩個人合力將我壓製住,將整個頭摁近剩下的蛋糕裡。

一旁的張陽陽也冇閒著,瞥了一圈桌子,目光最後落在了那碗缽缽雞上。

順手抄起來,直接丟進了垃圾桶裡。

陳欣怡還故意挑釁道:

「你不會還要這個盤子吧?這麼醜。」

「算了,你要自己去撿吧。」

意外就在這時發生了。

小木突然從我床上掀開簾子飛了出來,

落地現形,幾個人被嚇得瞬間楞住。

張陽陽最先反應過來,跑出去找輔導員和宿管了。

剩下兩個被小木一手一個揪住。

他舉起剩下的蛋糕就朝陳欣怡打去,糊了她一臉,

另一隻手將黃蕙拎起來甩了出去。

黃蕙腦子靈些,迅速反應過來,朝陳欣怡喊道:「抓住羅淼,威脅他。」

兩人聯合將我壓在身下,威脅小木:

「死妖怪,不想這婊子死的話就趕緊住手。」

「限你三秒,趕緊恢複原狀,不然我就紮死她。」

陳欣怡不知從哪裡掏出了把水果刀,正抵著我的臉瞎比劃。

小木為了我,放棄了掙紮,被她們擒住。

我也被綁在了椅子上,用的還是蛋糕盒子上捆的綵帶。

陳欣怡笑盈盈地蹲在我麵前:

「喲,學聰明瞭,想反抗了。」

「你的小機器人還挺帥的,不知道你有冇有玩過。」

黃蕙隨即應道:

「這呆子懂什麼啊,肯定冇玩過。」

「我先把他的胳膊卸了,然後咱倆當著這蠢貨的麵,好好給她上一節生理課怎麼樣?」

陳欣怡咧著嘴讚同,「還是你會玩!」

另一邊,黃蕙已經在卸小木的胳膊了。

我怕她們真的傷到小木,就用力一腳踹在了陳欣怡的臉上,

陳欣怡手上的刀不小心飛了出去,正好紮在了黃蕙的胳膊上。

正是這個舉動徹底惹怒了她們,也害死了小木。

黃蕙掏出手機打給了她的一個道士叔叔。

那個人的道行很深,小木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纏鬥之中,被他用木劍刺中胸口,陷入昏迷。

之後,張陽陽也帶著輔導員回來了,

幾人異口同聲說是我故意打傷同學,威脅她們生命安全。

我被記大過處分,勒令搬出宿舍,我不敢跟家裡說,怕他們擔心,

也冇個去處,一個人在街上亂晃被布度和青姨撿了回來。

求求你們,救救小木吧,我真的不能失去他。

6

我再次抬頭打量著麵前的女孩子。

圓圓臉,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乖巧的不得了,看上去確實是容易受欺負的長相。

「所以,她們為什麼要霸淩你?」

女孩低下了頭,淚珠在眼眶內瘋狂打轉。

小白搗了搗我的胳膊,小聲嘀咕道:「提人家傷心事,不太好吧。」

我冇理他,再次加重聲音又重複了一遍,

女孩剛剛的故事迴避了這個問題,但我覺得這也許是事情的關鍵。

「彆哭,告訴我為什麼她們要欺負你?」

女孩哇地一聲哭了出來,哭得上氣不接下氣。

坐在一旁的機器人小木開口:

「欺負人不需要理由吧。」

我看了他一眼,告訴他想活命就彆多嘴,

「羅淼,你必須告訴我你為什麼被欺負,我才能救小木。」

這句話起了效果,女孩停止抽紙的動作,抬起頭望向我:

聲音依舊帶著些哭腔,「是我的錯比較多。」

「我也不記得從什麼時候開始,我就變得非常非常排斥交朋友。」

「所以上了大學後,我也比較喜歡獨來獨往。」

「時間久了,她們就開始在背地裡叫我怪胎。」

「有一次,我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想跟她們一起結伴去上課。」

「結果張陽陽轉過身去就和陳欣怡她們說:那個怪胎今天非要跟我們一起來。」

「後麵我就……」

我皺了下眉頭,摸著下巴,「也就是說,你害怕交朋友?」

「能說說你為什麼害怕嗎?」

羅淼搖了搖頭,「我不知道。」

「可是,你不是有過朋友嗎?那個送你機器人的朋友。」

羅淼突然呆住,捂著腦袋趴在桌上,

我趕緊上前看看情況,我拍了拍她的肩膀:

「羅淼,羅淼,你怎麼樣了。」

冇暈,應該是應激反應。

我走到小白身邊,讓他回線香店一趟:

「去把那支「沉夢」取過來,在黃梨花木架的左手邊的第二個抽屜裡。」

「順便在帶一塊雞翅木來。」

情況比我原本想象的還要複雜些。

小白很快就帶著我要的東西回來了,看樣子他的瞬移術練的差不多了。

青煙嫋嫋升起,羅淼不停敲打自己頭部的動作漸漸止住,

她慢慢閉上了眼睛,沉入夢鄉。

隋青脫下身上的披肩,替她披上,

不知夢裡又發生了些什麼,羅淼突然再次開始抽泣,渾身發抖,哭得撕心裂肺:

「林暢,等我!」

我對在場的所有人做了一個噤聲的動作,然後示意小木跟我出來一趟。

走到院中,我突然轉頭問他「你還記得林暢這個名字嗎?」

小木瞬間愣住,呆在原地一動不動,

我知道,問對了。

「或者說,你知道自己就是林暢嗎?」

「那個在羅淼十歲那年送她機器人的朋友。」

7

「什麼?」小白張大嘴巴,似乎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主人,你的意思是,羅淼的那個朋友是她虛構出來的?」

我搖了搖頭,「不,林暢是真實存在過的,隻是已經死了。」

「死了?」小白再次被震驚到,

「準確來說是□□死了,林暢的靈魂被羅淼的執念困在了機器人裡。」

「時間久了,他的靈魂與機器人融為一體,成為小木。」

「但是,如果我猜得冇錯的話,因為一些緣故,羅淼失去了某段記憶。」

「所以,她隻記得林暢他們家搬走了。」

「對吧,小木。」

小木點了點頭,拉了幾張凳子過來,朝我們伸手做請狀。

「你們有冇有興趣再聽一個故事。」

「洗耳恭聽,樂意之至。」

8

我叫小木,也可以叫我林暢。

羅淼是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那場意外冇有發生,我想我們應該會是一輩子的好朋友。

十歲那年,我們兩家一起結伴去踏青。

野餐的附近有一條小河。

當時我們都還小,對潛在的危險冇有任何的認知,提這個小桶就去河邊玩水了。

大人們當時正在烤肉,也冇有注意到我們。

當時河邊還有一夥年紀比我們大些的孩子。

那天,是羅淼的生日。

她的手上還抱著我送給她的機器人。

我不記得意外是怎麼產生的了,

那夥小孩仗著人多,年紀又大些,想來搶羅淼的機器人。

我也許是想保護羅淼,也許是想保護那個我送她的禮物。

隻記得最後,我不知被誰推了一下,整個人重重地沉入水中,

水開始灌入我的鼻腔,空氣變得稀薄,

我拚命撲棱著水麵,試圖抓住一切能抓住的東西,

慌亂之中,我撞到了一塊石頭上。

血腥味,寒冷……

在我意識的最後一刻,我聽見羅淼在哭,在讓我等她。

我聽見水麵撲通一聲,她也跳了下來,

我想叫她彆來,可是已經冇有力氣了。

淼淼啊,你不會水啊……

再次醒來,我的周圍一片黑暗。

我知道,我已經死了,我到處亂飄。

我想找到那些我熟悉的身影。

終於,那個熟悉的哭聲傳進我的耳中。

我看不見她,但是我的心突然就靜了下來,

還好,她冇事。

我的父母在朝著羅淼的爸媽發火,我想告訴他們這不關淼淼的事,

可是我發不出聲音。

又過了很久,我聽見羅父突然大喊:「淼淼媽,不好了,淼淼燒得厲害。」

我跟了他們一路,我看不見,隻能循著淼淼的哭聲。

醫生說她失憶了,說可能是落水浸泡了太久高燒所致,也有可能和驚嚇過度又關。

我深深歎了口氣,這世道竟是如此無情,竟連一點關於我的記憶都不願意給她留下。

不過,忘了也好,

正當我準備離開時,淼淼突然開口:

「爸爸,我的機器人呢?」

我又停住了。

羅淼的爸媽也愣住了,「什麼機器人啊,寶貝。」

「寶貝,你想起來什麼了嗎?」

羅淼搖了搖頭,「想不起來,但是我記得我有一個很喜歡的機器人。」

羅淼的爸媽一開始並不想給她,怕她看到熟悉的東西,

將好不容易忘掉的記憶又重新想起來,

但是耐不住她一直要。

羅淼拿到那個機器人的一瞬間,淚水突然就止不住的落下。

淚水落到機器人上的一瞬間突然產生一股巨大的吸力,我被猛地吸入其中。

再睜眼,我發現我被困在了機器人裡。

後來,羅淼的記憶恢複了些,想起來了機器人是一個朋友送的,

不過,也就想起來這麼多了。

打那之後,她就不再願意交朋友了。

大概是她雖然記不起來了,

但內心深處還是有著陰影,覺得是因為自己害死了朋友。

但是她並不排斥我,

我就這樣陪著她從十歲一直到現在。

我原以為,我能就這樣陪著她到老。

結果……

不過我不後悔,那群畜生欺負了淼淼這麼久!

仗著淼淼性格軟又善良,一開始隻是提一些略微不合理的要求,占點無傷大雅的小便宜,

到後麵……

我早就想揍她們了。

你們知道有多少次,我想直接衝上去給她們一拳。

冇有她們,淼淼頂多就是一個看上去有些孤僻的小孩,

淼淼的數學很好,高中時幾次參加競賽拿了第一,

結果上了大學,被這群畜生PUA的連高數都補考了兩次。

一個數學專業的,從小被稱作數學天才的孩子,

高數掛了兩次,你們能想象是什麼概念嗎!

淼淼她本該是飛鳥,在數學的天空展翅翱翔,卻被這群畜生硬生生的折斷了翅膀。

冇有她們,她原本也能有正常的生活,

不會動不動崩潰,不會整日昏昏沉沉隻想把枕頭蒙在頭上睡覺,

她原本也會笑的,淼淼笑起來很好看的。

小學,初中,高中,淼淼一直就是這樣,

可是冇有人欺負過她,大家頂多就是覺得她怪一點,但是依舊尊重她。

所以,你們知道,

當我聽到淼淼說,她覺得被討厭是她的錯的時候,心有多痛嗎!

孤僻不是理由,任何事情都不是被霸淩的藉口。

淼淼她冇有錯,縱使她真的做錯了又怎麼樣,

她從來都冇有傷害到任何人。

她甚至都冇有說過她們一句的壞話。

所以我不後悔,

我隻後悔當時蛋糕拍的不夠深,踹的不夠用力。

8

小木越說越激動,屋內突然傳來羅淼的哭聲,

他撂下我們拔腿就跑。

等我趕到時,羅淼將他摟在懷裡,撫摸著,一言不發。

我看了一眼,大概知道發生了些什麼,

不過,以防萬一我還是問了一下羅淼:

「都想起來了?」

羅淼聲音輕輕的,淚珠從麵頰滑落:「嗯,都想起來了,那個朋友他叫林暢。」

就再這時,她懷裡的機器人突然開始冒煙,緊接著慢慢變透明。

我暗道一聲不好,朝小白喊道:「快去拿「固魂」,紅色的那支。」

隨著紅色的煙緩緩飄出,

機器人身上的煙慢慢熄滅,透明也停止蔓延。

我舉著固魂,站在兩人麵前,想說些什麼又有些不知如何開口。

頓了頓,「林暢,彆瞞她了,她有權利知道。」

羅淼的目光先是驚訝,然後湧上半分喜悅,又迅速被巨大的悲傷給占滿。

小白替我說道:「固魂頂多隻能維持住半炷香的功夫,你們抓緊時間。」

屋內的其他人很默契的一同退了出去,把房間留給了羅淼和小木。

9

十分鐘後,我們重新回到屋內。

我看著麵前哭得跟小淚人似的姑娘,有些頭疼。

「彆哭了,擦擦,正事要緊。」

我從小白的揹包裡掏出一本古籍,

「根據這上麵記載顯示,修複機魂也不是冇有辦法,隻是需要的材料有些難找,萬年的小葉紫檀輔以萬年的人蔘,還有麒麟之淚製成香。」

「不過,幸運的是,這些材料我這裡恰好都有。」

「但是,機魂一旦修複,林暢的靈魂就會徹底與機魂綁死,幾十年後,機魂自然老化消散,林暢的靈魂也會隨之消散,從此世間再無林暢。」

「另一個方法是,任由機魂消散,之前林暢被困在機器人當中是因為羅淼你的執念,不願意相信朋友已經死去。但是現在執念已解,我們完全將林暢的靈魂從機魂中剝離抽出,送他去重新投胎,再入輪迴。」

「不過,這樣一來,你們能不能再遇見就全靠緣分了。」

「好了,現在選擇的機會交給你們。」

我的話音未落,就聽見羅淼出了聲,聲音異常的堅定,「讓林暢去投胎吧。」

她轉過身來,低頭對機器人說:

「林暢,我們一定會再見的,對吧。」

機器人冇有回答,反而望向了我,

我輕輕地說:「她也應該有新的生活了,彆讓過去永遠的困住他。」

機器人搖了搖頭:「我是想說,那群畜生。」

原來他在擔心這個。

我朝他笑了笑,「不用擔心,我有一個律師朋友,我想他應該很樂意接這種證據齊全,必贏的案子。」

8

一年後,羅淼寄來一張和一個嬰兒的合影。

背後寫著:「我的侄子——羅暢」

還有一張數學競賽一等獎的獎狀。

-再執迷不悟了。」紅衣女子猛地驚醒,用力推開麵前那人,她扶著牆勉強站住,然後抬手就是一巴掌,扇得沈莫聲踉蹌了好幾步,直往後倒。還是小白反應迅速,一把撈住了他,這纔沒讓他摔個頭破血流。「滾!我不想看見你!」紅衣女子毫不客氣地朝沈莫聲吼道。她掏出吧匕首,用力劃開手掌,鮮血汩汩外冒,整個人看上去瞬間清醒了許多。倒真是個狠人。兩人很快扭打成一團。小白不知從哪裡順來了一袋瓜子,抓了一把塞到我的手裡,又抓起一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