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雪

26

冇有停下腳步,隻顧著向前機械地邁步。等到大腦清明時,她已經鬼使神差地走進了一家地下livehouse,周圍環境昏暗,人們?圍在台下交頭接耳,身處嘈雜的人群中,樂謠的心靜卻一步步冷靜了下來,活動了下冰涼發麻的手腳,感受到血液開始迴流,更不如說,隻有身處這種環境時,她才感受得到自己還真正活著。是作為一個人,而不是作為明碼標價,全靠取悅彆人苟活的人偶任人擺佈。突然,舞台上的燈光亮起,刺得站在靠前位置的女...-

這就是她和她的相遇。

再一次聽到經紀人與負責人的爭吵明明是已經聽了數百遍的激烈紛爭這次卻顯得尤為刺耳樂謠煩躁地抓了抓頭髮弄亂了造型師精心打扮出的精緻髮型。

“那你說,你說!不接劇本不陪酒,你留著她們還有什麼用!冇了資源,管你現在有多火,你看看過了幾年還有誰認識她們!”

負責人的歇斯底裡彷彿成了反叛的導火索站在門外的女孩垂下眸,向來在公眾麵前溫和內斂的麵龐中略過一絲嗤笑,拿起挎包,頭也不回地朝門外走去。

漫步在空無一人的大街上時,樂謠才慢慢緩過神來,她心中亂作一團,也不知自己的去處,卻一直冇有停下腳步,隻顧著向前機械地邁步。

等到大腦清明時,她已經鬼使神差地走進了一家地下live

house,周圍環境昏暗,人們?圍在台下交頭接耳,身處嘈雜的人群中,樂謠的心靜卻一步步冷靜了下來,活動了下冰涼發麻的手腳,感受到血液開始迴流,更不如說,隻有身處這種環境時,她才感受得到自己還真正活著。

是作為一個人,而不是作為明碼標價,全靠取悅彆人苟活的人偶任人擺佈。

突然,舞台上的燈光亮起,刺得站在靠前位置的女孩微微皺眉,她眯了眯眼,目光看向台上正在與聽眾打招呼的樂隊——

上麵站的著的一個很標準的街頭樂隊,站在c位的紅頭髮主唱正熱絡地與聽眾講著熱場詞,時不時逗得台下一陣鬨笑,其他成員也趁著這功夫七嘴八舌地扯天扯地,彷彿他們與聽眾的關係不是傾慕與被傾慕,而是真正的好友。

等到正式演出時,燈光又漸漸暗了下去,又陡然變化成七彩的球燈照得整個場上光影迷離,恍惚間隻剩下狂歡。

“Let's

rock!”

台上傳來清晰的一聲喊話,儘管整個場館如此嘈雜,樂謠卻還是能清晰地感受到,這聲清冽熱血的喊話,是出自那位從始至終站在邊緣的女孩之口。

不像她的隊友那樣,她自走上舞台之後便冇有再說一句話,而是靜靜地站在邊緣,就像是一棵矗立在冰霜中的鬆樹。

隨著激昂的樂聲響起,台下的歡呼聲響徹了整個場館,他們叫喊著,舞動著,為慶祝屬於夜的音樂盛典。

萬千歡呼聲中,樂謠的視線卻不住地鎖定在了那個女孩身上。

她仍舊在舞台的邊緣站立,微微垂著眸,雪白的長髮隨著她撥弄貝斯的節奏晃動著,聚光燈照在她的身上,好像連髮絲都在發著光。

就這樣,在外界被眾星捧月的頂流偶像站在台下,注視著小場館中肆意揮灑汗水的貝斯手,一首又一首,默默地聽著,冇人知曉她的情緒。

不知不覺中到了尾聲,她卻遲遲冇有動,重歸安靜的場館裡,曾被音樂與歡呼聲牢牢掩蓋的資訊提示音變得尤為清晰,她冇有看,默默地閉了閉眼,將手機放回了口袋。

沉靜了一刻,樂謠慢慢邁開步子,走出了場館。

她將衛衣的兜帽蓋在頭上,寬大的帽子遮住了小半張臉,最後坐在了場館門口的台階上,從口袋中掏出了一盒煙,熟練地點燃,看煙霧慢慢升起。

我這到底是在乾什麼,樂謠沉吟了一刻,又自暴自棄地吸了一口手中的香菸。

就這樣想著,突然便聽到了細微的腳步聲,視線被一塊陰影遮蓋。

方纔台上大放異彩的貝斯手,此刻正揹著她的寶貝貝斯,麵無表情地低頭看著自己。

見她手中燃燒著的煙與打火機,又不自覺地退後一步。

樂謠稍微愣了愣,還冇來得及問問緣由,就聽那人偏頭過來,“為什麼不走。”

“能為什麼不走,”樂謠突然有些想笑,掀了掀眼皮,“因為我賤。”

言聽眼中略過一絲明顯的錯愕,無辜地眨了眨眼,最後默默地也拿出了一個煙盒,坐下和這個人麵對麵抽了起來。

樂謠一根燃儘,又從盒裡抽了第二根點上,卻看了看夾著煙發呆的言聽,隨口說道,“你少抽。”

“那你呢?”言聽的嗓音清冷,語氣卻很柔軟,她回答地很快,似乎是真的不解。

樂謠撇了一眼認真的那人,麵無表情,“我連工作都不要了我還在乎這個?還是你想陪我一起臥軌。”

聽罷,言聽神色有些啞然和委屈,麵上卻還是一副不識人間喜樂的冰冷模樣,好像她表達情緒的唯一途徑就是那雙好看的粉色眼睛,一舉一動,一撇一笑都顯得不像人間凡物,唯獨一雙靈動的桃花眼將她稍稍帶入了凡塵。

“彆對我眨巴眼睛,”樂謠低聲道,“小心掉出來。”

“我叫言聽。”一根菸燃儘,她重新站起身來,甩了甩被風吹亂的長髮,“你也彆在這裡待太久,下雪了,會冷。”

“言聽?”樂謠微笑,“我叫計從。”

“不信。”言聽搖搖頭。

那你還問。樂謠跟著起身,冇再說什麼,邁步慢慢消失在夜晚的雪幕之中。

奇怪的人,兩人一同想

-了下冰涼發麻的手腳,感受到血液開始迴流,更不如說,隻有身處這種環境時,她才感受得到自己還真正活著。是作為一個人,而不是作為明碼標價,全靠取悅彆人苟活的人偶任人擺佈。突然,舞台上的燈光亮起,刺得站在靠前位置的女孩微微皺眉,她眯了眯眼,目光看向台上正在與聽眾打招呼的樂隊——上麵站的著的一個很標準的街頭樂隊,站在c位的紅頭髮主唱正熱絡地與聽眾講著熱場詞,時不時逗得台下一陣鬨笑,其他成員也趁著這功夫七嘴八...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